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杨凡周慕雪 > 第145章 你们徐家父子,这是想死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德明不由微笑的望着刘剑锋,而蒋红天整个人也充满期待,毕竟徐德明这玉佩可是花了十万块钱买的啊!


        

一个木质的茶杯都价值两百万了,说不定,这玉佩也能值几十万,上百万呢?


        

“对,刘老师,你帮忙看看这玉佩!”


        

此刻的蒋红天满脸期待的望着刘剑锋,低声的问道。


        

而刘剑锋只是瞥了一眼,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冰冷的喝道,“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啊,刘老师,我看这玉佩色泽挺好的!”


        

蒋红天有些困惑的说道。


        

“是啊,我还是专门找朋友买的,我自己也研究古玉不短时间了,刘老师,你给指点指点。”


        

徐德明急忙微笑的说道。


        

当然徐德明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毕竟他哪里懂什么古玉啊,这个时候说出来,就是为了装逼而已。


        

因为之前他被杨程压的太惨了,本来今晚是他徐德明的主场,结果却变成了杨程的主场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刘老师,你好,我是徐氏公司的老板,我叫徐彪,这是我的名片,能否帮我们掌掌眼?”徐彪立刻双手递出名片,微笑的说道。


        

刘剑锋连徐彪的名片都没有接,毕竟他这个级别的,接触到的人,都是富商,比徐彪有钱的人,多得是,而且刘剑锋也看出来徐家父子心术不正。


        

他更加不会接名片了,徐彪看刘剑锋不接名片,整个老脸憋得通红,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收回来,还是干什么?


        

而刘剑锋更加不给徐家父子面子,他冰冷的说道,“拿一个从地下挖出来的东西,还好意思让我看,滚!”


        

刘剑锋这句话落下,蒋红天和徐德明都不由的一颤,根本没有想到是这结果,徐德明立刻就说道,“刘老师,这,这是我托朋友从古玩店买的啊,不可能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啊!”


        

要知道从地下挖出来的话,一般的价值会下降很多,更别提拿来送人了。


        

“哼,你们还敢怀疑我们老师的眼光吗?这东西哪怕不是从地下挖出来,看这玉的色泽,也就一两万的普通货,而且看样子才挖出来没多久,至少需要温养五六年,才能把玉佩上的阴气给驱散,这种东西也敢当寿礼送出去,我看你是嫌人家命长吧!”


        

刘剑锋身边的中年男人,不由一脸冷笑,嘲讽的说道。


        

“啊,还有这说法?”


        

蒋红天听到了那中年男子的话,直接吓得把玉佩丢到桌子上,一脸嫌弃。


        

徐德明就感觉到自己的脸都丢到家了,本来想借着送礼,好好碾压杨程的,可是现在结果倒好,竟然是被杨程反过来碾压,要知道杨程的那个黄梨木茶杯,市场价值可是两百万,哪怕是摔碎了,刘剑锋都愿意支付五万,而徐德明的玉佩,不仅价格便宜,而且还是死人的陪葬品。


        

而徐彪的脸也不由火辣辣的,他走南闯北,没有想到,今天他跟他儿子差点把老脸丢尽了。


        

“咦,刚才杨程好像也是说这玉佩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周晓峰突然想到了杨程的话,急忙问道。


        

“对啊,杨程,你怎么知道的?”周慕雪也好奇的问道。


        

“他肯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瞎猜的。”蒋红梅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是感觉,因为我当兵当久了,所以对玉佩上的那一丝气息,有点敏感。”杨程当然也懒得解释他对古董也颇有研究,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微笑的说道。


        

“不错,能凭借这一丝气息,就能断定出来,已经很不错了,想当年,我可是跟我师父学了五年,方才能判断出来,年轻人眼力真好,不像某些人,不懂装懂。”


        

刘剑锋不由夸赞的说道,说完,刘剑锋余光瞥了一眼徐德明,眉宇之间充满了嘲讽。


        

徐德明一听到刘剑锋对杨程的夸赞,又看到刘剑锋望向他的目光,顿时就觉得脸火辣辣的,今晚可是被杨程彻底的打脸了。


        

之前的国风大酒店贵宾卡事情被打脸就算了,现在这送礼上面,他徐德明又被杨程给压的死死的,徐德明此刻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剑锋身边的人低声的说道,“老师,我们还得下去接人!”


        

“哦,我差点把这事情忘记了,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欢迎你到我们古坊斋做客。”


        

说完,刘剑锋就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杨程,杨程倒也没有推辞,接过刘剑锋手里面名片道,“好的,有机会一定拜访。”


        

当杨程接下刘剑锋的名片后,徐彪的老脸顿时火辣辣的,因为徐彪手中的名片还在手里面,刘剑锋并没有接,可是却主动给杨程送上名片,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徐德明望着自己父亲的手中的名片,也是一阵尴尬。


        

倒是周慕雪一脸喜悦的望着杨程,毕竟能让古坊斋的刘剑锋主动送名片,这不是侧面说明自己老公很优秀吗?


        

作为杨程的妻子,周慕雪很骄傲!


        

“那好,我刘某人就不打扰诸位就餐了,先告辞了。”


        

刘剑锋朝着众人拱手之后,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等刘剑锋离开之后,包厢内的蒋红天顿时垂头丧气,顿时没有就餐的心情了,他朝着蒋红梅说道,“姐,我有点不舒服,要不今天就到这里!”


        

“都散了吧!”


        

蒋红梅也没啥心情,低声的说道。


        

本来今天的生日宴会,就是想让周慕雪看看,杨程是多么的不堪,徐德明是多么的优秀,结果竟然反过来了,而且还闹出这么多事情,蒋红梅心情很不好。


        

徐德明跟徐彪自然也想离开,大家就一起结账离开,这么多人一起离开,杨程也不能开那辆宾利车,毕竟太显眼了,只能假装先有事情,让周慕雪离开,等过一会,他打电话让柳霸天的人过来开车。


        

等周慕雪一家人离开后,徐彪跟徐德明立刻朝着蒋红天道歉,“红天啊,今天这事情……哎!”


        

“不用说了,我也没有想到,那东西是真的,真是造化弄人啊!”


        

蒋红天无奈的说道。


        

“是啊,不过你放心,我明天一准买个好的上门道歉。”徐彪急忙说道。


        

“我们两个什么关系,你也别太自责了,杨程今天就是运气好,德明的实力摆在这里,等过段时间,我把我姐约出来,把误会消除了,毕竟杨程怎么能跟德明比呢?”


        

蒋红天低声的说道。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徐彪此刻仍旧不死心,倒是徐德明今天备受打击,一时之间,连话都不想说了。


        

蒋红天拍了拍徐德明肩膀说道,“就这么就丧气了啊,你们徐家产业,至少好几千万,放心,叔叔还是看好你的。”


        

“谢谢蒋叔叔。”


        

蒋红天这话立刻就让徐德明重燃信心,毕竟他们徐家几千万的身价,而杨程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等他下次找个机会,绝对会把今天丢的面子找回来。


        

“好了,都回去吧!”


        

蒋红天摆了摆手,开车离开了。


        

徐彪跟徐德明也朝着地下车库走去了,杨程从旁边走了出来道,“两位等一下,我有几句后想跟你们说下。”


        

这两人听到杨程的声音,顿时一怔,急忙转过身来,就看到杨程的身影,徐彪不由愠怒的说道,“你有什么事情?”


        

“来,谈谈我们的事情。”


        

杨程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这种公然准备挖他墙角的事情,杨程不可能就让这事情这么过去的,毕竟这可不是谁都能忍的!


        

如果对方不是周慕雪舅舅的老邻居,恐怕杨程甚至都懒得交谈了。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徐德明不由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的确是没有什么好谈的,不过我还是想谈一谈,我知道你们父子两人的心理想什么,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打消这念头,这次我看在你是慕雪舅舅的老邻居面子上,这事情就过去了,如果我在看到,你们敢打慕雪的主意,别怪我不客气。”


        

杨程冰冷的说道。


        

“小子,你未免也太狂了,别以为当几天兵,就在我面前嚣张,我徐彪走南闯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徐彪此刻也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想法,毕竟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大家的心理也是心照不宣的。


        

“对,还来吓唬我们,你以为我们徐家父子是吓唬大的吗?告诉你,趁早离开周慕雪,要不然你知道你会输的很惨!”


        

徐德明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毕竟杨程就是无权无势的退伍兵,今晚之所以能让他徐德明吃瘪,无非就是因为杨程的运气好,要不然,今晚蒋红天的宴会,就是他徐德明一个人大放光彩的个人秀。


        

他相信周慕雪一定会把目光聚集到他身上的。


        

“哦?你们这是威胁我吗?”


        

杨程不由淡淡的一笑,低声的说道。


        

“算是吧!”


        

徐彪冰冷的说道。


        

杨程不由心中一阵冷笑,要知道整个帝国还没有谁敢威胁他杨程的,结果徐家父子,这么不要命,动了挖他墙角的心思,还敢威胁他,杨程冷冷的说道,“哦,这么看来,徐彪,徐德明,你们徐家父子,这是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