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杨凡周慕雪 > 第238章 要斩杨程的头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杨程猛然一听到周慕雪这话,也不由的一颤,他根本没有想到周慕雪说这话,这睡在一起,岂不是要行夫妻之事?


        

不知道怎么的,杨程竟然有了一丝兴奋。


        

而周慕雪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解释道,“杨程,你,你别误会,我,我的意思是……”


        

可是解释的时候,周慕雪整个脸也羞的通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杨程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周慕雪是怕蒋红梅唠叨,更怕蒋红梅骂自己,所以才想出这办法,没有想到,还被杨程给误会了。


        

杨程立刻就说道,“慕雪,我知道了,你睡床上,我打地铺就行了!”


        

周慕雪听到杨程的话,羞涩的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刚才脑子怎么了,竟然冒出这想法,不过一想到跟杨程共处一室,周慕雪突然有一丝的害怕。


        

倒不是周慕雪不愿意,只是她还没有彻底准备好。


        

杨程立刻就把地铺打好了,毕竟以前行军的时候,或者执行特殊任务,这种打地铺的情况,对杨程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杨程简单的洗漱之后,关了灯之后,就躺在地面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而躺在床上的周慕雪,不由的朝着地面上的杨程望去,整个心不由噗通的乱跳着,一想到刚才自己的话,周慕雪顿时羞愧无比。


        

“周慕雪啊,周慕雪,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周慕雪暗骂了自己两句,不过内心却充满了甜蜜,当然她也不担心杨程会对她做什么,她知道杨程的性格,哪怕他们是夫妻,没有自己的容许,杨程也不会越雷池一步。


        

当然现在两人也算是共处一室,周慕雪就想着,等找个机会跟杨程说,让杨程以后睡她的房间,总不能一直睡这小房间吧!


        

而此刻的杨程内心也是躁动无比,毕竟旁边的床上睡着的是自己的妻子,而且还是如此让人着迷的尤物,只是他看出来周慕雪的犹豫,所以他也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绪。


        

两人都默默的不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钱家山庄内。


        

此刻的钱新浩膝盖传来火辣辣的疼,手指同样疼痛无比,疼的他乱叫着,钱明宇望着自己儿子这模样,内心不由的心疼,他哽咽的说道,“浩儿,你放心,你的仇,你三叔一定会给你报的!”


        

“我要杀了杨程。”


        

钱新浩狠狠咬牙,疼的颤抖的说道。


        

“一切等你三叔回来,杨程必死无疑!”


        

钱明宇此刻对杨程的恨意也到了顶峰了,就凭杨程踩碎了他儿子的膝盖,折断了他儿子手指,杨程就难逃一劫,更何况,杨程还打死了朱长河,这就是跟他们朱家结下死仇!


        

而东城的朱家院子内。


        

一口巨大的棺材停放在客厅中央,此刻的朱家庭院内,已经是布满了白布,而棺材里面,躺着的自然是朱长河了。


        

朱长河作为朱家的老二,东城武馆的馆主,本应该随着接下来,朱家的崛起,而成为朱家的重要的支撑。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位朱家二爷,此刻已经躺在棺材里面。


        

而周围都是朱家的人,朱友峰整个人苍山无比,再也没有几个小时前的神色了,曾几何时,他还跟自己大儿子指点江山,准备借助钱家这一次机会,在江城崭露头角。


        

可是谁能想到,仅仅几个小时过后,钱家山庄被封杀,钱明宇被困,钱新浩膝盖被踩断,而朱长河也惨死于那位新任的江城守护手中。


        

他狠狠咬牙,抓着棺材的边缘,望着朱长河的模样,冰冷的说道,“长河,你放心,为父一定要拿江城守护的头颅,血洗江城,来祭奠你的亡魂!”


        

而此刻的西境之地。


        

一个身穿军服的男子,刚刚开往会议,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而此人便是朱友峰的三儿子,朱长水!


        

因为刚才的会议是机密会议,所以任何人不许携带通讯设备,朱长水自然也不敢违背了,不过等他刚刚到房间,就听到了手机的响声,不过响了几声后,就挂断了。


        

他不由皱了皱眉头,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竟然还有人打电话,他起初还以为对方打错了。


        

不过等他接过手机的那一刹,顿时就被吓到了,他的手机竟然有上百个未接电话,而且全部都是他大哥打来的。


        

他顿时紧张起来了,自己大哥打来这么多电话,那肯定是有大事情发生啊!


        

他没有任何犹豫,急忙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刚刚接通,就传来他大哥的声音,“老三啊,我们朱家出大事了啊,你二哥,你二哥被人杀了啊,尸体被人送到我们家门口啊,父亲让你速速带兵回来。”


        

“什么?我二哥被人杀了,什么人干的,他活腻了吗?”


        

朱长水听到自己的二哥被人杀了,整个内心猛然一颤,要知道他二哥可是身手敏捷,哪怕是遇到高手,也不可能出事啊,结果他二哥竟然被人杀了。


        

朱长水内心的怒火瞬间迸发出来了!


        

“三弟,是,江城新任的守护,明宇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江城守护,结果他就下令封杀了钱家山庄,而且还踩断了新浩的膝盖骨!”


        

朱家老大颤抖的说道。


        

“该死的,区区一个江城守护,敢这么嚣张!”


        

朱长水听到自己大哥的话,内心愤怒无比,他当然知道钱明宇是自己的亲哥,本来钱明宇是排行老三的,只是自己这位三哥被他们的父亲送给钱家当继子了,可是他们终究是兄弟。


        

“明宇一看没有办法,就打电话求助老爷子,老爷子急忙打电话过去,对方非但不放人,而且扬言如果朱家敢参与进来,那就让我们朱家覆灭,二弟气不过,就过去找那位江城守护要人,结果就被杀了,长河死的惨啊,老三,你可要给他报仇雪恨啊!”


        

朱家老大顿时痛哭起来了。


        

朱长水狠狠咬牙,立刻就朝着自己大哥喊道,“大哥,你放心,二哥的仇,我肯定要报,你现在把电话给父亲,我要跟父亲说话。”


        

“好!”


        

朱长水这才想起来,急忙跑了出来,哽咽的说道,“父亲,老三的电话打通了!”


        

本来朱友峰的双眸充满了无尽的悲伤,可是听到这话,双眸立刻浮现出冰冷的杀意,他立刻接过手机,朝着电话里面的朱长水说道,“长水,你速速归来,斩下那江城守护的头颅,血洗他的爪牙,为你二哥和你的侄子报仇!”


        

“父亲放心,不管对方什么来历,敢杀我二哥,我定然斩下那人头颅!”


        

朱长河声音充满了阴森与恐怖,而身上的戾气也一瞬间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