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199章 废了一条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他不说话,棠月眉头皱的更紧了,“你是不是受伤了?”


        

“嫂子,我哥他……”没受伤,这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萧厉衍就看到他哥,他亲哥,突然捂着胸口,轻轻咳嗽了两声,“嗯……”


        

棠月眉头一皱。


        

对他的话深感怀疑。


        

之前她跟萧厉城第一次来萧家的时候,萧厉城后背还有刀伤呢,可他不是照样把萧荣海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吗?


        

这回他可是一点伤都没受,怎么可能被萧荣海打伤?


        

这家伙八成是在和她装一三呢!


        

哎哟,这么一看,他的脸好像确实比刚才看着白了点,气色也比刚才差了点……


        

装的还挺像!


        

不过棠月没打算拆穿他。


        

谁让萧厉城是她男人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自己的男人怎么作都得宠着!


        

“快过来坐。”棠月去扶他。


        

萧厉城几乎把一半的力量都靠在棠月身上。


        

扶他坐在沙发上,棠月就无比关切地问,“你伤哪儿了?胸口吗?”她看萧厉城一直捂着胸口。


        

萧厉城脸不红心不跳的道,“嗯。”


        

“我给你看看。”说着棠月就去解脱他外面的西装。


        

萧厉衍都没眼看他哥这‘娇弱’的样子了!


        

他好想和嫂子说,他哥刚才还在往死里虐萧荣海来着!!!


        

可到嘴边的话却被萧厉城一个眼神给顶了回来。


        

“滚!”


        

萧厉衍深吸口气,就开口说道,“那什么,嫂子,我那边还有点事儿,我哥就先交给你了。”


        

说着他就夹着尾巴一溜烟的滚蛋了!


        

此时的棠月已经把萧厉城的衬衣都解开了。


        

“我现在摁着你的胸口,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棠月看着他。


        

萧厉城:“嗯。”


        

“这里疼吗?”


        

“不疼。”


        

“那这里呢?”


        

“也不疼。”


        

棠月刚要把手伸到别的地方,那只葱白又纤细的手就被萧厉城握在了手里,拉着她的手抚着他心脏的位置,“这里疼……”


        

“心脏疼啊~这就比较难办了!”棠月皱眉问道,“要不我陪你去医院,让医生检查一下?”


        

“你给我揉揉就不疼了。”萧厉城继续卖惨。


        

“揉揉啊?”棠月眼一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萧厉城淡淡道,“揉。”


        

“揉个鬼!”棠月一掌呼上去!“差不多点就得了,再装就没意思了!”


        

岂料萧厉城却顺势把她搂进怀里,沉声道,“以后不许再穿成这样了。”


        

棠月:???


        

“你这样会引人犯罪。”低沉沙哑的声音里无形中透着一丝醋意。


        

后知后觉的棠月这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从他怀里钻出来,棠月扬了扬下巴,笑眯眯的说道,“你吃醋了?”


        

“嗯。”萧厉城倒是很痛快的承认。


        

女朋友长太漂亮可真是甜蜜又磨人的苦恼啊!


        

“哎,我当是什么事儿,其实要不是你说用本来面貌参加伯母的生日宴,我也不会穿的,我觉得还是之前那个丑样子挺好的,方便!”棠月笑着道,“你不喜欢,我就还换成以前那样,你说呢?”


        

萧厉城点头,“可以。”


        

“那现在还心口痛吗?”


        

“痛。”


        

“那要怎么样才能不痛?”


        

萧厉城倾身上去,菲薄的唇便靠上棠月耳畔,低沉性感的声音旋即响起……


        

棠月一愣,迎上萧厉城那双灼热又带着几分古欠的眸,她清着嗓子说道,“去楼上。”


        

“就在这里。”萧厉城坚持!


        

“不行,万一伯父伯母他们回来怎么办?”那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萧厉城哄着她,“爸妈不会回来的。”


        

棠月拒绝,刚要出声,樱红的唇就被他给堵住了,连带她没来得及出口的话,一并被萧厉城吞入腹中。


        

他的吻来势汹汹,和以往亲她时候根本不一样。


        

棠月感觉他的吻里带着霸道、强势、血腥,一副势要和她共生死的感觉!


        

卧槽?!!


        

她这是捅了马蜂窝了?


        

自从看到小丫头的真容后,萧厉城体内那团火蹭一下就窜了起来。


        

可因为时间不允许,他就只能暂时把这些情绪都压下来。


        

后来回了家,看到他们露着惊艳的目光看着他的小丫头,萧厉城心里的占有欲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


        

他的人,只能他能看。


        

其他人,包括他爸妈都不能用那种眼神看着小丫头。


        

好不容易等到现在,再也没人打扰他们了。


        

萧厉城打算把刚才在家里想做的事统统对小丫头做一遍!!!


        

另一边。


        

从客厅里冲出去的萧厉衍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就站在院子里,当起了门神!


        

他从小就在他哥身边当跟屁虫!


        

啊呸!


        

不是跟屁虫,他从小是被他哥给带大的!


        

除了吃饭上厕所外,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所以萧厉衍还算是比较了解萧厉城的。


        

之前在家看到嫂子真容,他哥那双眼睛,都恨不得黏在嫂子身上了!


        

还有刚才对着叔叔伯伯时候,虽然他哥都没怎么说话,可他哥那只手,可是一直揽着嫂子的腰,霸道又强势的占有欲连藏都不藏!


        

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棠月是他萧厉城的女人!


        

谁敢觊觎我女人,谁死!


        

刚才他哥把他轰出来,不就是嫌他碍眼了吗?


        

他啊,十有八.九是拉着嫂子在客厅做不可描述的事!


        

爸妈还没回来,要是他们回来不知情况的推门进去。


        

啧……


        

他都可以想象到会发生什么惊悚又尴尬的事了!


        

就在萧厉衍想这事儿时,萧傅和顾知婉就回来了。


        

看萧厉衍在门口站着,顾知婉还惊讶地问,“阿衍,你怎么在这儿站着?”


        

“帮我哥站岗!”萧厉衍闷闷的开口。


        

顾知婉脑袋上冒了一排问号,“你哥在里面干嘛呢?”


        

看着儿子那张有些忸怩又不爽的脸,萧傅清着嗓子说道,“咱们还是别进去打扰阿城了。”


        

顾知婉先是一愣,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啊了一声,“你是说……”


        

她那家臭小子真‘欺负’月月呢?


        

萧傅点头。


        

既然儿子办正经事呢,她要这时候进去,儿子估计至少一年不理她。


        

想到这儿,顾知婉就抬头,看着萧厉衍,笑眯眯的问道,“荣海呢?”


        

“咳咳……”萧厉衍清着嗓子,“被送医院了。”


        

顾知婉挑眉,“打残了?”


        

“妈,爸还在这呢!”


        

顾知婉哼哼,“那又什么?你问问你爸,看看他会不会心疼自己这个儿子!”


        

萧厉衍把目光转到萧傅身上。


        

“荣海……确实欠收拾!”萧傅知道他那两个哥哥和伯伯今天过来给知婉过生日,明摆着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后面推动这一切的,就是萧荣海!


        

萧傅一直觉得良性竞争有利于他这三个儿子成长。


        

可没想到这条路萧荣海却越走越偏,背离了他的初衷。


        

今天就算是阿城不动手,他之后也会教训荣海的。


        

萧厉衍摇头,“爸,你这话要是被大哥听到,他又该觉得你偏心眼了!啊……妈,你干嘛打我?”


        

抱头哀嚎!


        

“你小子皮实了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回了?”顾知婉一巴掌呼上萧厉衍的后脑勺。


        

“回!回!”萧厉衍立马说道,“我哥废了大哥一条腿!不过他不会有事的,去医院做个手术,在床上休息个百八十天就好了!”


        

闻言,顾知婉看了萧傅一眼,萧傅想了一秒,“有视频吗?”


        

“有是有,就是……”萧厉衍顿了顿,“有点血.腥!怕吓到你们!”


        

顾知婉冷笑,“呵,拿来!”


        

“哦。”萧厉衍乖乖的拿出手机,调了一个视频出来。


        

顾知婉接过,萧傅就凑上去看了。


        

然后两人,“……”


        

顾知婉:“阿城这身手好像比月月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更好了。”


        

萧厉衍os:啊呸!我哥之前是在隐藏实力!


        

萧傅:“听阿城说的话,我居然觉得荣海这条腿残的一点都不冤!”


        

他就算不服,大可以选其他时间再说,可偏偏选在他妈生日的时候,这明摆着就是不顾全大局。


        

再者让家里那些亲戚给棠月难堪,纵容杨欣茹为难棠月,这都是踩了他的底线。


        

萧厉城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允许有人这么欺负自己女人?


        

“阿衍,你回头把视频发我一份!”顾知婉说。


        

萧厉衍有点懵,“妈你要这个干啥?”


        

顾知婉笑眯眯的说,“留纪念啊!阿城长这么大,动手的次数屈指可数,我当然要好好纪念一下!”


        

萧厉衍哀嚎:这特么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啊!


        

*


        

翌日。


        

杨父杨母就赶到了医院。


        

杨欣茹脸上的玫瑰刺已经被医生处理了。


        

也上了药。


        

可因为刺扎的太深,又耽搁了太长的时间,杨欣茹除了疼,啥知觉都没有。


        

为了稳住杨欣茹的情绪,他们也没敢把真相告诉她,而是听着王娟的话先去了一趟研究院。


        

和钟老说了来意,杨母就红着眼睛道,“钟老,麻烦您救救我女儿吧!”


        

可钟常却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朝他们挥了挥手,开口道,“她这张脸,我救不了!”


        

杨父拧眉道,“钟老,现在能救欣茹的人只有你了,我……”


        

“反正我是救不了,你们要是有本事,就去找那个叫棠月的小丫头。”吃一堑长一智,钟常这次吸取教训,把杨家夫妻推到了棠月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