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意笙席北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他其实……并不愿意对我下手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他其实……并不愿意对我下手吧?


        

傅溪扶着我上床,给我盖上被子,又殷勤的给我倒水。


        

我握着水杯,看着杯中的液体,慢慢抬头,看向坐在我床边的傅溪,缓慢道:“傅溪,你以前认识宫淮雪吗?”


        

傅溪没料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脸色微凝,表情带着些许惊讶和疑惑道:“为什么突然问我认不认识宫淮雪?”


        

我浅笑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有点好奇,所以想问问你以前认不认识宫淮雪。”


        

“怎么会好奇这个?我怎么会认识宫淮雪。”


        

“笙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见我没在说话,傅溪试探性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你之前似乎很关心我和宫淮雪之间的事情,所以以为你以前认识宫淮雪。”


        

“我不认识宫淮雪,只是听了你们之间的事情后,我觉得宫淮雪是一个很痴情的男人,颇有感慨才会对你说那些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傅溪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无比认真,捏了捏我的手心,缓慢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看着傅溪脸上认真的表情,扯了扯唇,说道:“我知道了,我还以为你以前认识宫淮雪呢,不认识就算了,我困了,想睡一觉。”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休息。”


        

“好。”


        

我半眯着眼睛,看着傅溪起身离开我房间。


        

等到她关上门的时候,我立刻从床上坐起,面无表情的盯着门口发愣。


        

傅溪,你究竟是谁?


        

……


        

为了配合傅溪和傅桠的剧本,我让杨雪给我配了一副药,一副让人看起来精神很不好,病况和服了山埃一样的药。


        

服用了两天,我的气色和精神渐渐变得很不好。


        

最先发现我精神状况不好的人是席北极,他的演技很好,吃饭的时候,他见我没有胃口,便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摇头,然后煞有介事的咳了两声,竟然咳出了血。


        

傅桠见状,立刻起身,走到我身边,担忧道:“笙儿,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


        

我揪着胸口的衣服,艰难喘息,望着傅桠,缓慢道。


        

“傅桠,你先将笙儿抱到楼上去,我马上给杨雪打电话。”


        

傅溪见我这样,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虽然她极力掩藏,可是我却清楚的看到她嘴角勾起的冷笑。


        

我垂下眼皮,假装虚弱的靠在傅桠怀里。


        

傅桠听从傅溪的话,抱起我往楼上走。


        

宝宝在席北极怀中挥舞着手臂,委屈巴巴的望着我。


        

“麻麻,麻麻。”


        

对不起宝宝,麻麻现在不能安慰你。


        

我扭头,不看宝宝的方向,紧紧抓住傅桠胸口的衣服。


        

傅桠将我抱回房间,将我放在床上,见我脸色依旧很难看,他神情担忧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更好一点。”


        

我咳了一声,故作难受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觉得很难受。”


        

“别怕,杨雪马上就过来。”


        

傅桠握住我的手,对我认真道。


        

“席北冥,你说我是不是复发了?”


        

虽然我换血移植肾脏骨髓才能活下去,但是病这种东西,要复发还是轻而易举。


        

傅桠听我这么说,表情肃然道:“不许瞎说。”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