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79章 柳茹琴让棠月把设计图交给大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了亲子鉴定报告,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言论就被压了下去。


        

毕竟第九局是京城的特殊部门,若不是萧厉城自爆身份,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部门存在。


        

在网上搜不到的那种。


        

可第九局下属的这家医院并不是神秘的,它在京城也承担着地方救治,有不少民众去医院看过病。


        

在民间相当的有威慑力。


        

所以他们对这份报告是没有怀疑的。


        

自然也就承认了第九局是真实存在的。


        

【我就说萧厉城不是那个劳什子p洲皇室陛下的私生子,之前那些骂我的,还不滚出来道歉!】


        

【萧厉城是第九局老大,他想要一份亲子鉴定报还不容易吗?就算是医院出具的那又怎么样?你们能保证这个报告的真伪吗?】


        

【我看萧厉城是穷途末路了,知道自己的身世瞒不住了,所以才让人伪造亲子鉴定报告!】


        

【萧董事长好惨啊!妻子给自己戴了这么顶绿帽子,还不得呕死?我看萧董事长还是再查查和萧厉衍的关系吧,万一萧厉衍也不是你儿子呢?白白替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


        

就在网友们议论纷纷时,医院官微甩出了一个视频。


        

是从给萧傅和萧厉城采血,一直到报告出来的过程。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根本没有任何捣鬼的地方!


        

然后那些支持萧厉城的网友就冲出来攻击那些键盘侠。


        

【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不是觉得作假吗?人家分分钟把证据甩出来了!就你们一群傻逼在一旁嚷嚷!!】


        

【真是笑死人了,说萧厉城不是萧董事长亲生儿子的人站出来,我倒是想和你们说叨说叨,人家萧董事长和萧厉城做父子做了快三十年,萧厉城要不是他儿子,这么多年难道他就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你们是把萧董事长当傻逼看呢?】


        

【p洲的那个陆云天也真是挺搞笑的,就因为萧太太和他初恋长得像,就硬要碰瓷说人家萧太太是他的初恋!!就这智商还当陛下呢?我看他趁早让位算了!】


        

舆论算是一边倒了。


        

现在大家都在攻击陆云天。


        

当然这个消息也从韩江嘴里传到了陆云天耳朵里。


        

男人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眉头皱的很紧,似乎很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陛下,这是萧先生和萧局的亲子鉴定。”韩江还专门从网上把结果打印了下来。


        

送到陆云天手里。


        

“陛下,萧局……真的不是您儿子。”韩江深吸口气,无奈的开口。


        

陆云天坐在书桌前,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拿着鉴定报告,痛苦的不行,“不信,我还是不信,韩江,你说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一个和婉婉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


        

“是因为您的初恋情人和萧太太是双胞胎姐妹。”韩江按着之前棠月告诉的话说道。


        

顿了顿,又继续开口,“所以她们长的一样。”


        

陆云天一愣,瞬间抬头,眯着眼睛看向韩江,“这,这是真的?”


        

“嗯。”韩江颔首,“已经和萧太太父母那边核实过了。实不相瞒,顾外.长和萧太太的爸爸也是双胞胎,不过顾外.长因为一些事很早就离开家了,一直在p洲这边发展。后来您也知道,顾外.长的妻子怀孕时出了意外,他们就到京城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正好顾太太也怀孕了,生下双胞胎以后就把其中一个女儿交给顾外.长抚养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顾外.长一家出了意外。”


        

说到这儿,韩江还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陆云天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可韩江心里却直犯嘀咕。


        

他不知道自己这么说能不能让陆云天相信。


        

可看陆云天那满是痛苦和纠结的脸,韩江又感觉自己这个说法陆云天说相信的。


        

好一会儿陆云天才继续开口说道,“那我的儿子……”


        

深吸口气,韩江有些惋惜的开口,“去世了。”


        

之前的希冀在这一刻悄然覆灭,这么久以来在陆云天心里构建的坚定信念,突然就塌了。


        

一向坚毅的人仿佛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似的。


        

眼眶浸了许多湿润的水雾。


        

陆云天朝韩江摆了摆手,语气有些不稳的开口,“你先出去。”


        

韩江知道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消息,也没勉强,便转身离开。


        

看来,陛下已经相信这个说辞了。


        

想到这,韩江忍不住松口气。


        

**


        

与此同时,王妈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把这件事告诉了柳茹琴。


        

“王妈,你说真的?”柳茹琴眼睛一亮,激动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激动地握着她的手问道。


        

王妈点头,“是真的,是我亲耳听到的。”


        

“当时陛下整个人就蔫了,看样子挺失落的。”王妈如实说道,“不过茹琴,你也别担心了,陛下最多就是失望一阵子而已,等他缓过这个劲儿来,就好了。”


        

“男人嘛,心里想着念着忘不了的,始终都是他的初恋情人。”


        

“可那又怎么样呢?人死了就是死了,又不能复生,你,柳茹琴,才是最大的赢家。”


        

听着这话,柳茹琴先前还有些愤怒的情绪,缓缓消散,“没错,王妈,你说得对,顾知婉已经死了,死了!!就算陛下再怀念她又有什么用?一个死人还想和我争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王妈颔首,“你这么想就对了。”


        

“可王妈,就算那个顾知婉死了,现在这个还活着啊。陛下只要看到她那张脸,就还是会想起顾知婉那个贱人!”这才是最让人生气的地方。


        

也是最让柳茹琴无可奈何的地方。


        

王妈倒是不以为意,“想起来就想起来,一个死人而已,不足为据。”


        

“王妈,你说陛下会不会动把那个顾知婉抢过来的心思?”柳茹琴似是想到什么,不敢置信地说道。


        

“茹琴你多虑了,那个顾知婉现在是萧太太,人家家庭和睦,陛下凭什么抢?如果抢,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他又不是不知道。你放心,陛下不会这么傻的,他不会为了个女人置自己,置p洲于险境的。”王妈看着她,笃定的开口。


        

若是换做以前,陛下或许会这么做,可现在……王妈笃定不会。


        

“可事情总有万一,我……还是放不下这个心。”柳茹琴看着她说道。这个顾知婉活着,对她来说始终是个祸害,而且还是那种搅和的她不得安宁的那种。


        

王妈知道她的顾虑。


        

深吸口气,她拧着眉说道,“既然你还是担心,那不如我们还是按原来的计划,把她给……”


        

说着王妈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柳茹琴想了想,连连点头,“嗯,就这样办。”


        

只有顾知婉死了,陛下的注意力才能从顾知婉身上转移到她身上。


        

“茹琴,你最近和陛下……你们怎么样?”王妈看着她问。


        

“呵,还能怎么样?王妈你觉得自从顾知婉出现以后我的日子会好过吗?”柳茹琴哼哼。


        

王妈拧眉看着她。


        

也没在说什么。


        

看来确实是得让这个顾知婉彻底消失。


        

不然茹琴会越来越惨。


        

**


        

两天后。


        

唐可心带着自己的初稿到了皇宫,把稿子给柳茹琴看。


        

“干妈,这是我的初稿,您看看,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我再改。”唐可心有些紧张的开口。


        

这次的设计图是她自己一个完成的人,也没angel在旁边指点。


        

当然她也不会自己一个人闷头去设计。


        

知道柳茹琴喜欢棠月的设计,她就从网上把棠月的设计都搜集起来,选了些精华的创意用到了自己的设计稿上。


        

最后又加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才把设计图画完的。


        

也不知道柳茹琴喜欢不喜欢。


        

看着面前的设计图,柳茹琴一眼就知道唐可心低仿了Sherry的一些创意,画出来的设计稿不伦不类的,特别难看。


        

可眼下她要利用唐可心对付棠月,对付韩家。


        

也就昧着心随便给唐可心指了一两点要改的地方,然后说道,“可心,你真是有设计天赋,干妈看好你啊。”


        

“干妈,您真的喜欢我的设计吗?您不觉得我设计的很难看吗?”唐可心拧眉看着她说道。


        

柳茹琴摇头,“不会啊,你设计的很有灵气,也有自己的特点,干妈是觉得你得经过系统的培训,这样你的设计天赋才能被彻底挖掘。”


        

唐可心苦笑一声,“我也想啊,可没合适的老师教我。”


        

柳茹琴知道她的意思,“你愿不愿意进珠宝学院学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入学。”


        

唐可心怔住。


        

进珠宝学院?


        

她不想。


        

如果可以她更想跟着angel学习。


        

因为她知道学校学的东西都是皮毛,不如去给经验丰富的设计师。


        

可柳茹琴既然提起来了,她也不能拒绝,不然柳茹琴万一生气怎么办?


        

想到这儿,唐可心便违心的开口,“我知道了,谢谢干妈。”


        

“等你到了学校,我会安排一个资历非常丰富的老教授带你,不会亏待你的。”柳茹琴看着她说道。


        

唐可心点了点头,“谢谢干妈。”


        

她对珠宝学院的老师不怎么感兴趣。


        

他们就算再牛逼也牛逼不过Sherry和angel。


        

“可心,你这个设计图什么时候能改好啊?”柳茹琴看着她问。


        

“两三天吧。”唐可心预估了一下时间。


        

柳茹琴点头,“那行,你改完以后直接把设计图交给娜娜,她会去找专人去做。”


        

唐可心乖巧的应道:“好的。”


        

她离开后,柳茹琴就拿出手机给江诗月打电话。


        

虽然棠月打了她,可棠月还收了她一亿九千万。


        

柳茹琴计划的很好,如果顺利的话,她不止能收回这一亿九千万,还能让棠月吐出来更多。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手机那边传来江诗月轻快的声音,“王后,有事吗?没事的话你还是待在家里好好休养吧。”


        

柳茹琴勾唇哼笑。


        

在心里想:你就笑吧,再笑几天就该笑出不来了。


        

也没在意江诗月对她无理。


        

“我就是想问问月月设计的怎么样了?”柳茹琴笑着问。


        

“不知道呢,设计是宝贝的事,我不过问。”江诗月淡淡一笑,“王后,我劝你还是别心急了,就是她现在设计好了,你那副样子……戴着首饰出去也不好看,你说是吧?”


        

柳茹琴:“!!!”


        

“当然,如果你坚持的话,那也行,我可以帮你催催。”江诗月笑眯眯的说道。


        

柳茹琴觉得自己怎么回答也不对。


        

都是会掉进江诗月挖好的坑里。


        

可不回答,江诗月会不会觉得自己在怕她似的?


        

想到这儿,柳茹琴便笑着说道,“哎,不瞒你说我身上的伤早就好了,多亏了月月手下留情,不然就我这把老骨头,估计得休息百八十天。”


        

“呵呵。”江诗月笑了笑,“那我就帮你催催吧。”


        

“谢谢了诗月。”顿了顿,柳茹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忽然开口,“对了,如果月月的设计稿我看了以后没问题的话,那就交给娜娜吧,让她去找材料做首饰。”


        

“这……我恐怕得问问我家宝贝。”江诗月没答应。


        

柳茹琴也不急,特别的好说话,“好。”


        

晚上。


        

江诗月把柳茹琴的意思告诉了棠月。


        

“宝贝,你怎么看?”


        

棠月勾唇,漫不经心的开口,“随她。”


        

“可你就不担心柳茹琴在上面动手脚吗?”江诗月忧心忡忡的。


        

棠月淡淡一笑,“我就是知道柳茹琴会动手脚,所以才让她去弄的。妈,上次我就说了,在这个世界上除非我甘愿被算计,否则不会有人能算计的了我。”


        

她这信誓旦旦的表情……嗯,瞬间就打消了江诗月的顾虑。


        

“妈妈知道了。”


        

趁江诗月去给柳茹琴打电话,棠月给萧厉城发微信。


        

【把许靖和小九带来p洲呗。(微笑)】


        

萧厉城:【嗯?】


        

棠月:【啊,是这样的……柳茹琴说让我把设计稿给大公主,我呢知道她要在首饰上动手脚,所以打算让他们去盯人。】


        

萧厉城:【好。】


        

棠月:【(么么哒)】


        

萧厉城:【(微笑。)】


        

棠月:【什么时候回来?】


        

萧厉城:【后天。】


        

棠月:【我后天去接你啊(比心心)】


        

萧厉城:【好。】


        

结束了和小丫头的聊天,萧厉城就给许靖打电话。


        

接到任务,他和小九立马就收拾行李,买了最近一班的机票飞p洲。


        

许靖和小九比萧厉城先一步到p洲。


        

两人出来就见到了棠月和韩亦安。


        

虽然来之前他们已经知道棠月的真面目了,可骤然间看到真人,两人的心口还是微不可闻的跳动了一下。


        

许靖结结巴巴的开口,“棠小姐,你真漂亮!”


        

小九也顺势开口,“棠小姐,你是我见过的所有女生里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女生!”


        

一上来就是一顿彩虹屁。


        

韩亦安在旁边白眼都快翻上了天。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这两个人和萧厉城一样的讨厌!


        

可许靖却立马从包里拿了一个袋子出来,尊敬的交给了韩亦安:“韩三少,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小九也拿了一个袋子同样交给了韩亦安:“三少,这是我送您的。”


        

棠月眯着眼睛看两人。


        

许靖摸摸鼻子说道,“棠小姐,你别看我们,你的礼物……我们不敢送。”


        

小九也连连点头附和,“没错没错,我们不敢送,不敢送。”


        

送了……老大会摁死他们。


        

棠月呵呵一笑。


        

其实韩亦安也没把他们送的礼物放在眼里。


        

他还在想,狗男人的下属能送什么好东西?


        

上了车。


        

棠月把大公主的照片给他们两看,刚要开口,许靖却说道,“棠小姐,详细情况老大已经和我们说了,你放心,我们一定把她盯得死死的。”


        

萧厉城居然都和他们说了……


        

还真是行动派啊。


        

棠月也没再说什么。


        

倒落了个清闲。


        

有萧厉城在,她还操什么心?


        

把许靖和小九两人安排在萧厉城的别墅,棠月就和韩亦安回去了。


        

到了家,韩亦安随意把它们扔在沙发上,跟着进去的棠月拎着其中一个袋子,笑眯眯的说道,“三哥,你不打开看看啊?”


        

韩亦安躺在床上,满不在乎的说道,“有什么好看的?”


        

他才不要看。


        

棠月说,“那我看了。”


        

袋子里面是一个鞋盒。


        

她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放着一双崭新的篮球鞋,上面……貌似还有一个签名。


        

之前因为睿睿的关系,她多少也是关注一些篮球赛的。


        

所以她自然而然的知道这个是谁的签名。


        

因为之前她在三哥的房间里看到过他好多张海报!


        

不得不说,为了讨好三哥,许靖真的是下了血本啊!!!


        

可貌似当事人并不领情。


        

想到这儿,棠月便故意装作很吃惊的样子的开口道,“三哥,这,这不是你偶像那个的限量版的篮球鞋吗?”


        

“不可能!”韩亦安拍了拍手,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这双鞋早就绝版了!!”


        

棠月坚持:“是真的!你看看!”


        

说着她走上前,把这双篮球鞋放在了韩亦安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