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32章 棠月知道金锁在韩承手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发完消息,棠月就接到了颜冬发来的信息。


        

【月爷,任务已经完成。】


        

还附上了几张和对方拍的亲密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挽着颜冬的胳膊,一脸幸福的亲着他的脸颊。


        

而颜冬看似幸福,可她却从他眼里看到了一抹面无表情的光。


        

月:【干的不错。】


        

颜冬:【月爷,我什么时候能摆脱这个丑八怪?】


        

月:【再过几天。】


        

颜冬:【行吧,我在勉为其难的忍几天。】


        

月:【去套套她的话。】


        

颜冬:【明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收起手机,颜冬便离开了洗手间。


        

看到拎着包在原地转圈圈的女孩,他忍住心里的恶心,佯装出一副愧疚的样子走上前,“宝贝儿,久等了。”


        

江昕然摇头,娇嗔的说道,“你也知道我等久了……我要罚你!!”


        

“只要你高兴,随便罚。”颜冬亲了亲她的额头。


        

“真的?”江昕然唇角弯弯,笑着道。


        

颜冬朝她暧昧的眨眨眼,“上/床罚也行。”


        

江昕然脸一红,没好气的瞪他,“流氓!”


        

颜冬痞痞一笑,凑在她耳畔轻轻吹气,“你……不想吗?”


        

江昕然被他撩的心动不已,可她还是保持了一丝理智和矜持,“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


        

颜冬笑了笑,倒也没再什么。


        

却在心里暗暗吐槽,切,你在爷面前装什么一三?要真是正经女孩子,能去当三儿吗?


        

抿了抿唇,江昕然正要开口,这时她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江昕然瞬间就挂了电话。


        

“亲爱的,我……”可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


        

江昕然再次挂断。


        

可手机又响了。


        

搂着她肩膀的颜冬转头看她,“接吧,说不定有要紧事呢。”


        

江昕然摇头,“是骚/扰电话,见我没接,就一个劲儿的打过来,推销他们的东西,可烦了,我之前遇到好几个了。”


        

说完她就直接关了机。


        

“哦,这样啊……”颜冬点点头,却在心里冷笑。


        

江昕然这丑女人还遮掩呢?


        

当他眼瞎吗?


        

他早就看到屏幕的来电显示了。


        

这几天江昕然一直都和他在一起,挂李达电话都不知道挂了多少个。


        

如果不出他所料的话,李达很快就找上门了。


        

江昕然笑眯眯的说道,“走了走了,我们去吃饭,然后下午看电影。”


        

颜冬:“好!”


        

*


        

傍晚。


        

颜冬送江昕然回公寓后,便注意到旁边停着的车里有人,虽然天色比较黑,可看身形,是李达无疑了。


        

“那我上去啦。”江昕然笑着和颜冬道别。


        

颜冬却握住她的手腕,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吻了下她的唇后才放开她,沉笑着说道,“晚安。”


        

“晚安。”江昕然挥了挥手,便进了公寓。


        

颜冬‘深情款款’的看了她一眼后便上车离开。


        

等他走了以后,一旁的李达便气冲冲的下车,快步往公寓走。


        

而此时,去而复返的颜冬把车停在一边,拿出手机给李达老婆打电话。


        

楼上。


        

江昕然刚打算进去洗澡,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江昕然以为是颜冬,毕竟他们刚确定关系的时候颜冬上来过一次。


        

可她没想到出现在监控屏幕上的人是李达。


        

他怎么来了?


        

深吸口气,江昕然掩下心底的慌张,笑眯眯的开门,刚要开口,“啪”一下李达便朝她脸上甩了个耳光,“贱人!”


        

“啊——”江昕然被这巴掌扇的踉跄向后退了好几步,她捂着脸,红着眼睛问道,“达叔,你干嘛打我?”


        

李达砰的一下关上门,恶狠狠地看着她,“我干什么打你?你问问你自己背着我干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达叔,我……”江昕然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李达又扇了她一耳光,江昕然的脸瞬间肿成了馒头,“你干什么?!!”


        

“你说,你刚才是和谁回来的?”李达气冲冲的问。


        

江昕然心口咯噔一跳,蓦地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难道……李达刚才在楼下看到她和颜冬了?


        

抿了抿唇,江昕然说道,“我,我刚才一个人……啊……”


        

李达又扇了她一巴掌,“臭婊子!我让你撒谎!我让你撒谎!”


        

说完他就凑上去亲江昕然,又伸手去扯她身上的衣服。


        

“唔唔唔……”江昕然伸手奋力的推着李达。


        

可她终究还是个女人,在力气上和身为男人的李达有着悬殊的差距。


        

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李达扒了下来。


        

李达压在她身上,恶狠狠的说道,“臭婊子,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供你读书,你倒好,背地里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弄死你!”


        

“啊啊啊!”江昕然尖叫,被李达折腾的怒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吗?要不是为了我和我哥,我才不和你这么个又老又丑的臭男人在一起!”


        

她喜欢的是颜冬那种的高富帅,根本不是李达这种丑逼!


        

李达掐着她脖子,恶狠狠的说道,“你他妈再说一次!”


        

江昕然咬牙切齿地道,“你就是丑逼!!!”


        

她的话深深刺激了李达,就在李达要对她有进一步攻势时,外面的门被人踹开了。


        

然后汪春芳带着几个男人走了进来。


        

一见李达正压着个女人做那种事,汪春芳眼一红,走上前,立马把李达拽了下来,恶狠狠地道,“好啊李达,你居然背着我和这个狐狸精在这儿做这种事!”


        

李达也没想到汪春芳会找到这儿,这会儿被捉/奸在床,李达果断的把责任都推到了江昕然身上,他麻溜的穿好裤子,拧眉说道,“老婆,你听我解释,都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听到他的话,江昕然胡乱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快步走上前噗通一下跪在汪春芳面前,“姐姐,都是李达,是他逼我的!我不干,他就打我,你看他把我的脸打成什么样了?姐姐,如果真是我勾引他的,我会反抗,被他打成这样吗?”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确实被打的鼻青脸肿,脖子上也有深浅不一的掐/痕,汪春芳瞬间就皱起了眉。


        

江昕然哭哭啼啼的说道,“姐姐,我被他欺负成这个样子,我,我不活了!”


        

说完她便起身,往窗户那边跑。


        

汪春芳见状,眯着眼睛和身后的男人说道,“把她给我拦下来!”


        

两名男人便快步上前,把想要寻短见江昕然拉了回来。


        

“老婆,你,你听我解释,这件事真不像你想的那样,我……”李达话没说完就被汪春芳扇了个耳光!


        

李达眯着眼睛看他,“汪春芳,你他妈疯了?”


        

“疯了?我看你才疯了!李达,你好啊,背着我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你还要不要脸了?”汪春芳冷冰冰地说道。


        

李达也是恼火的不行,“什么下/三/滥的勾当!汪春芳,我和她的关系不像你想的那样!”


        

“李先生,我很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资助,没有你帮我,我不可能顺利上大学的。”江昕然可怜巴巴的开口,“可我们的关系仅限于资助者与被资助者,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之前我已经拒绝过你好多次了,可你不听,非要对我用强的。如果让我男朋友知道我被你那啥了,我,我可怎么办啊!”


        

“姐姐,我求求你,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我男朋友,不然我,不然我真没办法活了!!”


        

说完江昕然又呜呜咽咽的开始哭。


        

深吸口气,汪春芳便开口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


        

闻言,江昕然朝她投去感激一笑,“谢谢姐姐,谢谢姐姐。”


        

“你跟我出来。”汪春芳瞪了李达一眼,便率先往外走。


        

深吸口气,李达便跟着她走了。


        

房间重新恢复平静,江昕然顿时摔跌在地上,而后莫名松口气。


        

终于走了。


        

不过江昕然知道李达是不会这么放过她的。


        

平复下来心情后她便拿出手机给她哥江大福打电话。


        

“哥,刚,刚才李达想强女干我!”江昕然哭啼啼的说道。


        

江大福一愣,不敢置信地说道,“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刚才老板娘也来了,幸亏我聪明,把这件事圆过去了,老板娘现在她认为是李达强迫我,我不从。”江昕然哽咽的说道,“可是哥,李达是什么人你再清楚不过了,他不会就这么放过我的。哥,你跟了李达这么多年,手上就没有他的一点把柄吗?”


        

江大福愣住,沉默一阵才开口,“有是有,就是……”


        

“就是什么啊哥,难道现在还有比我,比咱们的命还重要的吗?”江昕然拧眉说道,“哥,实不相瞒,我现在认识了一个非常牛逼的男人,他不仅有钱,长的帅,还有人脉,你把李达的把柄告诉我,我告诉他,他会保护我们兄妹俩的。”


        

江大福犹豫的问,“他可靠吗?”


        

江昕然点头,“可靠可靠,非常可靠,哥,你就相信你妹妹一次吧!”


        

“行。”江大福没再犹豫,便开口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见面?明天好不好?哥,趁李达还没功夫管我们,咱们赶紧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江昕然着急的说道。


        

江大福,“行。”


        

江昕然说,“那我现在和他联系,我和他敲定好地点以后再告诉你。”


        

说完她就挂上电话,又匆匆给颜冬打电话。


        

当然,她是没把自己被李达欺负的事告诉颜冬的。


        

虽然他们才只交往了几天,可江昕然或多或少也是对他有所了解的。


        

如果颜冬知道她不干净了,他绝对不会再和她在一起了。


        

所以江昕然只是和颜冬说她哥想月约他见个面。


        

颜冬那边欣然应允。


        

最后两人把见面地点定在了绿光杂志社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翌日。


        

咖啡馆。


        

江大福被侍者带进包厢后,发现颜冬已经到了。


        

“颜先生你好。”


        

“江先生你好。”


        

互相打过招呼后,两人便面对面坐着。


        

轻抿了些许的咖啡,颜冬率先打破沉默,“江先生今天匆匆约我见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


        

江大福深呼吸,神情凝重的开口,“是这样的颜先生,我现在的老板一直在纠缠我妹妹,前不久还差点伤害了她。我听我妹妹说你是个挺有本事的人,我手上有不少李达的把柄,如果我把这些事告诉你,你能保护好我们兄妹吗?”


        

唇角若有若无扬起一抹弧,颜冬却“啪”一下拍着桌子,怒气冲冲的说道,“江先生,那个李达是什么人?他凭什么纠缠和骚扰然然?然然她现在怎么样,没事吧?不行,我,我还是得去看看他。”


        

他在江大福面前表现出一副很爱,很重视江昕然的模样。


        

江大福见状,便赶忙起身拦住他,“颜先生你冷静点,我妹妹她没事。”


        

“真的?”颜冬怀疑。


        

“真的。”看颜冬这么重视江昕然,江大福也挺高兴的。


        

颜冬沉默了一阵,才又坐在座位上,“江先生,你尽管把李达的把柄告诉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兄妹俩的!”


        

听到他的话,江大福这才放心的开口,“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江大福缓缓开口,说起李达和韩承之间的事。


        

以及李达糊弄棠月,其实早就把金锁子卖给韩承的事。


        

“……事情就是这样。”说完,江大福便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李达欺负然然,他是不会出此下策以求自保的。


        

颜冬点头,“放心吧江先生,我会好好处理这件事的。”


        

江大福看着他,“那就麻烦你了颜先生。”


        

“然然的事就是我的事。”颜冬说道。


        

离开咖啡馆,上车后,颜冬就给棠月发信息。


        

【月爷月爷,确切消息,那个典当行老板一直都在欺骗棠小姐,其实他把棠小姐找的那把金锁子早就卖给一个叫韩承的男人了!】


        

月:【还有呢?】


        

颜冬:【还有,那个韩承,之前在典当行待了三天,一直和李达在密谋什么事。】


        

月:【嗯。】


        

颜冬:【那月爷,我能功成身退了吗?】


        

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