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突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荀彧知道,天子已经没有筹码了,但是他还有他自己,他自己就是的最后的筹码,而这个筹码,足够把魏王府给埋葬了。


        

天子的死,很突然。


        

怎么死的!


        

非常突兀的吊死在宫门之前,万众瞩目之中。


        

他死了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激发起来了大汉朝最后的一份忠心,世有读书人,读的是圣贤之书,君君臣臣,乃是硬道理。


        

所以荀彧知道,现在已经很多人都把这事情算在魏王府的头上了。


        

就算不是魏王杀的。


        

也是魏王杀的。


        

这就是天子最后的谋算。


        

他以自己一命,激起了天下所有人对曹操的反心,而且恰好又是在这个时候,魏军已经全部投入战场的时候。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丞相,大事不好了!”


        

就在荀彧头疼的时候,一个文吏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又怎么了?”


        

荀彧皱眉。


        

“现在外面到处都在传,天子血诏!”文吏苦涩的说道:“说天子临死之前,写了一份血诏,这一份血诏,已经传出去了,其中都是指控魏王之罪!”


        

“血诏?”


        

荀彧脸色一瞬间的苍白起来了。


        

“完了!”


        

他下意识的喃喃自语。


        

这就和当年曹操起兵反牧,召无数关东诸侯,共战当时大汉相国牧山的情形一模一样的,只是局势已经变了。


        

这一次被围剿的是曹操的。


        

天子血诏,其实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毕竟如今的天子,早已经在天下掌兵之人的眼中是一个傀儡了,一个没有任何震慑力的傀儡了。


        

还想要召兵的机会不大。


        

但是你要说有用,那也是非常有用的,血诏给了一些有心之人动兵的理由。


        

别看现在河北已经没有多少兵的。


        

而且有些十室九空的感觉。


        

但是各个县城其实都还是有一些压箱底的兵力,都是一些当地豪族掌控着,真要动起来了,还是有机会动起来的。


        

而如今的邺城,空空如也。


        

他即使再有能力,还能用什么来挡得住啊。


        

他来回踱步,沉思许久,把心一横,幽沉的说道:“来人!”


        

“在!”


        

“命令城中各部......”


        

城中还有一些兵力的。


        

这些都是他压箱底的兵力,而且大多不是魏军,而是颍川世家的私兵,所以他才能隐藏得住,才有最后的自信。


        

然而他话音还没有落下来了,外面就传来一个声音。


        

“丞相,杨司徒求见!”


        

“杨彪?”


        

荀彧楞了一下,微微皱眉:“他一直低调,不管什么时候,都绝不出头,却在这时候出现在魏王府......”


        

他有些捉摸不透杨彪的心思。


        

杨文先毕竟是数朝元老,别看这些年看似无关重要,可很多事情其实他都参与其中,却有能完好无缺的保存下来。


        

这是一个老狐狸。


        

这一点他知道,曹操也知道,他们倒不是不想解决杨彪,只是杨彪背后牵涉太大了,即使是他,是曹操,也要忌讳三分才行。


        

这时候,正是邺城关键的时候,杨彪的出现,让荀彧的心中,有一股不好的感觉。


        

但是他还是耐着心思,接见了杨彪。


        

就在两人会面的时候,整个邺城开始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


        

“血诏!”


        

“天子血诏!”


        

“曹贼居敢如此对待陛下!”


        

“可恶,如此贼寇,挟天子以令天下,如今又杀灭天子,谋朝篡位!”


        

“决不能让其颠我大汉根基!”


        

“起兵!”


        

“夺邺城,灭曹贼!”


        

河北迅速有些风吹草动起来了。


        

这叫老虎不在山,猴子当大王,如果是曹操,甚至袁绍,刘备等人,有一个人在掌控这河北之地,他们这些小虾米都不敢动。


        

可这时候,却是河北最空虚的时候,他们哪怕手中有三五百将士,都敢蠢蠢欲动了,一股风暴,正在席卷整个邺城。


        

而邺城,这时候已经乱了,满朝文武都震惊在天子的死之上,整个汉室朝堂早已经是乱哄哄的一片了。


        

................................................


        

“局势崩坏的太快了!”


        

夜楼司衙之中,青年朱振目光看着窗外的夜色,幽沉的说道:“失了天子这手棋,邺城保不住了!”


        

“不可能吧!”


        

朱稠皱眉,拱手说道:“荀丞相还是能掌控局势的!”


        

“别忘记了,城中还有一个杨彪!”


        

朱振低沉的说道。


        

“杨文先?”


        

朱稠不解:“他能做什么!”


        

“他能做的事情多了!”朱振解析:“杨彪是当朝司徒,别看天子是傀儡,可朝堂还是朝堂,即使魏王在,朝堂依旧是有一定的影响力,朝堂百官是汉室的百官,不是魏朝的百官,魏王说到底只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而非称帝,所以朝堂百官,在根子里面,还是汉室之官吏,杨彪这司徒,自然是有影响力的!”


        

他叹了一口气:“若是往常,那也不打紧,他敢出头,就按下去了,而且最好盼着他能出头,这样能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夜楼盯着杨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对于杨彪的动向,他还是有些明白了,只是这件事情变的太快了,特别是天子的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而他更加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件事情里面,还有一个正在背后操纵的黑手的存在。


        

这不仅仅是内斗。


        

更是一场针对邺城朝堂阴谋。


        

可惜,让人微言轻,即使说出来了,也不得朝堂上的人认可,他们不会相信,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景武司的人在作乱。


        

“叔父!”


        

朱振突然开口问:“这些年,你累了吗?”


        

“有点!”


        

朱稠苦笑的说道:“刀山火海这么些年,心中多少是有些疲倦的,但是一想到家破人亡,我朱家这么多人死在牧贼手中,心中不忿之意更是炽热!”


        

“我也恨的很多年了!”


        

朱振目光有些迷离:“只是这些年一步步的走到现在,我却已经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是害怕,还是在恨,说到底,我还能活着,那是因为牧龙图还有一份善心,这世道,能不斩草除根的人,少之又少了!”


        

越是经历世道的动乱,越是感觉到时代的残酷,牧景这样的人,更是显得和这个时代,有些格格不入了。


        

“你心软了?”


        

朱稠问。


        

“没有!”朱振摇摇头:“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有什么资格说心软两个字,要么杀了牧氏一族,要么就是被他们屠戮杀尽而已,也没有第三个结果了!”


        

“你能明白就好!”


        

朱稠低沉的道:“当年我们叛出景武司,这些年我们做的事情,如若天下必明所取之,那天下将不会有我们的容身之所!”


        

“只是若是输了呢?”朱振问。


        

“输了?”


        

朱稠想了想,回应说道:“那也是命!”


        

“可我不想相信命啊!”


        

朱振摇摇头,他深呼吸一口气,把这些情绪都抛之脑后了,现在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们悼念所谓的过去。


        

他的想了想,突然问:“对了,夜楼怎么这几天都没有前线的消息回来啊?”


        

“可能耽误了!”


        

朱稠想了想,道:“我们的消息传递,虽然是效仿景武司的,但是事实上距离景武司还是有一些的距离的,这种情况,之前也出现过的,传递消息不顺利,中途遇上的意外!”


        

“不对劲!”


        

朱振摇摇头,道:“意外可以相信,但是意外在这个时候,就是不值得去相信的,若是巧合,那就太过于巧合了!”


        

“你的意思是?”


        

朱稠皱眉。


        

“前线可能出现问题了!”


        

“能出什么问题?”


        

“战争已经推动到了决战,无非就是胜负!”


        

“你说前线败了......”


        

朱稠神色幽幽一变。


        

轰!!!!


        

就在这时候,突如其来一声轰鸣声音响起来,整个夜楼司衙有些地动山摇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地龙翻身吗?”


        

夜楼司衙里面的所有人,顿时有些惊慌起来了。


        

“景武司!”


        

朱振却在一瞬间判断出来了:“景武司来了!”


        

“什么?”


        

朱稠瞪大眼睛。


        

“这是炸药,他们都不清楚,你也不清楚吗!”朱振一双墨玉般的眼瞳爆出一抹幽冷的光芒,扫视黑暗之中,冷冷的说道:“能让咱们司衙所有坞堡都炸掉了炸药,别人拿不出来,景武司可以!”


        

“他们杀进来了!”


        

朱稠顿时叫喝起来了:“快,传令各营,集合起来了!”


        

“来不及了!”


        

朱振摇摇头:“他们是冲着我们来了,走!”


        

“走?”


        

朱稠有些不甘心。


        

这可是他们夜楼的地盘,如今景武司居然敢公然打进来,那真的把这里当成是渝都城了吗。


        

“现在不走,我们就要得死了!”朱振咬着牙,说道:“他们既然敢来,那是做足了准备,然而这时候却没有听到周围兵营的声音,那只能说被拖住了,咱们夜楼司衙虽然有一些抵抗力,但是有心算无心,我们挡不住了!”


        

“可我们往那里走!”


        

“从密道走!”


        

“密道!”


        

“总有些秘密,需要守住了,当初在邺城建立这司衙的时候,我参与其中了,贾中郎将是一个谨慎道极致的人,自然会留有密道!”


        

说着朱振站立起来:“叔父,你去召集旧部,记住,分散,不要集中,命令他们突围,能逃得出去的,我们会联系他们,然后不要逗留,不要侥幸,也不要有任何想要和他们交战的心思,逃出去才是第一要务!”


        

“好!”


        

朱稠还是信任这个侄子的,毕竟这些年朱振的表现值得他信赖,而且朱振是老朱家的希望,他不相信朱振,相信谁。


        

..................


        

“杀!”


        

数百黑衣劲装的身影在黑暗之中,随着火药轰炸,把四处坞堡给炸掉,直接杀入了整个的夜楼司衙之中了。


        

他们手法凶狠,速度惊人,而且配置上一等一的可怕,手弩,缳首刀,一个个都是身穿黑衣战甲的。


        

他们杀进来之后,见人就杀,不留活口。


        

这一次,他们就是要屠戮整个夜楼。


        

“传令下去,一炷香解决所有人,不留任何活口,不能拖延时间!”赵信幽暗的眸子散发冷厉的杀意。


        

这是一次清理门户的行动。


        

也是他们景武司血洗这么多年耻辱的行动,所以他非常的注重,调集了景武司大部分的力量,亲自带队。


        

“是!”


        

数百黑影直接散入了整个夜楼司衙之中。


        

哀嚎声顿时此起彼伏的响起来了,刀光剑影之中,腥味开始覆盖这个司衙的每一个角落,妖艳的鲜血也在流淌。


        

大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整个夜楼司衙寂静一片。


        

能看到的只是随处而见的尸体,那都是夜楼的人,包括夜楼谍者,夜楼死士,夜楼的文吏,无一幸免。


        

“朱振呢?”


        

赵信幽沉的问。


        

“没找到!”


        

几个负责带队的小队长汇聚上来,摇摇头,道:“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得到消息,逃出去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都找遍了,没有找到身影!”


        

“的确没有!”


        

一身劲装的伏寿也站出来,摇摇头,然后说道:“不过我发现了这夜楼之中,有几条可以通往外面的密道!”


        

“逃了?”


        

赵信皱眉。


        

密谋这么大的行动,还是在荀彧眼皮底下,居然让朱振朱稠给逃出去了,他怎么都有些不甘心啊。


        

“应该是逃出去了!”


        

伏寿说道:“而且他们对邺城也很熟悉,一旦逃出去,藏起来,很难找出来啊!”


        

她也有些不甘心。


        

“指挥使,左边军营有动静了,我们不能再停留了!”一个观哨死士走过来,禀报说道:“距离我们不足八百米,随时可以杀进来!”


        

“走!”


        

赵信无奈的说道:“先撤出去,分散撤出去,在从长计议!”


        

“是!”


        

众人行礼。


        

“伏寿!”


        

“在!”


        

“我们出城,你留在城中,随时等候消息,我感觉他们没有出城,但凡有一丝丝的消息,都不要放过!”


        

“是!”


        

“另外小心,荀文若看似文人,却有杀人之心,即使他现在焦头烂额了,但是真激怒了他,他是能杀人的!”


        

赵信不敢小心荀彧。


        

特别是这时候,有些走向绝路的荀彧,甚至荀彧手中还有多少兵力,他都不清楚,毕竟这颍川世家铁桶一块,很难渗透,即使渗透进去,也只是外围,以荀彧钟繇为主的核心力量,根本没办法接触。


        

“是!”


        

伏寿点头,她领教过荀彧的本事,所以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