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55章 惊喜,安排萧厉城和月爷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这个人我们可能没办法动手。”石东言语里尽是犹豫。


        

慕北辰:“嗯?”


        

石东说,“北辰,这个人是小小姐的三哥,韩亦安。”


        

“韩亦安?”慕北辰似是有些意外,因为他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月儿的三哥。


        

“是,他手上有我们需要的东西,而且他也是这方面的权威,如果有他在的话,我想我们完成实验的日期还会再提前。”石东叹气,“只是现在涉及到了小小姐的三哥,如果我们就这样把韩亦安带走,可能会打草惊蛇。”


        

听着他的话,慕北辰陷入沉思,好一会儿才开口,“如果不用韩亦安,实验能进行到什么程度?”


        

“八.九不离十,只是精密度可能没那么高,也许会出现一些偏差……至于这个偏差是什么我现在也不好说。”石东和慕北辰说了最不好的结果。


        

“就在认亲宴上动手吧。”慕北辰淡淡道。


        

石东:“!!!”


        

“北辰,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一来他是怕打草惊蛇,二来也是担心有一天如果被棠月知道了,她会恨他。


        

听着他这忧心忡忡的话,慕北辰薄唇微扬轻轻一笑,“不用带走韩亦安。”


        

石东:“???”


        

“可以先把他控制起来,为我们所用,我们可以远程让他指导。”慕北辰淡淡道。


        

这样就不用把韩亦安带走,月儿也不用伤心,可以享受着三个哥哥的宠爱。


        

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多完美。


        

石东恍然,他们那里正好研发出来一种可以操控人的芯片,若是把芯片植入对方身体,那他们就可以操控对方为他们所用。


        

他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了?


        

“还是你想的周到。”石东无比的佩服慕北辰,像他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是干大事的。


        

只是他现在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棠月身上。


        

不过石东一想到棠月很快就会和北辰在一起,对她的怨念也就少了些。


        

希望到时候北辰可以快乐一些,幸福一些。


        

这样也不枉费他这么多年的守护和付出。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石东问。


        

慕北辰想了想,“就认亲宴那天吧。”


        

那天人多,适合隐藏,韩亦安失踪一两个小时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力。


        

*


        

接近凌晨。


        

本来已经睡熟的棠月忽然听到窗外有些窸窣的响动。


        

警觉性很强的她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掀开被子起身,犀利的眸光很快落在了左侧的阳台上。


        

因为她开着小灯,一眼就看到了轻松利落的跃进来男人。


        

棠月瞬间眯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惊讶地问,“你怎么来了?”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萧厉城。


        

阔步上前,萧厉城长臂一捞,瞬间将棠月搂在怀里,而后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低哑着声音说道,“正好零点,月月,喜欢我这个惊喜吗?”


        

棠月恍然,“原来你说的这个惊喜就是翻窗啊?”


        

“嗯。”萧厉城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抬头,棠月勾唇似笑非笑的开口,“你大半夜翻窗,没被人发现吧?”


        

韩家的安保算是很不错的了,可萧厉城却堂而皇之的进来了。


        

万一要是被发现了……


        

估计她爸妈就不会让萧厉城再来韩家了。


        

“月月,你还不放心我的身手吗?”低沉沙哑的声音旋即响起。


        

“我挺好奇的,你是怎么避开韩家那些安保进来的?”棠月好奇的问。


        

萧厉城墨眸一扬,淡淡笑着,“要听实话?”


        

直接告诉棠月他所谓的实话不是什么好话。


        

而且她好像猜到萧厉城要说什么了。


        

“你是想说韩家的这些安保手段在你眼里不值一提,你可以轻而易举的避开是吗?”棠月眼尾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人。


        

萧厉城低低一笑,“这都被你猜到了。”


        

顿了顿,他凑上去与棠月额头相抵,沉声说道,“我是不是该给你个奖励?”


        

洞悉他的意图,棠月也不忸怩,单手勾着他的脖颈,仰头亲着他的唇,“去浴室,在这里会被看出来。”


        

她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身子瞬间腾空,被萧厉城抱着进了浴室。


        

翌日一早。


        

萧厉城便原路离开了韩家。


        

来无影去无踪。


        

没有引起韩家人的发现。


        

一连几天萧厉城都是这样过来陪棠月的。


        

直到韩江和江诗月选好认亲宴的日子。


        

这天他们把棠月叫进书房,江诗月握着她的手,温柔的说道,“宝贝,我们把认亲宴定在下个月初八,我和你爸找大师算过了,那天是好日子。”


        

其实她对认亲宴也没多大期待。


        

在棠月看来,她可以找到家人比什么都强。


        

只是爸爸妈妈要给她办认亲宴,棠月也不会拒绝。


        

“好。”棠月点头。


        

“你打算邀请什么人啊?列个名单,我们要开始写邀请函了。”江诗月对这件事无比重视。


        

棠月想了想,倾前身,拿着笔在纸上写了一些人的名字。


        

却无意间露出了脖子上的一些痕迹。


        

江诗月是过来人,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


        

江诗月抬头,有些古怪的看了韩江一眼。


        

韩江被她这眼神盯着有些不明所以。


        

江诗月抿了抿唇,试探性的开口问道,“宝贝,这几天你没出去和萧总玩吗?”


        

“没。”棠月摇头,“萧厉城最近一直待在酒店处理一些事。”


        

顿了顿,她抬头看着江诗月说道,“妈您知道的,公司机密我不好知道。”


        

江诗月暗忖,既然没见过面,那这些痕迹是从哪儿来的?


        

“妈?”棠月把笔放在桌上,“我写好了。”


        

江诗月回神,就看到宝贝给她递来一张纸。


        

江诗月接过看了眼。


        

睿睿,乔星星,南乔,萧厉衍,萧厉城,萧傅,顾知婉,慕北辰……


        

江诗月很快就被这名单上面的人吸引住了视线。


        

让她暂时忘了痕迹的事。


        

“宝贝,这个睿睿,是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国民儿子吗?”江诗月试探性的开口。


        

实在是因为睿睿的国民度太高了,他不止在国内受欢迎,在各大洲也有许多的粉丝。


        

好巧不巧的是江诗月也是睿睿的粉丝。


        

之前在曦城的时候,萧厉城认下睿睿的消息并没有传到外面,所以江诗月并不知道这些事。


        

棠月点头,“嗯。”


        

“宝贝,你连睿睿都认识?”江诗月有些不敢置信。


        

棠月点头,“嗯。”


        

江诗月和韩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似是意识到什么,江诗月恍然开口,“你看我,之前你在曦城是做媒体工作的,认识睿睿很正常……”她担心宝贝被叫狗仔心里不舒服,就把狗仔改成了媒体工作者。


        

相当贴心了。


        

只是后面的话她还没来得及说,棠月就给他们甩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爸妈,睿睿是我儿子。”


        

韩江:“!!!”


        

江诗月:“!!!”


        

“你你说睿睿是你儿子?”江诗月一脸懵,她居然在不知不觉里就当了外婆?


        

韩江也是有些懵,素来温润儒雅的他此刻脸上裂开了一道细纹,“睿睿是你和萧厉城的儿子?”


        

江诗月又是一阵:“???”


        

知道他们误会了,棠月立马开口解释,“不是不是,睿睿不是我和萧厉城的儿子……”


        

“那就好那就好……”江诗月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新的问题又迎面扑来,“睿睿不是你和萧厉城的儿子,那是谁的儿子?”她真的是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这二十三年里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居然连孩子都生了!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搞大了她宝贝的肚子,她是不会放过这个狗男人的!


        

很明显韩江也是这么想的。


        

深吸口气,韩江神色凝重的看着她,“月月,你别怕,就实话和我们说这个人是谁。”


        

“爸妈,其实我也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棠月实话实说。


        

韩江和江诗月:“!!!”


        

惨!太惨了!


        

他们家宝贝居然连狗男人是谁都不知道,这个狗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必须把这个狗男人找出来替宝贝出气!


        

深吸口气,江诗月搂着棠月,红着眼睛心疼的开口,“宝贝,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问你这些,不管睿睿的亲生父亲是谁,爸爸妈妈都会好好疼睿睿的!”


        

只要是他们家宝贝的孩子,他们就会宠起来。


        

“妈,您误会了!我说我不知道睿睿的生父是谁,是因为我捡到睿睿的时候他就不在旁边。”棠月和他们解释。


        

“什么意思?”韩江和江诗月异口同声的开口。


        

棠月看着他们,就把捡到睿睿,以及发现睿睿是她亲生儿子的事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他们。


        

听完她的话,韩江和江诗月觉得挺不敢置信地。


        

两人消化了好一会儿,韩江才开口,“月月,你的意思是你之前没有生过孩子,就有了一个儿子是吗?”


        

棠月点头。


        

“宝贝,之前你是不是去医院检查过身体,被人骗着卖过……”


        

棠月摇头,打断她的话,“没有。”


        

江诗月眉头狠狠一皱,“那就奇怪了。”


        

之前她怀疑是有人偷偷拿了宝贝的luan子去给人代孕,因为代孕那家人不要这个孩子了,就送回来给宝贝。


        

可事实证明真相并不是她想的这样。


        

那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棠月却不以为意的说道,“爸妈,不管真相是怎么样,睿睿就是我的亲生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妈知道,妈知道,既然这样,宝贝,什么时候把我的外孙子带到家里来让我和你爸看看啊?若是他们知道国民儿子是我的亲外孙,哈哈,估计他们得羡慕死我。”江诗月状似表现的很轻松的说道。


        

棠月想了想,“等认亲宴的时候我带他来,现在睿睿在剧组拍戏。”


        

江诗月点了点头。


        

韩江也点了点头。


        

虽然还是觉得怪怪的,但他们并不打算在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这件事上,不然惹宝贝不开心就不好了。


        

江诗月麻溜的岔开了话题,“宝贝,那这个南乔……不是天才珠宝设计Sherry的经纪人吗?你也认识?”


        

鉴于刚才他们知道睿睿身世时的震惊,棠月觉得她还是不要把Sherry的身份告诉他们好了。


        

一个个的说才是惊喜,一下子全说出来的,不是惊喜,那是惊吓!


        

“嗯,有过一些交际。”棠月很好的应对。


        

“那这个慕北辰呢?”江诗月又问。


        

棠月想了想,“他是我干哥哥,之前挺照顾我的。”


        

江诗月暗忖,什么干哥哥?这天底下就没有纯洁的男女关系!


        

可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宝贝的干哥哥,那我和你爸是要见见的,我们要好好感谢一下他对你的照顾。”


        

棠月点了点头。


        

“就这些人吗?你想想在曦城还有什么朋友……”江诗月觉得宝贝真是挺可怜的,在曦城生活了二十三年,数得上手的朋友屈指可数。


        

“没了。”棠月摇头。


        

“那行,妈知道了。”江诗月摸摸她的脑袋。


        

等她离开,江诗月才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老公,宝贝可真可怜。”


        

韩江深吸口气,沉声道,“没关系,月月缺失的东西我们会一点点的补给她。”


        

江诗月点了点头,忽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说道,“老公,刚才我在月月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些痕迹……”


        

韩江:“……”


        

“你说萧厉城既然在酒店忙他的事,月月也没见他,你说这些东西是怎么弄到月月脖子上去的?”顿了顿,江诗月忽然拧眉说道,“难不成萧厉城半夜偷偷爬墙进来的?”


        

韩江抵唇清了清嗓子,“这……没证据的事儿还是先别乱说了。”


        

“你意思是觉得我在说谎咯?半夜爬别人家墙的事儿,你之前可没少干过……”江诗月眯着眼睛看他。


        

韩江:“……”


        

深吸口气,江诗月说道,“我是不是诬蔑萧厉城,晚上看看就知道了!”


        

她呢,要来一场瓮中捉萧!


        

韩江:“!!!”


        

看着她这认真而严肃的眼神,他忽然就想到之前半夜爬江家墙的时候,被岳父岳母抓包的画面了。


        

那滋味……真的挺酸爽的。


        

*


        

傍晚。


        

吃过饭以后棠月就上楼了。


        

她拿出手机给萧厉城发了一条信息。


        

【今晚还来爬墙吗?】


        

萧厉城:【嗯,爬。】


        

本来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可棠月看到这回复以后,右眼皮忽然就开始跳了。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其实棠月是不怎么相信这个的。


        

可这个时间,这个时候,她忽然就信了。


        

毕竟前几次太顺利了。


        

而且都没被抓包。


        

有一有二,有三有四,怎么可能还有五有六?


        

想了想,靠在床头的棠月很快就给他回复过去。


        

【今晚还是别来了,我右眼皮跳了。】


        

萧厉城:【???】


        

棠月耐心的回复:【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萧厉城:【没事,我不信这个邪。】


        

棠月:【万一被抓包怎么办?】


        

萧厉城:【一哭二闹三上吊?】


        

棠月:【……期待(微笑)】


        

萧厉城:【等我。】


        

其实她是真有些担心的。


        

可莫名又想看萧厉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画面,嗯,一定很搞笑!


        

这时棠月收到了魅影的小窗私聊。


        

魅影:【月爷,有情况。我们查到m盟正在进行一项克/隆/人的实验体研究。】


        

月:【实验室在哪儿?】


        

魅影:【详细情况不清楚,第九局和p洲的势力已经开始对那边进行调查了。】


        

月:【知道了,继续调查吧。】


        

魅影:【是。】


        

退出对话框,棠月双手环膝,下巴抵在膝盖上,神色凝重的凝视着前方。


        

m盟弄这个克/隆/人实验体研究……


        

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棠月还没来得及多想,又有人给她发来信息。


        

看到上面的信息,棠月眼尾一挑,似笑非笑的点开。


        

今天还真是热闹啊!


        

【月爷,抽空来一趟京城,有事请教。】


        

棠月弯了弯唇,淡淡一笑:【好。】


        

与此同时,酒店,萧厉城接到了他老师黎宁的电话。


        

“老师。”尊敬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


        

“阿城,我听说你们查到m盟在进行的那项试验了?”


        

萧厉城颔首,“嗯。”


        

“这样,我呢给你把九州的月爷叫来了,你们两方大佬坐在一起好好说说,或许可以借助两方的势力尽快查清这件事。”黎宁说道。


        

听着这个名字,萧厉城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月爷?”


        

“对,月爷。”黎宁笑着说道,“一个和我是忘年交,一个是我学生,你们两呢,又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物,见面应该会很有趣的。”


        

萧厉城:“……”


        

当然黎宁主要是想借助九州的势力让萧厉城尽快查到这个实验室的具体位置。


        

不然,如果真让m盟的人把克/隆/人弄出来,那对各大洲都是很不利的。


        

深吸口气,萧厉城便沉声开口,“我知道了。”


        

九州的月爷他也是听说过的,如果这次和他见面可以摸清实验室的位置,倒也不错。


        

萧厉城在酒店又待了一阵,十一点半的时候他便从酒店离开了,然后轻车熟路的摸到了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