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299章 萧厉城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让江洛安赢,大长老和三长老基本上把每项考核要注意的事情全都和他说了。


        

虽然他们不能代替江洛安参加考核,可如果他把他们说的这些记在心里,完全可以帮他拿第一。


        

两小时后,大长老看着江洛安,问道,“三少,还有问题吗?”


        

江洛安摇头,“没问题了。”


        

“安安,你先别急着说没问题……”何韵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大长老和三长老,神情凝重的说道,“这次的考核不是儿戏,你多问问没害处。”


        

“妈。”江洛安打断她,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真没问题了。”


        

何韵还想说什么,这时大长老看着她,安抚,“二夫人放心,三少不会有事的。”


        

“大长老,三长老,我就安安这么一个儿子,麻烦二位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何韵郑重其事的看着他们。


        

大长老和三长老纷纷颔首,表态。


        

两人离开,江洛安便单手插兜,笑着看向何韵,“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你要去哪儿?”何韵拧眉问道。


        

“就……就和几个朋友吃顿饭,晚上就回来了。”江洛安笑着开口。


        

何韵板着脸,“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朋友吃饭?等考核完以后,你拿了第一,想怎么玩怎么玩。现在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在好好想想大长老和三长老他们和你说的话。”


        

“妈,那些话有什么好想的?”江洛安不以为意,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妈,时间快到了,我就先走了,有什么话咱们回来再说啊!”


        

说完他就快步往外走,等何韵回神想拦着他时,眼前哪儿还有江洛安的影子?


        

何韵拧着眉,正要开口,这时江风进了客厅,看她神色有异,皱眉问,“怎么回事?”


        

“还不是被儿子气的!”何韵忍不住开口,“安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快考核了,他还往出跑,非要和那群朋友吃饭,你说吃饭有考核重要吗?那帮人会帮他拿第一吗?明明是我儿子,怎么一点都没随我?也不知道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像了谁!”


        

她这抱怨听在江风耳朵里却另有味道。


        

他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何韵,“安安是咱们儿子,你说他像谁?”


        

何韵看着他:“反正不像我。”


        

她不会像江洛安似的在这种节骨眼上跑出去。


        

“那就像我,像我。”江风搂着她的肩膀说道。


        

何韵冷睨他,“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心大?”


        

“好了好了,安安是咱们儿子,你说要是连你都不信他,那别人还不得欺负死他啊?”江风嘴里这个别人是棠月,他这么说无非也是想岔开话题,把何韵的注意力从这件事上移开。


        

果然,何韵在听到这话后,脸色瞬间就变了,“谁敢欺负我儿子我就弄死谁!”


        

江风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说道,“我给你买了你喜欢吃的团子。”


        

听到这话,何韵脸色才阴转晴。


        

棠月那边。


        

江源带着江芙过来的时,棠月正躺在后花园的吊椅上晒太阳,悠闲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要参加考核的模样。


        

江芙怔了下,脸上很快露出些许耐人寻味的笑意。


        

这边,江源已经开口和棠月打招呼,“月月。”


        

棠月转头,看到江源和一名陌生女子,眉眼一挑,松开手,从吊椅上起身,笑了。


        

“这是江芙,我妹妹,你表姐。”江源和棠月介绍。


        

“你好,我是江芙。”江芙伸手,落落大方的和棠月介绍自己。


        

棠月颔首,礼貌的开口,“表姐好。”


        

两人握手。


        

“月月,下周就要考核了,你不再看看那些考核内容吗?”江源拧眉看她。


        

棠月摇头,单手插兜,神色慵懒的摇头,“不看了,没必要。”


        

来的路上江芙也从江源嘴里听过这位表妹的事迹,倒是挺出乎她意料的。


        

毕竟她在网上查到的只是棠月是天才珠宝设计师Sherry,给她的初步印象就是漂亮,有才,再没其他的了。


        

后来在江芙知道棠月持有医联黑金医生执照,用蛮横的武力让二叔把爷爷送到医院,救了爷爷,爸爸和三叔……


        

江芙就知道棠月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娇娇女。


        

而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江芙回神,耳边又传来江源的声音,“不是,月月,你还是看看吧,你之前都没来过b洲,而且那个魔鬼森林……比你想象中的恐怖,还是能做准备就做准备,万无一失嘛。”


        

说着他又朝棠月使了个眼色,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也不想让老大担心是不是?”


        

“没什么好准备的。”棠月淡淡道。


        

江源:“……”


        

“既然月月说不用,那就不用了,二哥,你一个男人别叽叽歪歪,婆婆妈妈的。”江芙转头,冷睨了他一眼。


        

被怼一脸的江源:“……”


        

深吸口气,他神情凝重的强调道,“我叽叽歪歪婆婆妈妈是为了月月!”


        

平时他在局里绝对是废话不多说一句的那种好吗!


        

“源哥,你的忠告我会放在心上的。”棠月看着他。


        

顿了顿,她又继续开口,“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继续晒太阳了。”


        

江源语塞。


        

他本来是想和她说一些注意事项,可现在看这情形,他什么话都不需要说了。


        

深呼吸,江源无奈的妥协,“那行,你晒太阳吧,我们先走了。”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江芙朝棠月颔首,也跟着离开。


        

上车后,江芙这才开口,“哥,月月挺有个性的。”


        

江源哼哼,他早就知道棠月有个性了好吗?


        

别看她一副好说话的样子,真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看她心里有数,你就不用担心了。”江芙笑着说道。


        

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棠月可是老大放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别说出意外了,就是掉一根头发丝儿老大都心疼的不得了。


        

当然这话江源是不会和江芙说的。


        

老大公开他第九局局长的身份,并不代表他也要公开。


        

“嗯。”江源随口应声。


        

这敷衍的语气……


        

江芙听着想笑。


        

但她也没再说什么。


        

把江芙送回家,江源正要离开,这时他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他很快就接起电话,“老大。”


        

“我在机场。”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


        

江源一怔,立马说,“我马上去接您。”


        

知道萧厉城来了,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机场。


        

江源接到萧厉城,便开口问,“老大,现在去找月月吗?”


        

坐在后座的萧厉城回道,“不用。”


        

江源:“???”


        

“先回别墅。”萧厉城淡淡道,他在b洲有自己的房子。


        

江源点头。


        

别墅。


        

进了书房,萧厉城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沉声问,“依你对江风的了解,他打算在什么地方对月月下手?”


        

突如其来的问题把江源搞的有些懵,回神后回道,“魔鬼森林。但前提是要月月能闯到这关。”


        

萧厉城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他,“你是觉得月月到不了这关?”


        

“当然不是。”江源的求生欲很强,“我,我就是觉得,觉得……”


        

“觉得什么?”萧厉城顺着话问。


        

江源:“觉得或许我二叔会提前动手也不一定。”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具体情况怎么样还得等考核的时候才知道。


        

萧厉城深深看着他。


        

似乎是在考虑江源话里的真实性。


        

江源被他盯着毛骨悚然,下意识以为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就在他绞尽脑汁想这件事时,江源惊讶的发现老大笑了。


        

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笑。


        

怎,怎么回事?


        

“他不会有这个机会。”萧厉城斩钉截铁的说道。


        

江源:“???”


        

“老,老大,我不是太明白。”


        

男人心情颇好的和江源解释起话里的意思,“你这个二叔……惹到月月是自寻死路,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别人想算计她,做梦。”


        

尽管还是不太明白老大话里的意思,可江源看老大信誓旦旦的,自己那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些。


        

可江源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可老大,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算我二叔伤不了月月,难保他不会利用别人伤她。”


        

萧厉城冷声道,“你是那个别人?”


        

江源摇头,“当然不是,老大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成为月月的累赘!”


        

他大哥应该也不是。


        

至于江芙……


        

江源就不敢保证了。


        

这时萧厉城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想说什么?”


        

“老大,这次我妹,江芙也会参加考核,她虽然是我妹,可这么多年我连她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功夫身手啥的也不清楚,所以……我不确定她会不会拖月月的后腿,而且从考核开始,大家就被分开到不同的地方。”江源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过我会事先和她说,让她不要拖累月月,老大您放心。”


        

“江芙,25岁,m洲科研所特级研究员。”萧厉城看着他,淡淡道。


        

江源:“……”


        

他没想到老大居然把江芙的底细查的清清楚楚。


        

被萧厉城这样看着,江源后颈一凉,有种自己要完蛋的感觉,“对不起老大,等这次考核以后,我回局里面壁思过。”


        

萧厉城颔首,“嗯。”


        

江源松口气。


        

“月月在干什么?”萧厉城沉声问道。


        

江源立马开口和他汇报棠月的行踪,“她在老宅后花园里晒太阳。”


        

听着这话,萧厉城菲薄的唇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刚才在面对江源时的冷气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出去吧。”


        

江源点头。


        

他离开后,萧厉城就拿出手机给棠月打视频电话。


        

“萧厉城。”女孩和他打招呼。


        

从萧厉城这个角度看过去,棠月确实是在晒太阳。


        

萧厉城笑着问,“想我了吗?”


        

江家老宅,躺在吊椅上的棠月听到他的话,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我发现了,咱们每次视频,你第一句话问的都是想你了没。”


        

“嗯,我想知道。”萧厉城笑着开口。


        

棠月眼尾一挑,眼底露出一抹狡黠的光,“你猜。”


        

萧厉城想了想,“想了。”


        

“如果我说不想,你会不会很难过?”


        

“嗯,会。”说着萧厉城捂着胸口,俊美无俦的脸庞上闪过一抹委屈的光。


        

这表情成功把棠月给逗乐了。


        

她没好气地看着萧厉城,“好了,不逗你了,我想你了,这样可以吗?”


        

“真的?”萧厉城有点不信。


        

“真的。”棠月特认真的说着,清澈的眸里闪着勾人的光,“萧厉城,你说我们有多久没做了?”


        

萧厉城:“……”


        

“后面的考核要一个月的时间,顺利的话我半个月就能完成,从我离开到考核完,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眼前的美色只能看不能吃,好气啊!”棠月无奈的叹气。


        

可她这话却让萧厉城变了脸,墨黑的眸里闪着炙热的光,声音低沉沙哑的开口,“你可以吃。”


        

“别逗了,你又不在b洲……”棠月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眯着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别告诉我你来b洲了。”


        

萧厉城也没瞒她,“嗯。”


        

“卧槽!你真来了?”棠月惊的从吊椅上坐起身,拿着手机,有些着急地问道,“立刻马上报告你的位置。”


        

萧厉城给她发了定位,棠月挂上电话,和管家借了辆车就走了。


        

别墅。


        

看着面前的男人,棠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阵。


        

“怎么?不认识了?”萧厉城也没动,由着小丫头看他。


        

“没什么,就是有种很久没见你的感觉。”棠月下意识开口。


        

萧厉城:“那你还等什么?”


        

说着他展开自己的双臂。


        

棠月笑了笑,快步走向萧厉城,到最后她几乎跑着,然后一跃到男人身上。


        

萧厉城托着小丫头的大长腿,把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棠月简单粗暴的吻上了萧厉城的唇。


        

……


        

晚上,和萧厉城闹了一白天的棠月窝在萧厉城怀里睡觉。


        

听着小丫头深浅不一的呼吸声,萧厉城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把她又往紧搂了搂。


        

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担心影响到小丫头休息,萧厉城几乎是很快就接了。


        

手机那边传来江诗月的声音,“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


        

“伯母,月月在我这。”萧厉城压着声音说道。


        

江诗月有瞬间的愕然,旋即呐呐的开口,“阿城???”


        

萧厉城颔首,“是我。”


        

“你来b洲了?”


        

萧厉城:“嗯。”


        

江诗月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月月。”


        

“我会的。”萧厉城和江诗月表态。


        

江诗月嗯了声,也没说什么,就挂上电话。


        

收起手机,江诗月回了餐厅,她看着江老太太他们说道,“月月……她朋友在b洲,她陪朋友,不回来吃饭。”


        

“这样啊,那咱们吃饭吧。”江老太太也没想太多,招呼江折他们吃饭。


        

临近考核,难得江折,江源和江芙都在,江老太太就让他们回老宅吃个饭。


        

没想到月月居然缺席了。


        

江源摸摸鼻子没敢说话。


        

依他对老大的了解,老大和月月小别胜新婚,这会儿肯定腻歪着呢,肯定不会回来。


        

刚才那个电话……说不定也是老大接的。


        

所以刚才姑姑才会脸色有些异常。


        

嗯,虽然姑姑藏的快,可他还是捕捉到了。


        

吃饭的时候江老太太问起江折,“小折,你那个朋友现在还是单身吧?”


        

被cue到的江折抬头看向奶奶,神情淡漠点头,“嗯。”


        

“那好,你赶紧给月月牵个线,让他们见个面。”江老太太看着他说道。


        

江折看着她,淡淡道,“月月有男朋友了吧。”


        

“就是啊奶奶,月月的男朋友真不差……”江源想在奶奶面前给老大刷脸。


        

可江老太太哪儿听他们的啊,“之前我都已经和月月说好了,再说我只是想让月月多认识一个男孩子而已,又不是逼着他们非要在一起。”


        

江折淡淡道,“我知道了。”


        

听着这话,江老太太这才满意的点头,“吃饭吃饭。”


        

吃过饭,江源把江折拉到一边,眯着眼睛,压低声音小声道,“大哥,你该不会真要给月月牵线吧?”


        

“嗯。”江折淡淡道,“奶奶的要求。”


        

“哎,大哥,我和你说,就算你们给月月牵线搭桥都没用,月月心里只有她男朋友!”江源看着他道。


        

江折点头,“嗯。”


        

江源深吸口气,拐着弯问,“大哥,你那个朋友是谁?”


        

江折摇头,“无可奉告。”


        

“就算你现在不说,等以后我们见了面也会知道。”江源压着声音小声道,“大哥,你不能做毁人姻缘的事。”


        

听着他这话,江折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江源:“!!!”


        

“你……认识萧厉城。”江折这话是肯定句。


        

江源一愣,“没有,我不认识他。”


        

江折明显不信,“既然不认识,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就是觉得你们这样做不好,你说月月有喜欢的人你们还乱点鸳鸯谱,要是让她知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得完蛋!!”江源眯着眼睛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