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53章 故地重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北和钟常不欢而散。


        

从办公室出来,他拿出手机给萧厉城打电话。


        

“……事情就是这样。”牧北没有一点隐瞒的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他和萧厉城是兄弟,又特别佩服棠月,在明知道萧厉城出手对付郑家的情况下,他还给郑苏瑾母女治脸,这不是诚心和他兄弟对着干?


        

况且牧北也觉得郑苏瑾和郑柳儿是一对白莲花母女。


        

搞成这样是她们罪有应得。


        

哪知道他师父一门心思就要救她们。


        

牧北都觉得他师父是故意在和墨老作对了。


        

墨老不救的,棠月不救的,他救,还逼着自己救!


        

“月儿说,钟老想救就让他救,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低沉磁性地声音旋即传来,听不出任何的喜怒。


        

牧北:???


        

这到底是他的意思还是棠月的意思?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手机那边旋即传来一道似笑非笑地声音,“钟老医者仁心,等郑苏瑾母女康复,记得提醒问她们要锦旗。“


        

牧北:“……”


        

“还有事?”直到萧厉城的声音传来,才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阿城,带你女朋友出来给兄弟们见见吧。”总得让其他人也见识一下阿城这变/态的女朋友吧?


        

萧厉城:“好。”


        

牧北当即拍板钉钉,“晚上八点,御尊会所,不见不散!”


        

听到他话的棠月眼尾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的男人,“我们……这是要故地重游?”


        

第一次见萧厉城时的画面还被她清清楚楚的记载脑子里!


        

“你想,也不是不可以。”大掌旋即落在棠月那头绿毛上,随即便靠在她的耳畔,沉沉一笑,“需要开个fang吗?”


        

棠月本来想逗逗萧厉城,没想到最后被逗的人居然是她!!!


        

可她哪儿肯服输啊,臂藕瞬间勾上萧厉城的脖颈,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敢开,我就敢进!”


        

闻言,萧厉城喉咙一紧。


        

“……好。”小丫头盛情邀请,他岂能拒绝。


        

“谁怕谁是小狗!”


        

“嗯。”


        

*


        

郑苏瑾母女一下飞机就赶到了研究院。


        

刘青云跟着她们一起去的。


        

钟常给她们做了检查,郑苏瑾见钟老面色如常,忍不住追问,“钟院长,我和我女儿的脸,还能恢复正常吗?”


        

钟常看了她们一眼,“不能。”


        

听到他的话,郑柳儿瞬间红了眼睛。


        

郑苏瑾也有些心急,“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钟常摇头,满是褶子的眼睛堆叠起来一抹看不出喜怒的光,“你们这是得罪了谁啊?下手都是往死里下,连一点修复的机会都不给。”


        

反正她们脸上这伤,他是没办法复原的。


        

郑苏瑾咬了咬唇,“钟院长,我们难道就要一辈子顶着这张脸活了吗?”


        

说完,她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哽咽。


        

“整.容。”钟常看着她们道。


        

郑苏瑾:“整容?”


        

“是啊,既然恢复不了,那就重新换张脸,没影响。”钟常说的轻描淡写。


        

郑苏瑾又问,“钟院长有多少把握?”


        

“换张脸的话,百分百。”钟常说道。


        

闻言,郑苏瑾拧了拧眉,对着他客套一笑,“钟院长,我能和我女儿商量一下吗?”


        

钟常挥了挥手,“随意。”


        

郑苏瑾拉着郑柳儿往外走,一家三口在研究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休息。


        

为了谈事情专门要了个包厢。


        

“妈,我不同意。”郑柳儿是坚决不同意整.容的,“我就要我这张脸!”


        

郑苏瑾皱眉说道,“要你这张脸的前提是能修复好它,可刚才你也在场,钟老的话你听的清清楚楚,咱们这张脸没办法修复,只能整.容!”


        

郑柳儿抿了抿唇,眼眶依旧红红的,“可是……”


        

这种时候本来不该刘青云开口的,可看女儿这副样子,他也心疼,“柳儿,爸爸认为你妈妈说得对,而且依你的容貌,不管整成什么样都好看!”


        

郑柳儿咬了咬唇,似是纠结了好久,好半天才开口,“可是钟老年纪都那么大了,妈妈,您难道没看到刚才他给咱们检查的时候,手都有点抖吗?脸部手术本来就是个精细的手术,不能出一点岔子的……万一手术的时候他手一抖,把咱们给整残了怎么办?”


        

郑柳儿这番话说的郑苏瑾也有点犯嘀咕,“可眼下除了钟老爷子,没人能帮我们了。”


        

顿了顿,她握上郑柳儿的手,认真而严肃地说道,“柳儿,和妈妈赌一把好吗?”


        

郑柳儿咬了咬唇。


        

若有其他可能,她断然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钟老身上。


        

可就像她妈妈说的,除了钟老,真没有人再能帮他们了。


        

“行吧。”郑柳儿勉为其难的答应,“不过妈妈,有些话咱们得和钟老事先说好,不然万一出了事,咱们也好让他负责……”


        

郑苏瑾和刘青云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郑苏瑾更是欣慰的说道,“还是柳儿谨慎!”


        

在咖啡厅坐了会儿,三人便离开回了研究院。


        

*


        

傍晚。


        

御尊会所。


        

萧厉城带棠月过去的时候,牧北他们已经在包厢等着了。


        

除了墨九外,还有三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墨九见她过来,还站了起来,尊尊敬敬的喊了声师父。


        

牧北也旋即起身,笑眯眯的和棠月打招呼,“又见面了。”


        

其他三人也和棠月打招呼。


        

“我叫纪凡。”


        

“我是薄西辰。”


        

“我叫乔楚。”


        

棠月点了点头,落落大方的说道,“你们好,我是棠月,是……萧厉城的女朋友。”


        

“快坐快坐。”乔楚上前,把萧厉城推到一旁,拉着棠月便往沙发那边走。


        

棠月笑着坐下。


        

萧厉城正欲上前,却被薄西辰拉到了一旁,“今天这个主位,是给棠小姐坐的,阿城,你就委屈一下,坐这儿吧。”


        

他指了指面前的单人沙发。


        

为了不扫小丫头的兴,萧厉城还真听薄西辰的话坐了上去。


        

薄西辰,“……”


        

这家伙,也忒听话了吧?


        

“棠小姐,你的事我们都听墨九和牧北说了,你能把他们俩逼到这份儿上,我乔楚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