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433.将过去的事情都说出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姝消失了,被和映萱送到了世界意识那里。世界意识倒也没杀人,只是直接把人送回了原来的世界。


        

这对于陈姝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却也不是那么最好的选择。


        

好就好在还是保住了这条小命。


        

然而在这个世界,她体会过众人簇拥的感觉,体会过美貌无比的感觉,体会过奢侈的上流生活。再回去过朝九晚五的生活,可未必能适应得了了。


        

但是这跟和映萱有什么关系呢?


        

她没急着将系统neng死,而是收起来带回了酒店。


        

商睢臣这一天确实一直待在酒店没有动,他本来以为和映萱要到傍晚才回来了,没想到这午饭时间都没到就看见了人。


        

但是看见心上人在自己身边,肯定没有不开心的。


        

“计划有变么?”


        

和映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计划没变,只是很顺利,所以提前把事情处理完了。”


        

她握住了商睢臣的手


        

“跟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和映萱牵着商睢臣的手,走到沙发上坐着。


        

开口说事情之前,和映萱把系统放了出来。跟刚刚的透明光团不一样,现在的系统,露出了刚认识和映萱时候的模样。


        

一只纯白色的绵羊。


        

商睢臣愣了一下,纵然他再怎么聪明,也想不明白这只羊是怎么回事。


        

对上和映萱很是开心的脸,商睢臣犹豫了一下:“你是想吃烤全羊了么?”


        

除了吃,商睢臣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和映萱哑然失笑:“这看着是一只羊,可不是真羊,这是一个数据构成的系统,只是初始化形象是这样而已,你别被外表给骗了。”


        

商睢臣捕捉到了重点的两个字:“系统?”


        

和映萱想了想,主要是把自己的思绪捋清楚:“这件事情我还不知道要怎么跟你开口……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秦棾他们也不是。而且他们并不是我的哥哥弟弟,其实都是我的儿子。”


        

商睢臣这一次沉默了很久。这话带给他的冲击力,完全不亚于世界末日的到来。


        

他不知道是先震惊和映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比较好,还是痛心于自己来的太晚了,心上人居然已经给别人生了四个孩子。


        

“那个男人是谁。我去杀了他。”


        

阿和只有一个人带着秦棾他们,就说明那个男人是一个负心汉。无论如何,这样对阿和的人,都该死。


        

和映萱过了一会儿才知道商睢臣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哭笑不得:“哎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这事情很复杂,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接下来,和映萱就把自己被系统绑定,然后去到各个世界做任务,完成任务之后回到这个世界,跟和家跟陈姝之间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我今天过去,就是为了把系统抓回来。如今陈姝交给了世界意识,之后的去向我不知道。而这系统,可以任我处置了。”


        

商睢臣听完了这些话,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消化完。当回神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和映萱抱在怀里。


        

“我遇见你,还是太晚了。”


        

让你一个人遇见了这么多的事情,吃了这么多的苦。


        

和映萱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刚做任务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担心害怕的。担心自己完不成任务,担心自己回不去,担心自己照顾不好孩子。


        

但是说待敌那时候也只有自己能帮自己,所以即便是再苦,也还是咬着牙走下来了。从前也没有人问过她苦不苦,她也就觉得自己不苦。


        

可是这会儿被人抱住她才知道,那些刻在灵魂的害怕,其实还没有消失。


        

商睢臣抱着和映萱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松开手。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这个问题,其实和映萱还没有想好。


        

虽然说一开始做任务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可是如果没有遇见系统,她现在可能也就是大学毕业的普通学生,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跟其他人一样,平凡的过完一生。


        

但是正是因为遇见了系统,才会先后经历四个那样光怪陆离的世界,才会遇见商睢臣。就这结果而言,和映萱其实是赚到的。


        

反倒是系统,赔了夫人又折兵,能量都快花光了,也没完成自己的任务。


        

这样想想,系统还真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喂,统子。”


        

“干嘛。”系统的声音闷闷不乐的。


        

“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怎么样?”


        

系统抬起自己毛茸茸的头:“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以后你跟我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