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77章 一些真相,棠月的厨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顾家出来,萧厉城没有跟着他们上车,而是趴着车窗看向后座,“我局里还有事。”


        

萧傅和顾知婉点了点头,萧厉城为他们关好车门。


        

上了另一辆车。


        

车上,萧厉城转头看了眼江源:“去查件事……”


        

听完他的话,江源一愣,瞬间眯起了眼睛。


        

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给你三小时的时间。”萧厉城沉声说道。


        

第九局。


        

萧厉城长腿一搭,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扶手,墨眸沉凝,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前方。


        

这时,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男人身上的冷气瞬间变的柔和,他接起,口气也变了,不再是之前对江源时冷冰冰地样子,“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手机那边的棠月打了个哈欠,“问到了吗?”


        

“你是不打算睡觉了吗?”低沉沙哑的语气里是一副纵容又无奈的口吻。


        

“问完就睡。”棠月哈欠声连连。


        

萧厉城也不想折腾她,可如果把这些事都告诉了小丫头,她肯定就没心思睡觉了。


        

所以萧厉城还是卖了个关子。


        

“等你那边天亮了再说。”萧厉城淡淡道。


        

顿了顿,他像是又想到什么似的,旋即补充道,“我让江源去查个东西,大概得等三个多小时,你可以再睡会儿。”


        

“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我先睡了,等江源回来,你记得给我打电话。”棠月叮嘱他。


        

萧厉城纵容的说道,“好。”


        

看棠月挂上电话,萧厉城这才收起手机,俊美无俦的脸庞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三个小时后,江源准时出现在萧厉城面前。


        

“老大,伯母的那个同学,姓石……”江源把查到的信息一字不落的告诉了萧厉城,“叫石戚!”


        

听着他的话,萧厉城脸色骤然一变。


        

察觉到老大的不对劲,江源深吸口气,“老大,要继续吗?”


        

萧厉城:“继续。”


        

“另外两个人,是和石戚一起参与基/因/克/隆/人研究的两个科学家,只不过后来他们回到m洲以后全死了。”江源看着他说道,“死因是因为实验室起火,石戚他们被困实验室,没能及时逃出来,被呛死的。”


        

“很奇怪的是,当时却没有任何新闻爆出来,甚至石戚所在的学校也没有传出来任何关于他死亡的消息。他的学生都以为他失踪了……”


        

“还有……这个石戚有个儿子,叫石东,他也是个医生,在医学界还算是小有名气。不过这个石东行踪诡异,虽然有名,可他却没救过几个人……”


        

“我知道了。”萧厉城颔首点头。


        

顿了顿,他沉声说道,“你先出去。”


        

江源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这些消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萧厉城,这个基/因/克/隆/人试验,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男人转头看着窗外,算算时间,小丫头那边应该天亮了。


        

既然他已经答应了小丫头会把这件事告诉她。


        

那他就不会瞒着。


        

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萧厉城便拿出手机拨通了棠月的电话。


        

手机只响了一秒棠月就接了起来。


        

“真准时啊。”那边传来棠月浅浅的笑声,“我这边刚天亮你就打电话过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在我身边呢。”


        

这打趣挪愉的口气传进萧厉城耳朵里,男人勾唇低低一笑,正要开口。


        

“江源有消息了。”棠月却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小丫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着急啊。


        

想到这儿,萧厉城也没再隐瞒,把自己目前所掌握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棠月。


        

包括他的怀疑。


        

听完他的话,棠月在那边沉默了好一阵,才沉声开口,“所以……你是怀疑辰哥他其实是有家人的。”


        

萧厉城点头,“嗯。”


        

“可我在m洲那几年也没听过他提家人,如果他家人出了意外,他应该会去拜祭的,也没有。”棠月如实说道,“萧厉城,你说有没有可能这把火是石戚他们自己放的?”


        

自己放的……


        

萧厉城眉眼一挑。


        

棠月淡淡说道,“我的意思是他们甘愿死的。你知道的,那种实验室,一般都挺重要的,要是真着火了,肯定会被扑灭……可他们没有扑灭,而是由着这把火烧起来,除了自己想死,我真的找不到其他理由了。他们这样不畏生死的原因,我觉得是因为某些人,这个人,应该就是辰哥的家人。”


        

“或者……这个基/因/克/隆/人项目就是辰哥的家人提议的。”


        

“然后对方召集了石戚他们,让他们进行试验和研究。”


        

“后来成功了,可石戚却发现这个项目对人类威胁太大了,若真大面积投入使用,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他们就一把火烧了实验室,同时也烧死了自己!数据没了还不够,只有他们人没了,才会让这个项目彻底消失!!”


        

只是石戚他们没想到在多年以后,辰哥和石东又重启了这个计划。


        

不得不说小丫头这个的想法还是比较符合他的猜测的。


        

可现在这些也只都是猜测。


        

如果想知道什么,还得从慕北辰身上下手。


        

然而棠月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立马开口阻止,“萧厉城,现在绝对不是你去找辰哥的好时机。”


        

还会打草惊蛇。


        

听着小丫头关切的声音,男人勾唇沉沉一笑,“好,我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棠月为了不让他继续这个话题,主动把话岔开了。


        

“过两天。”萧厉城说道,他还要在京城待两天处理点事情,然后把萧傅和顾知婉送回曦城,才会回p洲。


        

棠月拖长了语调,“哦~~”


        

“对了,今天我二叔过来。”


        

“我打算准备点好东西给他。”


        

这口气……


        

萧厉城耐着性子,好奇的问,“你打算给他准备什么?”


        

“暂时容我卖个关子,等弄好了拍照给你哦!”棠月俏皮一笑。


        

萧厉城纵容着点头,“好。”


        

挂上电话,棠月就起床去洗漱了,穿好衣服她就下楼去厨房准备了。


        

韩江和江诗月是过了一个小时才起床。


        

韩亦辰他们又过了半小时陆陆续续的起床。


        

下楼准备吃早餐的江诗月听说自己的宝贝已经在厨房忙了一个多小时了,就想进去看看她在里面干什么。


        

可管家却拦住她,“夫人,小小姐不让进。”


        

江诗月:“……”


        

“那行,你告诉我宝贝在里面干什么?”


        

管家有些为难,“这……”


        

“这什么这?你赶紧告诉我,不然我就自己进去。”江诗月眯着眼睛,有些不悦地开口。


        

“妈,怎么了?”韩亦辰刚下楼就听到了两人,哦,不对,是江女士单方面的争执声。


        

江诗月没好气地说道,“宝贝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在厨房鼓捣了,我想进去看看,管家还拦着不让我进,我问他宝贝在里面干什么,他还不告诉我,你说这像话吗?”


        

听罢,韩亦辰面无表情的看着管家,“怎么回事?”


        

这时韩亦乔和韩亦安也走了过来,两人因为碰巧听到了江女士的话,韩亦安看着他说道,“勇叔,您就说吧。”


        

管家拧了拧眉,纠结了一阵便压低声音开口,“今天不是二爷要过来吗?小小姐说她要给二爷做一桌子菜。”


        

江诗月:“……”


        

韩亦辰三兄弟:“……”


        

“我去,月月还会做饭呢?”韩亦安忍不住开口,脸上是一副喜滋滋的样子,可很快他就喜不出来了,“她会做饭为什么不先做给我们吃?为什么要给二叔?”


        

“韩亦安!!这是重点吗??”江诗月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韩亦安立马改口,“连我们都不舍得让月月下厨呢,二叔一来月月就要下厨了,他就不怕自己有命来没命回吗?”


        

“大哥二哥,你们说是不是?”


        

说完他就转头看向韩亦辰和韩亦乔。


        

两人:“……”


        

这时姗姗而来的韩江看他们都站在餐厅,皱眉问,“怎么回事?”


        

“我的宝贝在厨房给你那好弟弟做饭呢!!!”江诗月一副幽怨的语气。


        

察觉到自家媳妇投来的眼神,韩江立马开口,“韩亦安,你赶快把月月叫出来!”


        

在韩家还用得着宝贝下厨吗?


        

最重要的还是给韩承做饭!


        

她要真做了,媳妇儿还不得弄死他?


        

求生欲很强的韩江立马让韩亦安去叫人。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系着围裙的女孩从厨房走了出来,她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看到他们,扬唇一笑,“爸妈,大哥二哥三哥,你们都在啊。”


        

韩亦安见状,连忙上前接过棠月手里的盘子,关心的问,“月月,你说你干嘛要给二叔做饭呢?你忘了二叔之前是怎么对你的了吗?我看啊,就算你做了一桌子的菜,二叔也不会接纳你的。”


        

“没事啊,他接纳不接纳我无所谓,我也不需要。”棠月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二叔怎么说都是长辈,长辈来看晚辈,如果我不准备点什么东西给他,说不过去。我思来想去啊,为二叔做一桌子菜是最合适的了,可以让二叔尝尝我的手艺呢。”


        

听着她的话,韩亦安下意识低头看向盘子里的菜。


        

是一份茄汁大虾。


        

闻起来好香啊!!


        

韩亦安有种想尝尝的冲动。


        

“我……可以先试吃吗?”


        

棠月想了想,摇头道,“最好不要……”


        

“为什么?”韩亦安不解。


        

“因为……”棠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怕你会‘流连忘返’,喜欢上我做的饭。”


        

韩亦安:“……”


        

她越是这么说他越想吃了。


        

“没事没事,三哥知道你做的菜好吃,你放心,就算你厨艺好,以后下厨这种事还是我们来做,是不是啊大哥二哥。”韩亦安又转头看向韩亦辰他们。


        

其实刚才看到盘子里的菜以后,他们就有种想尝尝的冲动。


        

骤然听到韩亦安的话,两人便下意识的点头,异口同声的开口,“嗯。”


        

“爸妈,你们呢?你们就不想尝尝吗?”韩亦安又转头看向韩江和江诗月。


        

韩江攥拳抵唇清了清嗓子,“宝贝首次下厨的菜,我们还是先尝尝吧。”


        

“尝就尝吧。”江诗月哼哼。


        

棠月看着他们,有些为难的开口,“你们真要尝啊?”


        

众:“嗯。”


        

“那好吧……”棠月松口。


        

韩亦安连筷子都顾不上拿,直接动手抓了一直虾吃了起来。


        

脸色……变的有些古怪。


        

“好吃吗三哥?”棠月笑眯眯的问道。


        

虾肉在他嘴里嚼了半天,勉强咽下去以后韩亦安顿时勾唇一笑,“好吃!特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茄汁大虾!!”


        

“爸妈,大哥二哥,你们也赶快尝尝!”


        

坑死你们!


        

众人闻言,也迫不及待的尝了起来。


        

印象中这还是爸妈第一次不拿筷子直接动手呢。


        

看来他们对月月做的菜也是挺期待的。


        

只是……


        

哎!!


        

然后几人脸上露出一副很是古怪的表情。


        

好不容易把嘴巴里的虾给吞进肚子里,江诗月笑着看向棠月说道,“宝贝啊,你厨艺真棒!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虾!”


        

韩江笑了笑,“宝贝你真厉害!”


        

韩亦辰淡淡一笑,“月月,你厨艺比韩亦安还好。”


        

韩亦乔点头:“很好吃。”


        

听着他们的话,棠月也笑了,“我也觉得我做的菜很好吃,那我就去忙了,我给二叔准备了十几道菜呢。”


        

说罢她便转身又钻进了厨房。


        

她身影消失不见后。


        

韩亦安这才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卧槽!真是咸死我了!”


        

“爸,江女士,你们说一会儿二叔来了……我去,十几道菜,还不得咸死他啊!”


        

喝完水的江诗月没多久就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我知道了!”


        

韩江拧眉不解地问,“你知道什么了?”


        

“宝贝是故意的。”江诗月得意洋洋的一笑,“她给韩承准备了十几道菜,就是为了给他个下马威!你们想啊,依宝贝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她怎么可能真心的欢迎你们二叔呢?”


        

她宝贝和韩承的梁子,呵呵,早就结下了。


        

韩亦安恍然:“原来是这样!月月不愧是我妹!这整人的手段简直一流!”


        

刚才那道菜看着色香味俱全,是一道好菜,可没想到味道却是一言难尽……


        

相当相当相当的咸!


        

江诗月转头看了眼韩江,眯着眼睛小声威胁道,“你不能把这件事告诉韩承,不然……”


        

后面的话她没说完,但威胁的意思已然不言而喻。


        

“我知道!我保证不说。”韩江立马和江诗月表态。


        

若是之前他还顾念着一些兄弟之情的话,那现在是一点情分都没有了。


        

“行了,我再去喝点水,韩亦安,你去叫宝贝的宝贝。”江诗月看着韩亦安说道。


        

韩亦安点头,正要离开,忽然江诗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开口道,“一会儿韩承来了,宝贝的宝贝不能待在家里……”


        

“妈,我和韩亦安带他出去。”韩亦辰淡淡道。


        

江诗月摇头,“你不行,你这张脸国民度太高,你要带宝贝的宝贝出去,别人会以为他是你的私生子!”


        

韩亦辰:“……”


        

“噗嗤!!”韩亦安不厚道的笑了,“江女士的话可真贴切。”


        

韩亦辰一个冷眼扫过去。


        

“妈,我去叫睿睿了。”韩亦安打哈哈似的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妈,我和韩亦安一起带睿睿。”这时站在旁边的韩亦乔开口道。


        

江诗月想了想,“嗯。”


        

**


        

中午。


        

韩承带着一堆礼物准时到了韩家。


        

是韩江和江诗月接待的。


        

本来江诗月是不想理韩承的。


        

可没办法,自己的宝贝还在厨房忙呢,她怎么可能走?


        

况且她也想看看韩承被咸死的画面。


        

一定很爽!!


        

坐在沙发上的韩承环顾了周围一圈都没看到棠月,笑着问道,“哥,嫂子,我那个小侄女呢?”


        

韩江看着他说道,“在厨房。”


        

“厨房?”韩承一愣,似是没想到棠月会在这里。


        

“韩承啊,你不知道,昨天宝贝知道你这个二叔要过来,就和我们嚷嚷着要给你这个二叔做饭吃呢。”江诗月为了打消韩承的顾虑,竭力的在推销棠月的厨艺,“实不相瞒,我家宝贝的厨艺很高呢,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都是吃的宝贝做的饭!”


        

“哎,韩承,你别看你这个小侄女平时虎里虎气的,实际上也是做饭好手呢。”


        

“是不是啊老公?”


        

说完江诗月便转头看向韩江。


        

韩江立马点头,没有露出一点的破绽,“是啊,韩承,一会儿你一定要尝尝你侄女的手艺!!”


        

“既然哥哥和嫂子都这么说了,那我一定是要尝尝看的。”韩承客套的开口。


        

可他却知道棠月没那么好心。


        

之前他们闹这么僵,她怎么可能给自己做饭吃?


        

这饭里……十有八.九被她加了东西!


        

一会儿吃的时候得多注意一些。


        

半小时后,管家走到三人面前,尊敬的开口,“先生,太太,二爷,小小姐说可以吃饭了。”


        

韩江点了点头,“走吧,尝尝你侄女的厨艺。”


        

韩承点头,便和他们往餐厅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