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34章 知道真相,韩亦安请棠月吃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达紧紧握着拳头,脸上没有任何血色。


        

很显然,他已经被韩亦安的一番话给吓到了。


        

‘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李达抱着韩亦安的腿,紧张的说道,“我说,我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说,你们千万别报警,我不能进局子。”他一想到自己后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就受不了。


        

韩亦安一脚把他踹到旁边,满脸嫌恶的说道,“滚!爷的腿也是你抱的?”


        

他这一脚用了八九分的力气,李达被踹的胸口疼,可现在他哪儿还顾得上疼不疼啊,从地上爬起来,跪在韩亦安一米远的地方,连连给他磕头,“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那也得看你老不老实交代!”韩亦安冷冷道。


        

“交代,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交代。”李达着急的和他表忠心。


        

这时站在旁边的韩亦乔淡淡问道,“金锁……”


        

话还没说完就被李达打断了,然后他结结巴巴的开口道,“那把金锁我见过,不过现在已经不再我手上了,在韩承手里。”


        

韩亦乔和韩亦安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韩亦乔又问,“之前是谁把金锁当给你的?”


        

李达说,“郑,郑素芬。”


        

听到他的话,韩亦乔素来无波澜的心脏突然咯噔一跳,可脸上依然表现出神色漠然的样子,“知道郑素芬的联系方式吗?”


        

李达摇头,“不知道。”


        

韩亦安抓着李达的衣领,凶神恶煞的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李达慌张的开口,“真,真的,我是真不知道。”


        

韩亦安没理他,而是抬头看着韩亦乔,用眼神示意,“怎么办二哥?”


        

韩亦乔,“回去。”


        

韩亦安点头,然后他又扯着李达的衣领,恶狠狠地威胁,“今天我们找你的事,不许和任何人提起,若是你‘不小心’说漏嘴了,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李达后颈一凉,吓的连连点头应,“我,我知道,我不会说的,你们放心,我一定管住自己的嘴巴。”


        

他又不傻,不会主动去把这件事告诉韩承的。


        

不然他连命都保不住!


        

想到这儿,他就伸手和韩亦安发誓,“我,我和你发誓,如果我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就被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呵,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说完,韩亦安便松手,瞪了他一眼后便和韩亦乔离开。


        

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面前,李达噗通一下跌坐在地上,吓的连连擦汗。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为什么看起来比那个韩承更可怕呢?


        

离开公寓,韩亦安转头,拧眉看了韩亦乔一眼,“二哥,接下去我们怎么办?那个郑素芬,我们怎么样才能知道她的联系方式?”


        

韩亦乔淡淡道,“问棠月。”


        

听到他的话,韩亦安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这就给她发信息。”


        

说着他便拿出手机敲了几个字过去。


        

*


        

另一边,正在后院喂小白的棠月听到手机发出‘嗡嗡’的响动,她便拿出来看了眼。


        

然而韩亦安的信息却让她顿时皱起了眉。


        

他要郑素芬的联系方式干什么?


        

这件事……难道还和郑素芬有关系?


        

不过本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原则,棠月还是把郑素芬的联系方式,包括她的住址都告诉了韩亦安。


        

*


        

韩亦安没想到棠月这么快就回复了,而且还把郑素芬的手机号,住的地方写的清清楚楚。


        

他忍不住感叹道,“这个棠月还真是牛逼啊,感觉她什么都知道!”


        

韩亦乔一侧的唇角轻轻扬起,“走了。”


        

“去哪儿?”韩亦安憨憨的问。


        

“找郑素芬。”韩亦乔淡淡说道。


        

*


        

出租屋。


        

看着面前的环境,韩亦安皱眉,有些一言难尽的开口,“二哥,真有人住这种鸽子窝吗?”


        

真是卧槽了,这种地方怎么住人啊?!!


        

又脏又臭还又乱。


        

韩亦安长这么大还没来过这种恶心的地方!


        

比起他的絮絮叨叨,韩亦乔显得淡定多了,“走了。”他便抬步往进走。


        

深吸口气,韩亦安便戴着口罩,捏着鼻子快步走了进去。


        

“叩叩。”韩亦乔敲门。


        

“来,来了。”郑素芬打开门,看到面前两个陌生的男人,皱眉问道,“你们是?”


        

韩亦乔没说话,径直往里走。


        

“哎,你们,你们怎么可以不经过主人允许就随便闯别人的房间呢?”郑素芬不满的开口,也不顾上门口的韩亦安了,连忙去追韩亦乔。


        

韩亦安关上门,勾唇嗤笑道,“郑女士,我们是为了你当掉的那把金锁来的。”


        

不然他们怎么可能来这种恶心的地方?


        

郑素芬一愣,心脏怦怦怦的跳。


        

他们,他们是为了金锁来的?


        

难道是棠月的家人找来了?


        

不,不对,如果他们是棠月的家人,怎么不早点来找她?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难道……这些人是棠月家人的仇人?


        

想到这儿,郑素芬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一个计划在脑海里形成。


        

韩亦乔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郑素芬,漠然的说道,“那把金锁,你是从哪儿拿的?”


        

“那把金锁是我养女的。”郑素芬如实说道。


        

韩亦乔淡淡道,“你养女是谁?”


        

“我养女叫棠月……”郑素芬话刚说一半就被韩亦乔打断了。


        

男人声音冷冰冰的,犀利的眸里闪过一道震撼且不敢置信的光,“你说什么?”


        

韩亦安也是一惊,他阔步上前一把抓起郑素芬的手,着急的问,“你说你养女叫什么?”


        

郑素芬咽了咽喉咙,紧张地说道,“棠,棠月啊。”


        

顿了顿,她深吸口气,又继续说,“其实我这个养女,她挺狂的,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说当初是我把她捡回来的,可以说是我救了她的命,这孩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养育之恩大于天,她怎么也得给我们养老送终吧?可她现在交了男朋友,有了靠山,就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了,想一脚把我们踹开。”


        

“我前夫死了,留了一大笔债给我和我儿子,我儿子年纪那么小,我就问她借点钱,先帮我把债还上她都不肯,还说让我儿子出去打工,她还提议把我儿子卖了。”


        

“你们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哎!!”


        

郑素芬和韩亦乔说着棠月的不好,把她数落了个遍。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报应的话,她最该被报……”应。


        

最后那个字还没说完,韩亦安瞬间就攥紧了郑素芬的手腕,眯着眼睛,冷冰冰地说道,“你他/妈再把刚才的话说一次?!!”


        

他们找了二十三年的宝贝,没想到居然沦落到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受这种苦!


        

最可气的是面前这个女人把他韩亦安的妹妹当成吸血鬼似的,一个劲的从她身上吸血!


        

可恶!


        

实在是太可恶了!!!


        

韩亦乔的脸色亦变的很难看。


        

就算戴着口罩,也遮不住他脸上的怒气。


        

这个混蛋,居然敢对她妹妹做这种事!!


        

察觉到他们生气的郑素芬还在洋洋得意,年轻人果然是年轻人,一点都不禁激,随便说两句就炸毛了,等她一会儿再随便说点棠月要找扔掉她的那些坏人算账,她要靠着萧厉城把他们挫骨扬灰,估计他们会更生气吧。


        

想到这儿,郑素芬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这位先生,您先别生气,其实棠月不止做了这些恶心事,她还现在不是交男朋友了吗?就那个萧氏集团的总裁,萧厉城,这男人可厉害了,之前把我和我前夫折磨坏了,还……”


        

“谁他/妈要听这些了,我要听的是怎么在棠月身上吸血的!!”韩亦安沉声道,一副恨不得要掐死她的架势。


        

郑素芬一愣,拧着眉不解地道,“吸血?哎,她是我养女,她的命都是我救的,我吸她点血怎么……啊……”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凶神恶煞的仿佛要掐死她似的,“你,你干什么?”


        

“干什么?呵,你们这群王八蛋欺负我妹妹欺负了二十三年!你说这笔账我是不是得从你身上讨回来?”韩亦安冷冰冰地道。


        

听着他的话,郑素芬犹如晴天霹雳,完全蒙了,“你,你说什么?你们,你们不是来棠月亲生父母的仇人吗?你不是要找她来报仇吗?”


        

他们怎么可能是棠月的亲人呢?


        

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听到她的话,韩亦安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呵,没错,我们是来报仇的,不过对象不是棠月,而是……你!!”


        

“冤有头债有主,她欠棠月的,今天就一并从她身上讨回来吧!”


        

这时站在一旁始终不发一言的韩亦乔淡淡道。


        

郑素芬神色一僵,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脸上陡然涌出一股惧怕的神色,“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我告诉你们,你们要,要敢对我做什么,你们,你们也逃不了的。”


        

“呵,少他/妈往脸上贴金了,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的。”韩亦安勾唇冷冷一笑,“我们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说完他便松了手,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郑素芬还没来得及咳嗽,只觉得后劲一麻,眼一闭,直接晕在了地上。


        

这时韩亦乔拿出手机,便找出萧厉城的私人手机号,打了过去。


        

手机很快就接通了。


        

那边传来淡漠疏离的男声,“韩二少。”


        

“萧局,有件事得麻烦你。”韩亦乔冷冰冰的开口。


        

萧厉城:“你说。”


        

顿了顿,韩亦乔便和他说起郑素芬的事,又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当然更重要的,是和萧厉城坦白自己是棠月哥哥的事实。


        

此刻,萧厉城正握着手机,站在落地窗前,墨黑的眸裹夹着一丝震惊和不敢置信,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确定吗?”


        

“确定。”韩亦乔沉声道。


        

“知道了。”萧厉城淡淡说,眸里的震惊在经过短暂的停留后很快消逝,“我派人去处理。”


        

一旁的韩亦安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都快急死了,深吸口气,他便抢下韩亦乔的手机,拧着眉,对着手机那边的人说道,“萧厉城我告诉你,现在棠月是有爸妈宠,哥哥们疼的小公主,你们的事,再议!”


        

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相当的潇洒!


        

韩亦乔转头,皱眉看他,“你干什么?”


        

“当然是先给他个下马威啊!”韩亦安眯了眯眼,“他就想这么把月月抢走,做梦呢吧?而且二哥,你你又不是不知道萧厉城是干什么的,要真把月月交到他手上,万一出个什么事可怎么办?”他们找了二十三年才找到的宝贝妹妹,绝不能再出什么意外。


        

听着他的话,韩亦乔沉凝片刻便微微颔首,“说的有点道理。不过……”


        

顿了顿,他又旋即开口,“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马上见到月月。”


        

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


        

“对对,先去见月月,先去见月月。”韩亦安都懵了,他之前把注意力都放在郑素芬这个可恶的女人身上了。


        

可说完他就有点胆怯,“二哥,你说咱们和月月分开了二十三年,如果现在我们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会不会不认我们啊?”


        

听到他话的韩亦乔顿时陷入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应该……不会吧。”


        

“哎,谁知道呢?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反正要搁我身上,我绝对接受不了。”韩亦安拧眉道,“不然我们先慢慢接近她,让她感受到我们的好,然后再找机会告诉她真相?”


        

皱眉想了想,韩亦乔觉得韩亦安的话说的有几分道理,“行,就按你说的办。”


        

“不然我先请月月吃顿饭吧,她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不请她吃饭说不过去。”韩亦安提议。


        

韩亦乔点头,“你来安排。”


        

韩亦安立马就给棠月发信息。


        

【棠副主编,感谢你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今晚有空吗?我们想请你吃个饭。】


        

很快,棠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