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14章 小小姐出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新林脸色一变。


        

这时站在围观的人也不淡定了,开始窃窃私语。


        

“棠家丫头居然不是棠新林的亲生女儿?这怎么可能呢?会不会什么地方搞错了啊?”


        

“棠月,你现在傍上大款了,就不能不要你爹妈了啊?你这样是不孝,会遭报应的!”


        

“棠月,你该不会是嫌你爸妈穷,就不想尽赡养他们的义务了吧?我可告诉你,就算你不认爸妈,你身上也是留着他们的血,这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掉的,就算将来闹到法院,这理也是在你爸妈这边的。”


        

听着他们的话,棠月勾唇,越过棠新林看向刚才那些个在后面口吐芬芳的人,嗤笑道,“奉劝各位叔叔伯伯,不知情,就别在这儿哔哔,不然你们迟早会因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替棠新林说话的三人:“……”


        

这时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站出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眼力见儿可真不行,其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你们说棠月要真是棠新林的亲闺女,他怎么可能舍得打骂她呢?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血脉,不可能这么对她的。现在棠月这么一说,我倒是反应过来了,不是自己亲生的,就可以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根本不把棠月当人!”


        

“你特么懂什么?”棠新林转头怒瞪了那人一眼,“棠月她是我女儿!她是我女儿!”


        

说完他又转头去看棠月,“月月,当着这些邻里邻居的面,你就给我个面子行吗?”


        

棠月摇头拒绝,“不行。”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棠新林目赤欲裂,险些就一个巴掌朝她脸上呼过去。


        

可他还没动手,萧厉城就挡在棠月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儿子。”


        

棠新林背脊一凉,眼前顿时就浮现出之前棠耀祖被绑在悬崖上的画面。


        

吓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这时棠月歪头,朝后面那些邻居浅浅一笑,“各位叔叔伯伯,今天你们知道我和棠新林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如果他以后打着我,或者我男朋友的旗号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事,冤有头债有主,找棠新林,知道吗?”


        

说着她把目光从棠新林身上移开,“上去吧。”


        

萧厉城点头,和棠新林擦肩而过时,还特意转头看了他一眼,薄唇微启,声音低沉而冰冷,“你儿子的命,在你手上。”


        

棠新林后颈凉飕飕的,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们上去以后,那些围观的邻居也散开了。


        

零零碎碎的议论声还不停地往棠新林耳朵里钻。


        

“要是他对棠月好一点,现在她怎么可能傍上大款就迫不及待的和棠新林划清界限?之前根本就不把人家当人看,现在她找了个大款男朋友,日子比之前过的好了,怎么可能理他?”


        

“他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该!”


        

“真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脸说自己是萧总老丈人的!”


        

“说起来都是虚荣惹的祸,如果棠月今天找的不是萧氏集团总裁,是任何一个普通人,你看看棠新林还会不会像刚才那般客套。”


        

棠新林素来好面子,被出租屋这些穷酸邻居这么嘲讽议论,怒意冲顶,他转头,恶狠狠地盯着这些人,“都给老子闭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儿在哔哔!”


        

众人冷哼,连看都没看他转身离开。


        

垂在身侧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棠新林因为愤怒脸部近乎扭曲。


        

棠月这贱人!!!


        

跟了他的姓,吃他的喝他的,当年要是没有他,她怎么可能长这么大?


        

现在倒好,出息了,找了个大款男朋友,就不把他这个老子放眼里了。


        

还让萧厉城逼他签什么断绝关系的协议。


        

这特么像是人干的事儿吗?


        

哦,不,棠月特么不是人!


        

她就是个畜生!


        

不然做不出来这种事!


        

有一瞬,棠新林想让棠月和萧厉城就死在楼上的冲动。


        

他们死了,就不会再有人对他不利了。


        

可他也知道想动棠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别说她本人了,就是萧厉城那关都过不了。


        

这时,一名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拐了进来。


        

他在棠新林面前停好车,从箱子里拿了一份包装十分精致的礼盒,看到棠新林,他还特意问了句,“这位先生,请问沈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棠新林本来没打算搭理他,可‘沈小姐’这三个字瞬间吸引住了棠新林的视线。


        

“沈小姐?”是他认识的那个沈轻吗?


        

小哥拿出手机看了眼app,说道,“是沈轻沈小姐。”


        

棠新林皱眉,看他手里拎着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沈小姐定的蛋糕。”小哥说道。


        

“你给我吧。”棠新林看着他,“我是沈小姐的邻居。”


        

小哥点头,“那就麻烦您了先生。”


        

说完他就把盒子给了棠新林。


        

看着手上的盒子,深吸口气,棠新林就转身提着盒子上了楼。


        

虽然他现在特恼火,可沈轻定的东西,他还是认命的往楼上送。


        

等她见过棠月那贱人以后,万一心情好,要和他庆祝呢?


        

他不是就可以趁机对她做些什么了吗?


        

棠新林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这么帮沈轻也是对她有所图而已。


        

另一边,小哥拐出出租屋后,直接拐进了旁边的箱子里。


        

下车,快步走到蓝七面前,说道,“都已经按着您的要求办妥了。”


        

“什么时候爆炸?”蓝七拧眉问。


        

男人说道,“十五分钟后。”


        

蓝七点头。


        

男人离开后,他便走出巷子,看了眼停在路边的那辆车。


        

不知道怎么回事,蓝七总有种小小姐也在车上的感觉。


        

可慕总那么斩钉截铁的说小小姐不在,他又不能反驳,只能按着慕总的要求做。


        

深吸口气,蓝七双手合十,祈求老天爷!


        

小小姐千万千万不要和萧总一起过来!


        

不然慕总估计会跟着小小姐一起死!


        

此时,出租屋内。


        

沈轻把慕北辰带走林悦,又对林悦身边亲近的人赶尽杀绝的事告诉了棠月。


        

咬了咬唇,她握着棠月的手,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棠小姐,能不能麻烦您和慕总求个情,让他放了悦悦?只要他肯放了悦悦,我立刻带着悦悦离开,永远不出现在他面前!”


        

听完她的话,棠月不着痕迹的把手抽了回来,面无表情地道,“不可能。”


        

沈轻皱眉,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为什么啊棠小姐?你和慕总关系匪浅,求个情都不行吗?”


        

“不行。”棠月冷冰冰地开口,“这是他们的事,和我无关。”她又不是圣母玛丽苏,又不是闲的没事儿干,还管别人的闲事?


        

“这怎么和你无关呢?我知道慕总喜欢你,他和悦悦在一起,也是因为她名字里有个悦,可此悦非彼月啊,他没必要扣着悦悦不放人,还对她身边的人下手!棠小姐,本来我以为你是个三观很正的女孩子,没想到你也是个是非不分,助纣为虐的人!”沈轻满脸的怒意,对棠月不帮忙的态度很是不满。


        

她话音一落,狭小的空间瞬间被冷气包围。


        

沈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怯怯缩缩的看着站在棠月身后的男人。


        

她知道棠月的男朋友是萧氏集团的总裁,要不是因为悦悦的事,她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次见到这个之前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可现在不是她害怕的时候。


        

她得尽快把悦悦救出来。


        

这样慕北辰也不会再针对他们这些和悦悦有关系的人了。


        

就在沈轻心思百转千回之际,耳边就传来一道嗤笑声,“沈小姐,按理来说,这感情的事,讲究的就是个你情我愿。按你的描述看,当初是林悦自愿和慕北辰在一起的,一点被勉强的意思都没有,怎么到你嘴里,慕北辰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呢?”


        

顿了顿,她又开口,“沈小姐,我呢,不是什么好人,你道德绑架我,就不担心自己连曦城都离不开吗?”


        

沈轻一愣。


        

面前女孩明明在笑,可这笑却冷冰冰的,带着寒,让她全身都在发颤,“你,你……”结结巴巴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纤细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棠月眼里染了一层寒,“况且……沈小姐这么‘热心’,真的是为了林悦吗?”


        

沈轻一愣,被她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有种被人脱光衣服看穿的感觉,脸色变的有些古怪,“你,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沈小姐不是很清楚吗?”棠月冷笑道。


        

沈轻紧张的抠着手,底气明显开始不足了。


        

棠月勾唇,“既然如此,沈小姐说的话,我也不能信是不是?”这沈轻当她傻逼吗?可以随便被利用?


        

沈轻动唇,想说什么,可话怎么都说不出来,就像哑了般。


        

棠月没再理她,起身直接往外走,萧厉城跟在她身后。


        

沈轻急忙起身,冲着棠月的背影喊,“棠月,你要不帮悦悦的话你会后悔的!现在慕北辰敢这么对悦悦,他将来就敢这么对你!”


        

这时萧厉城却转头,神色冰冷地看了沈轻一眼,“有我在,她不会有事。”


        

男人的话语铿锵有力,带着不容沈轻置喙的坚定。


        

咬了咬唇,她眼睁睁的看着萧厉城和棠月离开。


        

打开门,棠月见棠新林提了个盒子站在旁边。


        

其实他早就上来了,一直没进去。


        

出租屋的隔音效果不好,他们在里面的谈话他都听到了。


        

他虽然不知道慕北辰是谁,可听沈轻的口气,这人十有八.九是小贱蹄子的朋友,骗了人家小姑娘身心不说,还把小姑娘跟软禁了。


        

棠新林本来打算在沈轻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给她出头的,可被棠月这么一看,话就被卡在了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懒得再和他废话,棠月和萧厉城很快就下了楼。


        

这时棠新林才拎着盒子进屋,一看到沈轻红着眼眶站在那边,他就心疼的不得了。


        

长的漂亮的小姑娘哭起来还真是能要他的命!


        

立马就去哄了。


        

“沈小姐,是不是我女儿惹你生气了?你别难过,先吃点蛋糕,我帮你去教训她!”棠新林把盒子放在桌上,讨好般的开口。


        

沈轻擦了擦眼泪,拧眉道,“棠先生,这是你给我买的?”


        

棠新林眉头也是一皱,“这不是你买的吗?”


        

“我,我没买啊。”沈轻满脸的不解。


        

棠新林:“那这是???”


        

这时,盒子里发出“滴滴滴”的声音……


        

棠新林一脸的狐疑,打开盒子看了眼,然后脸色骤然一变!


        

沈轻也吓的变了脸,尖叫出声,“啊——”


        

刚走出去的棠月和萧厉城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轰!”


        

瞬间响起了剧烈地爆炸声!


        

倏然出现的火光从某扇窗户里冲出来,火舌卷着破碎的玻璃渣直接往棠月和萧厉城身上掉!


        

棠月听到这声音,身体本能的想去护着萧厉城,然而萧厉城却比她更快,在危险来临的一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护住了棠月!


        

“萧厉城!!!”棠月尖叫!


        

与此同时,位于市中心的一栋豪华别墅内。


        

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慕北辰接起,手机那边响起蓝七心急如焚的声音,“不,不好了慕总,小小姐,小小姐她也跟着萧厉城去了出租屋!”


        

听完他的话,慕北辰心脏蓦地被紧紧遏住,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浑身发凉,“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小小姐她也在出租屋!”蓝七焦急的说道。


        

“她人呢?现在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受伤?”慕北辰的声线有点发紧,冷汗已经爬满了后背。


        

深吸口气,蓝七开口,“不,不知道,现场太乱了,我,我现在找不到小小姐……”


        

听完他的话,慕北辰紧紧的攥着拳,握着手机快步走了出去。


        

月儿,你千万不要有事。


        

慕北辰不敢想棠月若是出事了他会怎么样。


        

他现在只希望他的月儿平安无事。


        

哪怕就是用他的命去换,他也甘之如饴!!!


        

此刻的出租屋,蓝七正带着一群人寻找棠月和萧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