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杨凡周慕雪 > 第6章 切勿透露我的行踪,否则军法处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婚?


        

当这两个字从杨程嘴里面出来后,周慕雪身躯竟然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曾几何时,解除这段婚姻,是周慕雪最大的愿望。


        

只是当杨程说出来后,周慕雪的内心没有半点的喜悦,没有半点的解脱,有的只是浓浓的悲伤与苦涩。


        

如果就这么离了,她周慕雪四年的苦苦等待,是白等了吗?


        

这不是等于向周家的人承认,她的婚姻是彻头彻尾的笑话吗?


        

她不甘心!


        

“是,我之前的确是想过离婚,我怨恨你四年时间,不给我们任何消息,甚至在别人口中,你早就跟别人结婚了,不要我周慕雪了,只是今天,你让我知道,我的丈夫并非这样的人,你是在戍守边关,你是保护着整个国家。”


        

“刚刚你提出离婚的时候,我没有半点喜悦,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足足等待了四年,忍受了四年的流言蜚语,忍受了无尽的羞辱,不是想等一句离婚,我是想等回一个真正的丈夫,让他告诉我,我之前承受的一切是值得的。”


        

周慕雪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所以,我不需要你的成全,我需要是你的证明,证明我这四年,不是一个笑话,我嫁的人,不是一个懦夫,更不是一个逃兵,就像你说的,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你明白吗?”


        

周慕雪那双眸之中噙满泪珠,泪水在脸颊上划过,哽咽的说道。


        

“好!”


        

杨程无数的话涌到嘴边,最后从他的喉咙里面,只是蹦出了一个好字。


        

“走吧!”周慕雪轻声的说了一句,就朝着车子走去,杨程紧跟在身后。


        

周家别墅前。


        

周虎摸着有些肿胀的脸,不甘心的说道,“爸,这事情就怎么算了?那个臭当兵的抽了我两巴掌啊,我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人打过啊!”


        

“哼,怎么可能这么算了,这一次是他运气好,不过你爷爷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把你三叔赶走,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等他们都不是我们周家的人,我们在报仇也不迟!”


        

周建国阴冷的说道。


        

“对,我们这次来,主要就是把三叔一家逼出公司,没有想到遇到这事情啊,刚才那小子还让我们带话给爷爷,这一次三叔他们一家人肯定要滚蛋了。”周虎狠狠的说道。


        

“敢跟我们父子作对,找死!”周建国愤怒的说道。


        

“爸,你说杨程这家伙会不会真有背景啊,刚才那场景有些吓人啊!”周虎不由想到了刚才的情况,紧张的说道。


        

毕竟上百的军人前来敬礼,这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享有的。


        

“呵呵,你没有看他的穿着打扮,怎么可能有背景?至于刚才的慰问,估计是刚刚从前线下来的兵,都这样!”


        

周建国虽然这么说,可是还是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他的老同学,帮忙查一查杨程的退伍手续。


        

很快,那边就传来一张图片,周建国看了一眼后,就冷笑的说道,“我就说嘛,能有什么背景,当了这么多年的兵,没有任何职务,就是一个大头兵,要不是前线打仗,他早就被遣散回来了。”


        

只是他哪里知道,周建国能调查出来的资料,只是杨程的伪装而已,毕竟以杨程的身份,别说江城的人,哪怕是江南军部的人,也没有资格过问。


        

杨程养父的祖宅内。


        

杨程本打算先回周家,可是看到了孤狼留给他的特殊标记后,转身就跟周慕雪说道,“慕雪,我突然想起来,我部队转业那边还有东西没拿,我得过去一下。”


        

“那我开车送你过去。”周慕雪低声的说道。


        

“不用了,估计要耽误很久,岳父岳母可能因为刚才的事情吵架,你先回去吧!”杨程微笑的说道。


        

周慕雪转念一想,也点了点头,就说道,“好吧,你自己打车过去。”


        

杨程点了点头后,从车上下来,等周慕雪开车离开后,杨程转身就到了后面的巷子内,一辆军用越野车停在那边,而车上的人正是孤狼。


        

“将军,你来了啊!”孤狼恭敬的说道。


        

“刚才家门口的事情,怎么回事?”杨程冰冷的喝道。


        

“将军,这事情不怪我,你想想我们军舰驶入江南,江南军部那几个人必然知道,肯定要聊表心意,就打电话给我,说要亲自给你接风洗尘,我知道将军低调,加上有人敢找人来找将军的麻烦,我就给他们出个主意,让江城以老兵的待遇就行了。”


        

孤狼急忙解释道。


        

杨程点了点头,毕竟那么大的军舰开入江南海域,如果江南军部的人,还察觉不到的话,那么这些人都可以撤职查办了。


        

而且以他的身份,那些人不打电话过来,也不合适。


        

“嗯,此事你办的不错,还有电告江南军部,切勿透露我的行踪,否则军法处置!”杨程冰冷的说道。


        

“是,将军,我明白!”


        

孤狼恭敬的说道。


        

杨程点了点头,孤狼立刻就想起来什么,急忙说道,“这周家人,欺人太甚了,都欺负到这种程度了,将军,你下令,我这就把周家的那小杂碎给灭了。”


        

杨程转过脸来,冰冷的说道,“让你跟我回来,是干这事情的吗?”


        

“嘿嘿嘿,将军,我就是大老粗,杀人的事情,我拿手啊!”


        

孤狼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急忙说道。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轻举妄动,否则哪怕你是我的兵,我也不客气。”杨程脸色一沉,冷冷的喝道。


        

“是,将军。”孤狼立刻收起之前的嬉皮笑脸,满脸恭敬的回答道。


        

毕竟眼前的人,是帝国的荣耀,是无敌的战神,特别是孤狼这种跟着杨程出生入死,才知道杨程的恐怖,也才会从心底升起尊敬。


        

“好了,开车吧!”


        

杨程脸色平静,低声的说道。


        

“将军,去哪里?”孤狼恭敬的问道。


        

“去上陵传媒的市场部老总的办公室,我倒是想看看,秦斌是多大的胆子,敢动我老婆心思?”


        

杨程整个双眸闪过阴冷的杀意,低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