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2766章 怎么觉得处弼兄是想把舅父活活气死(求订阅求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那时候,同样吃软不吃硬的自己,肯定不能服软。


        

十有八九跟那个有不可言说暗疾的死胖子在狱中互喷唾沫星子了事,根本干不了正经事。


        

不过,既然太子殿下都这么想了,自己又岂能不应应景,程处弼腼腆一笑。


        

“殿下如此信臣,臣感铭五内,只是,臣做事,既然事涉殿下,焉有隐瞒的道理。”


        

说话之间,马车已然缓缓地停在了那大理寺跟前。外面的宁忠公公掀开了车帘,请这二位贵人下车。


        

不过,在进入了大理寺专门用以关押长孙无忌的那间小院落之后。


        

程处弼示意李承乾先行,自己就没有必要过去看他们这对关系生硬的舅甥演绎亲情。


        

万一演绎不好,也就一老一少尴尬,自己过去算什么回事,还不如呆在这里安静地当个吃瓜群众,一样的完美。


        

李承乾在那大内侍卫的引领之下,缓缓前行,不大会的功夫,就看到了此刻正在小院中熘弯的舅父长孙无忌。


        

此刻,听到了脚步声的长孙无忌也若有所觉地转过了身来。


        

看到了居然是跟自己一向不对付的大外甥李承乾正快步行来,他身后的宦官手中捧着一件崭新的冬衣。


        

长孙无忌脸色不由得一僵,脸上的肥肉一阵抖动,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


        

反倒是李承乾神色如常地走到了近前之后,打量着这位瘦了不少的舅父。


        

他也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的人,同样,也不愿意虚伪的敷衍,只是略显生硬地朝着长孙无忌点了点头。


        

“承乾今日特来给舅父送家母亲手缝制的冬衣。”


        

长孙无忌看着那宦官手中的冬衣,咬了咬嘴皮,朝着李承乾郑重地一礼,缓缓拜倒。“罪臣参见太子殿下……”


        

“……舅父不必如此,起来吧。”李承乾有些愕然地看着长孙无忌,最终还是上前伸手相搀。


        

“……”一旁捧着冬衣的宁忠,看看李承乾,看看长孙无忌。


        

看到这对舅甥站在一起,面对面的陷入了沉默,都深深地替他们尴尬。


        

张了嘴老半天的李承乾总于找到了话题,朝着宁忠一歪脑袋。


        

“宁忠,把冬衣拿过来吧,舅父你披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合身,十分合身,还请太子殿下代罪臣感谢娘娘赐衣之恩。”


        

“嗯……”


        

“……”


        

气氛随着二人无话,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不过最终,长孙无忌发出了一声唏嘘的长叹,总算是打破了这个僵局。


        

“罪臣心里明白,在殿下的眼中,罪臣是个十恶不赦之徒。”


        

听到了这话,李承乾认真地想了半天之后,摇了摇头给出了一个相当中肯的结果。


        

“……其实还没到那一步。”


        

“……”这话让长孙无忌脑子一乱,都不知道怎么讲下去。


        

一旁的宁忠差点控制不住表情。自家殿下真是实在人说实在话,偏又让人觉得那么解气。


        

长孙无忌看着这位没有什么表情的外甥,没奈何地苦涩一笑。这小子果然还是这个脾气,一点也没变。


        

只是,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算计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他站在自己跟前,安然无恙,毫发无伤。


        

而自己,如今却已然是千般算计,尽数成空,就连已身都难以自保。


        

想到了这,长孙无忌又不禁心神一暗,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今日殿下前来,想必还有事情需要向罪臣交待吧?”


        

“不错,是有事,宁忠,去请小程太保过来。”李承乾干巴巴地接话答道。


        

“???”长孙无忌一听到小程太保这四个字,心中顿时一梗。


        

看到了这位舅父那副瞬间整个人变得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李承乾顿时感觉心情愉悦了不少。


        

不过太子殿下还是保持着脸上的刻板,澹澹地道。


        

“舅父不必担心,处弼兄是有要事跟你相商,承乾就先行一步了。”


        

长孙无忌愣愣地看着李承乾快步前行,跟那程三郎在远处相逢,二人滴咕了几句之后,错身而过。


        

而身形高大挺拔,英气十足的程三郎就这么晃晃悠悠地朝着自己迎面走来。


        

“你来这里做甚?”看着这个坏了自己大事的程家人,长孙无忌冷着脸问道。


        

fantuankanshufantuankanshu


        

原本已然行出了一段距离的李承乾突然顿住了脚步,一旁的宁忠好奇地正要开口。


        

就看到了这位向来最是讲究风度仪态的太子殿下冲自己竖起了手指头比划了下。


        

然后猫着腰,鬼鬼祟祟地又往回走了几步。


        

看着太子爷那副偷偷摸摸犹如作贼的模样,宁忠一脸黑线,半天作声不得。


        

程处弼面对着长孙无忌的冷脸,呵呵一笑,打量着这个已经瘦了一圈的矮胖子沉声问道。


        

“不知赵国公想不想家人安泰,想不想可以近距离看顾着自家儿女,而不必远涉万里,风餐露宿?”


        

“……你什么意思?”听得此言,长孙无忌脸色一变,整个人彷佛受到了杨法王一击般,一阵激烈的哆嗦。


        

“程处弼,你想做甚?!你敢……”


        

“……拜托赵国公你能不能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龌蹉?”


        

“什么叫像老夫一样的龌蹉?!”


        

“哈……你老难道觉得你有今日是因为你行得正,坐得直换来的?”


        

“倘若那样的话,你干嘛不咬掉手指头,??在这件冬衣上写上一个大大的冤字。


        

然后直接寻棵歪脖子树白绫搭,脖子一挂,不就完事了?”


        

“???”蹲在远处偷听的李承乾整个人脑子都乱了。


        

处弼兄真是奉了我父皇之命,前来劝说舅父按计划行事的?怎么感觉他像是过来准备把舅父活活气死。


        

莫说李承乾,就算是长孙无忌,此刻也是脸色发黑,手指头并指如剑,指着程三郎,可偏偏又不知道怎么怼回去。


        

“哼,若不是陛下有命,你觉得程某会出现在这里,对你好言相劝?”


        

程处弼撇了撇嘴,最终没有继续嘲讽下去,而是伸手入怀。


        

取出了一份自己早就已经写好的计划书递到了长孙无忌跟前。


        

“你且先看看,看完再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