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家夫人是马甲大佬 > 第307章 树大好乘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言外之意就是他们必须留一个人陪棠月一起上岛。


        

“其实真不用……”棠月看着他们说道。


        

这时江折开口,“你先别说话。”


        

被迫闭嘴的棠月:“……”


        

江折,江源和江芙互相看着对方。


        

沉默了好一阵,江折和江芙便选择了弃权。


        

唯独剩下江源。


        

离开前,江折看着江源说道,“月月交给你了,把她平安带回来。”


        

江芙看着他,“表妹交给你了。”


        

棠月想拦他们。


        

可江源却说道,“不要拦了,他们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其实……源哥,你也可以弃权,我真的不用你陪。”棠月表明自己的态度。


        

“嗯,我知道你功夫好,但猎岛这个地方,机关多,而且还有一些毒物,你就当是为了我免得被老大骂,就让我陪着你吧。”江源一脸的无奈。


        

棠月想了想,依萧厉城的行事作风,貌似他真会像源哥说的这样做。


        

为了源哥的人身安全,棠月便妥协了,“行。”


        

江源看着她,“你打算什么时候上岛?”


        

棠月抬头看了眼头顶,“凌晨。”


        

闻言,江源凝眉!


        

另一边,猎岛。


        

搭理猎岛的是一名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人。


        

叫安榆。


        

书房里。


        

听着手下报来的信息,背对着他的安榆很快开口,“一级戒备,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能让他们上岛。”


        

手下一怔,显然被安榆这个一级戒备给惊到了。


        

因为从他来猎岛一直到现在,还从来没见识过猎岛上的一级戒备。


        

这个棠月和江源……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安爷启动一级戒备?


        

他疑惑归疑惑,也不敢真的去问。


        

领命后就离开了。


        

安榆一直都有关注这次的考核。


        

之前江风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也表示走到最后的会是洛安少爷,所以安榆一直都没当回事。


        

直到江洛安受伤被抬走,江折江芙弃权,他才意识到这个棠月不简单!


        

如果他这里再丢了……


        

那棠月就会轻而易举的拿到最后的胜利。


        

江家的继承权要易主了。


        

想到这儿,安榆便更加笃定了要把棠月拦下来的心思。


        

傍晚。


        

夜色逐渐暗下来。


        

篝火旁,江源给棠月说着猎岛的格局。


        

她要拿的那面旗子在岛屿中心,而中心位置也是安榆住的地方。


        

那面旗子就在放在他书房的保险柜里。


        

上岛的路只有一条。


        

就是从前面五百米的地方经过一座跨湖大桥。


        

上岛以后他们会经历安榆设下的重重关卡。


        

闯过以后面前会有三条路。


        

只有其中一条是通往安榆书房的,其他两条都是死路。


        

然后最后一道关卡是安榆。


        

能怎么从安榆嘴里得到保险柜的密码,就得看你本事了。


        

当然,不靠他也行,但开保险柜的时间只有五分钟。


        

如果五分钟内你拿不到旗子,那保险柜就会自己爆炸。


        

考核结束。


        

“鉴于安榆现在是二叔的人……我想就算我们通关了,我想他也不会把密码告诉你的。”江源说着自己的猜测,“所以你只能想办法让他开口。”


        

听着这话,棠月不以为意的一笑。


        

让人开口的方法有很多种。


        

她没什么担心的。


        

隔着面前的火光,江源看到棠月慵懒不羁的眼神,仿佛就算发生天大的事,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


        

江源笑了,“你先休息一下,等凌晨我们出发。”


        

“源哥,我……”棠月本来打算问问江芙的事,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什么东西划破了天空。


        

顺着视线看过去,几架飞机在猎岛那边不断盘旋,甚至有轰隆隆的声音传过来。


        

听到动静,江源下意识起身,拧眉说道,“坏了。”


        

棠月站起来,看着他,淡淡问,“出什么事了?”


        

江源:“这是猎岛的一级戒备。”


        

棠月:“什么意思???”


        

江源开口解释,“他们把进岛的那座桥关了。”


        

“这还是我在江家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说猎岛一级戒备!!!”


        

很显然,这次的事是冲着他们……哦,不对,是冲着棠月来的。


        

听着这话,棠月双手环胸,勾唇,似笑非笑的开口,“有意思。”


        

“一点意思都没有!”江源说,“如果你想游过去,那是不可能的,知道那个湖有多深吗?五十米!”


        

“而且既然安榆启动了一级戒备……难保他不会在湖里面加什么东西,到时候就算我们能游过去,也怪危险的。”


        

江源是绝对绝对不会让棠月冒险的。


        

“所以……源哥你打算怎么办?”棠月看着他问。


        

江源看了她一眼,深吸口气,摇头,“不知道。”


        

“如果能隐身就好了。”他感叹。


        

这样他们就能避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成功进入安榆的书房了。


        

棠月眼尾一挑,觉得源哥是在痴人说梦,只是她没说而已。


        

江源摆了摆手,正想开口让棠月休息,这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棠月和江源抬头,循声往那边看。


        

是直升机。


        

“他们这是要干……”江源话还没出口,就被棠月拉到了一旁,女孩身手很利落,江源跟着过去的时候还踉跄了几步。


        

正好躲在了一颗粗壮的树干后。


        

这时无数颗子弹突突突的朝他们这边落了下来。


        

落在地上卷起尘土。


        

“tm疯了吧?这是对咱们下狠手呢?”现在想想,幸亏刚才棠月拉了他一下,不然他现在得被射成马蜂窝了吧?


        

闻言,棠月勾唇,嘲讽一笑,“二舅这是想鱼死网破。”


        

江源愣住,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可纵然他现在气的牙痒痒的又怎么样?


        

江风想置他们于死地!!


        

“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江源下意识开口问。


        

“还能怎么办?”棠月淡淡道,“等吧。”


        

江源觉得憋屈,可眼下除了等,好像也没别的什么办法了。


        

江源深呼吸,“我就怕他不会这么放过咱们……”


        

他话音一落,就听到推土机的声音轰隆隆的传进耳朵里。


        

棠月和江源眉头骤然一紧,两人互看了对方一眼,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就看到面前的树哗啦啦的朝他们这边栽过来!


        

可他们却根本没地方躲。


        

要是往旁边躲的话又要被打成马蜂窝。


        

所以他们是进退两难!


        

然而,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把他们笼罩了起来!


        

与此同时,书房。


        

安榆听着下属的话,冷冰冰的开口,“确定吗?”


        

“确定,安爷,就那棵树,砸下去他们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下属斩钉截铁的道。


        

安榆颔首,心情比刚才好了很多,深吸口气,他便抬手,淡淡道,“你先出去。”


        

他要把这件事告诉江风。


        

下属离开后,安榆拿出手机,正要给江风打电话,这时耳边便传来一道戏谑玩味的声音,“安先生,先别急着打电话啊,胜负都还没分呢。”


        

听着这声音,安榆后颈一凉,只觉得一股森冷的寒意从脚心窜了出来。


        

他想起身,可抵在腰间的那个黑乎乎的枪筒却让他动弹不得。


        

深吸口气,安榆勉强压下心底的慌张,拧着眉问,“你是谁?”


        

“安先生你是有健忘症吧?刚才你下属不是还说我们绝无生还的可能。”女孩宛若轻灵般俏皮的声音传过来。


        

安榆一怔,像是意识到什么,恍然,“你是韩月!!!”


        

“嗯呢,我是。”棠月笑着应。


        

安榆脸色一变!


        

“哎,我和源哥没按着你想的那样完蛋,是不是很奇怪啊?”棠月继续问。


        

安榆没说话,但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棠月:“你的命现在在我手上。”


        

言外之意就是识相的,赶紧把密码告诉我,不然后果自负。


        

但安榆也是个硬骨头,他把脸别过一边,完全没理棠月。


        

反正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他只要熬到时间,就赢了。


        

只是安榆这些小心思被棠月看的透透的。


        

“源哥,安先生交给你了,我去弄那个。”棠月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江源。


        

江源颔首,“没问题!”


        

两人配合的很默契,安榆连反击都没办法。


        

看着棠月走向保险柜,安榆也不担心。


        

他设计的密码除了二爷之外,没人知道。


        

棠月这个黄毛丫头更不可能知道。


        

“我说安榆,你跟着我二叔有什么好的?知道吗?就他那个宝贝儿子江洛安,已经完了,识时务,你赶紧弃暗投明,树大好乘凉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江源偏头,看着安榆那张淡定的脸庞,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棠月会解开密码,“当然,如果你非要硬抗,硬要和二叔共存亡,依她嫉恶如仇的性格,你可是要完蛋的……”


        

“安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我不会背叛二爷的!”安榆想也不想就开口道。


        

然而他话刚说完,就听到咔擦一声响动。


        

安榆下意识抬头,就看到棠月从保险柜里拿出了那面旗子,在手里把玩,“密码3678外加江风的生日,不是我说,安先生,你可以再设计的复杂点。”


        

安榆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安先生,我赢了!”


        

说完她走上前,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好了,接下来该算算刚才的账了!”


        

她明明在笑,可这笑看在安榆眼里却是相当的渗人。


        

棠月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嗯,有冤抱冤有仇报仇!


        

“你刚才是想把我和源哥打成马蜂窝?还是想把我弄成夹肉饼?”棠月摸了摸鼻子,笑着开口。


        

安榆虽然心里慌张的要死,可还是克制着,没有在脸上表露出一丝的慌乱。


        

“我那是按着规则来!”安榆强调。


        

“规则?什么规则?”棠月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


        

安榆想说话,她却不耐烦的打断,“你闭嘴,我拿了第一,现在江家我说的算,懂?我让你活你就活,我让你死……你就得死!江风也得靠边站!”


        

相当的嚣张!


        

可安榆就是不觉得她在信口雌黄!


        

好像真能办到这件事似的!


        

可他的那些下属也不是吃素的。


        

他被棠月挟持,他们不会坐以待毙。


        

然后,棠月又知道他心里想法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想让你那些下属来救你?”


        

“安先生,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说着她抬头看了江源一眼,江源拿出手机,调了个视频出来,特意放到安榆面前,“是在找他们吗?”


        

安榆下意识朝手机屏上看过去。


        

视频里,他的那些手下东倒西歪的被绑在树干上。


        

样子要多惨有多惨。


        

安榆:“……”


        

“安先生,还有话说?”棠月唇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就算你弄死我,我也是按着规则来!”安榆死到临头还嘴硬。


        

棠月笑了,“如果外公知道你联合二舅谋害他孙子外孙女,你觉得你这些所谓的忠心……嗯,能维持多久呢?”


        

“啊,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棠月好心的告诉他,“你的靠山,我的二舅,出了点事,他已经自身难保了,所以你就不要奢望他会帮你了。”


        

女孩认真严肃的样子让安榆不觉得她在说谎。


        

心里的防线,被她一点点的瓦解掉了。


        

被江源拽着拖下去,棠月朝江源使了个眼色。


        

江源颔首,立马上了直升机,这架还是刚才朝他们射击的那架飞机。


        

棠月双手环胸,笑眯眯的说道,“安先生,尽量跑,千万不要被扫到哦。”


        

安榆眼见直升机缓缓升空,盘旋在他上方,他知道棠月没有开玩笑,江源真的会朝他开枪,求生欲催着他拔腿就跑。


        

棠月还拿着喇叭出来,替他加油打气。


        

很快,直升机朝安榆的方向落下无数的子.弹。


        

突突突的,飞溅起了一地的尘土。


        

听着这声音,安榆整个人都不好,他飞快地向前跑着,想要找一些遮.蔽物去遮挡一下江源的攻击,可四周围空荡荡的,根本找不到!


        

很快,一颗子弹落在他脚边。


        

另一颗子弹落堪堪和他擦身而过。


        

还有一颗子弹……


        

要不是他跑的快,直接会落在他脑门。


        

安榆濒临绝望的边缘。


        

感觉就像是自己马上要死了!


        

就在安榆感觉自己的腿快跑断时,看到不远处有一颗树,然后他往那颗树边跑。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歇歇脚,耳边就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安榆感觉到树在晃……


        

没多久他就看到自己靠着的那棵树往前面栽。


        

安榆下意识往旁边躲,可这时江源一颗子.弹落下,安榆躲闪不及,被直接吓晕了。


        

而那颗子.弹刚好落在他脚边。


        

直升机缓缓降落。


        

江源从飞机上下来,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安榆,伸脚踹他,“这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他们对安榆做的,不如安榆对他们做的十万分之一。


        

“我觉得也是。”棠月颔首。


        

“打算怎么处理他?”江源转头看着她问。


        

棠月勾唇,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交给折哥就行。”


        

江源颔首,“对,把他交给大哥。”


        

依大哥那折磨人的手段……


        

安榆这是死定了。


        

回去的时候棠月他们是坐的直升机。


        

按照规矩来说,她是要先去见江老爷子,可棠月却拒绝了,“时间不早了,我就不去见外公了,等明天再说。”


        

听着这话,江源想了下,顿时就明白了什么,“行,我知道了。还有……”


        

说完他欲言又止,看着她,“你那个狮子……是什么鬼?”


        

“这……”棠月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我也不知道。”


        

刚才知道是小白救了她以后,棠月整个人都懵了。


        

不过好在她接受能力强,就算发生再不可思议的事,她也能很快接受。


        

“不然等我空了可以帮你问问?”棠月看着他。


        

江源:“你怎么问?难道它能开口说话?”


        

棠月:“我相信我的宠物是有灵性的。”


        

江源:“……”


        

她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江源把她放到萧厉城的别墅,就一个人回了医院。


        

江源一出现,江老爷子没看到棠月,连忙问,“月月呢?”


        

“她……有点事,说明天过来。”江源按着棠月告诉她的说。


        

江老爷子虽然现在很想见到棠月,可一想到现在确实是晚了,而且月月确实是辛苦了,就没再说什么。


        

“这几天还发生什么了?”江老爷子问。


        

江源想了想,就把安榆的事告诉他了。


        

听完他的话,脸色逐渐铁青的江老爷子沉声问,“月月打算怎么处理?”


        

“她说交给折哥。”江源看着他道。


        

江老爷子想了想,“行,就按月月说的做。”


        

“那爷爷,我先回去了,有点困。”说着江源还打了个哈欠,做出一副我很困的架势。


        

江老爷子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江源转身离开。


        

**


        

与此同时,棠月直接去书房找萧厉城。


        

其实直升机降在停机坪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小丫头回来了。


        

只是萧厉城没过去,而是耐着性子在书房等她。


        

因为小丫头说过,她要带着第一来和他求婚!!!


        

很快,门外传来“叩叩”的敲门声。


        

没等他回应,门就开了,棠月的头露出来,脸上笑眯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