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05章 萧荣海把主意打到了棠月身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这怎么回事?阿城怎么会对荣海动手?他们不是兄弟吗?”杨远是真懵了。


        

虽然这兄弟俩面和心不合,可也没到动手的地步啊?


        

王忠说道,“是大少奶奶,在夫人的生日宴上设计棠小姐,大少爷替大少奶奶求情,让二少爷放大少奶奶一马。”


        

“可这和他们动手有什么关系?”杨远百思不得其解,可忽然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你的意思是,阿城本来是要对欣茹动手的?是荣海替欣茹扛下了这件事,所以被打的才是荣海?”


        

王忠:“没错。”


        

杨远后背一凉,“那,那现在荣海情况怎么样?”


        

“废了一条腿,想站起来需要动五次手术。”


        

杨远又是一惊,挂上电话,手脚已经是一片冰冷。


        

杨母也被吓的够呛。


        

他们知道萧厉城不是善茬,可没想到萧厉城不仅把荣海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还废了他一条腿。


        

这萧厉城也太恐怖了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公,你说这萧厉城会不会杀咱们个回马枪啊?他把荣海打成那样子,会不会翻回头打欣茹?”杨母脸色苍白的说道。


        

杨远摇头,“应该不至于,萧厉城不是这种出尔反尔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你又不是他肚子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怎么想?”杨母不赞同他的话,深吸口气,她皱眉说道,“这个棠月真是个祸水!你看看从她出现以后,发生了多少事啊!”


        

杨远低声一呵,有些心烦意乱的说道,“行了,你要真心为欣茹好就少去惹棠月!”


        

杨母心有怨气,可又真怕萧厉城像收拾荣海一样收拾她女儿。


        

萧厉城手段太狠,她家欣茹落到他手里真只有死的份。


        

想到这,杨母只能忍气吞声,暂时压下心底的不满。


        

“老公,你说咱们用不用去医院看看荣海?怎么说他也是为欣茹受的伤。”杨母皱眉道。


        

当然她去看萧荣海还有另一层意思。


        

萧厉城这么一动手,就等于兄弟俩撕破了脸。


        

之前两人在暗地里斗,现在就要摆到明面上了。


        

欣茹好不容易挨到现在,是绝不可能把萧家当家主母的位置就这么让给棠月这小贱人的!


        

先前她还担心萧荣海会辜负欣茹。


        

现在这么一看,他心里还是有欣茹的。


        

甚至把欣茹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


        

所以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眼下最重要的,是拉拢住这个女婿。


        

杨远想了想,“荣海现在在做手术,我们去了也见不到他,明天吧,明天咱们过去看他。”


        

“行。”杨母点头,“还是你想的周到。你一会儿再给王忠打个电话,问问荣海在哪家医院。”


        

杨远颔首。


        

只是杨母没想到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


        

萧荣海本来是打算在叔叔伯伯面前表现一下的,也不是真的想替杨欣茹扛责任,再加上他以为萧厉城多少会顾念一点兄弟情对他手下留情,不会赶尽杀绝,哪知道萧厉城一点情面都不留,居然把他揍成这样!


        

萧荣海是第二天早晨醒的。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王忠。


        

男人眉头皱的很紧,脸色苍白的问,“手术成功吗?”


        

王忠点头,“医生说还算成功,不过……”


        

顿了顿,他又有些为难的开口,“医生说您腿部神经受损厉害,就算手术修复了,以后走路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利索!”


        

萧荣海闻言,蓦地握紧身一侧的手,神色冰冷而阴鹜,“再去找医生!”


        

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整个帝国还找不出来一个能救他的医生吗?


        

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钟老不是在曦城吗?你去找钟老,再不行和墨家那边联系,那个墨易,不是神外的专家吗?”


        

可萧荣海完全都没想过这些人会不会帮他,就这样让王忠过去。


        

“我这就去办。”王忠点头,转身离开。


        

这时,门外响起‘叩叩’的敲门声,萧荣海不耐烦地应,“进。”


        

杨远夫妻推门进来。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萧荣海一愣,然后像是想到什么,拧着眉问,“是王忠说的。”


        

杨母把花和果篮放到一旁,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荣海,你也别怪王忠,之前我和你爸因为欣茹的事,在医院耽搁了一点时间,所以就没及时来看你。这不我们也是等欣茹情况稳定了,就赶紧过来了。”


        

萧荣海眉头微皱,苍白的脸上满是担心,“欣茹怎么了?”


        

“哎!她摔倒你家那个玫瑰花圃里去了,脸上扎了玫瑰刺,送医院以后医生说耽搁的时间太久,就算把刺处理掉,欣茹的脸也恢复不到从前了……”杨母拧眉说道。


        

萧荣海神色不明,“欣茹怎么会好端端的摔到花圃里去?”


        

提起这个杨母就来气,她转了转眼珠子,眼里的光晦涩不明,荣海这条腿伤成这样和棠月那个小贱人也脱不了干系,或许她可以利用一下荣海,直接加剧他们的矛盾!


        

深吸口气,杨母就开口道,“亲家说是欣茹和棠小姐起了摩擦,自己摔进花圃里去的。可荣海,你和欣茹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她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吗?要不是那个棠小姐挑衅,她怎么可能会控制不住脾气和她动手?”


        

“后来我和你爸就去找钟老,想让他救欣茹,可钟老说,他救不了,在这个世界上能救欣茹的人只有棠月!”


        

“你说害欣茹的人会救她么?可欣茹那张脸根本拖不得,我和你爸没办法,就只能去求棠月。”


        

“哪知道那贱人直接狮子大开口,问我们要了杨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萧荣海眉头骤然一皱,“什么?”


        

杨母的话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之前还想着利用杨氏集团打开自己在京城的人脉,没想到马上就到嘴的鸭子……居然就这么飞了!


        

萧荣海温润儒雅的外衣差点就因为这件事被撕破了!


        

深吸口气,他勉强稳住心神,皱眉说道,“那然后呢?棠月救欣茹了没?”


        

“救是救了,就是棠月那副嘴脸实在让人作呕!”说完,杨母那双眼睛忽然飘向萧荣海的腿上,“荣海,要不你也让棠月救你算了!她拿了我们家这么多的股份,只救欣茹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