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15章 你是想把我一起炸死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研究院。


        

几个人推着移动急救床快速往抢救室走。


        

跟在旁边跑的女孩满面的焦急和慌乱。


        

急救室门口,牧北转头看着她,拧眉说道,“棠小姐,先让护士去带你处理伤口,阿城交给我。”


        

棠月本来想跟着他一起进去,可她右手臂也被爆炸波及,根本没办法给萧厉城急救。


        

进去,也只是耽搁时间而已。


        

“麻烦你了牧先生。”棠月想放开萧厉城,可男人那只宽大温暖的手掌却紧紧握着女孩的手不肯松开。


        

牧北见状,亲自过去掰开他的手。


        

可费了好大的劲都没弄开。


        

棠月见状,便拧眉说道,“两台手术一起做吧。”


        

牧北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趴在床上已经陷入昏迷的男人,沉默一阵便点头道,“行。不过棠小姐,一会儿手术恐怕你只能坐着……”


        

“没关系。”这点伤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萧厉城。


        

她只要他没事。


        

没再耽搁,几人很快进了抢救室。


        

*


        

与此同时,萧氏集团。


        

“什么?!我哥被炸伤了?他现在在哪儿?”萧厉衍慌不迭的从皮椅上起身,快步走到殷楚离面前,着急地问道。


        

殷楚离神情凝重地回,“boss现在在医学研究院抢救。”


        

深吸口气,萧厉衍拿出手机就要给棠月打电话,殷楚离见状,忙去阻止他,“三少,棠小姐,棠小姐也被炸伤了!”


        

萧厉衍瞬间瞪眼,脸上满是不敢置信,“那,那她没事吧?”


        

殷楚离点头,“她的右手臂被爆炸波及,没boss伤的重。”


        

听到他的话,萧厉衍顿时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三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老爷夫人?”萧厉城重伤,萧氏集团如今能做主的人就只有萧厉衍。


        

“先瞒着他们!”萧厉衍下意识开口,“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哥受伤了,那还不乱了套?”


        

殷楚离有些为难,“三少,可这件事瞒不住。”


        

“瞒不住也得瞒!起码得等我哥脱离危险再说!”萧厉衍拧眉说道。


        

“知道了。”殷楚离点头。


        

萧厉衍收起手机,便箭步流星的往外走,“走,去研究院。”


        

可他没走几步,就又停下来,“还是先解决这件事吧。”


        

顿了顿,他转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殷特助,我哥和嫂子是在什么地方被炸伤的?”


        

殷楚离:“出租屋,就是之前棠小姐养父母住的地方。”


        

“他们怎么会去那儿?”萧厉衍满是不解。


        

殷楚离摇头,然后便拧眉道,“听出租屋那边的人说棠小姐和她的养父吵了一架,然后就和boss上楼了,我估摸着他们是去见什么人了。”


        

“见人?他们能去那种地方见谁?”萧厉衍低声道。


        

但很快他就把这些疑惑放在一边,“除了我哥和嫂子,其他伤亡情况呢?”


        

殷楚离说道,“棠小姐的养父和另一位女士当场身亡,其他五人是外伤,不算特别严重。”


        

萧厉衍稍作沉默就说道,“这样,你马上去和媒体那边打招呼,把这件事压下来,告诉那些营销号,少特么带节奏,不然他们带一个我灭一个!”


        

“放心三少,我知道怎么做。”殷楚离知道萧厉衍的意思,这次的爆炸事件到底怎么回事警方那边还没定论,一些营销号为了博眼球,博kpi,经常会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保他们不会把脏水往boss和棠小姐身上泼!


        

殷楚离离开后,萧厉衍又重新坐回位置上。


        

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哥哥重伤,他必须替他哥守好公司,他绝不允许萧氏集团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


        

另一边,研究院。


        

抢救室。


        

棠月的手术不到一小时就完成了,然后那个给她做手术的医生就又过去帮牧北。


        

手术进行到一半,发生了大出血的情况!


        

旁边的仪器发出了激烈地告警声!


        

“准备800cc的血!”牧北拧眉,还算理智的开口,“止血钳……”


        

可后背的出血量却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有种止不住的势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耳边陡然传来棠月清冷的声音,“让开。”


        

牧北一愣,偏头看了眼旁边的女孩。


        

只见那个右手臂被包扎严实的女孩正站在自己身边,那双清澈的眸低被男人后背止不住的鲜血染红,她深吸口气,竭力抛开那些杂乱的情绪,摒弃凝神,伸出左手,很快,掌心间出现一朵盛开的白莲,莲花释放出的柔和光瞬间将男人包围!


        

同时包住的,还有牧北等几名医生护士脸上那愕然的目光。


        

好起来,萧厉城,你一定要好起来!


        

只要他能好起来,不管她付出什么代价都行!


        

莲花释放的白光正不停地注入萧厉城体内,而他后背的伤也在一点点的愈合。


        

半小时后。


        

萧厉城后背的伤完全愈合。


        

而插在他身上的各种仪器也迅速恢复了正常。


        

牧北都傻眼了,他拧眉,不敢置信地看着棠月,结结巴巴地说道,“棠,棠小姐,这,这……”


        

其他医生和护士也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明明之前萧总还生命垂危呢,这,这才过了多久啊,不仅止住血了,而且连伤口都没了。


        

就跟没受伤一样。


        

这太特么的神奇了!


        

棠月却没回应,那双冰冷的眸旋即落在面前的人身上,“今天的事,不许透露出半个字,知道吗?”


        

顿了顿,她似乎是嫌刚才的威胁不够有震慑力似的,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否则,后、果、自、负!”


        

她把这四个字咬的很重。


        

这些跟牧北一起进手术室的都是研究院有资历的医生,人品都不差,他们就是被刚才那一幕给吓到,震惊到了。


        

等回神就纷纷对棠月露出崇拜的表情。


        

“棠,棠小姐,你刚才那招,是玄幻小说里治愈系的异能吗?”其中一名医生开口问。他除了工作外,闲暇之余就是看小说,尤其喜欢看玄幻小说,对里面各种招数也是有所了解的。


        

另一名医生好奇地问,“棠小姐,你这本事是从小就有的吗?”


        

护士小姐姐双手合十,闪着星星眼问,“棠小姐,你能收我为徒吗?”


        

“我也要我也要!棠小姐,请收我为徒!”


        

“棠小姐,我也想……”


        

听着这叽叽喳喳的声音,深吸口气,清冷地声音旋即响起,“你们不想。”


        

众人:“……”


        

我们想!


        

可棠小姐眼神太可怕,他们把到嘴边的想麻溜的变成了不想!


        

众人:“我们不想!”异口同声的说道。


        

棠月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推他出去。”


        

众人连连点头,就赶忙收拾东西推萧厉城出去。


        

这时棠月身体一晃,牧北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拧眉问,“没事吧?”


        

棠月摇头,气色明显比之前差了不少,“没事。”


        

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持续用异能用这么长时间。


        

用到她右手直接没了知觉。


        

身为医生的牧北却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把她扶到一旁,他抬起棠月的右手,活动了几下,“有知觉吗?”


        

棠月摇头,倒是没隐瞒,“没有。”


        

“这怎么回事?”牧北一脸的差异。


        

“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棠月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来,淡淡道,“牧医生,这件事还请你保密。”


        

牧北皱眉,“你是说……”


        

“我右手没知觉的事。”棠月淡淡说道。


        

“我还以为……”牧北欲言又止。


        

棠月看着他,“你以为我要让你瞒我用异能救他的事。”


        

牧北点头。


        

勾唇浅笑了一下,棠月看着他道,“你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我就是想瞒都瞒不住啊!更何况,他知道自己受伤了,如今他后背完好无损,怎么瞒的过去?倒不如和他坦白,实话实说。”


        

看着她坦然的样子,牧北勾唇,“你就不担心吓到阿城么?”


        

棠月相当自信的开口,“不怕,他没那么胆小!”


        

“如果他因为这件事而疏远你呢?”牧北又问。


        

棠月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会。”


        

牧北:“你对阿城还真有信心。”


        

“牧医生对萧厉城没信心吗?”棠月反问。


        

牧北一噎,顿了半天才说道,“有。”


        

棠月笑了笑,便起身往外走,“等萧厉城醒了告诉我一声。”


        

“你要去哪儿?”


        

“去找幕后凶手!”棠月撂下这话就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牧北眉头狠狠一皱。


        

难道棠月知道是谁策划了这件事?


        

离开医院,棠月用那只被炸伤的左手拿出手机,拨通了慕北辰的电话。


        

手机很快就接通了,那边响起一道着急地声音,“月儿,你现在在哪儿?”


        

“辰哥你在哪儿?”棠月冷冰冰地问。


        

慕北辰一顿,稍作沉默才开口,“我在m洲。”


        

听到他的话,棠月眼尾一挑,唇角勾起一抹看不出喜怒的笑,“辰哥,你知道吗?我的左手被炸伤了,很严重……所以,你还要说谎吗?或者,你本来是打算连我一起炸死的。”


        

慕北辰沉默了好一阵,才说了个地址,“……月儿,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