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94章 棠月救人,江诗月顾知婉联手打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那个韩月为什么这么说?”何韵看着他。


        

江洛安忍不住朝他们翻了个白眼,“爸妈,这还不简单吗?我这个妹妹她故意说这些话来影响我爸的心情,干扰他的情绪,好达到自己的目的。”


        

说着,他还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爸,她是不是在你身上得到了什么。”


        

被戳中心事的江风脸色陡然一变。


        

“什么妹妹?安安你记住,她不是你妹,知不知道?”何韵语重心长的教育。


        

江洛安虽然没正式和棠月见过面,可之前在网上也看到过她的新闻和照片。


        

他这个妹妹……姿色不错,而且还是天才珠宝设计师Sherry。


        

带着出去聚会也很有面子。


        

江洛安对美女来者不拒,所以他也有些贪恋棠月的美色。


        

而他的这些想法江风和何韵是不知道的,不然能打断他的腿。


        

何韵说完这些又转头去看江风,见他脸色铁青,眉头一紧,“老公,安安不会真说对了吧?那丫头和你做了什么交易?”


        

江风自然不可能当着江洛安说这些话的,深吸口气,他不耐烦的朝江洛安挥手,“江洛安我警告你,下不为例知不知道?如果下次你再敢偷偷摸摸的溜出去玩,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赶紧滚上去给我反省!别在我面前碍眼!”


        

江洛安撇撇嘴,没再这里多待,单手插兜慢悠悠的走了上去。


        

等他上楼,何韵这才开口,“那丫头到底和你提了什么条件?”


        

她和江风夫妻这么多年,还是了解他的。


        

就比如刚才,何韵明显察觉到江风有话要说,可碍着安安在这儿才不说的。


        

“我把爸送到医院去了。”江风板着脸看他。


        

何韵惊呼,“什么?”


        

可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又压低了一些,“爸不是……”


        

后面的话她没说完,但江风懂她的意思。


        

“之前那丫头就在这里拿枪指着我的后脑勺,逼我把爸交出来。”提起这件事江风就生气,他一个男人居然连一个黄毛丫头都制服不了。


        

何韵一愣,满是不敢置信,“什么?她居然拿枪指着你的后脑勺?家里的那些保镖呢?都是吃干饭的?”


        

“章风被她打伤了。”江风看着她。


        

何韵:“!!!”


        

“老公你别逗了,她怎么可能是章风的对手?”


        

满满的蔑视。


        

何韵真的是看不起棠月。


        

江风皱着眉,“之前章风朝她开枪,她不仅徒手接住了子弹,还把子弹没入了章风腿上。”


        

何韵:“!!!”


        

就在她被棠月这恐怖的身手惊的说不出来话时,送章风去医院的管家回来了。


        

看到两人,管家先和他们打了招呼,“先生,太太。”


        

何韵的气息有些不稳,“章风怎么样了?”


        

管家看着她,拧眉沉凝一阵才开口,“医生说他的腿废了。”


        

何韵:“……”


        

“这,这怎么可能呢?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事?”


        

管家没说话。


        

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何韵身后的江风脸色一寸一寸的变的惨白,额头上不断地有冷汗渗出来。


        

他忍不住回想起之前棠月拿枪抵着他后脑勺的画面。


        

若当时她真的下了手……


        

后果怎么样真的是显然而易见。


        

江风和何韵对视,眼睛里闪着彼此都能读懂的光。


        

江风摆了摆手,沉声道,“你先出去。”


        

管家点头,转身离开。


        

何韵立马开口,“老公,这个丫头不能留!”


        

很显然江风也是这么想的,可他现在对棠月有忌惮,不敢轻易下手,“我知道,等考核吧。”


        

听着这话,何韵眉头狠狠一皱,不敢置信地问,“老公,你是说这丫头也要参加江家的考核?”


        

江风颔首,“嗯。”


        

“凭什么?她又不是江家人,怎么有资格参加考核呢?就算妈同意,那大长老和三长老呢,他们也同意?”何韵蹙眉问。


        

江风:“江诗月手里有王牌。”他把协议的事告诉了何韵。


        

何韵大惊,“什么?”


        

其实何韵挺不理解的。


        

在她印象里,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江诗月既然嫁人了,就没资格要江家的东西,包括她的儿女也没资格。


        

哪知道江老太爷和江老爷子居然签了这么一份东西!!


        

“爷爷和爸就是老糊涂!这不是把江家的权利往外送吗?”何韵板着脸,很不高兴。


        

江风脸色不好,“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既然她要参加就让她参加,我们也好下手。”


        

何韵这么一想也对,江家的考核可以堪称变.态,棠月一个女孩子肯定不行,到时候若是死于意外也没人会说什么。


        

“那你得好好计划,这次必须一击即中,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何韵叮嘱,如果真让棠月掌了权,那他们还有什么活路?


        

江风点头,“我知道。”


        

“还有你大哥三弟,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何韵压着声音问。


        

江风看着她,勾唇蔑视一笑,“我大哥受了重伤,三弟……也伤的不轻,他们带出去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他们的命会交代在那里。”


        

“那就好,那就好。”何韵松口气。


        

少了江淮和江寒这两个眼中钉肉中刺,这两房就等于是少了主心骨,他们的子女就算再厉害又怎么样?一群连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而已,撑不起什么大气候。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江风手机就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狐疑的接起,“什么……”


        

那个事字还没出口,手机那边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不好了二爷,大爷和三爷他们被人救走了!”


        

江风厉声呵斥,“什么?”


        

**


        

与此同时,颜冬在配合棠月救了江淮和江寒以及他们的下属后,就立刻把人送进了医院。


        

就像江风说的那样,江淮受了重伤,腿上的伤口因为没能得到及时的治疗而发生了细菌感染,溃烂,能不能保住腿还是未知数,还有他身上的两处枪伤,都是致命的。


        

人已经昏迷了,就吊着口气。


        

江寒的情况也不好。


        

他主要是伤在神经上。


        

几个医生会诊过以后纷纷表示江寒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棠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似是对几人的话有微词。


        

“交给我吧师父,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三舅。”这时一道痞痞的声音打破了抢救室里冷冰僵持的气氛。


        

听着这声音,棠月循声转头,看到本该在曦城待着的墨易却突然出现在了她这里,她拧眉道,“你怎么来了?”


        

她不久之前才和墨易发过信息。


        

他怎么一下子就到这里了?


        

墨易单手插兜,笑着开口,“是萧局让我来的,我给你发信息的时候在飞机上。”


        

棠月恍然,“那我三舅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墨易颔首,继而抬头看向面前的医生,风轻云淡的开口,“麻烦各位给我打个下手。”


        

话是和神外这些医生专家说的。


        

神外的一名主任盯着他看了会儿,像是意识到什么,不敢置信地开口,“你是京城的……”


        

“我是我师父的徒弟。”墨易看着他。


        

看到他眼里的警告,主任立马就不说话了。


        

“把江三爷的病例给我,准备一下,十分钟以后开始手术。”墨易看着他们。


        

医生们纷纷点头。


        

开始各自忙手头的事。


        

这时江源走上前,神情凝重地看着棠月,“月月,他们会没事的,是吗?”


        

棠月颔首,斩钉截铁的说道,“是,相信我。”


        

说完她便转身和墨易一起进了手术室。


        

这时江诗月握着江源的肩膀,柔声安抚,“有宝贝在,你放心。”


        

“姑姑,月月是什么时候去救的我爸和三叔?”江源挺纳闷的,他感觉自己就是送了一下奶奶回家,然后再从老宅折回来,人就被救回来了。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江诗月支吾一声,“这……你就要问颜先生了。”


        

说着她抬头朝颜冬的方向看了眼。


        

然后江源顺着江诗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看到一名高大挺拔,身材健硕的男人正倚着墙靠着。


        

颜先生……


        

江源瞬间就明白江诗月说的是颜冬。


        

月爷的左膀右臂,得力干将。


        

江源知道九州总部就在b洲,而且月爷和月月关系好,所以这次月月就找月爷帮忙。


        

救命之恩可是大恩情……


        

月月欠了这么大个情,江源真是担心月爷会借着这个让月月做什么。


        

胡思乱想了一大堆,江源深吸口气,便走上前,看着颜冬说道,“谢谢。”


        

“不用谢,我们是自愿帮韩小姐的。”颜冬知道江源是萧厉城的人,现在他们月爷和萧厉城是情敌,他可不会给江源什么好脸。


        

顿了顿,颜冬又说道,“就算要谢,也得是韩小姐谢,你谢算什么?我们又不是帮你。”


        

江源:“……”


        

颜冬似是嫌事儿不大似的,又顺嘴提了一句,“我们月爷要再这么帮下去,你说韩小姐会不会感动的以身相许啊?毕竟这么紧张的时刻,是我们月爷陪着韩小姐,你家萧局呢?现在还在p洲想着怎么搞定老丈人呢?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说不定他前脚刚搞定老丈人,后脚人就被我们月爷给抢走了!”


        

说完他还高深莫测的看了江源一眼,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看着颜冬离开的背影,耳边回想着他刚才的话,江源下意识就拿出手机,走到一旁给萧厉城打电话,“老大,你什么时候来b洲?”


        

“出什么事了?”低沉沙哑的声音旋即响起。


        

江源把刚才颜冬和他挑衅的事一字不落的告诉了萧厉城。


        

嗯,甚至还学着颜冬那欠揍的语气。


        

“老大,不是我说,您心也太大了吧,明知道b洲是月爷的地盘,您还敢把月月一个人放在这里,您就不怕被月爷撬了墙角吗?”江源无奈的开口,“这次的恩情不同于以往,这是救命之恩啊,还一连救了两个,万一月爷趁机和月月提条件呢?”


        

他洋洋洒洒说了一堆,可萧厉城却沉声道,“你叫她什么?”


        

江源一愣,“月月啊。”


        

然后像是意识到什么,连忙解释,“老大,是月月让我这么叫的,她说我是他哥,叫韩小姐生分,所以我就……”


        

莫名有点紧张怎么办?


        

虽然之前他还想着让萧厉城叫他一声哥。


        

可现在被这么一问,江源就怂了。


        

这时,萧厉城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我是不是也要叫你一声哥?”


        

江源:“!!!”


        

“老大,您就别埋汰我了,您叫我哥……呵呵……”江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一笑,“如果您想的话,也不是不行。”


        

萧厉城:“嗯。”


        

江源有点期待。


        

岂料萧厉城却淡淡道,“回家盖着被子睡一觉就不会做梦了。”


        

江源:“……”


        

好吧。


        

他就知道让萧厉城叫他一个声哥很难。


        

江源也就不再这件事上纠结了。


        

“那老大,来b洲的事……”


        

“我知道了。”


        

江源跟在萧厉城身边这么多年,多少也是了解他的,既然他说知道了,就一定会有行动。


        

想到这儿,江源也就不担心了。


        

挂上电话,江源折回去,没一会儿江风和何韵就来了。


        

“诗月,大哥和三弟呢?”江风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一看就是跑来的。


        

江诗月看着他,“在手术室。”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宝贝和她徒弟在给大哥他们做手术。”


        

“诗月,大哥他们是怎么脱险的啊?阿风派了那么多人出去都没找到人。”何韵好奇的问。


        

“是宝贝找他朋友帮的忙。”江诗月也没隐瞒。


        

江风和何韵心口咯噔一跳。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那丫头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有势力的人了?


        

整个b洲,还有谁能从他手上把人带走?


        

忽然,江风像是想到什么,不敢置信地暗忖,难道她嘴里的朋友,是九州的人?


        

江诗月把披下来的头发往耳鬓一撩,淡淡道,“九州的月爷。”


        

江风:“!!!”


        

何韵:“!!!”


        

两人身形一僵,显然是被惊到了。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棠月居然会认识九州的月爷!!!


        

看着他们被吓到的样子,江诗月关心的问,“二哥二嫂,你们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的话你们可千万别硬抗,知道吗?”


        

江风很快回神,收起脸上震惊的表情,他摇头,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放心,二哥没事。”


        

“那,那个二嫂也没事。”何韵也开口说道,但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棠月和月爷的关系,“诗月,之前不是说月月正和那个萧局在交往吗?现在又和月爷关系这么亲密,这不太好吧?”


        

“现在那些人嘴巴那么碎,我怕月月一个女孩子承受不住这么多的流言蜚语。”


        

“男未婚女未嫁,我家宝贝多一个人追求不好吗?”江诗月不以为意,“二嫂,我这个当妈的不在意,你在意干什么?”


        

何韵被她一怼,脸色有点难看,“我就是担心……”


        

“二嫂,不用担心,真不用担心,越多人追求我家宝贝,让阿城危机感重点也是好的。”江诗月笑着说道。


        

何韵呵呵一笑,“你这么想未必萧家那么想。”


        

江诗月想了想,拿出手机当着何韵的面给顾知婉打了个电话,“知婉,是我。”


        

“诗月啊,老爷子没事吧?”顾知婉呢是知道江家这边发生的事的,她还想着若是自己可以帮上忙的话,也可以过去帮忙。


        

可自家那个臭小子却说她过去是添乱,还不如在家好好待着,不然月月还得分心照顾她。


        

所以顾知婉才没过去。


        

江诗月笑着开口,“没事,月月说我爸三天就能醒。”


        

顾知婉:“那就好那就好。”


        

和她寒暄了一阵,江诗月便抬头看了何韵一眼,“知婉,有个事儿得和你说一下。”


        

“嗯?”顾知婉好奇的应声。


        

“还不是我大哥三哥嘛,遇到点事儿,正好b洲是月爷的地盘,宝贝呢就让月爷帮忙找人了。我家二嫂说宝贝和月爷的关系亲密,怕影响宝贝和阿城的关系……”江诗月就是这么直白和的顾知婉说。


        

“诗月,你二嫂在旁边吗?”顾知婉的语气明显比刚才沉了。


        

江诗月笑了,“在,她就在我身边。”


        

顾知婉:“你开免提,我和她说。”


        

江诗月开免提,顾知婉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江太太,实不相瞒,我一直觉得我家阿城配不上月月,要不是月月喜欢我们家阿城,我都想让他放弃了。”


        

“出色优秀的女孩子才会吸引男生的追求,越多人追求月月,阿城的危机感就越重,这样阿城也会好好珍惜月月。”


        

“哦,诗月一定没和你说阿城马上要入赘到韩家了,你说我们家连这个都不介意,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就更不介意了!”


        

何韵一愣,顾知婉的话让她都懵了,她不敢置信地问,“萧太太,你要让萧局入赘到韩家?”


        

“对啊。”


        

何韵深吸口气,拧眉说道,“一个男人入赘到女方家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