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73章 陆云天带着柳茹琴来给棠月道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人说说笑笑的,一点都没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而发愁。


        

或许在他们眼里这些事儿根本不是个事儿。


        

回到韩家,棠月洗漱之前给顾知婉打了个电话。


        

“伯母,事情已经搞定了,柳茹琴……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来烦您了。”


        

“月月,你告诉伯母,你是怎么处理的?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顾知婉着急的开口问道。


        

其实她现在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给棠月带来什么麻烦。


        

棠月笑了笑,柔声安抚,“我啊,什么都没做,也没遇到什么麻烦,您放心。”


        

“那未来亲家那边……”顾知婉欲言又止。


        

棠月无所谓的说道,“我妈他们也没事。”


        

顾知婉还是有点担心,“月月,你别骗伯母。”


        

“伯母,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没事,真没事。”棠月抵靠在浴室门口,不以为意的开口,“您现在就好好睡一觉,然后第二天开开心心回曦城,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然后后面的事咱们再说。”


        

“好,我听你的。”尽管她还是有些担心,可棠月既然说了这话,顾知婉自知也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然,就没再这件事上在纠缠不休了。


        

还是让阿城问吧,或许他能问出些什么东西呢。


        

挂上电话,棠月想了想又给萧厉城打电话,把之前在皇宫发生的事一字不落的告诉了萧厉城。


        

沉默三秒,手机那边传来低低的笑声。


        

棠月笑着问道,“我是不是很厉害?”


        

萧厉城点头:“很厉害。”


        

“快表扬我一下。”棠月求夸奖。


        

“要我怎么表扬,嗯?”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带着丝丝的蛊。


        

“这还要我教你啊?”棠月冷哼,“赶紧的,夸完我还要去洗澡呢,累死了。”


        

演戏这么辛苦,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挤破头想进这个圈子。


        

“月儿……”萧厉城喊了她一声。


        

棠月:“啊?”


        

“我还没教训你,你倒是在我面前摇头晃脑的让我表扬你?”声音冷冷的,像是……动了怒。


        

“我说萧先生,你说说看我又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了?”老男人的脸怎么说变就变了?一点都没征兆!


        

真的,棠月感觉萧厉城最近阴晴不定的,比大姨妈还不准时,指不定哪天就崩了。


        

萧厉城淡淡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数数看好了。


        

棠月也无比的好奇,“好啊,我洗耳恭听。”


        

“第一,擅自做主。”


        

“我什么时候擅自做主了?”不懂。


        

萧厉城解释,“你弄乱自己头发,撕碎我给你买的裙子,甚至伤害自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许你在我面前受伤?哪怕是装的也不行。”


        

被他这么一说,棠月支吾了一下,深吸口气,她便大大方方的道歉,“是我错了。”


        

“还有呢?”


        

“做坏事的时候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带上?”


        

棠月:“!!!”


        

恍然大悟:“敢情萧局是想和我一起去做坏事啊?这怎么能行呢?坏事什么的让我来,你啊,就在后面给他们使绊子就行。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听着她的话,手机那边的萧厉城勾唇淡笑。


        

棠月又追着问,“还有呢?”


        

萧厉城认真的想了想,“暂时就这些。”


        

“哦~~”棠月拖长了语调,笑眯眯的说道,“那萧先生觉得我这个解释怎么样,还行吗?满意吗?”


        

“差强人意。”


        

听着那边松了口气,棠月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萧厉城,你订机票了吗?”


        

萧厉城:“没有,打算坐私人飞机回去。”


        

既然他已经公开了身份,那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棠月点头,“这倒是。萧厉城,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伯父说这件事?”


        

等那些媒体把这件事曝光以后,萧家受到的关注度自然要比之前多的多,而且萧荣海杨欣茹他们肯定会找事的。


        

“一会儿。”


        

“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也是可以打视频电话给伯父的。”棠月表态。


        

萧厉城也不客气,沉声应道,“好。”


        

“那我不打扰你了,赶快去和伯父说吧。”棠月催他。


        

萧厉城:“你早点睡,晚安。”


        

棠月:“晚安。”


        

挂上电话,她便转身进了浴室。


        

至于萧厉城那边。


        

她相信他会很好的解决这件事。


        

与此同时,韩江书房。


        

江诗月动手教训柳茹琴的事已经传开了。


        

韩江下班后就急忙赶回来家,看到老婆和女儿都没事,他才放心。


        

趁棠月去休息时,几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老公,是柳茹琴欺负人在先,我要是不动手,咱们宝贝还不得被柳茹琴这个疯婆子给折腾死?”江诗月本来不想公开宝贝Sherry的身份,毕竟这是宝贝自己的事,可若是不说,还真以为她想对柳茹琴怎么样呢?


        

顿了顿,江诗月便开口说道,“我们家宝贝是Sherry。”


        

韩江:“……”


        

韩亦辰:“……”


        

韩亦乔:“……”


        

韩亦安:“……”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有那么吃惊吗?”江诗月长腿一搭,满脸的嫌弃。


        

好一会儿韩亦安才回神,结结巴巴的开口,“卧槽?!江女士,你,你,你刚才说月月是Sherry?确定吗?”


        

露出一副见鬼吃屎的表情。


        

韩亦辰对时尚圈和珠宝界也不是太关注,但Sherry的大名……他是听说过的。


        

而且他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就是Sherry。


        

韩亦辰有点晕。


        

素来淡定漠然的脸庞上裂开了一道不敢置信地纹路。


        

“怪不得我感觉月月就算是扮丑……品味也挺独特的,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个马甲!”韩亦乔现在总算明白他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了。


        

“柳茹琴呢,从唐可心嘴里知道了宝贝就是Sherry,所以之前给我打电话,让宝贝给她设计一套首饰,口气那叫个理所当然,就好像是我们宝贝欠她的一样。”江诗月说着还把手机拿出来,放出柳茹琴第一次给她打电话的录音。


        

没错,她现在除了和家里人打电话不录音以外,和外人打电话她都是要录音的,引起纷争的时候也有个证据。


        

听完江诗月和柳茹琴的录音,韩亦安“啪”一下拍了沙发,怒气冲冲地说道,“早知道柳茹琴是个这么操蛋玩意儿,在皇宫的时候我就该亲自动手教训她一顿!”


        

他非得打的这贱女人满地找牙不行!


        

“妈,这么大的事您怎么不早点和我们说?”韩亦乔皱着眉问道。


        

江诗月冷哼,“你们妹妹自己能搞定的事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说?和你们说了你们是能帮上她什么忙吗?”


        

众人:“……”


        

韩亦辰抵唇清着嗓子问道,“那您现在说是……”


        

“是告诉你和你爸我为什么要打柳茹琴。”江诗月靠在沙发上,神色冰冷地看着他们。


        

韩江父子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韩江连忙说道,“老婆,你动手教训柳茹琴,我是一千万个赞成的。”


        

“这还像个爹!”江诗月哼哼。


        

韩亦安好奇的问,“江女士,那后来呢?后来这件事是怎么处理的?”


        

依庄女士和月月黑心的程度,月月就算答应给柳茹琴设计首饰,也得从她身上压榨些什么来。


        

江诗月勾了勾唇,露出一副欣慰的表情,“宝贝啊,从柳茹琴身上敲了一亿九千万。”


        

韩江父子:“!!!”


        

“哈哈哈!月月实在是牛逼了!”韩亦安大笑,伸出大拇指给棠月点赞,说着他还转头看了眼韩亦乔,“大哥,咱们妹妹是第一个从柳茹琴身上敲了这么多钱的人吧?”


        

韩亦辰也无比自豪的点了点头,“没错。”


        

“妈,之前柳茹琴身上的伤也是月月打的,您又过去打了她一顿,柳茹琴这次是元气大伤,好一阵子都不能出来作妖了。”韩亦乔推着眼镜说道。


        

韩江知道宝贝很优秀,可他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居然这么优秀。


        

天才珠宝设计师Sherry居然是他韩江的女儿?


        

震惊之余韩江又是无比的心疼。


        

能到现在这个位置。


        

他的宝贝一定受了他们想象不到的苦。


        

这时韩亦安的声音传进了韩江耳朵里,“爸,陛下那边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依柳茹琴那性格,她不去找陆云天掰扯这件事那是不可能的。


        

一哭二闹三上吊。


        

外加撒娇啥的。


        

啧,一想到这个韩亦安就恶心。


        

韩江拧眉正欲开口,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韩亦安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的来电。


        

他转头看了眼江诗月,“江女士,是陛下的电话。”


        

江诗月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韩江一眼,“接吧。”


        

韩江闻言,这才接起电话,拿着手机去阳台接。


        

“江女士,你说陛下找爸是不是要让月月和柳茹琴道歉?”韩亦安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江诗月闻言,眼尾一挑,冷冰冰地开口,“他做梦呢吧?”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来和她宝贝道歉的份儿,没有她宝贝去和被人道歉的道理!


        

韩亦安摸摸鼻子,没再说话。


        

这通电话并没有持续多久,韩江就拿着手机回来了。


        

“爸,怎么样?”韩亦安着急的问。


        

江诗月抬头看他,“先说好,要是陆云天让月月和柳茹琴道歉,想都不要想。”


        

韩江摇头,淡淡说道,“陛下说明天会带着柳茹琴来家里,亲自和月月道歉。”


        

韩家三兄弟:“……”


        

“哼,这还差不多。”江诗月冷冰冰地说道。


        

“爸,这件事会不会有诈。”韩亦辰并不觉得陆云天带柳茹琴来家里和月月道歉是好事。


        

江诗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


        

韩亦安也点头说道,“对,我们没得怕的!”


        

剩下三人:“……”


        

忽然,韩江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开口问道,“萧厉城……真的是陛下的私生子?”


        

说这话的时候他眉头皱的很紧。


        

“宝贝说不是。”江诗月看着他,一脸的认真,“我相信宝贝。”


        

“爸,其实……我也觉得不像。”韩亦安挠了挠头,“不瞒您说,我一直觉得陛下是个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那种,萧厉城要是他儿子,怎么也得遗传到一些花心吧?可他没有,这些年您听说过他有什么绯闻吗?”


        

韩江沉默。


        

韩亦安看他这表情,继续说,“没有吧?既然没有,那就表示萧厉城是个专一的好男人,他和陆云天不一样!而且爸,你凭良心说,陆云天能力怎么样?也就是差强人意,一般般而已。”


        

“萧厉城就不一样了,人家是第九局的老大,像这样有本事的大佬怎么可能会和陆云天扯上关系?”


        

“我看萧厉城这么能干,一定是遗传了萧傅和顾知婉两人的基因!”


        

说完,韩亦安感觉自己身上直直的投落下来四道视线。


        

盯着他后背发颤,“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韩亦辰勾唇,淡淡一笑,“你在帮萧厉城说话。”


        

韩亦安摇头,“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帮他说话呢?”


        

“可你刚才就在替他说话。”韩亦乔强调。


        

韩亦安冤枉:“我没有!”


        

江诗月:“你有!”


        

韩亦安:“!!!”


        

“哎呀,没法说了。”韩亦安最后实在说不过他们,就起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往外走的时候韩亦安还勾唇冷哼,“我会帮萧厉城说话?开什么鬼玩笑?我可是最讨厌萧厉城的人!”


        

*


        

翌日。


        

吃早餐时江诗月和棠月说起来陆云天带柳茹琴道歉的事。


        

“哦,爸,他们什么时候来?”棠月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十点。”韩江说道。


        

棠月想了想,“十点恐怕不行,我要去送萧厉城他们。”


        

韩江闻言,微微蹙眉,“他们要走了?”


        

棠月点头,“嗯,回曦城去做亲子鉴定,萧厉城的势力毕竟在那边。”


        

韩江想了想,“我今天上午刚好没事,和你一块过去。”


        

“爸,您就在家里招呼陛下就好了,萧厉城那边有我。”棠月看着他,委婉的拒绝。


        

江诗月也满是赞同的点头,“我们就在家里先应付他们吧,况且……你过去我担心他们都不好意思说悄悄话了。”


        

坐在棠月身边吃饭的睿睿:“!!!”


        

得知老男人要滚蛋了,睿睿无比的开心。


        

可听外婆说他妈咪要和老男人说悄悄话……


        

睿睿顿时又不高兴了。


        

一下一下的戳着盘子里的煎蛋。


        

听到动静,棠月转头看了眼睿睿,摸摸他的脑袋,柔声问道,“怎么啦小可爱。”


        

“没什么。”睿睿笑眯眯的说道,“妈咪,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送萧叔叔吗?”


        

就算知道萧厉城是他亲爹,睿睿也不打算认他。


        

以后怎么样不知道,但现在不认不认就是不认!


        

睿睿可是很记仇的人,老男人对自己做的那些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棠月一愣,稍稍沉默了下便开口,“好。”


        

一会儿陆云天和柳茹琴要来,睿睿待在这里确实不合适。


        

“韩亦安,你送宝贝和宝贝的宝贝去。”江诗月发话。


        

韩亦安抬头,含糊不清的说道,“为什么是我?”


        

“家里就你这么个闲人,你不愿意?”江诗月眯起眼睛。


        

深吸口气,韩亦安笑着说道,“愿意,当然愿意!”


        

虽然韩江和江诗月他们不去送萧傅顾知婉,但还是给他们准备了一些礼物,让棠月带过去。


        

上午十点。


        

陆云天带着柳茹琴准时出现在韩家。


        

看到江诗月的一刹,柳茹琴还是有些害怕的。


        

因为她没想到江诗月身手那么恐怖。


        

平时她就是个温婉知性的女人,和这些根本不沾边。


        

大家都被江诗月的外表给骗了。


        

可柳茹琴就算心里不痛快,也不会当着在这里,尤其是当着陆云天的面犯蠢。


        

毕竟昨天她可是被陆云天训斥了一顿。


        

“陛下,王后,喝茶。”韩江看着他们说道。


        

陆云天笑着说,“不用麻烦了,我和茹琴今天过来,茹琴是专门过来和韩小姐道歉的。”


        

“韩小姐呢?她在哪儿?”陆云天并没有看到棠月。


        

江诗月淡淡一笑,“我家宝贝临时有事出去了,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就回来,麻烦陛下和王后在这边等一下。当然,如果你们有事的话,可以先走。”


        

柳茹琴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瞬间拉下来了脸,“诗月,昨天陛下给韩外长打电话的时候,韩小姐不在吗?如果不在,你们也不说转达一下?”


        

“临时有安排,又不是故意要爽约的,王后,您不会怀恨在心的是吧?毕竟我家宝贝还小,你一个长辈不会刻意为难小辈的,对吗?”江诗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柳茹琴:“!!!”


        

她正要开口,却被陆云天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顿时闭嘴。


        

“没事,我们可以等韩小姐回来。”陆云天看着他们说道。


        

韩江有些愧疚的开口,“不好意思啊陛下,让您等了。”


        

“老公,你不用和陛下道歉,这都是陛下愿意做的,您说是吧陛下?”江诗月笑眯眯的看着他。


        

陆云天一怔,旋即勾唇笑着说道,“是,是,韩江,你不用道歉,这,这都是我愿意的。“


        

自己说出去的话,就是被针对也得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