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杨凡周慕雪 > 第236章 辱我者,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可知道,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已经是死罪了?”


        

杨程整个脸色阴沉无比,盯着朱长河望去,冰冷的喝道。


        

朱长河听到杨程的声音,以及看到杨程的目光,都不由的一怔,他能明显感觉到杨程的杀意,内心竟然有了一丝紧张,不过朱长河很快就暗骂自己,“朱长河啊,你什么时候,被一个后生给吓到了啊!”


        

朱长河依仗着自己的功夫,根本也不怕杨程。


        

而且杨程可是踩碎了他亲侄子的膝盖,刚才他说的话,都已经是客气的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就说道,“死罪?呵呵,你一个区区的江城守护,算什么东西啊,让你成为我们朱家的狗,那可是看得起你啊,你想想,我三弟的军衔,要知道多少人争着给我们家当狗啊,你竟然还不满足,你还想当我们朱家主人吗?告诉你……”


        

杨程根本就没有再让朱长河说话了,整个身躯猛然一动,身上瞬间爆发出恐怖的杀意,他整个身躯一动,直接就朝着朱长河冲了过来。


        

朱长河整个脸色不由大变,内心惊骇无比,他没有想到,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青年人,身手这么好,他急忙挥动拳头,想要对抗杨程。


        

可是杨程已经动了必杀之心,他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恐怖,速度惊人无比,被激怒的杨程,可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这速度太快了。


        

本来两人至少相差十米的距离,可是这一瞬间,杨程出去之后,两人之间距离瞬间消失。


        

甚至没有谁能看得清楚杨程的身影,钱家父子两人,钱家的仆人,胡三奎全部都看不清楚,哪怕是跟在杨程身边的孤狼,都勉强只能看到一道残影而已。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程已经漠然的来到了朱长河的面前,直接抓住了朱长河的脖颈。


        

这一瞬间,钱明宇和钱新浩都惊悚的望着这一幕,要知道朱长河可是身手极为强悍的人,可是竟然被杨程直接给抓住了。


        

而且这也是钱家父子第一次看到杨程的身手,此刻的钱新浩直接吓得浑身哆嗦,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坤叔和其他几个杀手废不掉杨程了,他也知道为什么秦罗的脑袋会被割下来了。


        

因为杨程的武功太可怕了,那已经不是简简单单能打的问题了。


        

“怎么可能?”


        

朱长河整个内心惊骇无比,要知道,他可是东城武馆的馆主,身手很可怕的,许多武馆的同行都败在他的手下,他本以为依仗自己的身手,能把钱新浩给带出来,送到医院治疗。


        

可是现在杨程的可怕身手,让他绝望,他如同弱鸡一般,被杨程掐着脖子,哪怕他拼命的反抗,可是根本没有用。


        

“朱长河,我本来念在你三弟的份上,只是打算教训你而已,只是,你敢辱我,你可知道……”


        

杨程整个双眸充满了怒火,一字一字的说道。


        

“辱,我,者,死!”


        

杨程整个脸色阴沉无比,手掌直接用力,众人就听到咔嚓一声巨响传来,朱长河的喉咙直接被捏碎了,杨程随手一丢,如同丢垃圾一般,重重的丢了出去。


        

轰!


        

就这么随手一丢,朱长河的身躯重重的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一声轰隆响声,墙壁都被撞的颤抖起来了。


        

朱长河整个身躯跌落在地面上,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脖颈,脖颈却还在喷血,他能闻到那血腥的味道,整个内心已经恐惧到极点了,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本来想依仗着自己强悍的身手,来羞辱杨程的,可是他还没有出手,自己却被杨程给击杀了。


        

而且是直接碾压!


        

鲜血不停的从朱长河的脖颈流淌着,鲜红的血在院子内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猩红!


        

而整个周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唯独就剩下朱长河那支支吾吾的临死前的挣扎,他想要痛苦的喊叫着,可是喉咙再也发不出声音。


        

这一刻,钱家父子,钱家的仆人,都有种掉入冰窟的感觉,他们整个人都不由的颤抖着。


        

而就连胡三奎都看的一阵惊骇,他虽然见过杨程出手,可是杨程像这么出手的,胡三奎还是第一次看到。


        

当然最镇定的便是孤狼了,作为杨程的心腹亲卫,这种场面简直就是小场面而已。


        

敢羞辱这位堂堂的帝国战神,那可是就是找死!


        

朱长河在痛苦与震惊,绝望中,彻底的死去了,临死的时候,那双眼睛都没有闭上。


        

空气之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道,而此刻的钱明宇和钱新浩都吓傻眼了,他们之前以为杨程留他们,是想要与朱家谈判,等朱家老三回来之后,至少有个台阶下。


        

可是现在他们才明白,杨程是真的不在乎啊!


        

要知道,他二哥可是直接被杨程给捏碎喉咙而死啊!


        

钱明宇整个内心惊悚到极点了,而且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的二哥竟然在杨程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要知道他二哥的战斗力,那可是江城颇有名望的啊!


        

“真是自寻死路!”


        

杨程脸色阴沉,本来朱长河不用死的,只是他羞辱了杨程,作为帝国的战神,还没有谁敢让他跪下来,像狗一样摇尾乞怜!


        

羞辱帝国战神,按照军法,那就是杀无赦!


        

“一个区区的西境军官家属,都敢这么猖狂,都敢为虎作伥,不知道这柳五河是怎么管教下属的!”


        

杨程脸色极为阴沉,喃喃的说道。


        

当然如果钱家的众人知道柳五河是谁的话,绝对会吓傻眼,因为柳五河便是西境之王,当然如果柳五河听到杨程的这句话,那也绝对会吓得脸色苍白,因为杨程是帝国最强的战神,是帝国军部的荣耀。


        

“码的,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说话,只是不知死活。”


        

孤狼径直的走了过来,望了望那已经死的很彻底的朱长河,顿时一脸不屑的说道。


        

“二哥,二哥!”


        

钱明宇此刻才彻底反应过来,他立刻就扑了过去,颤抖的抱住了地面上的朱长河,大声的喊叫着。


        

这声音歇斯底里,同样也充满了愤怒。


        

“二叔,二叔!”


        

虽然钱新浩跟这朱长河没什么感情,可是自己父亲都哭成这样,他也跟着哭起来,当然他哭的是自己的二叔,何尝不是哭的自己啊!


        

可是朱长河已经听不见了,钱明宇狠狠咬牙,立刻朝着杨程喊道,“杨程,你杀了我二哥,等我三弟回来,他不会放过你的!”


        

“他不会放过我?我还想问问,他是怎么约束自己的家人!”


        

杨程脸色阴沉无比,如果朱家老三能约束自己家人,就不会出现这一幕,而且杨程之前已经三令五申告诉过帝国的战士,他们是帝国的兵,包围的是帝国的人民,绝对不容许鱼肉百姓!


        

朱友峰如此,朱长河同样如此,此刻的杨程很生气!


        

“这朱长河的尸体,怎么处理?”


        

孤狼恭敬的说道。


        

“找两个人,把尸体送到朱家,让他们朱家好自为之!”


        

杨程脸色阴沉,冰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