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33章 妹妹失踪是不是和二叔有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月很快又给魅影发过去信息。


        

只有三个字。


        

【查韩承】


        

魅影:【收到。】


        

放下手机,棠月靠着椅背,拧眉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陷入沉思。


        

*


        

江大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典当行。


        

连这个月的工资都没要。


        

比起那点钱,他更在意的是自己和妹妹的命。


        

江大福拿着行李到了江昕然公寓。


        

兄妹俩一直在等颜冬的消息。


        

可一直等到第二天都没等到颜冬的电话。


        

江昕然有点慌了,她抿了抿唇,神色慌张的看着江大福,“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颜冬他怎么到现在也没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他遇到什么麻烦了?还是说……还是说你说的那个男人他权势太大,连颜冬都不是他对手?”


        

江大福摇头,皱眉看着她,“然然,你之前不是说颜冬很厉害吗?而且我和他见面的时候,看他那么笃定的表示能保护我们,他应该不是不怕那个韩承的。”


        

“既然不怕,他为什么到现在也不联系我?”江昕然急的不行,“不行,我得给他打电话问问情况。”


        

说完她就拿出手机给颜冬打电话。


        

可手机那边响起的却是机械性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哥,颜冬手机不在服务区!!”江昕然慌的不行,她握着江大福的手,着急的说道,“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江大福现在也是乱的不行,又被江昕然吵吵吵的心烦,差点冲她发了火。


        

可江大福却克制了下来,他知道这件事和江昕然无关,要怪就要怪李达,是这个畜生对他妹妹起了不该有的念头。


        

然然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


        

如果他再不管她,那然然身边就真没人了。


        

就在他凝神思考时,江昕然已经给颜冬打了不下十个电话了,可每次都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为结束。


        

气的江昕然直接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砰——”


        

江大福很快回神,看着江昕然刷刷的往下落泪,他深吸口气,拧着眉说道,“然然,你赶紧去收拾东西……”


        

听到他的话,江昕然一愣,满是不解的开口,“哥,你什么意思啊?”


        

“咱们得为自己留个后手,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那个颜冬身上。”江大福拧眉看着她,“这几年我也攒了不少钱,哥带离开,咱们去另一个城市生活。”


        

“可是哥,我还没毕业呢,我的生活圈朋友圈都在曦城,你说我要是现在走了,不就什么都没了吗?”江昕然不想离开曦城,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就这么和颜冬分手。


        

她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比李达更出色优秀的男人,要是就这么分了,那她之前做的那些事还有什么意义?


        

她还不如继续当李达的情/妇呢!


        

听着她的话,江大福微皱着眉,面色凝重的说道,“然然,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颜冬?”


        

“我……我……”江昕然咬了咬唇,在江大福的注视下点头应道,“哥,我是真的喜欢他,真的想和他过一辈子。他不接电话,应该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不然我们再等等?”


        

江大福冷冰冰的开口,“如果李达找上门呢?”


        

江昕然被问住了,在他注视下眼神有些躲闪,“我……我……”


        

是啊,如果李达找上门呢?


        

依李达的作风,他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到时候她连命都没了,可怎么办?


        

深吸口气,江昕然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的开口,“哥,我们走!我们到别的地方生活!”


        

顿了顿,她沉凝片刻才继续说,“学校那边,我,我去办休学手续,等风头过了咱们再回来。”


        

希望到那时候李达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


        

江大福点头。


        

*


        

下午江大福陪江昕然去办了休学手续,当晚他们就买机票飞港城。


        

李达接到消息后气的直接砸了手机。


        

他撸了把头发,叉着腰来回在客厅里走。


        

李达想去港城把他们抓回来,好好教训一下这对忘恩负义的兄妹。


        

可现在他这边还是一头乱,现在典当行的经营权是汪春芳在把控着,他就是个挂名老板而已,他所有的动产,不动产也都在汪春芳手里。


        

现在汪春芳要和他离婚,就等于是他现在要净身出户。


        

忙碌了一辈子,倒给汪春芳这贱人做了嫁衣。


        

所以这婚是绝对不能离的。


        

可现在汪春芳已经和她分居了,他连她的面都见不上,可怎么办?


        

忽然李达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走到衣架前,拿着西服披在身上,快步走出去。


        

绿光杂志社。


        

棠月靠着背椅,神色慵懒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没说一句话。


        

“很抱歉棠小姐,今天冒昧的过来,是因为我遇到点麻烦,想请您帮个忙。”李达也是刚才才突然想到汪春芳喜欢看绿光的爆料。


        

之前汪春芳还夸过棠月来着。


        

说棠月是个非常有头脑的副主编。


        

如果棠月肯帮忙劝劝汪春芳,那再好不过了。


        

听完他的话,棠月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她双腿/交叠,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冷冰冰的开口,“李先生别开玩笑了,我能帮你什么。”


        

“能的能的。”李达讨好似的看着棠月,全然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有多谄媚,多恶心,多不要脸,“棠小姐,实不相瞒,我和我太太闹了点矛盾,她非要和我离婚……她平时最爱看你们绿光的八卦爆料,而且还在我面前夸过你,你看……”


        

棠月恍然,“你是想让我和你太太求个情?”


        

李达笑着点头,“没错没错,棠小姐,如果你能让我太太回心转意,不管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什么条件都答应我?”棠月眼尾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着她戏谑玩味的眼神,李达心脏咯噔一跳,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可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当,当然。”


        

棠月淡淡说道,“金锁。”


        

“棠,棠小姐,之前我不都已经说了吗,那个金锁已经……”李达话没说完就被棠月打断了。


        

冷冰冰的说道,“李先生,我、要、听、实、话。”


        

李达被她的眼神盯得的头皮发麻,本来已经到嘴边打算敷衍她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心虚的不行。


        

可很快他就镇静了下来。


        

比起韩承,棠月根本不够瞧。


        

毕竟韩承手上的权势要比棠月大的多。


        

他是宁愿得罪棠月都不能得罪韩承的。


        

想到这儿,李达也就不纠结了,打定主意后,便开口说道,“棠小姐,该说的,上次在典当行我已经和你说了。”


        

“这样啊……”棠月拖长语调,“那李太太的事,恕我无能为力。”


        

李达笑了笑,旋即起身往外走。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棠月勾唇淡淡一笑,“李先生……”


        

听到她的声音,李达忽然站停住脚,转身看她。


        

棠月忽然开口,绝对不是因为她回心转意。


        

隔了好一会儿棠月才红唇轻启,轻飘飘的道,“没什么。”


        

李达:“!!!”


        

有种被耍的感觉!


        

深吸口气,他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很快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是魅影给她发的信息。


        

魅影:【韩承,p洲皇室外事部副外长,韩江弟弟。他正和哥哥韩江争韩家家主的位置。】


        

月:【p洲皇室?】


        

魅影:【嗯。月爷,韩承的详细资料我已经加密发您邮箱了。】


        

月:【好。】


        

魅影:【月爷……】


        

月:【???】


        

魅影:【这个韩承背后的人是p洲大王子陆恩斯。】


        

看着他的回复,棠月眼尾一挑,眸底闪过一道惊讶的光。


        

她倒是没想到这件事会和P洲皇室扯上关系。


        

月:【辛苦了。】


        

回复完她就打开邮箱,看起了韩承的相关资料。


        

十分钟后,棠月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韩家,真是乱成一锅粥了。


        

不过她倒是对韩家这些事没什么兴趣,她感兴趣的是金锁。


        

既然金锁在韩承手上,看来她有必要亲自去一趟p洲,先见见大公主了。


        

*


        

酒店。


        

韩亦安一连等了几天都没等到棠月的回复。


        

他有点坐不住了。


        

拧眉看着韩亦乔说道,“二哥,你说这棠副主编怎么还没消息啊?她会不会是在骗我们啊?”


        

韩亦乔淡淡道,“不会。”


        

“你怎么知道?”韩亦安眯着眼睛问。


        

韩亦乔:“直觉。”


        

韩亦安摸摸鼻子,好吧,其实他也觉得棠月不会骗他们的。


        

一个杂志社的副主编怎么可能做这种骗人的勾当?


        

可都这么多天了,棠月连个消息都没告诉他们。


        

韩亦安才坐不住的。


        

“二哥,你说咱们就这么继续等吗?不用去绿光问问情况?”韩亦安笑眯眯的问道,“我看这个棠副主编就是对这件事不上心,咱们得催催她,不然……”


        

“啪——”韩亦乔合上书,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很吵。”


        

韩亦安咽了咽口水,“二,二哥……”


        

这时他手机忽然响了。


        

韩亦安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蹭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二哥,棠月发消息了!”


        

像是早有预料,韩亦乔没韩亦安那么激动,“怎么说?”


        

韩亦安打开微信,看到棠月发来的信息后脸色瞬间一变,眉头皱的很紧。


        

看到他脸上的异样,韩亦乔拧眉问,“怎么回事?”


        

“二哥,棠月说二叔和这件事有关。”韩亦安神情凝重的看着他。


        

韩亦乔接过韩亦安递来的手机,看了眼棠月发来的信息。


        

脸色一变。


        

韩亦安皱着眉眼,沉声道,“如果李达真把妹妹身上金锁给了二叔,那妹妹失踪的事是不是和二叔有关?”


        

深吸口气,韩亦乔便起身往外走。


        

韩亦安也跟着站起来,看着他的背影喊,“二哥你去哪儿?”


        

“找李达。”韩亦乔淡淡道。


        

“我也去!”韩亦安快步追了上去。


        

*


        

韩亦乔和韩亦安过去的时候发现典当行关了门。


        

韩亦安皱着眉,转头看了韩亦乔一眼,“二哥……”大白天的关门,李达这是不想做生意了吗?


        

韩亦乔淡淡说道,“给棠月发信息,问李达的住址。”


        

韩亦安连忙给棠月发信息。


        

没多久棠月便回了过来。


        

“二哥,在达辉路32号,城名公寓,502。”韩亦安看着他道。


        

*


        

此刻城名公寓。


        

李达正给汪春芳打电话,求她不要离婚,这时外面响起门铃声。


        

李达本来不想开门的,可门铃一直响,汪春芳自然也听见了,她冷哼着开口,“李达你可以啊,我不在家,你正好可以继续勾搭年轻小女生了是不是?我告诉你,这婚离定了!”


        

说完她就挂上电话,连一点开口的机会都没给李达。


        

李达把手机扔在沙发上,骂骂咧咧的去开门,“谁啊?”


        

声音戛然而止。


        

看着面前这两个戴口罩的陌生男人,李达皱眉,沉声问,“你们是谁?”


        

韩亦乔没理他,推开他直接往进走。


        

韩亦安顺手关门。


        

“你们,你们这是强闯民宅,识相的赶紧离开,不然我报警了!”李达指着他们喊。


        

韩亦安双手环胸,笑眯眯的说道,“报警?好,尽管报,顺便把你私自买卖古董的事也算一算。”


        

听到他的话,李达有些慌神,“我,我什么时候私自买卖古董了?”


        

韩亦安从口袋里拿了张照片出来,“这把金锁记得吗?”


        

看着照片上的锁子,李达脸色微变,可他却朝他们摇摇头,“没印象。”


        

“没印象?我可告诉你,这把金锁子是价值五千万的古董!”韩亦安厉声一呵。


        

“什,什么?”李达听到这个数字差点晕倒,这个金锁居然值五千万!!!


        

之前郑素芬来卖的时候他知道这把锁子值钱,但他以为最多就值两千万,所以他才会给郑素芬三百万,没想到这把锁子居然值五千万!!!


        

韩亦安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说我要去报警,就凭五千万的数目,你就算不判死刑,也得在监狱里面待个几年吧?”


        

“所以,你确定还要继续守着某些秘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