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07章 无痕大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楼下。


        

杨远夫妻见到顾知婉时,已经不像之前那样能和她客客套套的说话了。


        

抛开欣茹的事不谈,就说萧荣海,他被萧厉城打成那样,顾知婉连屁都不吭,这还是人干的事儿吗?


        

她要再不管,是不是后面就轮到她家欣茹废一条腿了?


        

要是再严重点,是不是连命都没了?


        

可他们今天是来和顾知婉谈判的,不能把场面弄太僵。


        

想到这,杨母面上的神色比刚才好了不少,淡漠疏离的叫了声,“亲家。”


        

“亲家,坐。”顾知婉淡淡一笑,旋即坐在沙发上,举止优雅的看着他们。


        

深吸口气,杨母就开口说道,“亲家,我们来之前去医院看过荣海了,他情况不是太好,医生说他伤了腿部神经。”


        

闻言,顾知婉面上并无任何表情,“所以亲家的意思是?”


        

“你看能不能让棠小姐再救救荣海?”杨母看着她说道,“一个男人要是腿瘸了,这对他而言不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吗?”


        

顾知婉摊手,莞尔一笑,“想不到亲家还是菩萨心肠啊!不过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你呀,找错人了。”


        

“这棠小姐是阿城的女朋友,要是感情稳定,两人以后会结婚吧?亲家,你可是她未来的婆婆,在她面前说句话还不是小意思吗?”杨母知道顾知婉不会这么轻易答应,也料定她会找诸多借口。


        

听完她的话顾知婉就笑了,“哎,这月月虽然现在和阿城在交往,可也仅限于交往,以后怎么样还是个未知数呢。毕竟月月太优秀了,追她的男人,嗯……都能绕曦城好几圈了。我啊,是横看竖看都觉得我家阿城配不上月月。”


        

顿了顿,她又笑着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家阿城走了狗屎运娶到月月,我这个当婆婆的也不能管太多是不?亲家你也知道,管太多的婆婆遭人嫌!”


        

“亲家,就凭棠小姐的姿色,追她的男人还能绕曦城好几圈?你怕不是在逗我吧?”杨母嘲讽一笑。


        

顾知婉呵一下笑出了声,护犊子意味明显,“亲家,难道欣茹没告诉你们吗?”


        

杨母眯了眯眼睛。


        

“月月现在的装扮,其实是她对外的保护色。”顾知婉摸了摸手上的玛瑙戒指,笑着开口道,“简单说她在故意扮丑。”


        

杨远夫妻一愣,杨母瞬间眯眼,面上满是不敢置信,“她是故意扮丑?”


        

“是啊,人长的太漂亮,就只能扮丑,不然用真实面貌示人,还不得引来一堆烂桃花啊?”顾知婉笑着道。


        

杨母还是一副不能相信的样子。


        

她印象中的棠月就是个丑八怪,和美根本不沾边,现在顾知婉突然和她说,棠月是个大美女,这些话颠覆了她一贯的认知,杨母接受不了,也不敢相信。


        

顾知婉眼尾一挑,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当时呐,不止欣茹一个人,还有大哥大嫂他们,你们要是不信,可以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这样不就清楚了吗?”


        

“至于荣海的事……亲家,荣海他爸都没开口,咱们这些外人要不就别管了?管得多了惹人嫌!你说呢?”顾知婉勾唇笑着,“你们就操心好欣茹的事就成。”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杨母要继续再说下去,岂不是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吗?


        

深吸口气,杨母压下心底的不满,“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不过有句话还是先说在前面,亲家,这萧家怎么说也是顶级豪门,两兄弟内斗的事若传出去,丢的是萧家的人。”


        

说完她就起身,这时坐在旁边始终不发一言的杨远开口说道,“亲家,记住一句话,虎毒不食子!”


        

撂下这话两人转身离开。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顾知婉顿时收起脸上的表情,嗤笑了一声。


        

“知婉呐,你这主母范是越来越强了。”萧傅讨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顾知婉闻声呵笑,连头都没转,“在楼上偷听我们说话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哎,这怎么能叫偷听呢?”萧傅走上前,直接坐在顾知婉身边,顾知婉起身要走,可萧傅却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进怀里,沉声道,“知婉,我承认,我是心疼荣海,可这事确实是荣海他们有错在先,你看荣海住院这么久了,我连医院都没去。”


        

“你是没去,可你的心早就飘到医院了!之前你不是还想让月月救荣海吗?”顾知婉冷哼,“我就纳了闷了,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就都这么自私?明明是荣海和欣茹有错在先,现在倒好,一个个的都求着月月去救人。伤害了别人再求原谅,哪有这么好的事?”


        

“之前欣茹爸妈给了月月杨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才说服月月给欣茹动手术,你想说服月月,你准备付出什么代价?”


        

萧傅一噎。


        

顾知婉说的这些他确实没想过。


        

他想的是,棠月现在是阿城的女朋友,四舍五入就等于是他萧傅的儿媳妇,他找棠月给萧荣海动手术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可萧傅却忽略了一点,根本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事。


        

棠月选择救萧荣海,是情分,不救,是本分。


        

他确实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和意愿强加在她身上。


        

深吸口气,萧傅就立马和顾知婉承认错误,“知婉,是我错了,这事儿我以后再也不提了!”


        

“你又没对不起我,干嘛和我道歉?你要道歉就给月月道歉去!”顾知婉推开他,凉凉地说道。


        

萧傅认命的点头,“行,我这就给月月道歉去!”


        

说着他就作势要起身。


        

顾知婉一瞪他:“回来!”


        

萧傅:“……”


        

“月月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跑去和她说这些,不是给她添堵吗?”顾知婉冷睨了他一眼,似是嫌他不知情识趣。


        

萧傅笑呵呵的立马就重新坐在了沙发上,抱着顾知婉说道,“哎,知婉,还是你想的周到。”


        

顾知婉又是一个白眼翻过去,“阿城好不容易才能攀上月月这个大粗腿,你要是敢搅黄了,我饶不了你!”


        

萧傅笑了笑,没再敢说什么。


        

就和顾知婉说的那样,阿城这可千年铁树好不容易才开花,别还没结果呢,就凋谢了。


        

要真是这样,萧傅估计得以死谢罪了。


        

沉默了一阵,顾知婉这才阴转晴,深吸一口气,她拧眉说道,“改天咱们再去一趟无痕大师那里。”


        

听着她的话,萧傅眉头一皱,“你是要?”


        

“万一阿城真扛不过三十五这个坎,难不成还要月月守活寡吗?”顾知婉拧着眉道。


        

萧傅摸摸鼻子,暗忖,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月月才是知婉的亲女儿呢!


        

知婉对阿城阿衍都没这样好过。


        

萧傅沉凝了片刻,“不如咱们明天就去。”


        

顾知婉想了想,“行,明天就明天。”


        

离开萧家,杨母就给王娟打了个电话,问起棠月扮丑的事。


        

“我也是知婉生日那天才知道的。”王娟说道。


        

杨母转头看了杨远一眼,又开口道,“这么说这事儿是真的了?”


        

“是真的。”


        

杨母拧眉,“你说这好端端一个女孩子,扮丑干什么?难不成真和天仙一样美?”


        

王娟:“那丫头比天仙长的还美。”


        

杨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有这么夸张吗?”


        

王娟:“我还是第一次见有女孩子长这么美呢,我和你说,娱乐圈那些女明星和她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哦,对,那丫头不仅长的漂亮,还是天才珠宝设计师Sherry!阿城也不知道从哪儿找的这么个宝贝。”


        

“什么?!”杨母惊呼出声,“棠月是Sherry?”


        

王娟:“对啊。”


        

挂上电话,杨母彻底不淡定了。


        

她脸色很是难看的看着杨远,“老公,你说咱们欣茹是不是没机会了?”


        

她之前就觉得棠月又丑又low的丑八怪,啥本事也没有,和她家欣茹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可现在她突然听说棠月就是Sherry,天才珠宝设计师Sherry,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杨远也是无比的震撼。


        

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杨母眼里满是憎恶和恶毒,“老公,我想到该怎么办了。”


        

“你别乱来。”杨远拧眉道。


        

“我不过就是打算把棠月怂恿萧厉城打伤荣海的事捅到网上而已,后面的事我又不管。”杨母想出一条毒计。


        

天才珠宝设计师Sherry其实个表里不一的绿茶婊。


        

她想这个新闻一定会在网上引起轰动吧。


        

杨远摇头,不是很赞同她这个计划,“你先冷静点,这事儿一个弄不好赔进去的就是整个杨氏集团,而且你忘了棠月手里还有咱们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吗?”


        

杨母勾唇淡淡一笑,“我怎么可能傻到把自己暴露出去?你就放心吧,我有数。”


        

杨远还是不赞成她这个做法,风险太大。


        

可杨母早就被恨意冲昏了头,哪还有精力考虑其他的?


        

*


        

翌日。


        

萧傅和顾知婉去了曦城最大的寺庙全龙寺。


        

禅房里。


        

顾知婉神情凝重地的看着面前的僧人说道,“无痕大师,今天我们过来,是想问问阿城的那个劫,真的没办法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