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72章 一场大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现在待在那里别动,我们马上过去!”说完江诗月又怕棠月乱跑,言语有了些许的严厉,“就站在原地,知道吗?”


        

棠月抹了一把脸上根本不存在的泪,嘤嘤嘤的哭着说道,“嗯,我,我知道了妈妈。”


        

得到她的保证,江诗月立马就挂了电话。


        

顾知婉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她拧着眉,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月月,你……想干什么?”


        

棠月却笑了笑,然后就伸手去挠自己的头。


        

顾知婉:“!!!”


        

接着她便眼睁睁的看着棠月从一个漂亮优雅的女孩变成了狼狈不堪,且被欺负的很惨的女孩。


        

“萧厉城,你带着伯母先回去。”棠月转头看着坐在驾驶坐上的男人。


        

男人没说话,而是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两人四目相对,像是在交流了些什么以后,萧厉城便微微颔首,“知道了。”


        

“伯母,您回去以后先在酒店待着,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等我的消息。”棠月握着她的手说道。


        

“我知道。月月,你答应伯母,注意安全。”顾知婉拧眉看她。


        

棠月朝她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放心。”


        

下车后,棠月目送萧厉城离开,没多久一辆劳斯莱斯就停在了棠月身边。


        

从车上下来下来的江诗月,韩亦乔和韩亦安三人看到棠月这副模样,皆是一愣。


        

“宝贝,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江诗月快步上前,宝贝这狼狈的样子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哪儿受伤了?啊?你别哭啊!告诉妈妈,这些都是王后弄的?”


        

韩亦乔见状,板着脸,立刻从车上拿下来一条毯子给棠月披着,沉声问,“怎么回事?”


        

“月月,你告诉三哥,王后是怎么把你弄成这样的?她是不是打你了?你老实说,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三哥不弄死她我tm不姓韩!!!”韩亦安撸起袖子,一副要找谁干架的架势。


        

实在是因为面前的棠月太惨了!!!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狼狈呢。


        

不仅头发乱糟糟的,连妆都花了,而且身上的衬衫也被撕的乱七八糟,一看就像是被人虐.待了!


        

棠月没说话,只是低头抿唇,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韩亦安都快急死了,“月月,你倒是说啊!”


        

韩亦乔握着她的肩膀,沉声说道,“你尽管说,不要紧的,我们可以帮你出头。”


        

“宝贝,今天不管谁欺负了你,我江诗月不让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不姓江!!”江诗月也表了态。


        

“妈,二哥,三哥,我们还是上车说吧。”棠月抬头时,眼角的泪哗一下掉了。


        

把他们几个人心疼坏了!


        

恨不得什么都依她。


        

“行,我们先上车,先上车。”江诗月把她扶上车。


        

韩亦乔和韩亦安也跟着上去。


        

拉上车门,韩亦安抽了好几张纸巾给她,“先擦擦吧。”


        

他最见不得棠月哭了。


        

“谢谢。”说话的时候棠月还有点哽咽,接过他的纸巾擦了擦脸,便说道,“妈,其实是这样的……”


        

棠月缓缓开口,把刚才的事一字不落的告诉了江诗月他们。


        

包括她身上的狼狈。


        

江诗月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置信地开口,“宝贝,你,你的意思是这些是自己弄的?”


        

“对不起妈妈,情非得已,如果不这样柳茹琴肯定会先发制人倒打一耙,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棠月神色无比的凝重。


        

“哎,你不用和妈妈道歉,妈妈理解你。”江诗月爱怜的摸摸棠月的脑袋,“就是可怜了我的宝贝……”


        

韩亦乔和韩亦安也纷纷松了口气。


        

韩亦乔看着她,“月月,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月月,你想怎么做我们都依你。”韩亦安其实早就看柳茹琴不顺眼了,这次终于逮着机会好好教训她一下,也不错。


        

“二哥,你联系媒体,就说陛下觉得萧厉城的妈妈像他初恋情人,请她回皇宫问情况,可王后柳茹琴却不由分说对她进行人身攻击,我为了保护萧厉城妈妈被柳茹琴打伤,让他们一个小时以后过来。”棠月看着他说道。


        

韩亦乔点头,拿出手机联系媒体。


        

挂上电话,韩亦乔淡淡道,“搞定了。”


        

棠月点了点头,拉着江诗月的手,认真而严肃的问道,“妈,您愿意陪我去找柳茹琴吗?”


        

“当然!”江诗月想也不想就点头应道。就柳茹琴逼着她家宝贝设计首饰的事,她心里就有根刺,这回正好,她要过去找柳茹琴好好说道说道。


        

“月月,萧厉城……他不会真的是陛下的私生子吧?”韩亦安欲言又止。


        

勾了勾唇,棠月淡淡一笑,“应该不会,萧厉城和陆云天一点都不像。”


        

“可这种东西不是看像不像的,是要看血缘……”韩亦安拧眉看她,“我看还是让他们尽快做个亲子鉴定吧。”


        

棠月点头,“亲子鉴定肯定是要做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她要先把主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绝对不给柳茹琴一点锤死他们的机会。


        

“妈,二哥三哥,该我们表演了。”棠月扬眉,似笑非笑的开口。


        

*


        

柳茹琴被棠月打了以后就让王妈给她拍了照片,她打算收拾干净以后叫来记者,好好和他们爆料一下这件事。


        

半小时后,柳茹琴从浴室出来,又换了华服,脸上也上了药,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王妈在旁边冷着脸说,“茹琴,你不能就这么放过棠月!最好……这次一并把韩家给除掉!这样陛下就等于少了一个左膀右臂……”


        

“王妈,我不会放过韩家的,更不可能放过棠月。”柳茹琴眼里满满都是阴冷,“我要让棠月死。”


        

听罢,王妈点了点头,又看向外面,“陛下呢,你受了伤他怎么不来安慰你?”


        

“他?呵,他现在心思都在顾知婉那贱人身上,哪儿还顾得上我?王妈你猜他说我什么?”柳茹琴冷着脸。


        

王妈摇头。


        

柳茹琴咬着牙说道,“他说我被打是活该!”


        

王妈惊呼:“什么?陛下居然这么说?”


        

她着实没想到陆云天会是这样的态度。


        

接着王妈就替柳茹琴打抱不平,“陛下怎么能这样?你才是他的合法妻子,那个顾知婉什么都不是,你被棠月打,他作为男人理应为你出头!!”


        

可现在不出头就算了,还说这些风凉话刺激柳茹琴。


        

“出头就算了,我现在就想着那个顾知婉不要影响我和云天的感情,不然……”柳茹琴话没说完,但意思不言而喻。


        

王妈心神一动,正要开口说什么,这时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江诗月和韩亦乔他们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其中一名佣人连忙上前,一脸愧疚的看着柳茹琴说道,“王后对不起,韩夫人他们非要进来,我根本拦不住他们。”


        

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柳茹琴抬头,不悦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诗月,你怎么连规矩都不懂了?我这里是你想进就进的吗?你还带着两个儿子来,都不知道规矩了?”


        

“柳茹琴,你这破地方当爷想来啊?要不是你欺负我妹妹,就是你求爷爷都不来!”韩亦安冷着脸说道,很快就把棠月拉到自己身边,指着她说道,“你看看你把我妹妹打成什么样了?”


        

柳茹琴:“!!!”


        

“韩三少你别血口喷人,王后不可能对韩小姐动手!”王妈看着他说道,“反倒是韩小姐,你们看看她把王后打成什么样了?王后还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倒先过来找我们,这算什么道理?”


        

柳茹琴冷着脸,皱眉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女孩,“王妈,把你之前拍的照片给他们看看。”


        

王妈点头,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给江诗月他们看,“你们看看,是韩小姐把王后打成这样的!她脸上的伤还在这儿!”


        

“你放屁!”韩亦安怒气冲冲地把手机扔到地上,凶神恶煞的瞪她,“如果我妹妹真对柳茹琴动了手,那她干嘛要收拾干净?她不会去找陛下诉苦吗?你看我妹妹被她打了就什么都不做!我看这些就是你自导自演的,为了嫁祸我妹妹,为了倒打一耙!”


        

柳茹琴脸色骤然一变,“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我收拾干净是因为我是一个洲的王后,要是狼狈不堪,丢的可是皇室的脸!!”


        

一副为皇室着想的样子。


        

“可她离开的时候却是好好的!陛下也看见了!我根本没对她做什么!”柳茹琴搬出陆云天。


        

这时棠月红着眼睛走上前,可怜巴巴的说道,“王后,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刚才您欺负我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


        

“谁看见了?你说谁看见了?”柳茹琴狠狠地瞪她。


        

棠月哆嗦了一下,小声咕哝着说道,“陛下,萧太太,还有我男朋友他们都看到了。”


        

柳茹琴气炸,直接爆了粗口:“你放屁!刚才明明是你打了我!”


        

她就不明白了,这个棠月怎么能贱到这种程度!!!


        

刚才还拽拽的打她,现在就成了鹌鹑,躲在江诗月他们身后哭诉了!


        

简直让她大跌眼镜!


        

“你看看我脸上的伤,都是拜你所赐!”说着柳茹琴还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脸。


        

“那是你自己划伤的,和我无关。”棠月看着她。


        

柳茹琴闻言,一个脑热,就要扬手去扇她耳光。


        

只是巴掌还没落在棠月脸上,江诗月就抬手扇了她一个耳光!


        

“啪——”


        

左脸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疼痛。


        

柳茹琴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疯了吧江诗月!你敢对我动手?”


        

王妈见状也连忙走过去,想要收拾江诗月。


        

只是韩亦乔却抓着她的手腕,冷冰冰地开口,“想要命,就站在这别动,否则……”


        

韩亦安接话:“我弄死你!”


        

王妈被两人的眼神所慑,一时间不敢动弹。


        

另一边,江诗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对你动手又怎么样?我女儿被你欺负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当妈的要是不替她出头,你说我配当她妈妈吗?”


        

“你!!!”柳茹琴恼羞成怒,也不管脸疼不疼了,直接就和江诗月动上了手。


        

只是柳茹琴压根没想到江诗月会点功夫。


        

人家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直接把柳茹琴往死里虐!


        

柳茹琴又是啊啊啊的一阵尖叫!


        

而王妈就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柳茹琴被虐,根本帮不上一点忙。


        

直到半小时后。


        

江诗月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看着蹲在地上哭的柳茹琴,姿态优雅的开口道,“柳茹琴,你平时在我面前怎么甩脸子都没事,因为我江诗月当你是个屁!你说屁这么臭,我闻着都恶心,又怎么会在意呢?”


        

“可你欺负到我女儿头上就不行!我女儿之前遭了什么罪,你也得受着!”


        

“哦,对了,我已经叫记者来了,算算时间,他们马上就到!”


        

柳茹琴:“……”


        

“我警告你柳茹琴,你要是再敢把主意打到我女儿身上,下次……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江诗月拉着棠月的手离开。


        

韩亦乔和韩亦安两人又分别给了她一个警告性的眼神就离开了。


        

柳茹琴红着眼睛,怒瞪江诗月他们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地说道,“王妈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我扶起来!”


        

王妈一愣,连忙上去扶她,“茹琴,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是没事的吗?”柳茹琴朝她吼,咬牙切齿的样子丑的要命,“江诗月这贱人还敢叫记者?好啊,等记者来以后我倒是要和他们说说这件事!”


        

“茹琴,你……”王妈本来是想让她冷静的,毕竟江诗月敢说自己叫了记者,她就肯定有准备,茹琴要是贸然行事的话绝对会中计。


        

只是后面的话她根本没来得及说,一名女佣匆匆推门进来,看到柳茹琴时先是一愣,“王后……”


        

“说!怎么了!”说完柳茹琴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疯狂的开口,“是不是江诗月找的那些记者来了?快让他们进来!”


        

女佣一愣,吓的连连点头,立马就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记者们就蜂拥而至。


        

柳茹琴想像棠月那样在记者面前卖惨,可话都没来得及说那些记者的话筒就戳到了她面前,“王后,我们接到消息说您想教训一名酷似陛下初恋情.人的女士,却被韩小姐给拦下了,您心里不满,就打了韩小姐,是这样吗?”


        

“你看我现在这副样子是我打她了吗?”柳茹琴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记者看着她说道,“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见到了韩太太和韩小姐,和他们了解了情况,韩太太表示是您先要对韩小姐动手,她才动手的。”


        

听着她的话,柳茹琴气急败坏的说道,“棠月之前打了我,我难道还要对她好言好语吗?”


        

另一名记者说道,“王后,如果您真的被韩小姐打了,为什么要把身上那些狼狈清洗掉呢?您这不是多此一举?还是说您身上之前的伤根本就是自导自演,为了嫁祸韩小姐的?”


        

“王后,听说被您为难的那位女士是京城第九局局.长萧厉城的母亲,您这么做是为了自己泻私愤,还是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王后,陛下的初恋不是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吗?您现在刻意提起这件事,是不是您和陛下的感情出了问题?”


        

记者们你一言他一语的把柳茹琴说的气血上涌,因为接连被棠月和江诗月教训,柳茹琴的情绪终于轰然崩溃——


        

与此同时,正在书房处理公事的陆云天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陆云天蹙眉,被打扰后脸上露出一副不悦的表情,“进。”


        

王妈匆匆走进来,着急的说道,“陛,陛下,您赶快去看看王后吧,她,她……”因为她是跑着来的,说话时还有些喘,上气不接下气的。


        

“她又怎么了?”陆云天不耐烦的开口。


        

“她和记者打起来了。”王妈着急的说道。


        

陆云天一愣,“什么?!”


        

*


        

车上。


        

江诗月特兴奋的开口说道,“宝贝,妈妈刚才帅不帅?”


        

棠月点头,笑眯眯的应,“帅,非常帅!妈,您怎么之前都没和我说您会功夫啊?”


        

“哎,就那点花拳绣腿的功夫不值一提啦!”江诗月摆了摆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花拳绣腿呢?您都不知道您刚才那姿势,那身手有多酷!柳茹琴爬都爬不起来!”棠月笑眯眯的开口。


        

江诗月哼哼,“柳茹琴那女人就是欠揍!”


        

她这次动手算是轻的了。


        

再敢有下次,她江诗月保准揍的她连爹妈都不认识。


        

“月月啊,你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是被江女士揍大的。”韩亦安忍不住和棠月诉苦。


        

提起自己的血泪史就想哭!


        

棠月恍然:“三哥,我估计……也是你欠揍。”


        

韩亦安:“……”


        

韩亦乔忍不住低笑出声。


        

江诗月朝他翻了个白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月月又不是白痴,你那些话能骗过她?开玩笑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