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91章 妹夫,棠月和江风对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葬:【那现在这个儿子,是江风和他情.妇的?】


        

魅影:【嗯。】


        

颜冬:【那……他现在的老婆知道吗?】


        

花葬:【肯定不知道啊,如果知道了江风的后院早就起火了,哪能这么风平浪静?】


        

颜冬:【这个江风还真tm阴险!神不知鬼不觉来一出狸猫换太子,让自己老婆给自己情.妇养儿子,现在又把江家搞成这个样子。这鳖孙不是在意自己的私生子吗?那我就好好利用一下这个私生子,给江风制造点麻烦,尽快解决韩小姐的麻烦,这样月爷也就不用愁了!】


        

花葬:【你这么急着给韩小姐解决麻烦干什么?你把事情都做了,你让月爷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次萧厉城没跟着韩小姐来b洲?】


        

颜冬:【???】


        

花葬:【萧厉城没跟着来,而且韩小姐现在就在b洲,咱们月爷可以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努努力,说不定月爷立马脱单!】


        

魅影:【别白日做梦了。】


        

花葬:【魅影你给姑奶奶闭嘴!不想听你说话!】


        

颜冬:【我说魅影,你是哪边的啊?你自己搞清楚你是月爷手下的人,不是萧厉城手下的!再这么吃里扒外,当心我告诉月爷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魅影:【……】


        

颜冬:【魅影,你赶紧把这私生子的位置告诉我,我去会会他!】


        

魅影:【位置链接。】


        

颜冬:【收到!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与此同时。


        

棠月见到了自己传说中的外婆。


        

之前江诗月给她看过相册。


        

里面有江家一家人。


        

外婆虽然七十多岁了,可她保养的好,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太大的痕迹,一身酒红旗袍穿在身上,仍然风韵犹存。


        

“哎,月月来了,快到外婆这边来。”江老太太满脸慈爱的朝她招手。


        

棠月走上前,浅浅一笑,“外婆。”


        

“你这小丫头真是结合了诗月和韩江的优点,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江老太太实在是喜欢自己这个外孙女,同时对她又是深深的疼惜。


        

若是棠月从小就在诗月身边长大,童年一定很幸福的。


        

不过现在也不晚,江老太太知道诗月会把欠棠月的,一点点的都还给她。


        

“外婆您不知道,我刚才见您第一面的时候都看傻眼了,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像您这样外在和内在气质都无比出众的女人。”棠月笑眯眯的说道,“您真是我见过的最有气质的女人,没有之一。”


        

顿了顿,她转头看了江诗月一眼,“妈妈还差一点。”


        

江老太太被她这话给逗笑了,“哎,你这张小嘴啊,真是甜的不行。”


        

“外婆,妈妈和我说您喜欢收集一些暗.器之类的东西,刚好我朋友有一些,我就从他那里买了一点,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棠月说着,指着放在不远处的那些个箱子说道,“还有那些是给外公的古董……”


        

“外婆,您给我说说外公的情况吧,我听妈妈说之前外公的身体一直不错。”


        

“月月,你就别担心你外公了,他那边有国际医学.联合会的医生,你啊刚才b洲,好好转转,钱不够了和外婆说,外婆给你,女孩子就得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买买买,玩玩玩的不能少。”江老太太看着棠月。


        

她是不想让棠月牵扯进来。


        

可棠月是江诗月的女儿,注定逃不开。


        

棠月转头看向江诗月,“妈,您没告诉外婆啊?”


        

说完还朝她使了个眼色。


        

江诗月恍然。


        

忙开口,“哎,你看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说着她看向江老太太,有些愧疚的说道,“妈,你就把爸的情况告诉宝贝吧,宝贝呢其实也认识那边的医生,身份和势力比二哥找的那个医生强。”


        

“还有,妈,宝贝其实也是医生,她还是京城墨老的徒弟。”


        

江老太太自然也是听说过墨老的,所以骤然听到棠月是墨老的徒弟,她还愣了下神。


        

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月月,你……是墨老的徒弟?”


        

“是啊。”没想到自己挂在老头子那里的徒弟头衔……这种时候还派上了用场。


        

顿了顿,她又继续开口,“所以外婆,您现在可以把外公的情况告诉我了吧。”


        

抿了抿唇,江老太太看了江诗月一眼,她颔首,江老太太才开口道,“其实你外公之前的身体状况很好,三天前突然中风。后来你二舅把他送到了医院,医生说他情况危机,你二舅就从国际医学.联合会那边找了医生,现在正给他治疗呢。”


        

“突然中风的?那外婆,当时您在外公身边吗?”棠月蹙着眉问。


        

江老太太摇头,“不在。”


        

棠月想了想,又问,“外公进医院以后您见过外公吗?这些话是医生亲口和您说的,还是二舅说的?”


        

江老太太看着她说道,“见过一面,这些话也是医生亲口和我说的,后来你二舅说我年纪大了,不适合长期待在医院,就让我先回来休息,他在医院陪着。”


        

“这样啊……”棠月从刚才的略微疑惑到现在的恍然,“我知道了,外婆您放心,我一定会救外公的。”


        

“妈您放心,宝贝医术很厉害的,有她在,爸铁定不会有事。”江诗月替棠月打包票。


        

虽然她也没见识过宝贝的医术,可她就是蜜汁自信,相信宝贝绝对问题。


        

听着她的话,江老太太顿时红了眼睛,她握着棠月的手,哽咽着说道,“月月,外婆替你外公先谢谢你了。”


        

“没事外婆。”棠月拍着她的手安抚着开口,“我学医本来就是治病救人的啊,况且还是外公,我没道理不救。外婆,您把二舅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干脆您把地址告诉我好了。”


        

她有种预感,江风就算接电话,也不会告诉她外公在哪儿。


        

所以她还是亲自过去一趟好了。


        

江老太太给了棠月一个地址,棠月陪着她拆了礼物,看了几样暗.器,江老太太惊叹不已,“月月,你,你这是从哪儿弄的啊?”


        

这是她见过的最精密的暗.器了!


        

“我从朋友那里买的啊,我刚才已经告诉过外婆了,您忘啦?”棠月笑眯眯的。


        

江老太太恍然,“哎,你看外婆这个脑子,真是老了,不中用了,你才刚说的话我就给忘了,看来外婆以后得拿个小本子记着了。”


        

棠月歪头,“那到不用,有我在,不会让您忘的!”


        

江老太太真觉得外孙女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


        

江诗月在旁边看着,嗯,有点酸了,宝贝的礼物她也想要。


        

江老太太笑了笑,棠月正要开口,手机响了,她虽然没看手机,可光听声音就知道是颜冬发来的消息。


        

“外婆,妈,司机到了,我先去二舅家一趟,问问他外公情况。”棠月笑眯眯的看着她们。


        

江诗月眉头骤然一紧,下意识开口道,“宝贝,要不我陪你去吧?”


        

“不用,妈,您就留在这里陪外婆就好,我一个人可以。”说着棠月给她使了个眼色,那眼神仿佛在说,您忘了还有颜冬吗?有他保护我,我没事的。


        

江诗月读懂了她的眼神,就在她沉默时,一名高大挺拔,身材颀长的男人走了进来,“奶奶,姑姑,我陪着她去,你们就放心吧。”


        

这声音……


        

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棠月下意识转身,眼瞳里就闯进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江源!!


        

他刚才叫外婆奶奶?


        

难道江源是她表哥?


        

“源源回来了?”江老太太一见江源就笑着开口问道。


        

江源走到老太太面前,“嗯,奶奶我回来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江诗月,征求她的意见,“姑姑,您说呢?”


        

江诗月点了点头,“行。”


        

“那外婆,妈妈,我们就先走了。”棠月和她们说再见。


        

和江源离开,上车,棠月边系安全带边转头看着江源,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韩小姐,我……”江源先开口了,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棠月打断了,“你就叫我月月就好了,哥。”


        

这声哥让江源彻底不紧张了。


        

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好啊,那我以后就叫你月月了。”


        

“嗯。”棠月点头,并没有往外拿手机。


        

“月月,那个……以后你会和老大结婚吗?”江源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棠月想了想,“应该会。”


        

江源想了想,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那老大……以后就是我妹夫了。”


        

幻想一下老大叫他哥的画面……


        

简直不要太爽!


        

“想让萧厉城叫你哥啊?”棠月笑着问。


        

被戳穿心思的江源伸手摸了摸鼻子,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她的话。


        

“放心吧,有机会,等我们订婚的时候一定让他叫你哥。”棠月笑着说道。


        

江源心照不宣的一笑,“那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江风住的地方离老宅不远,车程大概十分钟左右,还是在老宅附近的地界。


        

下车后,江源走到保镖面前,淡淡道,“我是江源,这位是韩月,是我姑姑的女儿,我们来找我二叔。”


        

“不好意思,我们老爷不见客。”保镖面无表情的说道。


        

刚才江风下了令,不管谁来都得挡在外面。


        

闻言,站在旁边的棠月拿出手机,调了一个视频出来,走到保镖面前,看着他道,“这样呢?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保镖本来挺不在意的,可视线在不小心瞅到视频里的人时,顿时眉目一凝。


        

他神情凝重的盯着棠月看了眼,就立刻拿出手机走到一边给江风打电话。


        

“是,我知道了。”保镖连连点头,挂上电话,他就重新走到棠月和江源面前,看着他们说道,“二位请进。”


        

往里走的时候江源还好奇的问,“月月,你给他看了什么?”


        

因为角度问题,他刚才根本没看到视频里的画面。


        

棠月歪头,压着声音说道,“我找人绑了二舅的儿子。”


        

江源:“!!!”


        

这是个狠人!


        

打蛇打七寸,精准拿捏住了江风的软肋。


        

和老大一样的心狠手辣。


        

就在江源走神时,他们已经进了客厅。


        

江风已经在等他们了。


        

江风人如其名,如沐春风,一表人才,乍一看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就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让人发憷。


        

江源开口和他打招呼,“二叔。”


        

棠月单手插兜,淡淡道,“二舅。”


        

江风点头,“坐。”


        

江源和棠月也没客气,直接往沙发上一坐。


        

搭着长腿,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样子。


        

棠月这气场,就是坐在她旁边的江源都被威慑到了。


        

这感觉,和他跟老大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


        

可他又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同。


        

更别提江风了。


        

他拧眉看着棠月,神情凝重的看着她,“月月,洛安……在你那儿。”


        

这话是肯定句。


        

江源一愣,转头看向棠月。


        

听二叔这意思,月月是把江洛安给弄走了?


        

不出他所料,棠月是刚来b洲吧?


        

她是怎么把人从二叔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带走的?


        

棠月掩唇噗嗤一笑,“二舅,别那么严肃,我……只不过请表哥玩几天而已,等玩够了就让他回来。”


        

她把绑说成玩,还用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江风眉眼可见的沉了下去。


        

他深吸口气开口,“不要闹了月月,最近洛安要准备考核,你把他带走,如果他赶不上考核怎么办?听话,把人带回来。”


        

顿了顿,江风想了一下又说,“月月,你刚来b洲,还没好好逛吧?这样,二舅让人陪你出去玩玩,想买什么都记在二舅账上。”


        

“谢谢二舅。”棠月甜甜一笑。


        

江风以为她同意了。


        

毕竟在他心里就是把棠月当小女孩,小女孩不是就喜欢花钱买买买吗?


        

岂料棠月却话锋一转,淡淡道,“现在外公还在昏迷,大舅二舅也处于失联状态,我不像二舅您那么心大,可以到处逛。”


        

江风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来,“月月,这么说你是不肯放洛安回来了?”


        

“哎,二舅,刚才我就说了,我只是请他出去玩,玩够了自然就回来了。”棠月淡淡道,“如果您要是真担心他,那我就放他回来好了,不过……您得答应我个条件。”


        

江风知道棠月没这么容易答应,也想过她会提条件,所以脸上也没什么惊讶,他神色平静地说道,“你说。”


        

棠月眼尾一挑,特认真的说道,“你把外公安排进医院,我就让表哥回来。”


        

听到她这话的江风眉眼一沉,虽然他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可眸光却是比刚才犀利多了,“你外公现在就在医院。”


        

“嗯?外公不是被您找的医生安排进您的医院了吗?连外婆都见不到外公呢!”棠月歪着头,很是诧异的开口,“哥,外公的身体一向很好,是吧?”


        

说着她还转头看了眼江源。


        

江源颔首,神情凝重的说道,“是,爷爷的身体一向硬朗,连病都很少生。”


        

听着这话,棠月笑了,旋即正色道,“二舅,我听外婆说当时外公突发中风的时候您也在?”


        

“您能给我形容一下当时外公中风的症状吗?”


        

“哦,自我介绍一下,二舅,我是京城墨老先生的徒弟,所以我想外公的中风,我可以治。”


        

江风眼瞳一缩,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孩,“你是墨老的徒弟?”


        

棠月颔首,“如假包换。”


        

“墨老医术高那是墨老的事,你……月月,二舅问你,你有医生资格证吗?如果没有,那你还敢给你外公治病?你不怕你外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江风拧着眉看她,“还有你刚才说那些话……是在暗示你外公中风和我有关吗?”


        

“有没有关二舅您心里肯定比我清楚。”棠月扬唇,似笑非笑的看他。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至于医生资格证……我得见到外公才能拿出来。二舅,我只是个小丫头而已,再者我们也是初次见面,若您说话不算话……我也拿您没辙是不是?所以保险起见,我得见到外公再说。”


        

“不过二舅,您也别考虑太久,我担心表哥在外面玩的乐不思蜀,不想回来了呢。”


        

她这话已经隐约有了威胁之意。


        

江风:“!!!”


        

客厅里的气氛陡然跌到了冰点!


        

江源眯眼,时刻留意着四周围,若是二叔敢对月月做什么,他不介意在这里动手!


        

这时从外面突然闯进来几个保镖,他们纷纷从身上摸出枪,将黑乎乎的枪.筒对准了棠月。


        

稍不留神就会擦.枪.走.火似的。


        

江源脸一变,正要起身,这时棠月却咯咯的笑起来,“二舅,您这是什么意思?”


        

江风没说话,倒是为首的保镖说道,“韩小姐,我劝你还是尽快把少爷放回来,不然你们休想离开这里!”


        

“威胁我啊?”棠月明白了他的意思,葱白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沙发,“怎么办呢?我这人……最不喜欢被人威胁了!如果你确定子.弹能落在我身上,那你就试试!落不上来,你就是怂包!”


        

棠月的话无疑激怒了保镖,他赤目欲裂的瞪着棠月,手扣动扳机,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