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38章 饭还是要吃的,韩承气炸,活宝韩家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承摊手,露出一副无辜样,“大公主,您看我给萧总和月月准备了一桌丰富的菜肴,我还盛情邀请他们在我这里多待几天,我好一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四处逛逛。”


        

“哪知道萧总和棠小姐直接,直接在身上绑了这么多炸弹。”


        

“大公主,您说这……哎!”


        

听到他的话,大公主眼尾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韩承,“韩副长,你确定自己的盛情邀请不是变相软禁?”


        

“误会误会。”韩承温和一笑。


        

可棠月却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大公主,“大公主,刚才我二叔可不是这么说的。”


        

顿了顿,她便幽幽开口,“我二叔看我受了伤,说是要给我找医生治手臂,可他的条件却是让我和我男朋友待在这里,大公主,你说这不是变相的软禁是什么?”


        

“韩副长,你还有什么话说?”大公主神色漠然的看着他。


        

韩承淡淡说道,“我的意思是等月月好了就可以离开了。你说她现在离开,要是出个什么事可怎么办?”


        

“呵,除了那些心怀鬼胎的人,谁敢对韩家千金不敬?”大公主冷冰冰地说道。


        

言外之意就是暗指韩承是那个心怀鬼胎的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顿了下,大公主又继续说道,“我看你们这顿饭也是吃不下去了,既然惊扰到了我的贵客,那韩副长,我就把人带走了。”


        

说着她便转头看着棠月,“走。”


        

“等等。”棠月叫住她。


        

大公主:“???”


        

棠月挑眉,似笑非笑的开口,“我觉得二叔的这顿饭挺可口的。”


        

韩承:“!!!”


        

说完她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我要是辜负了二叔这番好意,岂不是让二叔伤心了?”


        

“萧厉城你说呢?”她还转头去征求萧厉城的意见。


        

男人唇角微勾,摸摸她的那头绿毛,低低一笑,“好,我们就吃完这顿饭再走。”


        

棠月又转头看着左边的女人,“大公主,你呢?”


        

大公主想了想,“行,我就陪你们吃完这顿饭。”


        

韩承快头疼死了。


        

有两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再来个大公主……


        

他觉得自己这次是冲动了。


        

如果他再计划的周密一些,或许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可现在。


        

他韩承的命被捏在了萧厉城和棠月手里。


        

这顿饭吃的韩承食不知味。


        

可棠月却是吃的相当有滋有味,喝汤的时候她还问,“二叔,你怎么不吃啊?”


        

吃。


        

他要是现在能吃的下就怪了!


        

吃完饭,棠月拿着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笑眯眯的说道,“二叔,你找的这个厨子手艺不错,可以给他涨工资哦~”


        

“唔,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着她便起身,气死人不偿命地说道,“二叔,感谢招待。”


        

这次,李队他们没敢再拦棠月他们,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韩承温和的眸眼闪过一道冰冷的光。


        

*


        

车上。


        

萧厉城先解开身上的定时炸弹,然后就去解棠月身上的。


        

大公主深吸口气,无奈的看着她说道,“丫头,你还真行!”


        

“那也得谢谢大公主你啊。”棠月笑眯眯的,“要不是你给我提供了个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唬住韩承啊?”


        

“也就是你敢用假的骗他。”大公主勾唇笑笑,“我和你说,就韩承,他的心机绝非你能想象的,说不定等他想通了,知道你骗他了,下次你再想如法炮制,可就不行了。”


        

“不会有下次了。”棠月淡淡道,唇角勾起一抹冰冷地笑,“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说完她便打了个哈欠,顺势靠在萧厉城肩上,“我困了。”


        

听到她的话,萧厉城拥着她的肩膀,吻了吻她的发顶,“睡吧。”


        

“唔,那到了你叫我。”棠月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大公主还想说什么,却被萧厉城一个眼神给顶了回来。


        

真是卧槽了!


        

她为什么要和他们坐一辆车被虐?


        

深吸口气,大公主也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他们了。


        

*


        

韩承府邸。


        

管家和李队看着背对着他们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一时间都没敢开口。


        

好一会儿韩承才缓缓说道,“我们中计了。”


        

两人:“!!!”


        

“我这个侄女……真是比我想象的要聪明的多。”说着韩承勾唇,自嘲一笑。


        

李队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皱眉说道,“先生,您的意思是……萧厉城棠月身上的定时炸弹是假的?”


        

韩承低低一笑,“嗯。”


        

“可,可是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是从哪儿……”后面的话戛然而止,“该不会是……”


        

韩承哼笑,“就是大公主。”


        

李队皱着眉问,“可大公主为什么要帮他们?这么做对大公主有什么好处?”


        

这时管家幽幽的开口,“大公主这是和韩外长站在一条船上了。”


        

李队:“!!!”


        

深吸口气,李队看着韩承说道,“先生,我们要不把这件事通知大王子吧。”


        

“不用。”韩承摇头,温和的眸里闪着冰冷的光,“这种小事就不用麻烦大王子了。”


        

说着他唇角勾起一抹阴鹜渗人的光,“就姑且让我这侄女认为自己赢吧。”


        

他还有杀手锏没拿出来呢。


        

听着他的话,李队眉头狠狠一皱。


        

难道先生就要被棠月压的死死的了吗?


        

*


        

翌日。


        

韩亦乔和韩亦安一下飞机就回了家。


        

正好韩亦辰今天也在家。


        

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声,“大哥!”


        

穿着西服的男人微微颔首,“嗯。”


        

“大哥,爸呢?”韩亦安环顾了四周一圈,都没找到韩江。


        

“楼上。”韩亦辰淡淡说道。


        

听到他的话,韩亦安便快步往楼上走。


        

韩亦辰突然开口叫住他,“等等。”


        

韩亦安转头,不解的看着他,“大哥?”


        

“你们找到妹妹了?”韩亦辰比两人大三岁,再加上他如今身在外事部,看着斯文儒雅,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老成的气息。


        

韩亦安点头,“找到是找到了,就是……哎,大哥,一时半刻我也解释不清楚,我现上去找爸,然后下来再和你说哈!”


        

“等等。”韩亦辰叫住他。


        

深吸口气,韩亦安有些抓狂的开口,“大哥,你到底要干嘛?”


        

韩亦辰起身,走到他们面前,缓缓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韩亦安,“哦。”


        

三个人便一起去了书房。


        

一进门,韩亦安便率先开口,“爸,怎么样,你有妹妹的消息了吗?”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坐在沙发上的江诗月听到他的话,顿时眯眼,神情凝重的看着他,“韩亦安,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呃……妈,您,您怎么在这儿?爸呢?我听大哥说爸在书房……”韩亦安多少也是了解他妈江诗月的。


        

看她脸上的表情,韩亦安就猜到他老爹一定没把他们找到妹妹的事和他妈说。


        

江诗月拿起桌上放着的苹果,‘嗖’的一下就扔到了韩亦安头上。


        

“砰——”韩亦安抱头,“妈,您干嘛打我?”


        

“这就是说谎的代价。”江诗月眯着眼,冷冰冰的开口,“或者,你想让我把你第三条腿给打断?”


        

韩亦安一个哆嗦,直接护住了自己的第三条腿,涩涩发抖,“妈!!!”


        

“阿乔你说。”江诗月不想再听韩亦安废话。


        

韩亦乔推了推眼镜,淡淡道,“我们已经在曦城找到了妹妹,她现在在一家杂志社当副主编,哦,也交了男朋友,她男朋友是萧厉城,就是那个萧氏集团的总裁。”


        

江诗月:“!!!”


        

“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妈,冤枉!!”韩亦安喊冤,“这件事我们告诉爸了,是他没告诉你!”


        

言外之意就是不管他们的事!


        

韩亦乔淡淡道,“嗯,我们确实告诉爸了。”


        

这时在小屋接完电话的韩江这才打开门,看到三个儿子和老婆对着自己大眼瞪小眼,一时摸不着头脑,“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韩江!!找到女儿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江诗月起身,怒气冲冲的走上前,神情凝重的看着他。


        

韩江眯眼,越过江诗月看向身后的韩亦乔和韩亦安。


        

“你看他们干什么?要不是他们告诉我,你这是准备瞒我多久?”说着说着,江诗月就红了眼睛。


        

韩江一看江诗月哭了,立马就慌了,他连忙从身上摸出一块手帕,手忙脚乱的去给江诗月擦眼泪,“哎,老婆,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你不告诉我找到女儿了,我不该哭吗?这么大的事你也要瞒着我,韩江,你真是欠揍!”江诗月攥拳垂着韩江的胸口。


        

韩江立马把人搂在怀里,柔声安抚,“哎,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阿乔他们是找到女儿了没错,可女儿和萧厉城来了p洲……”


        

后面的话他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江诗月给打断了,“什么?!女儿现在就在p洲?那那她人呢?”


        

说着江诗月就从韩江怀里钻出来,急嚯嚯的要去见棠月,“你赶紧带我去见她!”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见到分别了二十三年的亲生女儿,江诗月就激动的不行。


        

“哎,你别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韩江拦住她,握着她的肩膀说道,“女儿和萧厉城在p洲失踪了。”


        

江诗月:“!!!”


        

她身体晃了一下,顿时变了脸,“什,什么叫失踪了?”


        

“妈,意思就是他们本来应该坐那架飞机来p洲的,可爸的人却没在机场接到他们。”韩亦安皱着眉说道。


        

江诗月眉眼骨突突的跳,“没接到人……难道,难道他们被韩承的人给带走了?”


        

韩江摇头,“没有没有,老婆你放心,韩承的人也在机场扑了个空。”


        

听到他的话,江诗月莫名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可悬着的心却怎么都放不下来,“那你说他们能去哪儿呢?”


        

p洲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们要是在p洲失踪,找人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


        

“老婆,别担心,只要他们在p洲,我们就一定能把人找出来。”韩江沉声道。


        

江诗月点了点头,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脸,“老公,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找到女儿。”


        

“好。”


        

韩江倾前身,亲了亲她的额头。


        

身后的韩亦安忍不住吐槽,“爸,你和妈要秀恩爱关起门来慢慢秀,你们当着我们这三个单身狗秀,好意思吗?”


        

听到他的话,韩江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韩亦安一眼。


        

这时,江诗月冷冰冰地说道,“老公,我们还是把韩亦安的第三条腿打断好了。”


        

韩亦安:“!!!”


        

“妈,你把我第三条腿打断了我还怎么给韩家传宗接代?”韩亦安瑟瑟发抖。


        

江诗月凉凉的说道,“我们家又没有皇位继承,传什么宗,接什么代?再说有你两个哥哥就行,你,呵……”


        

韩亦安:擦!


        

有种第三条腿马上就要不保的冲动。


        

求生欲极强的韩亦安立马开口道,“爸妈,那什么,我还是出去再找找妹妹吧。”


        

说完他还不等韩江江诗月开口,便嗖一下溜了出去。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模样,江诗月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


        

与此同时,大公主府邸。


        

棠月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穿好衣服洗漱完,她便出门了。


        

到了餐厅,萧厉城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


        

“早。”低沉沙哑的声音旋即响起。


        

棠月笑了笑,便倾前身,主动吻上萧厉城的唇,“早。”


        

说完她便转头看向桌子。


        

“早餐很丰盛!”


        

萧厉城低低一笑,“喜欢就好。”


        

“那我就不客气的开动啦!”说着棠月便坐在椅子上正要开动。


        

这时大公主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一桌子丰盛的早餐,爽朗一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可以尝尝呢?”


        

“坐。”棠月笑着说道,“想吃什么?”


        

大公主看着桌上的东西,笑着道,“一杯牛奶一颗单面煎蛋就行。”


        

棠月把牛奶和煎蛋推给她。


        

大公主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连连夸赞着说道,“味道堪比七星级大厨了!”


        

说着她便饶有兴致的看了萧厉城一眼,“丫头,你找了个贤惠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