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410.你想要哪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网上的事情还没有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不过还没传到和映萱这里。


        

《魔法日记》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和映萱就给自己放假了。这两天都泡在商家老宅。


        

接到林程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和映萱正在跟商老爷子下棋:“您先等我接个电话。”


        

商老爷子马上就要走入死局了,这会儿巴不得让和映萱离开一会儿,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你去你去。”


        

和映萱走到一边接通电话:“我是和映萱。”


        

林程停顿了一下,声音略微有一些迟疑:“和总,您好,我是林程,是蔡若燕的经纪人,之前您给过我一张名片的……”


        

和映萱眯了眯眼睛:“是你啊,我记得你,有什么事么?”


        

还记得就好,林程吐了口气,把接下去的话说下去:“您那天跟我说,如果燕燕遇见了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联系您……不知道您最近有没有看微博,是否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


        

“我冒昧的打这个电话,是想问问您,有没有什么能解决事情的路子告诉我们。”


        

和映萱恍然大悟,她看了看愁眉苦脸的商老爷子,想了一下:“一会儿我发个地址给你,你带着蔡若燕一起过来。”


        

“具体的,见面再说吧。”


        

挂断电话,和映萱慢悠悠走回去:“老爷子,想好下在哪里没有?”


        

商老爷子满脸纠结,犹犹豫豫的在一个地方落子。“这地方我深思熟虑过,肯定……”


        

“将军!”


        

都不等商老爷子把话说完,和映萱直接落子。


        

将军,一局又结束了。


        

商老爷子脸都青了,赌气似的推开棋盘:“烦死了,不来了不来了。”


        

房间内暖气十足,但是出去可还是很冷的。和映萱把自己的外套穿上:“那您休息一下,我一会儿回来再跟您来几局。”


        

商老爷子虽然还堵着气,但是心中还是关心和映萱的:“不是说这几天没什么事了?谁这么大冷天还叫你出去?”


        

已经快要接近冬至,这些天的天气越发的冷起来。商老爷子要不是这些天身体已经调理好了,还真不愿意从被窝里面挪窝。


        

别说什么好歹也是从部队里面出来的铁血男儿。


        

就算是铁血男儿也不妨碍他觉得被窝里面更加舒服。


        

和映萱晃了晃手机:“手底下的人出了点事儿,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商老爷子撇了撇嘴:“再多穿点儿。”


        

已经走到门口的和映萱步子又快了几分:“够了够了,都热了。”


        

商老爷子嘿了一声:“丫头也没比小子乖到哪里去。”他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肯定是睢臣那小子带坏的。”


        

这都几天没见人了,该打个电话过去骂骂人了。


        

——————————————————


        

和映萱定的见面地点是在商家老宅附近的一间茶馆里面,也不知道林程和蔡若燕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居然比和映萱还快抵达了。


        

“你们来的挺快啊,让你们久等了。”和映萱走进去,先道了个歉。


        

林程赶紧摆手:“没等多久,我们也就刚到。正好我们就在附近,所以来得稍微早了一点。”


        

和映萱入座,先叫来了服务员,给每人面前都放了一杯茶,和一些茶点,然后就悠然自得的品尝起来。


        

林程和蔡若燕两个人其实是很急的,毕竟现在网上的风波都还没平息,能早一点解决就能再减少一点损失。


        

两个人对视一眼,林程没忍得住先问了。


        

“和总,能问问您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么?”


        

和映萱抿了口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有麻烦,来找我。”


        

林程不自觉的往前探了探身体:“您早就知道燕燕会遇上事儿?”


        

和映萱点了点头,又给自己喂了块茶点:“看出来了。”


        

林程追问:“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和映萱愣了一下,觉得有点好笑:“我怎么看出来的,应该不是重点吧?你们想知道的,难道不是解决办法么?”


        

林程有些讪讪道:“您说的对。”


        

和映萱看着即便化着厚厚的妆也难掩憔悴的蔡若燕,还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我会看相,当初你来面试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亲缘关系很差,将来会出事。”


        

“不过当时没细看,所以也不知道事情发生的这么快。”


        

和映萱面前的东西几乎都快吃完了。


        

“你的事情,不用细细对我说,我也都知道。你的命格坎坷,这一次遇见的事情,是你的大劫。能平安度过的话,日后会平步青云;如果不能平安度过,你就会有牢狱之灾,没有后半辈子可言。”


        

林程觉得这话说的太严重了:“牢狱之灾这怎么可能。”再怎么样,事情也到不了那个地步啊。


        

和映萱给自己补了一杯茶:“怎么就到不了了。蔡老师心里面,不是已经有想法了么。——要是继续这样纠缠下去,就干脆杀了他。”


        

一直安静坐着的蔡若燕瞳孔一缩,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林程没想到蔡若燕居然有这么危险的想法:“燕燕,你真是这么想的?”


        

蔡若燕不说话了。


        

和映萱点了点桌面:“其实事情有两个解决办法,一个肉体攻击,一个精神攻击。”


        

“你想要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