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90章 又要拉郎配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厉城进到卧室,就看到萧傅正穿着睡衣,半倚在床前,气色看起来不错,一点都没有难受的样子。


        

“阿城来了?坐吧。”萧傅给他使了个眼色。


        

萧厉城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明明他才是老子,可萧傅在萧厉城面前总有种自己是儿子的感觉!


        

这可要不得!


        

萧傅掩唇清了清嗓子,“我和荣海摊牌了……可我怎么听你妈妈说你对家业不感兴趣?”


        

萧厉城实话实说,“确实没什么兴趣。”


        

“哎哟哟,我的心口,我的心口又开始疼了!”萧傅捂着胸口,佯装着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爸,别装了。”萧厉城一眼就把他看穿了。


        

被他这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眸盯着,萧傅浑身不自在,装都有点装不下去。


        

他还就搞不懂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阿城这臭小子一天都板着个冰块脸,月月是怎么受的了他的?


        

就算被拆穿了,萧傅也保持着最后的倔强,“我,我又没装,刚才确实是有点胸口痛,现在,现在又好了。”


        

“嗯。”


        

“你对家业不感兴趣,那你说说你对什么感兴趣?”


        

萧厉城拿了个证件出来。


        

萧傅脸色一变!!!


        

“你你你……你是……”


        

“我是。”


        

萧厉城收回证件,冷冰冰地说,“保密。”


        

“知、知道了!”萧傅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有层这么牛逼轰轰的身份。


        

比起第九局,萧家这点家业确实不够瞧的。


        

而且他也不能和国.家抢人是不是?


        

可是,萧家不交到阿城手里,难道要交到阿衍那个憨憨手里吗?


        

不是他看不上阿衍,是论心机,论手段,论心狠,他根本不是荣海的对手,和他对上,别说抗三局了,半局就被秒了。


        

现在可怎么办呐。


        

真是愁死他了。


        

就在萧傅胡思乱想时,低沉冰冷地声音很快响起,“萧家我会管。”


        

萧傅一愣,有点不敢置信,“你说真的?”


        

“真的。”萧厉城颔首。


        

萧傅心一喜,“臭小子,我就知道你……”


        

“我是为了月儿。”萧厉城打断他。


        

萧傅:……


        

深吸口气,萧傅笑眯眯的开口,“不管你是为了谁,只要你肯管萧家就行。”


        

来自卑微老父亲的心愿。


        

“家里这波佣人,我打算换了。”萧厉城看着他。


        

闻言,萧傅拧眉,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老萧就不用换了,他从小就跟着我,不会出事的。”


        

萧厉城稍作沉凝,“嗯,还有事吗?”


        

萧傅深吸口气,“臭小子,如果有一天,我说如果啊,你和荣海真闹起来,看在他是你哥哥的份儿上,能不能……”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但萧傅知道萧厉城懂他的意思。


        

萧厉城抬头,脸庞冷的不带一丝温度,“你觉得他会放过我?”


        

萧傅一噎。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萧厉城没给萧傅开口的机会,便起身要走,“我还有事,先走了。”


        

转身离开!


        

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萧傅接连叹气,他有种预感,萧家,迟早会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另一边,顾知婉给棠月塞了一堆东西后,这才放她离开。


        

虽然这些东西对棠月来说不算什么,可萧厉城就看不下去眼了,自然的从她手里接过了这些‘重物’,转头看着面前保养得当的女人,似是有些不悦,“这是什么?”


        

棠月还没来得及开口,顾知婉就笑着道,“这个啊,是维系你们感情的‘利器’!”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饶是棠月这样厚脸皮的人,都有点架不住。


        

上车后,萧厉城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脸颊依然红扑扑的女孩,沉声问,“妈给了你什么?”


        

棠月轻轻咳嗽了一下,“就是给了一些气球,还有一些新买的睡衣。”


        

萧厉城眉眼一挑,“气球?”


        

棠月点头,“各种各样的气球……”


        

说完,眼前就浮现出顾知婉那张脸。


        

笑眯眯的开口,“月月啊,阿城就是木头,你多带带他。伯母知道你们平时工作忙,可忙归忙,还是得弄一些小玩意调剂生活的不是?不过也得掌握好分寸,不节制就不好了,阿城那小子皮糙肉厚的,我不担心他,就担心你。”


        

而这时,低沉磁性地声音拉回她游神在外的思绪,“在想什么?”


        

“没什么。”棠月笑了笑,露出一副‘我什么都没想’的模样。


        

萧厉城看了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


        

直到回家。


        

把东西放回卧室,萧厉城直接把棠月压在了墙壁上。


        

棠月:???


        

萧厉城深深的眸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脸上,声音低沉而性感,“试试。”


        

“试什么?”棠月眨着眼。


        

萧厉城:“气球。”


        

棠月眉眼一挑,“你知道了?”


        

“嗯。”萧厉城点头,顾女士那点心思还是瞒不过他眼睛的。


        

棠月追问,“什么时候知道的?”


        

萧厉城,“在你说完各种各样的气球之后。”


        

棠月:“……”


        

迎上男人灼热的视线,棠月立刻就察觉到他的意图,试图和他解释,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萧厉城就低头吻住她的唇。


        

很快,棠月缴械投降。


        

“妈不是给你买了一些新睡衣吗?穿给我看。”


        

棠月拒绝,“不要。”


        

“月儿……”


        

真是要命了,棠月觉得萧厉城的声音带着蛊!一声月儿就让她缴械投降!


        

“穿可以,得先打赢我。”好久没和萧厉城切磋功夫了,她打算趁这个机会好好和他打一下。


        

闻言,萧厉城眉锋一挑,“我赢了,月儿就穿给我看?”


        

“嗯。”


        

“那我们得多打几次。”


        

“???”


        

“我想看月儿把那些睡衣都穿给我看。”


        

棠月笑眯眯的,却在心里腹诽,还让她全穿给他看?梦呢吧?


        

虽然每次都输他个一招半式,但绝壁没有他说的那么惨!


        

她的功夫也不差!


        

“打赢再说!”


        

萧厉城勾唇笑了笑。


        

训练场。


        

再次围观神仙打架的许靖一众人,脸上皆是一副震撼的表情。


        

小九摸着下巴说,“我怎么感觉棠小姐的身手比之前更好了?”


        

许靖勾了勾唇,“棠小姐身手是不错,可boss还是压她一筹!明面上是棠小姐占据着主动,可实际上还是boss在掌控全程。”


        

暗卫们睁着眼睛,想看清萧厉城和棠月的路子,可奈何速度太快,他们只能看到两个影子在自己面前晃,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半小时后。


        

棠月:“再来!”


        

又过了半小时。


        

棠月已经有咬牙的趋势,“再来!!”


        

又又过了半小时。


        

棠月不服输的开口,“再来!!!”


        

……


        

第十个半小时过去。


        

棠月四仰八叉的躺在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面前脸不红心不跳的男人,咬牙问,“萧厉城,你是不是偷偷在下面加练了?”


        

不然为什么他每次刚好能赢她半招呢?


        

萧厉城摇头,“没有。”


        

棠月怀疑,“我不信。”


        

这时,许靖他们从暗处走出来,一个个的给萧厉城作证。


        

许靖说,“棠小姐,我和你发誓,boss真的没在私下偷偷加练。”


        

小九说,“棠小姐,boss他平时特忙,加练这种事根本不存在的。”


        

其他暗卫也跟着开口,“我们平时想让boss指点一下都不行,boss一下就跟你对打了这么多回合,棠小姐,人呐要知足……”


        

“棠小姐,其实你已经很厉害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和boss对打这么多回合的,你是第一个。既然做不了第一,做第二也行。”


        

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口,想安慰一下棠月,可越安慰越不对味儿,最后让棠月觉得这些人就是来和她炫耀萧厉城功夫有多好,她功夫有多差似的。


        

深吸了口气,棠月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拧眉看着面前的男人,“我下次要打败你!”


        

萧厉城欣然接受她的挑战,他长臂一伸,瞬间将女孩搂进怀里,“行,不过下次之前,是不是先把这次的利息付了?”


        

棠月脸颊飘上了一抹红晕,“付就付,谁怕谁?”


        

许靖等人面面相觑,boss和棠小姐这是在打哑谜吗?


        

为毛他们听不懂?


        

*


        

萧荣海因为萧傅把继承人的位置给了萧厉城,在家又抽烟又喝酒的,气的杨欣茹直接把萧荣海手里的酒瓶子给砸了!


        

“爸向来偏心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妈死的早,现在哪轮得到顾知婉耀武扬威?”杨欣茹眼里满是恨意,自从顾知婉嫁到萧家,她和荣海就像是被打到了冷宫,不受宠就算了,现在连继承人的位置都没了。


        

眼看萧家当家主母的位置就要旁落到棠月身上,杨欣茹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萧家不是还有那些叔叔伯伯吗?你收拾一下,去找找他们,我还就不信了,这些人愿意站在萧厉城那边。”杨欣茹比萧荣海冷静,这种时候她要是乱了,她和萧荣海就真的只能被萧厉城压着了。


        

顿了下,杨欣茹似是想到了什么,拧眉问,“大伯他朋友的女儿,是不是喜欢萧厉城来着?”


        

萧荣海被杨欣茹吼了一嗓子,人比刚才清醒了不少,听到她的话,眉头微微一蹙,继而点头,“是。”


        

“我记得她学的也是珠宝设计?”杨欣茹又问。


        

萧荣海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


        

“你赶紧去打听打听,这女孩要是真优秀,那咱们就想办法把她塞给萧厉城,促成这段姻缘,以后在你大伯那边咱们也好说话。”杨欣茹推了推他。


        

萧荣海有些不耐烦,“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到时候要是不成事,惹一身腥不说,我连最后一点机会都没了。”


        

杨欣茹去皱着眉说,“没有机会,咱们就给他创造机会,只要拆散了萧厉城和棠月,剩下的事就好办了。”


        

可这次不管她怎么说,萧荣海就是不照办,两人闹了个不欢而散。


        

既然萧荣海那边指望不上,那她就自己上,这到手的山芋,绝不能就这么飞了。


        

拿出手机,杨欣茹找到萧荣海大伯母的电话,拨了过去。


        

手机没一会儿就接通了。


        

“大伯母啊,我是欣茹。”杨欣茹笑着开口。


        

“是欣茹啊……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杨欣茹抿了抿唇,“哎,其实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妈不是快过生日了吗?她呀,平时就喜欢收藏珠宝首饰啥的,我就想找个设计师,专门为她定做一套。”


        

或许是连老天都站在她身边,让她可以利用顾知婉的生日做文章。


        

“大伯母,我听说大伯他朋友的女儿就是做珠宝设计的,您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啊?”杨欣茹笑着说道。


        

“这……恐怕有点难度。”


        

杨欣茹拧了拧眉,“是对方很忙吗?”


        

“那倒不是,若是你大伯去说,我想她肯定会给这个面子。就是那丫头之前不是和阿城告白过吗?结果被阿城给拒了,小丫头就一个人跑到国外,专心做设计去了。这些年她的名气倒是越来越大……就是感情方面还没着落。我要是给你引荐,我担心那丫头心里不痛快。”


        

“我听说阿城现在的女朋友是个长的特别丑的女孩子?”


        

听着她的话,杨欣茹沉默了一阵,似是纠结了半天,才缓缓开口,“阿城也不知道被那女孩下了设么迷魂汤,非她不可,因为她和荣海起了不少冲突……”


        

顿了下,又开口,“她长的确实挺丑的,而且还在个公司当狗仔,大伯母,您说要是这个女孩子真优秀,怎么可能跑去当狗仔啊,娱乐圈那种地方,就是吃人不吐骨头,她和阿城在一起,一定是图阿城的钱和权。”


        

杨欣茹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虽然只见过这个大伯母几次,也知道这个大伯母在家有很重的话语权,如果她肯开口,大伯那边肯定没问题,这事儿也一定能办成。


        

深吸口气,杨欣茹又说,“阿城现在还年轻,容易被骗,我这做大嫂的,得帮他把关。大伯母,那女孩现在心里还有阿城么?要是有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