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16章 狡辩,棠月将信将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北辰住处。


        

棠月过去的时候是蓝七给她开的门,男人素来漠然的脸庞闪过一道凝重的光,“小小姐,一会儿您见到慕总,能不能先别对他发脾气?”


        

棠月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蓝七,做好自己的事。”


        

蓝七皱眉道,“这次的爆炸和慕总真没关系,他……”


        

只是后面的话他来没来得及说,棠月就沉声问,“他在哪儿?”


        

女孩身上自带气势,饶是蓝七这样跟在慕北辰身边出生入死的人,都不免被她身上的气场所威慑,他没敢再隐瞒,拧眉道,“慕总在卧室。”


        

没再看他,棠月直接上了楼。


        

她连门都没敲,推门进去,此时,迎面扑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


        

眉头狠狠一皱,棠月就看到胸口缠着绷带的慕北辰正坐在床上,而他身边易了容的石东正在收拾地上的狼藉。


        

她进来的时候石东显然怔了下。


        

慕北辰抬头,看着跟在后面的蓝七,温和的眸里闪过一道不悦的光,“谁让你把她带进来的?”


        

蓝七低头,神情凝重的说道,“对不起慕总,是我没拦住小小姐。”


        

走上前,棠月拧着眉问,“你受伤了?”


        

慕北辰朝她投去一抹安抚性的笑容,“不要紧,都是小伤……”


        

这时石东忍不住开口,“小伤?你差点没命知不知道?”


        

“你先出去。”慕北辰转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深吸口气,石东收拾好东西就抬步离开,和棠月擦肩而过时,还转头看了她一眼,多了句嘴,“你要真想让他死,就多刺激他一点,他死了,估计正和你意!”


        

说完他收回视线,头也不回的离开。


        

蓝七也跟着离开,出去的时候还关了门。


        

“月儿,他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慕北辰脸色苍白的一笑,目光旋即落在她那只受伤的左手臂上,担忧的问,“过来,我看看你的手。”


        

棠月没动,那双清澈的眸极快地闪过一道犀利的光,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样,“出租屋的爆炸,和你有没有关系?”


        

慕北辰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没有。”


        

“辰哥,我要听实话。”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深吸口气,慕北辰眉眼温和的说道,“这就是实话。”


        

棠月声音凉凉的,“是吗?”


        

“是。”慕北辰点头,无比坦然的看着她,“如果我要对沈轻动手,她还有机会离开m洲吗?”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事实上我和林悦很早就分手了,她拿了一笔分手费离开了m洲去了d国,后来我得到消息,她在d国得罪了人,对方派了人处理了和她亲近的人,只有沈轻逃了出来,然后她就找上了你,告诉你林悦和她身边的人出事都是我做的。”


        

说完慕北辰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嘴角很快溢出了血迹。


        

然而他却毫不在意,而是继续开口,“抱歉月儿,是我来晚了,如果我再早来一点,你和萧厉城就不会受伤了……”


        

慕北辰无比的愧疚,脸上满是自责。


        

沉默了好一阵棠月才开口,“既然这件事不是你做的,之前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自己在m洲。”


        

慕北辰回,“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棠月:???


        

慕北辰掩唇清了清嗓子,“我和林悦的事……”


        

棠月思索了一阵,缓缓开口,“知道了。”


        

三个字让慕北辰心里的大石头顿时落了地,他知道棠月相信了他的话。


        

危机虽然暂时解除,但慕北辰仍不敢大意,毕竟他的月儿洞察力可是很厉害的,稍有不慎他就会栽跟头。


        

他现在真的是迫切希望林悦那边的实验赶紧完成。


        

这样月儿就能永远在他身边了。


        

彻彻底底成为他慕北辰的女人。


        

“你好好养伤,我先走了。”棠月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慕北辰看着她,“你的手……”


        

棠月摇头,打断他,“不要紧。”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开门的时候她特地抬了抬右手,惊喜的发现右手不像之前那样麻木无知觉了,起码能开了门。


        

对棠月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她离开后,等在外面的石东就回了卧室,皱眉看着面前的男人问道,“怎么样?她有没有怀疑?”


        

慕北辰摇头,“现在没有……以后会不会发现还不确定。”


        

石东皱眉道,“这丫头这么厉害?”


        

“是啊,月儿一向很厉害。”说起棠月,慕北辰脸上满是自豪。


        

石东没他这么乐观。


        

可当着慕北辰的面他又不能说棠月什么。


        

毕竟她是慕北辰的朱砂痣,说得多了还会引起慕北辰的不悦。


        

勾起唇笑了笑,慕北辰旋即开口,“实验什么时候能完成?”


        

石东想了想,“半年。”


        

听到他的话,慕北辰唇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半年啊……时间有点长了。”


        

“要确保万无一失,还要确保实验体的健康。”石东解释,如今林悦刚做完流产手术,身子正是虚的时候,要是不管不顾的强行实验,到时候出了问题可是会很麻烦的。


        

深吸口气,慕北辰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


        

另一边。


        

研究院。


        

重新换了干净衣服的萧厉城背对着牧北站在落地窗前,因为得到了棠月的治疗,他的气色比没受伤的时候还好,还精神,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生人勿进的冷气。


        

病房的气压瞬间降到了冰点。


        

牧北被他身上的气场所慑,站在他身后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暗忖:棠小姐啊棠小姐,你赶紧回来了吧,我实在是hold不住你的男人!


        

这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骤然传进牧北耳朵里,“还不准备说吗?”


        

打断了牧北游走在外的思绪,他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听到动静的牧北连忙转身,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棠月。


        

他惊喜的叫了声,“棠小姐你回来了!”


        

听到声音的萧厉城瞬间转身,墨眸将女孩那抹高挑的身影收进眼里。


        

他箭步流星的上前将面前的女孩紧紧搂在怀里。


        

棠月想抱他,可奈何两只手都没什么力气,只好作罢。


        

那张脸紧紧地贴着男人的胸膛,听着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棠月唇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


        

真好,他没事了。


        

牧北默默离开了病房,又顺道把门关上。


        

把空间留给他们。


        

“萧厉城,我的左手臂刚动完手术不久,你就这么抱着我,是想我伤口裂开吗?”棠月有些无力的吐槽!


        

似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萧厉城连忙松开她,轻轻握着她的双肩,皱眉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棠月本来想说不疼的,毕竟她之前受的伤比这个严重多了,可看萧厉城这么紧张她,棠月陡然涌出几分逗弄的心思,蹙眉说道,“刚才不怎么疼,你抱了我之后就开始疼了,萧厉城,你说我伤口是不是又裂开了?”


        

听到她的话,萧厉城骤然变了脸,厉声一呵,“牧……”


        

北字还没出口,棠月立马伸手捂着他的嘴,无奈道,“你叫他干什么?”


        

萧厉城沉声道,“给你做检查。”


        

“我没事。”深吸口气,棠月无奈说道。


        

萧厉城摆明了不信,棠月看着他,“真的,我真没事,我刚才就想逗逗你,让你紧张一下,你说你把牧医生叫来,我说谎的事岂不是就露馅了?”


        

萧厉城:“……”


        

棠月朝他眨了眨眼,“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问我啊?”


        

萧厉城墨眸一闪,他是有很多话想问棠月,可这些话和她的伤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为转移萧厉城的注意力,棠月主动和他提起异能的事,“我呢,这次能治好你的伤全靠了我这辣鸡异能,算它这次给力,没掉链子,在御尊会所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只帮你止了血,没办法帮你治愈。”


        

“萧厉城,你现在不会觉得我是个异类吧?你不会因为这件事疏远我吧?”


        

“不过你要疏远我也无所谓,毕竟我有异能的事挺让人不可思议的,你……”


        

后面的话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唇就被他给封住了。


        

男人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自己的想法。


        

直到棠月的唇被吻肿了,萧厉城这才松开她,“还质疑我吗?”


        

感觉到嘴唇痛的棠月拧了拧眉,对上他那双墨黑的眸,无力的开口,“哪儿敢啊?我就说了这些你就这么啃我的嘴巴,我要再说的严重点,你还不得把我生吞下肚啊!”


        

“月儿,没有下次了知道吗?!”萧厉城认真而严肃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顿声道。


        

棠月知道他的意思,“那你也得答应我,诸如此类的事,不能再有一次!”


        

要是再来一次,她可没把握是不是像这次一样能把萧厉城救回来。


        

顿了顿,她又继续‘威胁’面前的男人,“我呢,这次救你,右手没了知觉,现在好不容易才恢复点,下次说不定得把命赔给你啊!”


        

萧厉城脸色陡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