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28章 从棠月的身世上做文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心里早有准备的李达很快便摇头说道,“没见过。”


        

说完,他还有些好奇的问,“棠小姐,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问问其他人。”


        

听着他的话,棠月勾唇淡淡道,“可我怎么听卖锁子的人说他们就是把锁子抵押在你们这里了。”


        

“这……棠小姐,您也知道,我这里每天来人来人往的,经手的东西每天都不下百件,您突然拿这么个锁子来问我有没有见过,我个人是没见过的。不然您等等,我给您查查账?毕竟这锁子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


        

“麻烦了。”棠月没拒绝李达的提议。


        

李达让店员给棠月倒了一杯鲜榨果汁,拿了些甜品,他便去后面查账了。


        

棠月并没有喝面前的果汁,而是低头在玩手机。


        

那双眸亮的跟明镜似的。


        

她知道李达在说谎。


        

因为他回答的太快了,连想都没想,这种通常都是事先有了准备,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过棠月也没当场戳穿他。


        

她想看看李达怎么把这出戏演完。


        

大概等了有一个多小时,李达便走出来,有些愧疚的看着棠月,“不好意思啊棠小姐,我没在账本里找到相关的记录。”


        

话音刚落,手机里就传来一道官方声音,“gameover!”


        

收起手机后,棠月便起身,单手插兜,淡淡说道,“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能为棠小姐做事是李某人的荣幸。”李达笑眯眯的道。


        

棠月看了他一眼,饶有兴致地问,“李先生,刚才那话怎么样?”


        

李达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什么话?”


        

“gameover!”一口流利标准的播音腔缓缓从女孩喉咙里倾泻而出。


        

听着她的话,李达后颈一凉,有种马上要嗝屁的错觉。


        

可棠月却只是唇角轻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然后就离开了。


        

深吸口气,李达很快便转身往后院走。


        

将棠月和他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了韩先生。


        

男人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清浅的茶汤倒映出他唇上的弧,冰冷的声音旋即响起,“这是她的心理战,不用管她。”


        

“我知道。”李达连连点头,“就是觉得这个棠小姐……不简单。”


        

听着他的话,男人勾唇笑了笑。


        

大哥大嫂的女儿,怎么会简单?


        

“行了,只要你不说漏嘴,棠月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男人饶有深意的看了李达一眼。


        

李达看着他说道,“您放心吧韩先生,我一定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里。”


        

闻言,男人笑着说道,“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把秘密烂到肚子里吗?”


        

李达心脏咯噔一跳。


        

心头莫名涌出两个字。


        

死人!


        

李达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神色慌张看着面前的男人,“韩,韩先生,锁子的事我是真不会透露半个字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我若不相信你,你现在还能和我说话吗?”男人冷冰冰的反问。


        

李达慌的连连点头,“谢谢韩先生,谢谢韩先生!”


        

*


        

另一边。


        

郑素芬一早就去了郑苏瑾在曦城住的地方。


        

就算郑家现在不像之前那么辉煌了,可郑苏瑾住的还是她梦寐以求的大别墅。


        

深吸口气,郑素芬打定主意,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和郑苏瑾化解这个误会,她可不能失去郑苏瑾这个靠山。


        

只是开门的是刘青云,不仅这样,他还把她拦在门外,不让她进去。


        

“表姐夫,麻烦你再和表姐说说,我这次真是来和她道歉的,棠月的事我得亲自和她解释才行。”郑素芬央求着刘青云。


        

刘青云摇头,“素芬,你走吧,苏瑾是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啊?之前柳儿和棠月有矛盾的时候我也没听表姐说那人就是棠月,后来我……”郑素芬又拿出之前那套和郑苏瑾说过的话和刘青云说。


        

只是刘青云根本不听她的,“郑素芬,之前你不知道就算了,可既然你知道了,怎么还瞒着不说呢?你知不知道柳儿在棠月那里吃了多少亏!她那张脸就是因为棠月毁容的!”虽然他家柳儿的脸和棠月没有直接关系,可若是棠月肯出手救柳儿,柳儿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作为柳儿的父亲,刘青云是没办法原谅棠月的,所以不管郑素芬怎么解释都没用。


        

“表姐夫!”郑素芬叫着他,可刘青云一副铁石心肠样,根本不听她的任何解释。


        

刘青云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了。


        

郑素芬心一急,冲着他的背影喊,“表姐夫,我能帮你们一起对付棠月!!!”


        

刘青云一怔,眉头皱紧,在短暂的怔神后便抬步往进走。


        

郑素芬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


        

深吸口气,她就索性待在门口不走了。


        

因为她有种预感,郑苏瑾一定会答应她的。


        

刘青云一进客厅就把郑素芬和他说的话告诉了郑苏瑾。


        

“呵,就凭她还想对付棠月,呵,我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郑苏瑾双手环胸,冷冰冰地说道。


        

刘青云坐在她身边,安抚性的拍着她的肩膀,“好了,你也别气了,你不是都说了吗,她找你只是为了利用你回郑家而已,既然现在撕破脸了,那以后就别联系了。这样一个亲戚,留在身边怎么说也是个祸害,指不定咱们哪天就被她拖累了。”


        

“不行。”想了想,郑苏瑾便摇头道,“棠月把咱们柳儿害成这个样子,既然她要帮咱们对付棠月,那就让她对付好了。这样,你把她叫进来,我和她说。”


        

刘青云不是很赞同她,可家里是郑苏瑾说的算,他只能照做。


        

没等多久,郑素芬就看到刘青云又出来了。


        

郑苏瑾啊郑苏瑾,就算你现在是女强人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拿捏的死死的?


        

吐槽归吐槽,可郑素芬脸上并没露出什么异样。


        

想到这儿,郑素芬便笑着看向刘青云,“表姐夫……”


        

“进来吧。”刘青云说道。


        

郑素芬点了点头,便跟着他往进走。


        

边走她还边四处看着眼前的布置,对回郑家那是势在必得。


        

到了客厅,郑素芬看见沙发上的女人时还愣了下。


        

她皱眉不解地看着刘青云说道,“表姐夫,这位是……”刘青云该不会是趁她表姐不在家偷偷在外面养了个小的吧?


        

怪不得刚才刘青云不让她进去找表姐呢。


        

搞了半天他是在私会小三啊!


        

刚才她是故意那么问的,她要看看刘青云怎么回答。


        

若是支支吾吾的,她立马就给表姐打电话告状!


        

刘青云还没开口,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便凉凉的开口,“素芬妹妹,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听着这声音,郑素芬一愣,拧眉不敢置信地道,“表,表姐?”


        

郑苏瑾勾唇淡淡一笑,“是我。”


        

郑素芬揉了揉眼睛,又走上前盯着郑苏瑾看了好一阵,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表,表姐,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仅换了一张脸,而且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似的,满脸胶原蛋白。


        

郑苏瑾笑着说道,“当然是托钟老的光!”


        

“这,这样啊……”郑素芬结结巴巴的说道,可心里却嫉妒郑苏瑾嫉妒的要死。


        

郑苏瑾倒是变漂亮了,可她呢?


        

抿了抿唇,郑素芬坐在沙发上,言不由衷的说道,“那可真是恭喜了表姐,你这次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啊!”


        

“可不是。”郑苏瑾笑笑,说完,她看着郑素芬,拧眉问道,“素芬妹妹,我刚才听你表姐夫说,你有办法对付棠月?”


        

“对,对啊,表姐,实不相瞒,棠月最近在找一把金锁子。”郑素芬看着她道,“这把锁子从我捡到棠月那天开始就一直带在她身上,后来我们家不是出了点事吗,我前夫就把这个锁子当了……就市中心那家最大的典当行。表姐,你猜当时我们当了多少钱吗?”


        

郑苏瑾摇头,“不知道。”


        

郑素芬有些激动的说道,“三百万啊!”


        

“就一个金锁子值三百万!”


        

可这三百万全被棠新林拿去赌了,全赔在了股市里,血本无归。


        

听完她的话,郑苏瑾也是很不敢置信。


        

这个棠月身上既然能有价值三百万的金锁子,那她的身世可就是相当的耐人寻味啊!


        

郑素芬转了转眼珠子,又说道,“表姐,你说既然她身上有这么个价值连城的金锁子,那棠月这身份……非富即贵。”


        

“可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把她给抛弃了啊?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郑素芬说的这些她都已经想到了。


        

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如果我们去这家典当行问问,说不定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不一定呢,到时候我们就能借刀杀人,把棠月这个祸害给除掉了!”郑素芬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特洋洋得意。


        

想了想,郑苏瑾笑着道,“素芬妹妹,你这个主意倒是挺好的,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如果你有棠月身世的任何消息,记得打电话告诉我哦。”


        

顿了顿,她又饱含深意的看了郑素芬一眼,“等这件事了结了,我就带你回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