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15章 第九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可心点了点头,“爸,我们回去吧。”


        

唐志国也点头。


        

这一闹,他们在墨家肯定待不下去了。


        

再过去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往外走的时候,唐可心转头往后看了一眼,眼睛里极快地闪过一抹阴冷地光。


        

棠月,走着瞧!


        

*


        

傍晚。


        

在墨老爷子热情的挽留下,棠月勉强同意在墨家住两晚。


        

萧厉城的房间在她隔壁。


        

男人刚从浴室出来,外面就传来“叩叩”的敲门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是我。”


        

萧厉城勾了勾唇,直接把门打开。


        

棠月扬了扬手上的药膏,正要开口,清澈的眸便旋即落在了那头湿漉漉的头发上,“怎么不吹干净头发?”


        

萧厉城薄唇轻启,“等你。”


        

棠月深吸一口气,似是有些无可奈何,“吹风机在哪儿?”


        

十分钟后。


        

“好了!”棠月放下吹风机,又伸出手去解萧厉城身上的浴袍,把浴袍半褪到腰上,她转头看了眼男人后背上的伤疤,“恢复挺快啊,从明天开始我就不用来给你上药了。”


        

“辛苦了。”低沉磁性地声音旋即响起。


        

棠月给他抹了药,这才又重新和他对视,“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


        

???


        

“我是老头子嫡传弟子的事,还有医学院继承人的事……感觉你都不怎么惊讶。”棠月勾了勾唇。


        

萧厉城握上她的手,淡淡道,“猜到了一些。”


        

“嗯?”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露出过马脚。


        

“你连续救了我两次……”


        

棠月恍然大悟,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拉起萧厉城之前受伤的手臂,看到之前他自残的疤痕在,她深吸口气,便又给他继续抹药。


        

“月儿的记性……似乎不怎么好。”低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无奈的叹息。


        

棠月哑口无言。


        

抿了抿唇,“对不起。”


        

闻言,萧厉城握上她的手腕,直接把人带进了怀里。


        

“我还没给你抹完药呢。”棠月推了推他。


        

萧厉城摸了摸她的绿毛,低沉磁性的声音里竟带着些许的委屈,“月儿,我想得到你的全部关注。”


        

“我尽量。”


        

萧厉城低笑一下,便松开她,“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棠月随口一问。


        

“第九局。”


        

!!!


        

棠月握着药膏的手顿了下,旋即眼尾一挑,佯装不解的问,“第九局是……”


        

“京城一个神秘的机构。”萧厉城和她解释。


        

“哦!”棠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既然它这么神秘,我去不合适吧?”


        

萧厉城看着她说道,“无妨,也是时候让他们见见未来的局/长夫人了。”


        

棠月心脏咯噔一跳。


        

她脸上虽没露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可心里早已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之前她还在唐可心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萧厉城是个本本分分的商人。


        

可没多久就被打脸了。


        

啧。


        

要不是萧厉城自爆马甲。


        

她根本想不到面前这男人居然是第九局老大。


        

*


        

翌日。


        

第九局。


        

江源等人在见到棠月后,纷纷围了上去。


        

特热情地和她找话题聊。


        

“大嫂,你这身衣服太酷了,还有你的头发,哈哈,其实我之前想染个紫色的过过瘾……”说话的人叫秦风,他是一名信息员。


        

棠月好奇地问,“那你怎么现在是黑色的?”


        

秦风摸了摸后脑勺,“老大不让!老大说染头发碍眼!”


        

棠月眨了眨眼。


        

她突然想知道萧厉城每天对着她这头绿毛是什么感受。


        

“大嫂,我听说你是墨老爷子的嫡传弟子,医学院的继承人?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医的啊?”庄牧影问道,他是一名技术员。


        

棠月淡淡说道,“没有学。”


        

???


        

庄牧影震惊,“大嫂,你该不会是……无师自通吧?”


        

“算是吧。”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医学上有天赋。


        

“卧槽!大嫂不愧是大嫂!这天赋简直甩墨医生几条街啊!那大嫂,以后我要有个啥小病小痛的,你给我看看呗?”


        

又有人插话进来,“大嫂,我也要!”


        

“还有我还有我!”


        

棠月笑眯眯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


        

耳边传来一道冷冰冰地声音,“不行。”


        

听到这声音,秦风等人瞬间退到两边,给萧厉城让出了一条道。


        

迅速地和他打招呼,“老大!”


        

看到萧厉城,棠月莫名松了口气。


        

萧厉城冷冰冰地眸却一一扫过他们,“墨九留给你们使唤,不能打月儿的主意。”


        

他可舍不得让月儿给这群糙老爷们看病。


        

他的月儿只能看他一个人。


        

棠月挽着萧厉城的胳膊,笑眯眯看着他们说道,“我学医只为自保,不为看病,目前也就只看过萧厉城一个病人……当然,如果你们想让看病,也行,诊金拿来!”


        

庄牧影弱弱地问,“大嫂,多少钱?”


        

“唔……一百万吧。”棠月想了想。


        

!!!


        

庄牧影不知道是被诊金劝退的,还是被老大那冷冰冰地眼神劝退的,他深吸口气,果断地摇头,“不、不用了、有墨医生就够了!”


        

棠月勾了勾唇。


        

“累么?”萧厉城关心的问。


        

棠月摇头,刚想说不累,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咕噜一声响……


        

额。


        

有点尴尬。


        

萧厉城拥着她的肩膀,沉声说道,“带你去吃饭。”


        

“嗯~”棠月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难得的耳根飘起了一抹红晕。


        

目送两人离开。


        

秦风已经惊掉了下巴,“江副,咱们是不是快要喝上老大的喜酒了?”


        

“何止喝喜酒啊,我看老大估计明年连儿子都有了!”庄牧影觉得自己这话毫不夸张。


        

此刻,正远在外地录综艺的睿睿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江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们不知道老大一向都是这么神速么?”


        

!!!


        

休息室。


        

墨九拎着一堆吃的走了进来。


        

把食物拿了出来。


        

肠粉、小龙虾、海鲜砂锅粥、清炒时蔬、烧烤……


        

一应俱全。


        

“看看想吃什么。”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