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88章 棠月使计坑陆云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连处理了唐可心和大公主,书房里的空气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秘书长把里面收拾干净,就带着徐谦和亚历离开了。


        

只剩下萧厉城,棠月以及许靖和小九。


        

陆云天起身走到棠月面前,看着她说道,“月月,你看陆叔叔都按着你说的做了,那请墨老的事,你看看能不能帮陆叔叔这个忙?你柳阿姨现在命悬一线……”


        

“陆叔叔,虽然这次的事是大公主在幕后策划的,可如果王后没有这个心思,大公主就是煽动也煽动不起来……”棠月似笑非笑的样子让陆云天一噎。


        

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硬是被怼了回去。


        

“所以我没道理救一个企图要害我的人,我没那么圣母,万一救了王后,她不感恩,还想着报复,那我救她干什么?给自己添堵吗?”棠月单手插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陆叔叔,王后的命,就交给老天爷吧。曦城有句话说的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您学识渊博,我想应该听得懂。”


        

说完棠月就打算走了,可陆云天却拦住她。


        

只是他还没碰到棠月,萧厉城就挡在了她面前。


        

那架势仿佛是在告诉陆云天,如果他再敢接近棠月一步,就对他不客气。


        

陆云天如今是有求于棠月,他只能按着萧厉城的意思来做。


        

点了点头,他就向后退了几步,“月月,只要你肯救你柳阿姨,你提什么条件陆叔叔都答应。”


        

陆云天这反应……倒是真有咪咪点出乎棠月的预料。


        

依她对陆云天的了解,这男人应该趁柳茹琴病危的时候趁势甩了她才对。


        

这样才有机会继续做他的白日大梦。


        

可棠月很快就想到了陆云天这么做的动机。


        

他现在是p洲的陛下,对外一向是好丈夫,好父亲。


        

若是不救柳茹琴……


        

恐怕陆云天这个深情丈夫的人设可就没办法维持下去了。


        

到时候说不定连自己这个位置都保不住。


        

为了救柳茹琴,陆云天这么没底线的开条件。


        

如果她不加以利用的话,岂不是‘辜负’了陆云天的一番好意?


        

可p洲实在没有能吸引她的地方!


        

棠月认真的想了想,好一会儿才开口,“陆叔叔当真愿意什么都答应我?”


        

看她这态度……陆云天就知道棠月是松了口,点了点头,他立马说道,“对,你提,我都答应。”


        

“三个,你只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帮你试试,至于老头子愿不愿意来,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棠月看着他说道。


        

陆云天连连点头应声,“你说,你说。”


        

“第一个,柳茹琴的儿女,不能继承你的位置。”棠月慢悠悠的开口。


        

陆云天想也不想便开口答应,“行,我答应你。”


        

反正他也不准备把位置交给他们。


        

所以这个条件对他而言没什么问题。


        

“这第二个,就是你现在立刻召开记者会,公开向我,以及我的家人道歉。因为这莫.须.有的罪名,我和我家人承受了太多的非议。”


        

陆云天略微有些艰难的说道,“……行吧。”


        

有点不情愿。


        

棠月看着他笑了,“陆叔叔,如果您不愿意,可以不用勉强。真心道歉和假意道歉,大家看的一清二楚。”


        

“我,我当然是真心的。”陆云天强调。


        

棠月眼尾一挑,似笑非笑的开口,“那陆叔叔现在就试试咯。”


        

“试什么?”陆云天下意识问道。


        

棠月:“当然是道歉啊。”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您试试,看看能不能诚心实意的把对不起这三个字说出来。”


        

说完棠月还转头看了许靖和小九一眼,“你们俩先出去,不然陆叔叔会不好意思。”


        

两人点头,很快走了出去。


        

“陆叔叔,现在这里就您,我,萧厉城,如果您觉得萧厉城也是外人,那我让……”只是后面的话她还没说完就被萧厉城打断了。


        

男人一本正经严肃的说道,“我不是外人。”


        

棠月恍然,“啊,对,萧厉城的确不是外人,实不相瞒,当时伯父伯母还因为萧厉城入赘到我家的事和我爸妈商量了好久呢。”


        

陆云天:“……”


        

“陆叔叔,开始吧。”棠月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我……”陆云天忽然就卡壳了,那三个字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从他坐在这个位置开始到现在,就没说过对不起,嗯,他本人亲自道歉的没有,之前最多就是替柳茹琴,替陆安娜道歉。


        

可现在得亲自和棠月道歉,陆云天拉不下来那个脸。


        

“哎,月月,你就别为难叔叔了,不然叔叔回去多练练,然后再说?”陆云天想了个折中方案,和棠月商量。


        

“陆叔叔,您对着镜子练还不如对着我练呢。镜子是死的,我人是活的,您就是对着镜子能说一万次,对着我说不了一次也不顶用啊。”棠月双手环胸,笑眯眯的看着他。


        

顿了顿,她继续开口,“如果您对着我都说不出来,我真的怀疑,你对着成千上万的记者,那些民众,您能说出来吗?”


        

“陆叔叔,不是我要逼您做什么,您既然答应了,就得办到是不是?如果您没有一点诚意,那大家就觉得您根本不是诚心的,对您的名望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听着她这头头是道的话,陆云天道歉也不是,不道歉更不是,沉默了一阵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声咕哝着说了声,“对不起。”


        

“啊?陆叔叔,您刚才……是说了什么吗?”棠月拧眉好奇的问道。


        

“我刚才已经和你道歉了。”陆云天看着她。


        

棠月歪着脑袋,很是纠结的说,“可我没听到呢。”


        

转头问萧厉城,“你听到了吗?”


        

“没有。”萧厉城摇头。


        

棠月:“陆叔叔,您看连萧厉城都没听到,那这道歉……不然您再说一次?”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匆匆的敲门声,秘书长还没等陆云天应声,就推门进来,拧眉说道,“陛下,有加急电话。”


        

陆云天颔首,神色凝重的说道,“知道了。”


        

“月月,萧局,我还有点事,先过去一趟。”


        

说着他着急的向外走。


        

“那陆叔叔您快去吧,千万不要影响了您的正事。”棠月特识大局的说道,在陆云天和她错身时速度极快的在他身上放了个东西!


        

陆云天也没觉得有什么,拍了拍她肩膀就快步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棠月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与此同时。


        

另一边,陆云天和秘书长出去以后,他就沉声问,“谁的电话?”


        

“陛下,其实没有电话……”他们走了很远以后秘书长才敢开口。


        

陆云天蓦地站住脚,皱眉神色凝重的问道,“没有电话?”


        

“是我不想让您再被韩小姐为难下去了。”秘书长看着他,“陛下,不是我说,这个韩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她仗着自己是韩外.长的女儿就对陛下这样,简直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陆云天早就不爽棠月了。


        

也不想和她继续周旋。


        

秘书长突然出现,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深吸口气,陆云天拍着他的肩膀道,“做的不错。”


        

秘书长笑了笑,而后像是想到什么,试探性的开口问道,“韩小姐和萧局那边……”


        

“就……晾着他们吧,过一会儿她耐不住寂寞就走了。”陆云天面无表情的道。


        

秘书长:“可王后那边拖不得……”


        

“既然她这边走不通,就让韩江亲自去联系墨老。”这也是他最初想的办法。


        

秘书长点头,“我这就去联系韩外.长。”


        

棠月在书房认真等了陆云天半小时,见他回来,她便起身,看着萧厉城说道,“既然陆叔叔这么忙,那我们就先走吧。”


        

萧厉城颔首,拥着她的肩膀往外走。


        

车上。


        

棠月把身上的小型摄录机拽下来,关掉放在小盒子里,靠着身后的椅背,笑着开口,“萧厉城,这出戏好看吗?”


        

“相当精彩。”萧厉城评价。


        

“呵,不过这出戏还没到最精彩的地方呢,你可以慢慢看哦。”棠月朝他挑了挑眉。


        

说着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萧厉城,我困了。”


        

“睡吧,到家了我叫你。”萧厉城看着她说道。


        

棠月:“可我今天不想回家里,我想去你那里。”


        

洞悉她意图的萧厉城微微颔首,“好。”


        

他开车离开后,皇宫外的保镖便拿出手机给秘书长打电话,告诉他两人已经走了。


        

秘书长又把这个消息告诉陆云天,男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走了。”


        

言语里透着深深的无力感。


        

陆云天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小辈逼到这种程度。


        

应该说他就没料到棠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就凭刚才她揍娜娜那个身手……


        

一看身手就不俗。


        

他当初怎么会以为棠月只是个靠家里的千金小姐呢?


        

失策,失策了。


        

“陛下,韩小姐把大公主打成这个样子,难道就这么算了吗?”秘书长试探性的开口问。


        

“不然呢?”陆云天反问,“这件事错在娜娜,如果不是她先设计棠月,茹琴就不会昏迷,说到底这都是她们作的。”


        

秘书长拧着眉,“可韩小姐既然敢对王后和大公主这样,她就敢对您这样!您要是不给她点教训,我看她会蹬鼻子上脸,迟早会爬到您头上,到时候……p洲皇室还不是她说的算?”


        

陆云天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深吸口气,他就拧着眉开口,“就按你说的办,不要惊动任何人,给她点教训!”


        

秘书长颔首,“属下知道了。”


        

就在他转身要去办这件事时,这时新闻部部.长急匆匆的连门都没敲,就推门走进来,他急的上气不接下气,着急的说道,“不好了陛下……”


        

“什么不好了?我好着呢!”陆云天对他这说辞是相当的不满。


        

部长一愣,立马和他道歉,“对不起陛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您现在在直播吗?”


        

“嗯???”陆云天被他这话弄得云里雾里的。


        

部长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陆云天是被蒙在鼓里的。


        

深吸口气,他便连忙开口,“您还是自己看吧。”


        

说着部长给了陆云天一个手机,然后把视频给他看。


        

还在懵逼的陆云天接过手机,低头一看,瞬间变了脸!


        

蓦地起身,把手机扔在桌上,厉声呵斥着说道,“这怎么回事?”


        

新闻部部长也是不明所以,额头直冒冷汗,“我,我也不知道。”


        

秘书长狐疑的拿起手机,也低头看了眼手机。


        

脸色骤变。


        

手机屏幕上出现的,赫然是刚才棠月和萧厉城从来皇宫,被请进书房和大公主他们对峙,以及刚才他和陆云天的谈话都在其中。


        

而且视频最上方还清晰的标明了直播字样!


        

很显然,直播还在进行中。


        

直播间里已经涌进了2000万人,且还有往上再增加的趋势。


        

无数条弹幕刷刷刷的有在向上增加的趋势。


        

“所以……我这是又被带了节奏,冤枉了Sherry?我现在tm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之前我们Sherry大大粉一直都没开口,就在幕后看着你们蹦跶,你们以为我们是真的心虚所以才不开口的吗?我们是想让你们这群脑残亲眼看着自己犯了这么愚蠢离谱的错误!”


        

“上次带节奏的时候还没被教训够吗?又要再来一遍?其实你们喜不喜欢Sherry大大真的无所谓,Sherry大大有我们喜欢就够了!真的,她不缺你们这些黑粉。”


        

“我就挺好奇的,这个陆安娜到底是哪儿来的脸敢设计陷害Sherry呢?”


        

“对,没错,我们Sherry大大是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可Sherry大大这么漂亮,如果她不隐瞒身份,故意扮丑,万一招来那些人的垂涎怎么办?她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出此下策的。试问有哪个女生想故意扮丑的?哪个女生不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我刚才看着大公主被打,莫名觉得好爽怎么办?她就是活该,自己以为能设计的了Sherry,没想到被反设计,被揍成那样,以后就是变成残疾都是她自找的!!”


        

“还有那个唐可心,设计的叫什么鬼东西,就那种东西也配得上叫项链?真的是笑死人了!p洲的王后还了乐此不疲的戴着,她的审美是有多差劲啊!”


        

“最搞笑的是p洲陛下陆云天,哈哈哈,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你要不想和人家道歉你就直白着说我不想道歉啊,既然答应了,背后又搞那些小动作干什么?真当别人是傻逼啊?”


        

“你们看到大陛下刚才那不走心的道歉了吗?结巴了半天都没放个屁,好不容易说了,又是悄声说的,哈哈哈,Sherry让他重新说一次,他不说,还找借口离开,晾了半小时,我女神一点怨言都没有。真的,我女神就是脾气太好了,要是我,早就把他揍的满地找牙了!”


        

“对啊,陛下又怎么样?这种陛下在这个位置上待着也是浪费资源!还不如早点退下来呢。”


        

“真的是好同情p洲的小伙伴啊,摊上这么个陛下,算你们倒霉吧!”


        

“我就不知道陆云天哪儿来的脸让Sherry大大帮忙的,Sherry大大自己都说了她不是圣母,不会以德报怨。”


        

“就是说啊,想要她帮忙,还不想答应人家的条件,哪儿有这么好的事?”


        

“哈哈哈,要不是这次的直播,我还不知道我们的陛下居然是这么个丧门玩意儿!”


        

……


        

这些言论看的秘书长后背发凉,因为现在在直播,他连话都不敢说了。


        

陆云天显然已经被气的够呛,他脸色铁青,用眼神示意两人去找监控。


        

可他们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东西。


        

反而让在线看直播的网友看了笑话。


        

最后秘书长是在陆云天身上发现了一枚小型摄录机,把它拽下来,毁坏,扔掉。


        

才松口气。


        

可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没用了。


        

因为网友们不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这个韩月!!!”陆云天是咬牙切齿的叫出她名字的,“给我把法律部部长叫来,我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个死丫头!”


        

秘书长点头,连忙拿出手机打电话,没一会儿法律部陈部长就过来了。


        

陆云天把意思和他一说,陈部长便有些为难的开口,“这……陛下,恐怕我们没办法追究韩小姐的责任。”


        

“为什么?”陆云天不解。


        

“因为这个直播画面全程打码,没有泄露您的半点隐私,所以……”后面的话陈部长没说完,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陆云天眉头突突的跳,“所以我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深吸口气,陈部长沉重的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


        

陆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今之计,我看就只有去找韩小姐了。”陈部长看着他。


        

陆云天沉默了好一阵,便起身,快步往外走。


        

只是他们到韩家以后却扑了空,根本没见到棠月的影子。


        

“韩江,月月在哪儿?”陆云天语气略微有些不满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