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95章 何韵碰瓷,棠月萧厉城视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知婉理所应当的回道,“知道啊,入赘,就意味着我家阿城要承担的责任更多了。从他要和月月在一起,就该有这个觉悟!!”


        

何韵:“……”


        

她觉得顾知婉简直不可理喻!


        

自己儿子送到女方家里当上门女婿,不仅丢人还丢面子!


        

想到这,何韵勾唇讥诮,“萧太太心挺大的啊,要是我,我可不乐意自己的儿子给别人当上门女婿,自己的孙子姓别人的姓,你可真舍得。”


        

江诗月的脸肉眼可见的沉了下来。


        

就在她要反驳时,顾知婉笑盈盈的开口,“舍得啊,怎么不舍得,我有两个儿子呢,走了一个还有一个。江太太,实不相瞒,我们家阿城别的本事没有,也就那张脸能看,被月月看上也是他的福气,这是他娶一个优秀女孩子应该付出的代价。”


        

“江太太,如果你儿子的女朋友这么优秀的话,我想你也会这样想的。”


        

这下换何韵脸色不好看了。


        

说了半天,顾知婉这是在讽刺洛安不如萧厉城呢!


        

挂上电话,江诗月勾唇浅浅一笑,“二嫂,你听到了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听到了听到了,不过诗月,我看你也别太得意了,现在萧太太是这个态度没错,可以后呢?都是自己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没人想自己的儿子受委屈的。”何韵在死撑,维持着自己最后的面子。


        

江诗月眼尾一挑,“那就走着瞧吧。”


        

顿了顿,她深吸口气,拧着眉开口,“二嫂,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儿?”


        

何韵没好气地开口,“什么?”


        

“一股酸味啊。”江诗月伸手扇了扇,“好酸啊~~”


        

何韵:“!!!”


        

“二嫂,你有空管我家宝贝的事,还不如管管安安,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连个固定女朋友都没有,别我们家宝贝结婚了,安安还在玩呢。”江诗月笑眯眯的说道,“哎,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上了三十岁以后,有些米青子的质量会下降的……所以有些事赶早吧,不然影响你的大孙子!”


        

何韵皮笑肉不笑的,“安安就不劳你这个姑姑操心了,我们家安安自有安排。”


        

说着她像是意识到什么,又笑着开口,“诗月,萧局……也快三十了,你也得赶紧催催他们,不然也影响你外孙。”


        

“快三十又不是整三十,再说阿城对我家宝贝可是一心一意的,又不像洛安那么贪玩,和哪个女孩子玩的开。”江诗月笑。


        

她的话怼的何韵连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何韵转头去看江风,想让他帮忙说话,可身边哪儿还有江风的影子啊。


        

这混蛋,用着他的时候就找不到人了!


        

手术持续了很久。


        

何韵过来本来就是想看看江淮和江寒死了没,可时间这么长,她也没心情等了。


        

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拐弯的时候正好撞上买吃的回来江源。


        

看江源手里提着的吃的,何韵沉着脸开口,“东西我就不吃了。”


        

江源一愣,蹙着眉回道,“二婶不好意思,我没给你买吃的。”


        

何韵:“!!!”


        

狠狠瞪了江源一眼,她本来是想把江源撞开的,可没想到他的肩膀就像铜墙铁壁一样厚,没撞到他,还把自己给撞给伤了!


        

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忍着想尖叫骂人的冲动,何韵绕开他抬步离开。


        

江源转头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很快收回视线,拎着吃的走到江诗月面前,“姑姑,吃点东西吧,我看我爸他们一时半刻还出不来,您别把身体熬坏了。”


        

“谢谢啊小源。”江诗月接过,转头看着江源,“你不吃点吗?”


        

江源摇头,“刚才我在餐厅吃过了。”


        

顿了顿,江源又开口,“姑姑,您刚才可真厉害!”


        

江诗月皱眉,“嗯?”


        

“我是说您怼二婶的时候,又酷又飒!”江源猛吹江诗月的彩虹屁。


        

毕竟自家姑姑是老大未来的丈母娘,于公于私他都得帮老大!!


        

听着这话,江诗月噗嗤一下就笑了,“你这个二婶就是欠收拾。”


        

“刚才二婶还想撞我,然后自己被撞伤了。”江源和江诗月描述了一下刚才的事。


        

江诗月也没想太多,“你们男孩子本来就壮实,何韵碰瓷本来就是自寻死路。”


        

“姑姑,我刚才听您帮萧局说话,您这是……接受他了?”江源试探性的开口。


        

“宝贝喜欢,我还能怎么办?先让他们交往看看,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江诗月边吃边说,“不过我点头没用,你姑父他们不点头也没辙。”


        

这话……江源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老大迟迟不来b洲,难道是因为姑父他们?


        

他突然就明白了萧厉城的用意。


        

姑父那边也是个修罗场啊!


        

吃到一半,江诗月像是想到什么,又开口道,“你爸的事先别告诉你妈妈,我怕她担心。”


        

“放心吧姑姑,我有数。”江源颔首。


        

江诗月和江源一直等到晚上。


        

江淮和江寒是先后被推出来的。


        

两人迎上去。


        

江诗月握着棠月的手,拧着眉问,“宝贝,你还好吧?”


        

“月月,你没事吧?”江源着急的问。


        

棠月摘下口罩,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妈,源哥,你们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哎,妈相信你的医术,妈就是担心你,进去这么长的时间,体力吃不吃的消啊?”江诗月忧心忡忡的,“你饿不饿啊?小源买了吃的,你要不要吃点?”


        

她一说完,棠月就见折回去的江源提了个袋子匆匆走过来。


        

“看看想吃什么?如果不合胃口的话哥去给你买。”


        

棠月知道如果她说不饿的话,两人肯定不信,而且这么长时间的手术,她说不饿的话肯定也没人信。


        

所以她便摸摸肚子,很配合的开口,“你们不说还不觉得,一说我就觉得饿了……”


        

“那你先垫垫,妈一会儿带你去吃饭。”江诗月看着她。


        

棠月点头,拎过袋子,笑着看向江源,“妈,源哥,你们放心,大舅三舅没事,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他们得先在icu观察24小时,后天才能转到普通病房。”


        

“伯母,源哥,你们和师父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他们不会有事的。”墨易这时开口道。


        

江诗月刚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棠月身上,所以暂时性忽略了墨易,他一说话,江诗月就说,“墨医生,今天辛苦你了!”


        

“没事儿伯母,您太客气了。”之前在网上看到棠月真面目以后,墨易觉得他当初死缠烂打的拜棠月为师拜对了。


        

虽然他无缘追求棠月,可现在棠月是他师父,这层关系又比情侣强。


        

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跟在这样一个美女师父身边,是他赚了。


        

棠月转头,面无表情看着墨易,“不用了,你也回去休息,这里我安排了人。”


        

墨易愣住,而后了然的点头,“我知道了。”


        

特别特别的听话,乖巧。


        

江诗月拉着棠月的手往外走,江源和墨易跟在她们身后。


        

跟在最后的医生们则是神色复杂的看着棠月和墨易离开的方向。


        

其中一名医生结结巴巴的开口,“韩小姐实在是太厉害了!!”


        

“岂止是厉害啊,简直就是妙手回春,江大爷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吊着一口气的人愣是被她给救过来了,太强了!”


        

“还有她那个徒弟,直接把三爷损伤的神经给修复好了!”


        

“你知道韩小姐的徒弟是谁吗?”


        

众:“???”


        

“京城墨老的孙子,墨易!神外专家!”


        

众:“!!!”


        

惹不起惹不起啊!!!


        

很快,江淮和江寒脱离危险的事传到了江风耳朵里。


        

嗯,消息还是棠月亲口告诉他的。


        

江风差点气的心梗,可还得佯装出一副很激动的口吻说道,“月月,我替你两个舅舅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他们这命……怕是真得交代在那里!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手术累了吧?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


        

挂上电话,江风直接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何韵进来的时候还被这大动静给吓了一跳。


        

她捡起手机,走上前,拧眉看着江风,“好端端的砸手机干什么?”


        

“老大和老三没事了。”江风沉着脸回道。


        

何韵惊呼:“什么?他们被救过来了?”


        

江风神情凝重的点头,“被韩月和她那个徒弟救过来的。”


        

何韵:“!!!”


        

她没想到那死丫头的医术居然这么高!


        

居然连快死的人都能救回来!


        

弄的她也想砸手机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何韵拧眉问。


        

江风现在也没主意了,他语气不好的开口,“还能怎么办?等机会吧。”


        

“老公,这死丫头不能留,绝对不能留!留下对咱们都是祸害!”何韵再次提起这件事。


        

“我知道,我已经让大长老他们去处理了。”江风有些心烦,就点了一支雪茄。


        

听他这么说,何韵这才颔首。


        

**


        

江诗月带着棠月他们在外面吃了些饭,先把墨易送到了酒店,然后就带着两人回家了。


        

房间里,棠月洗了澡,穿着睡衣出来萧厉城就打来了视频电话。


        

她接起,手机那边旋即出现萧厉城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外公他们没事了。”


        

仔细听的话就能听出来这话是肯定句。


        

“嗯,没事了。”棠月靠在床上,因为刚洗过澡的关系,那头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领口露出的锁.骨白嫩细腻,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劲儿。


        

喉结上下滚动,萧厉城的眸光变的有些暗沉,“想我吗?”


        

“想听真话还是敷衍的话?”棠月答非所问。


        

萧厉城:“真话。”


        

棠月颔首,一脸认真的说道,“从我一下飞机开始到现在,我挺忙的,没空想你。”


        

她说的是事实。


        

“那上飞机前呢?”萧厉城又问。


        

棠月笑了,“上飞机前我们是不刚见过面吗?”


        

萧厉城:“……”


        

她勾唇浅笑,“哎,逗你的,我……”


        

只是棠月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宝贝,睡了吗?”门外是江诗月的声音。


        

棠月:“还没。”


        

门开了,江诗月扶着江老太太走进来。


        

棠月见状,立马放下手机,下床,走过去,“妈,外婆,你们怎么来了?”


        

“你外婆有话想和你说。”江诗月解释。


        

棠月眼尾一挑,狐疑的看她。


        

江老太太拉着棠月的手,笑着开口,“月月,外婆谢谢你。”


        

听到这话,棠月就知道老太太来的意思了,“哎,没事没事,外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天底下没什么应该不应该做的,如果你没跟着诗月过来,你外公和你两个舅舅肯定都没命了。”江老太太看着她,“月月,你就是我们江家的小福星,是贵人!”


        

江老太太一向信这些风水命理。


        

“那外婆打算怎么谢谢我这个小福星啊。”既然说不通,那她就顺杆爬好了。


        

看着面前这长相出众又水灵的女孩子,江老太太想了想,“月月,外婆给你介绍一个男孩子怎么样啊?”


        

棠月:“……”


        

“妈,宝贝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江诗月看着她说道。


        

“我知道,就京城那个第九局的局.长嘛,叫……嗯,萧厉城……”江老太太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棠月,“外婆给你介绍的这个男孩子比萧厉城优秀,比他长的好看……”


        

江诗月:“……”


        

“外婆,我觉得萧厉城就挺好的,真的,我喜欢他!”棠月想也不想就开口道。


        

“哎,你们又没结婚,我的月月条件这么好,应该多认识几个男孩子,慢慢挑,慢慢选。”江老太太因为江诗月的原因,所以对棠月格外的纵容。


        

但她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丫头的。


        

尤其现在棠月还救了她丈夫和两个儿子,江老太太就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外婆,其实我……”棠月想和江老太太说什么,却被江诗月一个眼神给顶回来了。


        

深吸口气,棠月无奈的开口,“好吧,不过外婆,我得事先和您通个气,我见他,并不代表我要和他交往,我很专情的,绝对不脚踩两只船!”


        

“知道了知道了。”江老太太无奈叹气,“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棠月把两人送出去以后就又重新上床,看到萧厉城还没挂电话,她眼尾一挑,莫名有种心虚的感觉。


        

“你还在啊?”棠月笑着,看到手机那边的男人修长的手指骨在键盘上迅速地敲着。


        

萧厉城颔首,“嗯。”


        

棠月:“那我刚才和外婆的话,你都听到了。”


        

萧厉城也没隐瞒,“嗯,听到了。”


        

“你别生气。”棠月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发。


        

“没生气,见了他以后记得告诉我他的长相。”萧厉城淡淡道。


        

棠月拧眉‘嗯’了声。


        

萧厉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看看外婆给你介绍的男孩子有没有我长的帅。”


        

棠月搭着腿,扯唇浅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长的好看的人。”


        

辰哥都没有他长得帅。


        

说到辰哥……


        

自从他们把假的数据拿走以后,这段时间倒是风平浪静,辰哥那边也没再次对三哥下什么指令。


        

但棠月知道他们迟早都会发现问题,到时候辰哥那边会做什么,她用指头想想都知道。


        

萧厉城很快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再次看向棠月时,深邃的眸眼闪过一道安抚性的光,“不用担心慕北辰。”


        

听着这话,棠月红唇一翘,笑着开口,“你知道?”


        

“嗯,我知道。”萧厉城斩钉截铁的应。


        

棠月还想说什么,却下意识打了个哈欠,萧厉城看着她,“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还不行,你和我说说你那边的进展呗?你有没有拿下我三哥?”棠月拿了一个枕头,把下巴枕在上面,问道。


        

萧厉城听着这话……嗯,有点别扭。


        

毕竟‘拿下’用在两个男人身上不怎么好。


        

可眼下小丫头问,萧厉城也没想太多,和棠月说了两个字。


        

“快了。”


        

棠月:“快了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


        

棠月眯着眼睛,“你是不想和我说吧?”


        

“被你看出来了。”萧厉城低低一笑。


        

“行吧,我也不问了,等你什么时候彻底拿下我三哥,你什么时候再和我说吧。”棠月看着他,“先睡了。”


        

萧厉城颔首,“嗯,晚安。”


        

这个夜,棠月他们都睡的挺好的,但江风何韵他们却怎么都睡不着。


        

第二天江风接到消息,说江淮和江寒醒了。


        

他吓的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稳住情绪,江风就给大长老和三长老打电话,叫两人过来商量对策。


        

书房。


        

大长老违规把考核项目告诉了江风,他看着江风,“不过二爷,这些个项目最终都是要老爷老夫人拍板钉钉的,他们若是不同意也不行。”


        

“这个你不用管。”江风不以为意,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让这个计划实行起来!


        

他还就不信了,那丫头还能从死人堆里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