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436.番外二——新婚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婚之夜,商睢臣心里面是很紧张的。


        

一个是得偿所愿的欢欣,一是对即将到来的事情的紧张。


        

和映萱倒是没什么,她换下了旗袍,去浴室里面卸妆洗澡。她素来不喜欢化妆,但是今天场合不一样。将妆容全部洗掉之后,和映萱有一种毛孔终于不再堵塞能够呼吸的感觉。


        

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和映萱就穿着浴袍,这么赤着脚走了出来。房间里铺了地毯,倒并不会觉得凉。


        

不过有一种冷,是你男人觉得你冷。


        

商睢臣本来身体僵硬的站在床边运气,让自己冷静一点。这会儿看见和映萱光着脚踩在地上,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旖旎的想法都飞走了。


        

他大阔步走过去,一把将和映萱抱起,然后放在床上。


        

“不要光着脚踩在地上。”


        

和映萱眨巴眨巴眼睛:“这不是有毛毯么。”


        

“那也容易着凉,现在是冬天,一定要注意。”


        

和映萱倒也没必要非要跟商睢臣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半天,她干脆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打量着两人现在的姿势,和映萱慢吞吞的说:“睢臣,你是不是太心急了一点?”


        

商睢臣一愣,然后低下了头。


        

因为是抱着将和映萱放在床上,中间动作过大,和映萱浴袍的下摆都被蹭上去了,到了大腿根部,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领口也有些散乱,里面的风景若隐若现。


        

商睢臣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不过和映萱就这么眼睁睁的看见,商睢臣的脖子以一种不可阻止的速度变红,并且蔓延至整张俊脸。


        

像一个红透了的西红柿。


        

商睢臣陷入了天人交战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赶紧抽身离开,还是顺着这个姿势,进行今天晚上该做的事情。


        

既然都结婚了,那、那当然就是可以的吧?


        

商睢臣抿着唇,态度严谨如同在面对什么学术问题一般。


        

在他纠结的时候,突然冷不丁的感觉到一股拉扯力,他身体往下压,却眼疾手快的撑在了床上。


        

这一下,和映萱跟商睢臣的身体就贴得更近了。


        

“你怕我?”


        

商睢臣死死的抿着唇,努力的抬高自己的身体拉开距离,但是被和映萱锁的死死的:“不怕。”


        

“不怕你为什么想着躲我?”


        

“我没有。”


        

“你有。”


        

“……我就是紧张。”


        

和映萱挑眉:“你紧张什么?怕等会儿不知道怎么做?”


        

商睢臣:又来了又来了,那种憋屈的感觉又来了。


        

“……阿和,你是女孩子。”


        

“所以呢?”


        

“有些话、有些事情,不该你来说你来做,该我来。”


        

和映萱露出了幽怨的表情:“可你不是不敢么?”


        

“我怎么就不敢了?”这种时候被质疑胆量,那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商睢臣心一狠,突然俯下身体,吻住了和映萱的嘴。


        

和映萱并没有拒绝,而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晚上,房间的灯一直没有熄灭,明明暗暗,能看见人影闪动。


        

总的而言,虽然开头开的有点不太符合一般的常理情况,不过好在结果还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