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74章 我是棠月无法逾越的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等了几天。


        

出院前,郑苏瑾和刘青云特地去找了一下钟老。


        

郑苏瑾向钟老表示了歉意,“……钟老,说一千道一万,上次都是我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计较。”


        

说着她又递了一张黑金卡给钟老,“我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这张卡您留着,上限是五百万,您可以随便花,随便买……”


        

钟老冷哼,“你这是什么意思?打发要饭的吗?”


        

“钟老,您误会了,苏瑾的意思是,她知道之前说的话有点重了,可又不知道该买点什么向您道歉,就把这张卡给您。”刘青云替郑苏瑾解释。


        

“上限五百万?”钟老冷笑,旋即又拿了一张卡出来,和郑苏瑾给的这张卡一模一样,“我这张卡没上限……”


        

钟老的话无疑是当众分别扇了两人一耳光。


        

脸一阵青一阵白。


        

“郑女士,你的道歉,我不接受。”钟老面无表情地说道。


        

郑苏瑾心口咯噔一跳,“钟老……”


        

她没想到钟老还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钟老,您看苏瑾一个女人,有时候说话确实冲动了一些,可她也是为了柳儿,还希望您能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心情。”刘青云说话没郑苏瑾那么冲,听着很舒服,可他话里话外却像钟老透漏出一种,你是个男人,随后不该和郑苏瑾一个女人计较太多的,计较太多掉身份。


        

可钟老哪是他们能拿捏住的?


        

钟老拿起他们的卡,直接甩到了他们脸上,“拿着你们的卡给我滚出去!”


        

听他这么骂自己,郑苏瑾也来了脾气,“青云我们走!”


        

说着她给刘青云使了个眼色。


        

刘青云拿着卡就和郑苏瑾走了。


        

这时,牧北走进来,看着脸色铁青的钟老,勾唇淡淡一笑,“师父。”


        

“你怎么又来了?”钟老没好气地说道。


        

“郑苏瑾这么羞辱您,您就打算这么放过她?”牧北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钟老眉毛一挑,没说话。


        

牧北提醒,“师父,我记得做完手术以后得抹您研制的药膏,才能彻底维持住脸型。”


        

像是想到什么,钟老眼睛顿时一亮,他勾了勾唇,指了指牧北,“你这小子……”


        

牧北轻笑,“谁欺负我师父,谁就该死。”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他说了这么多,表面上是为了他,替他出气,可实际上还是为了棠月那丫头!


        

被钟老拆穿,牧北也不隐瞒,“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钟老笑了笑。


        

郑家这对母女心思这么歹毒,活该变丑!


        

带着郑柳儿回家,郑苏瑾就和刘青云偷偷到了书房,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手机就响了,一看上面的来电,她连忙接了起来。


        

“angle啊,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郑姨,收柳儿为徒的事得暂缓了。”手机那边传来angle清清淡淡的声音。


        

郑苏瑾一听,瞬间变了脸,“什么?暂缓?angle,为什么啊?之前咱们不都说好了吗?怎么会好端端的暂缓呢?”


        

可显然angle不打算和她多说了。


        

“那我和你老师谈吧。”郑苏瑾搬出angle的老师。


        

angle淡淡道,“随您。”


        

说完她就挂上电话,根本不怕郑苏瑾的威胁。


        

手机传来嘟嘟地忙音让郑苏瑾无比的窝火,因为刘青云就在旁边站着,因此郑苏瑾和angle的谈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出国的事不是早就敲定好了吗?怎么会好端端的变卦呢?”刘青云皱眉问。


        

郑苏瑾没说话,直接给angle的老师打过去电话。


        

对方直接来了一句angle自己做主就挂了电话,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和之前就是判若两人。


        

郑苏瑾气的直接把手机砸在地上,“一定是棠月那小贱人在背后搞鬼!”


        

“柳儿要出国的事棠月知道?”刘青云问。


        

“我可没和那贱人说过,说不定是柳儿自己说的。”郑苏瑾脸色很难看,因为过于生气,她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这贱人是想置咱们柳儿于死地啊!”


        

刘青云拧眉道,“你先别这么急的下定论,这件事是不是棠月做的还是个未知数。”


        

“不是她做的是谁做的?现在就她和我们柳儿有仇!”郑苏瑾冷着脸,已经认定这件事和棠月有关了。


        

“现在柳儿的脸成了这个样子,肯定没办法出国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给柳儿把脸整好,其他事等以后再说。”刘青云看着她。


        

郑苏瑾虽不情愿,可眼下也只能这么做了。


        

深吸口气,她咬牙切齿地说道,“等柳儿恢复了脸,我再想办法弄死棠月这贱人!”


        

唐家。


        

唐夫人拍着唐可心的手,笑着道,“可心,这次能把这个机会从郑家那边抢过来不容易,angle是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出国以后你好好和她学,等学成以后让欣茹帮你进萧氏集团。”


        

“妈,您先别急,咱们一步步的来,我现在一点底子都没有,现在等于是从头开始。”唐可心抿唇笑着,特别的谦虚,“至于进萧氏集团,还是看实力说话吧,免得让他们以为我是靠关系进去的,我和郑柳儿可不一样。”


        

“你看我,老糊涂了,还是可心想的周到。”唐夫人一脸的欣慰。


        

“妈,咱们这么一截胡,他们肯定把这个帽子往棠月头上扣!”唐可心看着她,“我想这段时间郑家人肯定会去找棠月的麻烦,让他们去斗,到时候咱们坐收渔翁之利。”


        

说着她偏头看了唐志国一眼,“爸,您觉得呢?”


        

唐志国点头,“说得对。”


        

得到他的夸奖,唐可心唇角扬起一抹很愉悦的笑,“爸妈,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棠月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这样的人凭什么待在萧厉城身边?


        

她有什么资格?


        

唐可心把自己要出国学习的事也告诉了杨欣茹,杨欣茹一脸的惊讶,“这好端端的,你出国干什么?你要是走了,可真没人能制的了棠月了。”


        

“欣茹姐,现在的离别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相聚,只好我够优秀,够出色,我就是棠月永远无法翻越的一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