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84章 帮我演一场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月郑重其事地点头,“会。不过严格来说我和辰哥并不是血缘关系上的兄妹,他若真走了错路,也轮不到我来大义灭亲,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罢了。”


        

她紧守着和慕北辰这条线,不干涉,不越界。


        

萧厉城勾勾唇,心里的阴郁顿时消散。


        

之前他还有咪咪点的担心小丫头会袒护慕北辰,可听完她的话,看到她坚定的眼神,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瞬间就没了。


        

他的小丫头,三观果然很正。


        

“对了,我可能要出一趟差,大概得三四天的时间。”棠月看着他说道。


        

“知道了。”萧厉城点头。


        

棠月抿了抿唇,随即开口,“你呢?最近没有出差的打算?”


        

“没有。”萧厉城没告诉棠月他要去M盟的事,他不想让小丫头为她担心。


        

“哦……”看来和她想的一样。


        

棠月在萧厉城面前隐藏的很好,除了逼于无奈告诉萧厉城她是Sherry,以及她真实的容貌告诉萧厉城外,其他马甲她捂的很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所以萧厉城并不知道她是九州老大。


        

就在她的思绪百转千回之际,萧厉城倏然将她打横抱起来,棠月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下,“干什么?”


        

“不是说要生孩子?”萧厉城的那双墨眸很深,就像旋涡似的,让她看不到底。


        

棠月又是一惊,“你,你偷听到我和辰哥的谈话了?”


        

“光明正大的听。”


        

“什么意思?”


        

“我在你身上放了监听器。”萧厉城一本正经的开口。


        

棠月眯了眯眼,“你还真敢承认。”


        

萧厉城低低一笑,“光明磊落,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棠月一噎。


        

这倒是。


        

比起辰哥在房间装监控,秘密监视她,萧厉城在她面前简直就是坦荡的君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没瞒他。


        

男人又很快开口,“保护你。”


        

如果慕北辰可以君子一点,他也不必出此下策。


        

“我和辰哥说的那些话就是在转移他的视线,不是真心的。”她要是现在怀孕了,那是对宝宝,对睿睿,对萧厉城不负责!


        

萧厉城点头,“你想吃了就跑。”


        

棠月:???


        

这话听起来怎么渣呢?


        

“不过我当真了怎么办?”萧厉城特别的认真。


        

“萧厉城,之前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只谈恋爱,不结婚。”


        

萧厉城沉笑着,继续逗她,“不结婚也可以生宝宝。”


        

“那不行。”棠月想也不想就拒绝,“如果有一天我怀孕了,那必须要结婚。”


        

萧厉城:“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棠月眯着眼睛问。


        

直觉告诉她,她说的意思和萧厉城理解的意思是两回事。


        

可男人就像是存心逗她似的,根本不说他理解成了什么样。


        

萧厉城倾前身,菲薄的唇落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话……


        

妈的!


        

要不是时间不允许,她绝对要和萧厉城大战三百回合!


        

“恐怕不行啊,我现在就得出发……”多耽搁一分钟,魅影就多一分危险。


        

萧厉城似乎很诧异,“现在。”


        

“嗯,临时通知的,这个项目挺急的,要是拿下,对绿光有利无弊。”棠月随口一诌。


        

只是没想到她这话踩到了某正主的尾巴。


        

萧厉城尾音一扬,“绿光的新项目?”


        

“是啊,新项目……”棠月不知危险,继续说道。


        

墨黑的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女孩,似乎在打量她话里的真实性。


        

不知道怎么回事,棠月被他这眼神看的心虚,可她好歹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就算心里虚,也没表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你不信啊?不信我现在就给我们主编打电话,你亲自问她咯。”


        

“月儿……”萧厉城喊她名字。


        

棠月:???


        

萧厉城:“我是绿光的老板。”


        

卧槽?!


        

头顶一排冒号的棠月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你你刚才说啥?”


        

萧厉城耐心的重复着刚才的话,“我是绿光的老板。”


        

“绿光的老板不是方主编吗?”


        

萧厉城看着她,“现在是我。”


        

棠月眨了眨眼,“你什么时候变成绿光老板的?”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棠月拧眉说道,“所以……方言让我当副主编也是你的安排。”


        

萧厉城摇头,“不是。”


        

顿了顿,又说道,“是方言自己的安排。”


        

棠月点头,她多少还是了解方言的,方言呢,不是那种任人唯亲的人,她提拔员工看的都是能力。


        

不过萧厉城要是强行介入的话,方言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萧厉城是绿光的老板,方言能和老板较真吗?


        

所以她刚才才那样问萧厉城的。


        

他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倒是让棠月打消了顾虑。


        

这时,低沉沙哑的声音旋即响起,“你呢?”


        

“什么?”棠月一愣。


        

“你到底要干什么。”一字一句顿声道。


        

之前棠月还想着能借工作的事偷偷跑去m洲,没想到棋差一招,被抓了包。


        

骑虎难下。


        

看她迟迟不开口,萧厉城沉声问,“不能说。”


        

“嗯,不能说。”棠月点了点头。


        

“危险吗?”


        

“不危险。”


        

萧厉城:“看着我的眼睛说一次。”


        

棠月抬头,迎上男人的眼睛,特认真地说了句,“不危险。”


        

“是吗?”


        

“是。”


        

萧厉城点头,“知道了。”


        

说完他就把棠月放下来,“去收拾行李吧。”


        

棠月亲了亲萧厉城的唇,就转身离开。


        

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萧厉城眸里极快地闪过一道凝重地光芒。


        

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江源的电话,沉声道,“取消行程。”


        

江源一愣,“什么?取消?“


        

顿了顿,又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动,连忙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大,你这是……”


        

“有别的事。”萧厉城打断他的话。


        

“哦……”江源没敢再说什么。


        

万一把人惹恼了怎么办?


        

“那老大,需要我准备点什么吗?”江源狗腿的问。


        

“帮我演一场戏。”萧厉城沉声道。


        

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