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50章 闹掰,冰激凌甜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月和angel是一前一后离开的包厢。


        

身后却传来一道略带冰冷地声音,“丫头。”


        

听到这声音,棠月一愣,循声转头,就看到后背靠在墙上的大公主。


        

棠月有些惊讶会在这里见到大公主,可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和angel出来的。


        

因为她不知道大公主站在这里多久了,也不知道大公主是不是看到了她和angel出来。


        

不过看大公主脸上的表情……


        

十有八.九是看到了。


        

棠月本来是打算找个时间好好和大公主谈谈的。


        

既然现在撞上了。


        

那就现在谈吧。


        

棠月又和大公主回到了包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面对面坐着。


        

大公主拧眉看她,“你和angel认识?”


        

“嗯。”棠月也没隐瞒,“之前在萧家有过一面之缘。”


        

大公主也不拐弯抹角了,“angel拒绝收苏菲亚为徒的事是不是你在背后乱嚼舌根?”


        

在她话音落下之前,棠月还在想着怎么和她解释这件事。


        

虽然收徒这件事和她无关,可angel确实也是问过她的意思。


        

至于最后angel是怎么决定的,她是没办法干涉的。


        

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大公主的话就传进了她耳朵里。


        

尤其是乱嚼舌根这四个字。


        

让棠月挺不理解的。


        

她甚至觉得这种话应该不是大公主这种人能说出来的。


        

“大公主,我承认我是和angel说过一些苏菲亚的事,可这是……”


        

大公主打断她,“你承认就行。棠月,我挺不理解的,你不想收苏菲亚为徒,我也没勉强你是不是?我问你要angel的手机号,你给我就行,剩下的事我来和她谈,可你自己私下和angel议论苏菲亚算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苏菲亚接连被两个知名设计师拒绝是怎么样的心情?”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听着她的话,棠月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那双风华绝代的脸上扬着一抹哂笑,“大公主,恐怕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若是我真想在这个圈子里封.杀一个人,不管谁来求情都没用!苏菲亚也是一样。收徒的事,是angel问过我苏菲亚人怎么样,我只是把我的真实感受告诉她,仅此而已,并没有干涉她做决定。”


        

“我棠月自认为还没强到可以干涉别人的地步!”


        

“我是不了解你的为人,那我问你,你了解苏菲亚的为人吗?你只见过她一面,就凭你的喜好拒绝了她,甚至还跑去和angel说。亏我之前还觉得你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没想到……”大公主叹了口气,“你也是个是非不分的人!”


        

“就当是我以前看错人了,棠月,从今天开始,你我的情分这么断了吧。”


        

“可以。”棠月不假犹豫的点头,冰冷的笑就这么挂在唇角,再看大公主时,清澈乘凉的眸里闪着一抹冰冷的光,“我棠月也不屑和你这样是非不分的人有什么瓜葛!”


        

“你给的项链,还在曦城,我会让我朋友快递到p洲。”


        

说完她便起身,收回落在大公主身上的目光,面无表情的往外走。


        

这时包厢的门‘砰’一下被推开。


        

正是去而复返的angel。


        

“你……”


        

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被angel打断了,她把棠月拉到一边,蹙眉看着大公主说道,“大公主,之前不收苏菲亚当徒弟的原因我不是都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吗?你现在跑来质问sherry是什么意思?是,她是和我说过一些苏菲亚的事,但这也是仅限于说说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干涉的了我的决定!我不想收就是不想收,无关别人。”


        

“现在我比较好奇的是大公主你的态度,之前我们谈的时候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现在却背着我跑来质问Sherry……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没有人比你更轻车熟路。”


        

还是第一次敢有人这么和她说话。


        

大公主眉眼骨突突的跳,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


        

她满脸不悦地看着棠月,“这也是你设的套?”


        

大公主现在已经戴着有色眼镜看棠月了,不管棠月做没做,她都会把这些事推到棠月身上。


        

“不是。”棠月冷声道,“不要用你的那些思维去衡量我!”


        

“Sherry,你还和她废话什么啊?赶紧走,这种对方多留一秒都是嫌臭!”说着angel便拉着棠月往外走。


        

大公主攥紧身侧的手,怒气冲冲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心里的火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是她看走眼了。


        

实在没想到棠月是这种人呢!


        

更搞笑的是angel刚才居然还在帮棠月。


        

她难道不知道苏菲亚才是最该被她帮的人吗?


        

深吸口气,大公主拿着包正要离开,这时手机响了,是韩承的电话。


        

她接起,语气不善的说,“嗯。”


        

“大公主,有空来我这里喝一杯吗?”手机那边的韩承对她发出最真诚的邀请。


        

心情不佳的大公主拒绝他,“没时间。”


        

韩承却笑着说道,“你知道棠月回到韩家了么?”


        

大公主:“!!!”


        

她这短暂的沉默却让韩承猜到了一二,“看来是没说。”


        

“其实我挺好奇的,既然棠月和您关系这么好,这么大的事她多少也该通知您一声,毕竟当初您帮了她那么多……可现在她回家了,也不通知你,这明摆着就是没把您放在眼里。”韩承似是有些惋惜。


        

若是换做之前,大公主铁定不会受他挑拨。


        

可现在……


        

被韩承这么一说,大公主越来越的是这么回事。


        

越看棠月越不顺眼。


        

“时间地点。”大公主沉声说道。


        

“晚上八点,我家。”韩承说。


        

大公主嗯了声便挂上电话,拿着包走了出去。


        

*


        

另一边。


        

同样是挂上电话的韩承唇角却露出一抹愉悦的笑。


        

这女人之间的感情啊,是最经不起考验了。


        

说断就断。


        

他若是趁这个机会把大公主拉拢到大王子这边,那他就等于又多了一个靠山。


        

这样到时候自己也有个胜算。


        

想到这,韩承心里相当的痛快。


        

*


        

与此同时,angel把棠月拉出去以后,买了两支冰激凌,把其中一个草莓味的给了棠月,才冷着脸道,“明明是我的决定,她凭什么这么怪你?疯了吧?”


        

“我就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Sherry,你刚才就该扇她一耳光!”


        

看着她这气冲冲的样子……


        

棠月真是挺想笑的。


        

因为她之前真的从来没想过会和angel这样面对面的吃冰激凌。


        

“冰激凌挺好吃的。”棠月尝了一口,笑眯眯的说道。


        

angel:“???”


        

“刚才谢谢你啊。”勾唇笑了笑,棠月很真诚的看着她。


        

angel哼笑,“不用,我就是看不惯她仗着自己的身份这么冤枉而已。”


        

说着她看棠月一脸的淡定,顿时眯眼,“你不生气?”


        

“不气。”棠月摇头。


        

“为什么?”angel不解。


        

棠月靠着背椅,漫不经心的说道,“因为不重要。”


        

她是把大公主当朋友,但并没有把她当那种可以交心的朋友。


        

所以在大公主和她说了那些话后,她才没动手扇大公主耳光。


        

为了不重要的人动怒,那是最愚蠢的行为!


        

angel秒懂,“大公主不是那种可以交心的朋友。”


        

棠月点头,“嗯。”


        

“你不在意就好。”其实她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要和棠月说呢,好好安慰安慰她。


        

没想到却没派上用场。


        

这时一辆纯黑金色路虎霸气的停靠在咖啡厅门口。


        

棠月看着angel说道,“谢谢你的冰激凌,下次我请你。我先走了,你呢?去哪儿?要不要我送你?”


        

angel顺着目光看过去,“我去机场,一会儿助理就来接我了。”


        

“那行,先走了。”棠月起身拿着冰激凌快步往车边走。


        

看着她轻快的背影,angel拧了拧眉,有些羡慕开口,“我是不是也该谈个恋爱了?”


        

上了车。


        

棠月正打算系安全带,可手上拿着冰激凌不方便,“萧厉城,帮我拿……”


        

“别动。”低沉沙哑的声音旋即响起。


        

棠月立马就不动了。


        

萧厉城倾前身,拉过一旁的安全带,给她系在身上。


        

“萧厉城,吃冰激凌吗?”棠月突然开口问道。


        

男人那双墨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女孩风华绝代的脸庞,眸里满是温柔,“吃。”


        

棠月喂他吃冰激凌。


        

萧厉城低头尝了尝。


        

“甜吗?”棠月红唇轻翘了下,笑着问。


        

萧厉城:“甜!”


        

“angel给我买的。”棠月又说。


        

萧厉城:“!!!”


        

看着他有些不淡定的脸庞,勾了勾唇,棠月便旋即噗嗤一笑,“刚才angel还帮我吵了一架!吵架对象……嗯,是大公主!”


        

萧厉城满是不解的问,“你和大公主吵架了?”


        

“也不能说是吵架,就是闹掰了。”棠月不以为意的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强绑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


        

“到底怎么回事?”他太了解小丫头了,她越是说的轻描淡写,这件事就越是不简单。


        

棠月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他。


        

听完她的话,萧厉城就知道这件事的过错方在大公主。


        

是她太在乎苏菲亚了。


        

从而丧失了起码的思考能力。


        

就像angel说的那样,这件事本来就和棠月无关。


        

是angel问她苏菲亚怎么样的。


        

又不是棠月主动跑去和angel乱嚼舌根的。


        

可大公主却借机发难,把责任都推到小丫头身上,着实不应该。


        

只是……


        

“其实我倒不是担心别的,我就是担心我和大公主闹翻了,对我爸妈,对韩家不利。”若是韩承趁机拉拢大公主,那她爸岂不是身边连个可以支持他的人都没了。


        

男人宽大温暖的掌心覆在棠月头顶,沙哑好听的声音旋即响起,“不用担心,岳父岳母会处理好的。”


        

顿了顿,菲薄的唇一勾,露出一抹霸气的笑,“有第九局在背后做后盾,他们不会有事的。”


        

“岳父岳母?”棠月眉眼骨突突的跳。


        

“嗯,迟早都是,早叫一天晚叫一天没什么差别。”萧厉城相当的厚脸皮。


        

棠月低低一笑,“你这话要是被我爸妈听到了,信吗,你这辈子都别想进韩家了!”


        

“信。”所以他才敢在私下叫。


        

当着韩江江诗月的面,这四个字是怎么都叫不出口的。


        

忽然棠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挑着眼尾问道,“之前我就想问你了,你知道angel的手机号?”


        

萧厉城求生欲很强的开口,“问殷楚离要的。”


        

“嗯?”棠月歪着头,似是在等他开口。


        

“我知道你要联系angel,所以提前问殷楚离要了她的手机号。”萧厉城沉声道。


        

看着他这认真而严肃的脸庞,棠月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眯着眼睛问,“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萧厉城一本正经的说道,“怕你误会。”


        

“我又不是醋坛子,有什么好误会的。”棠月无奈。


        

女孩眼睛干净清澈,没有一丝说谎的意味。


        

深吸口气,萧厉城无奈的叹气,“我倒是希望你吃醋。”


        

这样他就可以感受的到小丫头心里是在意他的。


        

“我要吃醋你会倒霉的。”棠月十分夸张的说道。


        

“倒霉?”萧厉城好奇的问,“怎么个倒霉法?”


        

棠月弯了弯唇,“天机不可泄露。”


        

看着她眼底的戏谑,萧厉城墨眸里闪过一道宠溺的光,“调皮。”


        

*


        

回到韩家,正好江诗月在家,棠月就把她和大公主闹翻的事告诉了她。


        

“妈,如果这件事对韩家有影响,那我……”棠月本来说是想自己解决的,可江诗月却摇头说道,“小事一桩,宝贝不用放在心上,这件事不会对韩家造成影响。”


        

棠月拧眉,“真的吗?”


        

“真的,你爸爸呢,确实是和大公主走的近,但他也不是帮大公主做事的,你知道吧,如今p洲皇室,除了大王子和大公主以外,剩下都是外戚。”江诗月为她解释,“继承皇位的人,除了大王子外,就剩下大公主了。”


        

“其实妈告诉你,陛下还有个儿子,也是个私生子……”


        

“只是可惜的是这个儿子从小流落在外,你爸除了找你外,也一直在找这个孩子的下落。”


        

听着她的话,棠月多少也猜到了一些,“没找到是吗?”


        

“嗯。”江诗月点头,“不过你爸爸呢,找了九州的人,希望他们能查到些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