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04章 撒泼,给慕北辰买礼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月冷睨了他们一眼,就进了手术室。


        

杨母握着杨远的手臂,紧张地说道,“老公,不会有事吧?”


        

杨远没她想的那么多,“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要敢对欣茹做什么,不是正好被抓住把柄吗?”


        

杨母想了想,“这倒是……”


        

听完杨远的话,她也不着急了,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消息。


        

棠月最好不要对她家欣茹做什么,不然她是不会放过这贱人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就开了。


        

杨远夫妻起身,快步迎上去。


        

他皱眉问,“欣茹怎么样?”


        

棠月摘下口罩,正要开口,这时杨母就骂骂咧咧的开口道,“脸部手术不可能这么快结束的,棠月你个贱人,你说你是不是没用心给我女儿做手术?我告诉你,要是她的脸有个什么意外,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棠月抬眼,红唇轻启,神色冰冷地看着杨母道:“滚!”


        

杨欣茹她妈这智商真是堪忧!


        

杨母脸色一变,“你……”


        

这时跟着棠月进手术室的几个医生这才出来。


        

杨母狠狠瞪了棠月一眼,就绕开她迎上去,“李医生,我女儿的手术是不是失败了?”


        

李奕一愣,诧异的看着她,“没有啊,萧太太的手术很成功。”


        

说完他还转头去看棠月。


        

可棠月已经走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你没骗我?”杨母怀疑。


        

“成功就是成功,失败就是失败,我们怎么可能隐瞒家属?”李奕拧眉说道。


        

杨母冷冷地说道,“我女儿的脸伤的这么重,怎么可能一个小时就结束手术?”


        

听到她的话,李奕顿时就明白了什么,“一个小时结束手术是因为棠小姐医术高超,如果换了别的医生,别说一小时就完成手术了,他们连手术室都不会进!我们都觉得萧太太这张脸没救了!”


        

“你们能找到棠小姐为萧太太做手术,那是萧太太上辈子积了福!”


        

“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在脸部神经坏死的情况下还能修复好的,棠小姐不愧是墨老的徒弟,医术实在是太牛逼了!”


        

听到他这么说,杨母才勉强相信她女儿的手术是成功的。


        

不过见李奕这么拍棠月的马屁,杨母心里不大痛快,反正棠月也不在这儿,她就开始可劲的抹黑棠月,“她拿了我们家那么多的好处,不救我女儿说的过去吗?李医生,你们也别被她给骗了,她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假小人!”


        

听杨母这么羞辱棠月,李奕脸色变得很难看,“杨太太,医者仁心!这天底下没有一个医生不想让病人康复!”


        

“我呸!”杨母一副泼妇样,失了豪门贵妇的风度,“狗屁的医者仁心!你们知道她问我们要了多少钱吗?五亿啊!”


        

她私下算过,他们一共给棠月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市价值五亿!!!


        

“你知道五亿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在这儿拍棠月的马屁?”杨母一股脑的把憋了这么多天的怨气全都撒在了李奕他们身上。


        

李奕和他身边的几个医生也被气到了。


        

她居然这么诋毁棠小姐!!


        

虽然手术是一小时结束的,可刚才有多凶险她知道吗?


        

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儿逼逼叨叨的,棠小姐的好心真是喂了狗!


        

李奕他们没再理杨母,越过她就往前走。


        

也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追棠小姐,他还有几个问题想问她呢。


        

杨母气不打一处来,冷着脸看向杨远,“你说这些医生是怎么回事啊?我好心提醒他们,他们还不领情!”


        

杨远皱眉说道,“你和他们说这些干什么?”


        

“我就是看不惯他们拍棠月那贱人的马屁!”杨母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说你刚才那番话要是传到棠月耳朵里,她要是不给咱们欣茹做后续治疗,我有的是办法对付她!”杨母狠狠地说道。


        

杨远不悦的说道,“你要是有办法我们还用得着给棠月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吗?”


        

一提起这个他就来气!


        

杨母顿时一噎,满脸的不悦。


        

这时,手术室的门又开了,两个护士把杨欣茹从里面推了出来。


        

两人这才停止争执!


        

另一边。


        

因为棠月接了顾知婉的电话,李奕他们这才在门口追到她。


        

“棠,棠小姐。”李奕和几个医生气喘吁吁的跑到她面前。


        

闻言,棠月转头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的开口,“有事?”


        

“棠小姐,我还有几件事想请教你。”李奕尊敬地开口。


        

“没时间。”棠月淡淡道,一副不打算和他深谈的架势。


        

李奕又不死心的开口,“就耽误棠小姐十分钟的时间。”


        

棠月垂眸想了一下,“一分钟一千,十分钟一万。”


        

李奕:……


        

棠小姐好冷啊!


        

咽了咽口水,李奕试探性地问道,“棠小姐可以收我为徒吗?”


        

棠月冷冷道,“不可以。”


        

李奕:……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留给他们一个特冷酷的背影!


        

这时另一个医生开口,“李主任,医术高超的人脾气都挺怪的!你别气馁,再接再厉!”


        

深吸口气,李奕有些苦恼的说,“哎,我啊,估计是无缘做棠小姐的徒弟了!”


        

边往停车场走,棠月边戴着蓝牙打电话。


        

手机那边很快传来一道利落干练的男声,“棠总。”


        

棠月冷声道,“半个月,让杨氏集团消失!”


        

“行,我知道了。”


        

“还有,把杨氏集团所有的股份都交到萧氏集团总裁萧厉城手里!”声音冷冷清清的。


        

那边打趣,“棠总你这是在送萧总嫁妆吗?”


        

棠月勾唇,玩味一笑,“不,就是单纯的看杨氏集团不顺眼而已。”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对方话没说完,就哈哈的笑了起来。


        

棠月不想听他废话,就要挂电话,可对方像是知道她要干什么似的,就先一步开口道,“棠总,有件正经事需要和你汇报。”


        

“说。”


        

“咱们那个项目,萧氏集团也有兴趣,萧厉城还派了他弟弟亲自去Y国和詹姆斯教授谈。”


        

听到他的话,棠月眉眼一挑,好以暇意的开口,“哦?”


        

“所以我想请示你一下,咱们是公事公办呢,还是两家共赢?”


        

棠月淡淡地瞥向那边停着的车,不咸不淡的开口,“公事公办。”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我还算了解萧厉城,他这人不喜欢放水!”


        

对方一愣。


        

莫名有种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冲动。


        

说完棠月就挂了电话,打开车门,直接钻进车里。


        

萧厉城把一袋飘着香气的食物递到棠月面前,“饿了吧。”


        

“谢谢。”棠月接过,撕开袋子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杨欣茹爸妈和你放话了。”声音低低沉沉的,听不出任何的喜怒。


        

棠月转头睨了他一眼,“这你都知道?”


        

顿了顿,她恍然,“许靖他们和你说的。”


        

“嗯。”萧厉城也没隐瞒。


        

包括杨母和李奕他们说的话,许靖他们都一字不落的告诉了萧厉城。


        

许靖还在感慨,幸亏这群医生没和杨氏夫妇那样攻击棠小姐,不然他们不仅连工作都保不住,估计连第二天的太阳都见不到。


        

棠月笑笑,没说话。


        

解决掉这件事,她就该准备动身回m洲了。


        

“对了,一会你有时间吗?”棠月随口一问。


        

萧厉城:“怎么了?”


        

“我要给辰哥买生日礼物。”棠月坦然的开口。


        

萧厉城:“……”


        

看他神色有异,棠月以为萧厉城不想去,“如果你没时间的话,就……”


        

萧厉城沉声道,“我去。”


        

棠月转了转眼睛,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他,“我让你陪我给辰哥选礼物,是因为在这件事上我不想瞒你。”


        

她坦坦荡荡,和慕北辰之间也是清清白白,没什么可隐瞒萧厉城的。


        

男人那双墨眸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身边的女孩,薄唇微勾,倒映出她很认真很认真的脸庞,“知道了。”


        

“那不生气了?”


        

“嗯,不生气。”


        

棠月摸摸他的脑袋,“乖~”


        

萧厉城状似不经意的开口,“月儿这是在把我当宠物养吗?”


        

“你要觉得是也可以啊!”棠月打趣道。


        

菲薄的唇勾起无奈的笑。


        

与此同时,医院。


        

杨母再三确定杨欣茹的脸没事后,趁女儿还没醒,把杨远拉到一旁,拧眉问,“荣海这是怎么回事啊?欣茹住院手术他连看都不看一眼?有这么当老公的吗?”


        

顿了顿,她像是想到什么,不悦地开口,“他该不会又跑去找小三了吧?”


        

“我给他打电话。”说完杨远就拿出手机给萧荣海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荣海你在哪儿啊?你老婆现在刚从手术室出来你知不知道?”杨远不悦地开口。


        

“很抱歉杨董,现在先生在手术室,不方便接电话。”手机那边传来王忠的声音。


        

杨远一愣,不能置信地问,“荣海怎么了?”


        

“先生被二少打伤了。”王忠说。


        

“什么?荣海被萧厉城打伤了?!”杨远沉声呵道,说完他转头看了眼杨母!


        

杨母也是一怔,被这个消息吓的心脏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