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89章 摊牌,冲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还没等萧荣海开口,杨欣茹倒是惊呼出声。


        

她也不管现在开口是不是时候,直接就开口问,“爸,您什么意思啊?”


        

萧傅看了她一眼,冷冷道,“我萧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外人开口了?”


        

被老爷子威慑住的杨欣茹顿时就蔫了下来,她咬唇说道,“爸,我刚才就是……”


        

可萧傅根本不听她的解释,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欣茹,你上楼陪妈。”萧荣海沉声道。


        

“可是……”杨欣茹犹豫。


        

萧荣海转头,一字一句顿声道,“上去!”


        

杨欣茹撇撇嘴,起身往楼上走。


        

看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面前,萧荣海这才把目光转到萧傅身上,不像刚才对杨欣茹那样强硬,“爸,您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决定要摊牌,萧傅也没和他拐弯抹角,“荣海,你不适合继任萧家家主。”


        

“我不适合?那他萧厉城就适合?”萧荣海皱眉,对他的做法很是不满,“爸,我也是您儿子,可您眼里为什么只有萧厉城,没有我呢?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您捡来的!”


        

“臭小子,你还敢质问我?你说说你,自从我宣布继承人比试以来,你背着我做了多少缺德事?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萧傅脸色铁青,他这个儿子,看着斯斯文文的,可内心阴暗的不行。


        

商场上的人,手段狠辣点没什么,你不狠,别人就会对你狠,为了站住脚跟,这些人手上沾满了血,就是为了站在金字塔顶尖。


        

可若是为了这些名利权势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放过,这样的人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可偏偏他这个儿子,想要名,想要权,还容不下自己的兄弟。


        

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掌管萧家。


        

萧荣海不服气的辩驳,“爸,我做的那些事不及萧厉城的万分之一!您不能因为偏心萧厉城,就把萧家家主的位置给他,如果您执意要把家主的位置给他,那就得让萧家其他叔叔伯伯一起决定以后再说!”


        

萧氏集团并不是萧傅一人创立,萧家几个叔叔伯伯也有份,虽然他们现在不在公司了,可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公司的股份,选继承人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让他爸一个人就做决定?


        

萧傅眼一瞪,“你这小子,胆儿肥了?敢拿你叔叔伯伯来压我了?我今天既然做了这个决定,就是和他们商量过的!!!”


        

言外之意就是我已经和他们提前通过气了,你把他们搬出来没用!


        

“我不信!”萧荣海撕破了温文尔雅的外衣,变的无比暴躁,阴鹜,“我会和叔叔伯伯们亲自联系。”


        

“荣海,你,你!哎!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萧傅心口痛,气的脸色都变了。


        

可萧荣海现在已经被恨意侵占了思绪,根本不想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让萧傅做出这个决定。


        

“爸,萧家继承人的位置,我不会放弃。”萧荣海直接和萧傅摊牌。


        

他和萧厉城之间,是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关系。


        

萧傅被这个不孝儿子气的够呛!


        

萧荣海很快就和杨欣茹离开了。


        

萧傅把萧荣海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了顾知婉,边说还边数落着萧荣海,“知婉你说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没心的玩意儿?你说家里的财产对他就这么重要吗?他不顾兄弟之情就算了,连我和他的父子之情都不顾了?”


        

顾知婉看了他一眼,“听真话还是听安慰你的话?”


        

萧傅:???


        

顾知婉淡淡说,“之前我是不是和你说过,我不是荣海的亲妈,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不好?”


        

“什么亲妈不亲妈?你是萧家的当家主母,就是荣海的妈妈。“萧傅强调她的身份。


        

“既然这样,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啊。”顾知婉叹气,“其实萧氏集团……阿城看不上,你倒不如把公司交到荣海手里,这样也免了一场兄弟相争的悲剧。”


        

萧傅眉毛一挑,不是很赞同她的话,“兄弟相争怎么就是悲剧了?如果这个竞争是良性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


        

顾知婉深呼吸,“你也说了,这竞争前提是良性的,可你觉得现在他们的竞争还是良性的吗?荣海那孩子,是对阿城动了杀机了。说真的,我可不想我儿子因为个继承人的位置就把小命都丢了,而且……阿城是真看不上这个继承人的位置。“


        

萧傅:……


        

“你再说一次?”他眉眼突突的跳,一副要晕过去的架势。


        

顾知婉继续陈述事实,“阿城看不上这个继承人的位置。”


        

“他、他居然看不上继承人的位置?”萧傅满是不敢置信。


        

顾知婉点头。


        

萧傅拧眉追问,“他告诉你的?”


        

顾知婉又点了点头。


        

呼呼~萧傅觉得自己的心口更疼了!


        

顾知婉不忍心看他气成这样,想了想,就安慰了他一句,“其实啊,比起继承家业,咱们儿子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家业不家业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萧傅皱眉问。


        

“这……我不能和你说,你想知道,就问儿子去,儿子要是愿意和你说就说,不愿意和你说,那我也没办法。”顾知婉可不会卖了萧厉城。


        

萧傅捂着心口,躺在沙发上哀嚎,“哎哟哟,我的心,我的心口疼的不行,知婉你赶紧,赶紧把阿城叫回来!”


        

这装模作样的样子……


        

顾知婉勾了勾唇,无奈一笑,随即拿出手机,给萧厉城打电话。


        

此时的萧厉城刚接到棠月,接起电话,他眉头骤然一蹙。


        

“知道了,我和月儿一块回去。”说完他就挂上电话。


        

棠月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怎么了?”


        

“我爸心脏不舒服。”萧厉城拧眉道。


        

“那咱们赶紧回去吧,老人家心脏不舒服要命的事。”棠月皱着眉说。


        

萧厉城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累吗?”


        

“我在飞机上睡过了,没事的。”棠月知道萧厉城是在担心她,虽然她是有咪咪点的累,不过比起萧伯父,她这点累根本不算什么。


        

萧家大宅。


        

顾知婉挂上电话,萧傅就抬眼,仰着下巴问她,“怎么样怎么样?阿城什么时候回来?”


        

“阿城说他马上就回来了,哦,还有你未来的儿媳妇,月月。老公啊,你也知道,你儿媳妇那医术,连墨老都夸过,你这点小病小痛的,说不定在她眼里,就不是个事儿。”顾知婉笑眯眯的。


        

萧傅脸色一变,瞬间就不难受了!


        

他怎么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忘了他儿媳妇其实是个医术高超的医生?!!


        

萧傅暗忖,万一一会儿被儿媳妇给拆穿了怎么办?


        

想到这,萧傅瞪她,似是在嫌顾知婉没告诉他棠月在车上!


        

顾知婉知道他在想什么,忍着笑,安抚他,“你放心,咱们儿媳妇一定不会拆穿你的。”


        

萧傅没说话。


        

萧厉城和棠月是十五分钟以后到的,顾知婉很快就带着棠月进了萧傅的卧室。


        

萧厉城本来想跟着进去,可顾知婉却拦住他,不让他进。


        

“你让月月安安静静的给你爸检查一下身体!”顾知婉一副理应所当的语气。


        

萧厉城:“……”


        

顿了顿,墨眸旋即落在顾知婉身上,冷声问,“有事瞒着我?”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儿瞒你。”顾知婉笑了笑,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可她这点小心思岂能瞒过萧厉城的眼睛。


        

被他这眼神盯的心慌,顾知婉掩唇清了清嗓子,开口,“你爸和萧荣海摊牌了。”


        

萧厉城似是早有预料,也不惊讶,“他就是因为这件事气的。”


        

顾知婉点头,“算是吧,你知道的,你爸他其实挺不想你和萧荣海斗起来的,在他心里,兄弟之间就该相亲相爱,萧荣海走之前对你爸说了一些话,把他气得够呛……哦,对了,我还和你爸说,你其实对继承家业没兴趣。”


        

“之前没兴趣,但现在有了。”萧厉城看着她,“家主之位不能落到大哥手里。”


        

顾知婉明白他的意思,他争家主,是为了保护月月,不想再让月月受伤害,不过两虎相争,必有一败。


        

但顾知婉知道,必败的那个人,是他萧荣海!


        

动动唇,顾知婉想说什么,这时,卧室的门开了,棠月从里面出来,看了看顾知婉,又看了看萧厉城,然后才开口,“伯父的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以后不能生气,不然他随时都会心梗致死。”


        

棠月这话倒不是开玩笑。


        

萧傅毕竟年纪大了,心脏啥的都不如年轻时候了,再加上家里不省心,多少是有危险的。


        

顿了顿,她又把目光放在萧厉城身上,“伯父找你。”


        

萧厉城点了点头,就走了进去。


        

关上门,顾知婉把棠月拉到一旁,笑眯眯的问,“月月啊,你伯父他没为难你吧?”


        

棠月笑了笑,没说话。


        

“他啊,就是想装病把阿城叫来,和他谈谈心。”顾知婉和棠月解释。


        

“您不需要和我解释,我都明白,刚才伯父已经和我解释了。”棠月笑着开口,眼前浮现出萧傅恳求她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