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29章 p洲,韩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典当行。


        

郑素芬时隔二十年再次来这里,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而且这里比之前装潢的更奢华,更高大上了。


        

“女士,请问您是要当东西吗?”店员走上前,略显尊敬的问。


        

听着他的话,郑素芬回神,看到面前的人笑着道,“我找你们老板。”


        

又来一个找老板的?


        

难道……


        

她和之前那个棠小姐是亲戚?


        

想到这种可能,店员没敢耽搁,很快便去后院,把这个事告诉了李达。


        

李达皱眉问道,“她长什么样?”


        

店员按着自己对郑素芬的印象回道,“看穿戴,就是个穷人,没怎么见过世面。谈吐,倒是有几分有钱人的味道。”当然也有可能是郑素芬装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过在没确定对方身份前,他也不敢妄下断言。


        

李达想了想,便起身打算去会会郑素芬。


        

“抱歉郑女士,让你久等了。”走到郑素芬面前,李达有些抱歉的开口。


        

郑素芬摇头,“哎,没事儿没事儿,我也没等几分钟。”


        

“郑女士,你找我有事?”李达明知故问。


        

郑素芬环顾了四周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李达身后的店员身上,“我想和你单独淡淡。”


        

李达转头看了店员一眼,“你先下去。”


        

随后李达和郑素芬坐在了沙发上。


        

郑素芬看着他,笑道,“李老板,您看起来和二十年前没什么变化。”


        

她打算先和李达套近乎,熟了以后再说金锁的事儿。


        

李达一愣,皱眉问道,“郑女士认识我?”


        

“何止是认识啊,李老板,你忘了二十年前我还在你这里当过东西呢。”郑素芬眉眼尽是笑意。


        

“二十年前……”重复着这话,李达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骤然开口,“你……你是那个郑女士?”


        

看他脸上的表情,郑素芬知道李达是记起她来了。


        

微微扬了扬下巴,郑素芬笑着说道,“没错。”


        

李达“哎”了声,便勾唇笑了笑,“郑女士,你刚才怎么不早说呢?招呼不周,招呼不周啊!您看您想喝点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郑素芬想了想,“铁观音,再来一份芒果慕斯。”


        

李达叫人去准备,没多久店员就端上来一杯铁观音和一份芒果慕斯。


        

郑素芬捧起茶杯,轻戳了一口,这才开口,“李老板,今天我来是想问问二十年前我和我前夫来当的把金锁还在么?”


        

李达微微一怔,而后就朝她摇了摇头,“不在了。”


        

虽然来之前郑素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已经过了二十年……


        

更何况那把金锁那么值钱,不可能没人买的。


        

抿了抿唇,郑素芬便又开口说道,“那李老板方便告诉我一下是谁买走它了吗?我知道你们这边都有详细记录的。”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因为这把锁子……它涉及到我养女的身世,之前若不是我家太困难了,我也不会拿出来卖了,现在我们家情况比之前好了,我就想着把那个锁子赎回来……看看能不能凭它帮我养女找到她的亲生父母。”


        

郑素芬是故意和他这么说的。


        

一方面是在人前营造一个好妈妈的形象。


        

一方面是想用这种温情攻势让李达告诉她锁子的下落。


        

听着她的话,李达眉头微皱,在心里暗忖,难道这个郑女士知道这个锁子里的秘密?


        

想到这种可能,李达便试探性的开口说道,“哎,我要早知道那把锁子这么重要,说什么都不会转卖出去了!我一定会留着物归原主。可现在……实不相瞒,我这里确实有买主的详细记录,可就在前不久,那个买主夫妇出了车祸,夫妻两人都葬身火海了,那天他们夫妻两人正要去给孙子过满月,所以……”


        

听完他的话,郑素芬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原本以为能从来李达这边要到买主的信息,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死了?


        

她急了,有些语无伦次的开口,“哎,那可怎么办啊?那我女儿岂不是就没办法认祖归宗了?”


        

李达看着她,“郑女士,如果你有棠小姐亲生父母的下落,可以直接去找他们的,直接做个亲子鉴定就行,没必要这么费劲的找锁子。”


        

“哎,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们这不也是还没找到他们的确切信息嘛。”郑素芬说道,“所以我就想着先找到锁子,然后顺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听到她的话,李达瞬间就松了口气。


        

原来她还没找到棠月的亲生父母。


        

这样就好办了。


        

“那真是可惜了,哎,您要是早来几天,我或许还能帮你牵个线,和他们好好谈谈,可现在……”李达佯装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其实那把锁子早就被韩先生给带走了。


        

郑素芬不死心,“李老板,你有没有他们子女的联系方式啊?那把锁子价值连城,我想或许他们的亲人见过,知道一些事情也说不定。”


        

“抱歉郑女士,恕我无能为力。”李达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抿了抿唇,郑素芬笑了笑,喝完茶,吃完蛋糕就离开了。


        

她一走,李达就拿出手机,边往后台走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韩先生……”


        

*


        

与此同时,p洲。


        

洲际岛。


        

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正戴着拳击手套,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面前的拳击柱。


        

眸光里闪着狠厉的光。


        

这时一名男人快步走过来,在她身后站定,“大公主,有情况。”


        

听到他的话,大公主停止手上的动作,摘下手套,接过佣人递来的毛巾,边往回走边说道,“说。”


        

跟在她身边的男人立马说道,“属下查到外事部副长韩承最近往曦城跑的勤了一些。”


        

大公主眼尾一挑,来了几分兴趣,“哦?查到他去曦城干什么了吗?”


        

“韩副长去了曦城一家典当行,一连三天都在那边待着,今天才回国。”男人尽职的和她汇报着韩承的行踪,“他一回国就进宫见了大王子。”


        

音落,大公主便拉开身边的椅子坐下,她微微扬起下巴,迎着眼前那亮眼的光,淡淡道,“要变天了啊……”


        

“大公主,下一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件事通知韩外长?”男人拧眉问道。


        

大公主笑着说道,“你这个主意不错。”


        

说完她便拿出手机给韩江打了个电话。


        

手机很快就接通了,“韩外.长。”


        

“大公主。”手机那边传来一道温润儒雅的男声。


        

“有个消息,得提前告诉你一声。”大公主略微有些严肃的说道。


        

顿了顿,她又继续开口,“韩承,最近跑曦城跑的比较勤快,我的人说他在一个典当行待了三天。”


        

韩江愣住。


        

“韩外.长,我听说您一直在找自己失散了二十年的女儿,这时韩承去曦城,会不会是他知道了什么?或者……他已经找到了令千金的下落。”


        

韩江沉默了一阵便开口,“我知道了,谢谢大公主。”


        

“韩外.长,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大公主爽朗一笑。


        

说完她就挂上电话。


        

男人看着她,“大公主……”


        

“这件事让韩江自己处理就行。”韩家的事,她目前管不了太多。再加上,韩江皇室的第一发言人的身份,在p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连这件事都解决不了,那他的外.长,也该让出来了。


        

再加上,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她大哥,陆恩斯。


        

若非必要,她是不会和陆恩斯撕破脸的。


        

顿了顿,大公主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继续开口,“继续监视韩承。”


        

男人点头,“是。”


        

*


        

韩家。


        

韩江在挂掉大公主的电话后,便负手而立,站在落地窗前,拧眉看向外面。


        

直到门外传来一道轻轻的敲门声。


        

“进。”韩江开口。


        

一名雍容华贵的女人走进来。


        

她容貌端庄,气质出众,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仿佛她就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一直保持着姣好的姿态。


        

她是韩江的夫人,江诗月。


        

“怎么了?”江诗月一眼就看出来韩江心情不好。


        

深吸口气,韩江沉声道,“刚才大公主给我打电话,她说韩承在一家典当行待了三天,她还说,韩承可能有咱们女儿的下落了。”


        

江诗月一愣:“什么?韩承有咱们女儿的下落了?!他怎么可能有咱们女儿的下落呢?”


        

韩江握着她的双肩沉声道,“你先冷静点诗月,这件事大公主也是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她只是让我们防范着一些……”


        

“老公,二十三年前我们就弄丢过她一次,这次不能再弄丢她了。”


        

韩江微微颔首,沉声道,“放心吧,我们不会再弄丢她了。”


        

顿了顿,他便继续开口,“既然韩承在曦城待了三天,这样,我让安儿过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下落。”


        

“安儿就是个大马虎……”提起韩亦安,江诗月就嫌弃的不行。


        

韩江摸摸她的脑袋,斟酌片刻便开口道,“不然乔儿跟着一起去?”


        

江诗月想了想,“这还行。”


        

希望这次能有她那可怜女儿的下落吧。


        

不然江诗月想,她早晚有一天会崩溃。


        

当天晚上韩江就把韩亦乔和韩亦安叫进了书房。


        

得知自己被派去曦城找他们那丢了二十三年的妹妹时,韩亦安刷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韩江面前,那张帅掉渣的脸上闪着异常激动的光芒,“爸,这次您不会再骗我们了吧?”


        

每次说要找妹妹,可有哪次找到了?


        

他老子就是个骗子!


        

韩江斜睨了他一眼,斯斯文文的开口,“骗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


        

“您骗得我们还少吗?”韩亦安满脸的嫌弃。


        

“你说什么?”韩江陡然沉了声音。


        

韩亦安像是还察觉不到危险似的,哼哼着开口,“爸,您就是p洲最大的忽悠!!!”


        

“臭小子!要不是还指着你去找人,我非得揍的你满地找牙不行!”就算威胁人,韩江也是相当的斯文,一点都不粗暴。


        

可就是让人感觉到很危险。


        

察觉到危险的韩亦安嗖一下闪到了旁边的韩亦乔身边,可怜巴巴的说道,“二哥救我!”


        

这时始终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男人,便转头看了他一眼,镜框下那双眼睛闪过一道犀利的光,一针见血的说道,“谁让你嘴贱?”


        

韩亦安:“!!!”


        

韩亦乔起身,十分尊敬的看着韩江说道,“爸,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三小时后。”韩江淡淡道,“我让秘书长给你们订了民航机票,你们赶紧去收拾东西。”


        

韩亦乔点头,便转身离开。


        

韩亦安怕韩江揍他,便加快脚步往外走。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韩江无奈的摇头,幸亏听了诗月让阿乔跟着去,不然就凭韩亦安,呵呵……


        

兄弟俩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然后就去了机场。


        

三小时后,飞机起飞。


        

头等舱内。


        

一想到马上就要找到妹妹,韩亦安相当的兴奋,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儿。


        

可韩亦乔却一盆冷水泼下来,“别太乐观了。”


        

听到他的话,韩亦安顿时一愣,皱眉眯着眼睛问,“二哥,你什么意思?”


        

韩亦乔淡淡道,“字面上的意思。”


        

韩亦安:“!!!”


        

深吸口气,他不解地问道,“二哥,你能把话说的明白点吗?”


        

他不是特别懂诶。


        

“到了目的地在说。”韩亦乔不打算在飞机上和这憨憨说太多,毕竟人多眼杂,纵然他们乔装打扮,也难保不会有人认出来他们。


        

说完他便戴着口罩闭目养神了。


        

韩亦安:“……”


        

二哥每次话都说一半,真是急死他了!!!


        

不过天生乐观派的他也没想太多,抱着这次一定会找到妹妹的心思便又开始哼哼起了小曲儿。


        

*


        

曦城。


        

栖霞别墅。


        

吃过饭后,棠月便随口问了萧厉城一句,“市中心那家典当行,你了解吗?”


        

闻言,萧厉城转头看了她一眼,便把早就准备好的文件递到了棠月面前,“这里面有你所有想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