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2767章 李治贬为北海郡王,赵国公废为庶民(求订阅求票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孙无忌狐疑地抬头扫了程三郎一眼,又看向那张写满字的纸。


        

程处弼的声音开始在耳边回荡开来。


        

“这是程某奉了陛下之命后,呕心泣血的给你搞出来的一个良策。


        

至少可以让你安安稳稳的呆在中原,不必一路折腾,背井离乡去孤独终老……”


        

长孙无忌听得此言,又瞅了程三郎一眼,最终伸手接过。


        

看着那封程三郎炮制出来的计划书,久久不语,只是他的眼眶渐渐发红,嘴皮子哆嗦半天,这才涩声问道。


        

“陛下让你来的?”


        

“你觉得我能主动来?”程处弼不乐意地反问了一句。


        

然后就听到了远处似乎有什么人在不雅的放屁的噗呲声,扭头左右张望了眼。


        

没看到不道德人士,只能悻悻的收回了目光,朝着长孙无忌抬了抬下颔道。


        

“这,是陛下对你的爱护,至于你会把陛下的好意安心地接纳。


        

还是非要想着背井离乡去千万里之外去欣赏我大唐的大好河山,那都是赵国公你的选择。”


        

“你与某家向来不睦,你又是铁杆的太子党,陛下就算是真寻到你,哪怕是你迫于无奈出了主意……”


        

说到了这长孙无忌抬起了头来,定定地看着程三郎。


        

程处弼呵呵一乐,老子会告诉你,是受不了陛下用拙劣的激将法,这才来的吗?


        

“你分析得很对,但是我程某人做事,需要向你解释原因吗?”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你在做出决定之前,程某还是那句话,想想你的儿孙,还有那些担忧你的亲人、挚友。”


        

#####


        

看着程三郎转身朝着远处行去,长孙无忌呆愣愣地看着程三郎,突然开口喝道。


        

“且慢。”


        

程处弼脚步一顿转过了头来,有些疑惑地看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看着程三郎,反复开口几次,愣是放不出一个屁,直到程三郎等得不耐皱眉。


        

长孙无忌这才朝着程三郎显得甚是生硬地一礼。


        

“辛苦了,有劳你替老夫谢过陛下隆恩,另外,还请你告诉太子殿下一声,舅舅对不起他……”


        

“行,我替你把话带到。”听得此言,程处弼亦是松了口气,还好,这老小子看来挺识相的。


        

那至少自己也算是完成了老丈人的嘱托,接下来,至于长孙无忌想要怎么操作,那就是他的事了,想来装病啥的不需要自己指点。


        

只要这老小子一段时间不使用开塞露,就可以直接让暗疾复发。


        

不过,考虑到长孙无忌这位弃武从文的斯文人的耻度问题,怕是他不乐意拿自己的暗疾来当理由。


        

程处弼一边凝神思索,一边前行的当口,隐约听到了细碎的声响,一扭头。


        

堂堂的太子殿下,就缩在一处假山后边,朝着自己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略显腼腆的笑容。


        

“……”看着这位偷听墙角的正经太子爷,程处弼知知道自己是该夸他成长了,还是该吐槽他偷听的技术太不专业。


        

程处弼朝着李承乾一礼,上前说道。


        

“看来太子殿下是心忧舅父之安危,怕是不愿意接纳臣的好意……”


        

表情之真诚,目光之坦荡,看得李承乾老脸一红。


        

“不愧是处弼兄,知道小弟在想些什么。既然我舅父已经同意了处弼兄你的良策,如此,父皇与母后也该安心了才是。”


        

李承乾之所以偷听,主要还是担心向来跟长孙无忌向来不对付的处弼兄会干点啥。


        

倘若有什么问题,偷听的自己也好及时站出来当个和事老,不至于让事态恶化下去。


        

看样子处弼兄也看破了自己的小心思,不然也不会如此替自己找理由。


        

一思及此,李承乾不禁微微一笑,不愧是处弼兄,这种兄长一般的爱护,实在是让自己身心皆暖。


        

#####


        

两天之后,李世民再一次进入监牢探监,跟待罪之身的长孙无忌一番密谈之后离开。


        

第二天,李世民终于在朝堂之上,宣布了对晋王李治,以及赵国公长孙无忌的惩处决定。


        

晋王李治,昏庸懦弱,持身不谨,信谗不寤,险致大唐宗庙倾覆,念其年少无知,加之是为乱臣贼子胁迫。


        

故降为北海郡王,立刻前往就藩,不得在洛阳停留。另外,其妃王氏落发入尼庙,枯守青灯古佛。


        

之后就是罢长孙无忌官职,夺去赵国公之爵位,废为庶民,流放岭南。


        

不过陛下念在长孙无忌过往的功勋,加之亦是受人那些乱臣贼子的蒙蔽,以至有此过。


        

wucuoxs无错网


        

所以赵国公之爵,交由其孙长孙延继承,不过其食邑,被削过半。


        

其子长孙冲,罢其宗正少卿之职,继续保留于驸马都尉之职。


        

另外,陛下下旨命太子每五日入朝观政一日,所谓的观政,就是太子殿下可以呆在朝会上。


        

坐在陛下的下首听取朝会商议各种军国大事,只不过,太子只负责欣赏,看看陛下是怎么处置政务的。


        

也就是说,他只带着眼睛和耳朵过去,至于想要说话,则只能等到朝会结束之后,又或者是陛下特许的时候方可开口,此为观政。


        

而在过去,册立太子之后,只会有少数几位太子,得到过天子的恩准获得观政的资格。


        

并且都不是惯例性的,??顶多是什么时候陛下心情好了,就让太子殿下过来观上几天的政务。


        

毕竟太子殿下不在臣子之列,不需要入朝,他在自己的东宫有自己的小朝堂。


        

而今,陛下这样的手段,倒是让满朝文武都看明白了。


        

李治成为了北海郡王,与他的四哥青雀东来郡王一起,屹立在了山东之地上。


        

虽然他们是被贬谪去的,但同时,两位郡王在此就藩。


        

也等于是皇室派了近人,在镇压与监视那些被打压得瑟瑟发抖的山东世家门阀。


        

再加上前所未有的太子每五日一观政的明旨,代表着陛下对太子殿下的一种补偿。


        

同时也让天下人看明白太子殿下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与倚重。


        

对于陛下这样的处置方式,不论是朝中文武,还是那些东宫属官,总算是都安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