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四十一章 自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认真的?”沉默许久,陈南峰才开口。


        

空气压抑的可怕,唐若依不敢看他,只能侧目,点点头。


        

看着这样毫不犹豫的唐若依,直接将他打入地狱。


        

等到陈南峰绝望的离开后,唐若依紧扣着床褥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却不看站在一边明显愉悦的男人。


        

上一秒宋司琛还被她对陈南峰的关心气的七窍生烟,此刻因为她说要跟着自己回去顿时乐了,知道她心里还是有自己,而且他和她前男友相比明显更甚一筹。


        

“小依,来,我抱你回家。”宋司琛上前伸出胳膊却在她的冷眼中止了动作。


        

“宋司琛,我刚刚那样说只是不想让陈南峰难做,而且他根本就斗不过你,我不想让他卷进我们之间,懂了吗?”


        

唐若依的声音带着哽咽,宋司琛看着这样的唐若依便知道刚刚为什么几乎都不怎么说话的原因了。


        

瞬间黑脸,宋司琛被她的话气得火冒三丈,又或许是她对陈南峰的维护让他失了方寸,“唐若依,你别装病,你是不是因为怕自首不敢跟我回去,我告诉你,这次我绝不会让你这般任性,起来。”


        

这句狠毒的话丝毫撼动不了唐若依,眼中的神色毫无波动,“是不是我真的病入膏肓你才肯放过我?”


        

“是。”两个倔强得不可一世的人在这一刻的想法天南地北。


        

宋司琛知道她是真生病,大夫的话不是作假,但是他气,气她水性杨花的想着前男友,前不久还说爱上自己,现在的样子哪还像?


        

一种被欺骗的屈辱感让他出口便让人刺耳。


        

“宋司琛,在你看来我是不是特别好欺负?以为只要你卖个好就能冰释前嫌忘记以前受过的伤害?”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宋司琛愣了,即刻反应过来,“不是。”


        

唐若依听到这个回答反而笑了,虚弱的抬起下巴看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她忽然开口。


        

“你能不能....”


        

唐若依刚想说话他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嘴角扬起一抹苦笑看着他的背影渐远,直到关上了门再也看不到。


        

宋司琛走到远处的楼梯口拿出手机才接通电话。


        

也好,省得她还要找借口让他出去,这下子是老天都在帮她,可惜,只是帮着加速她的死亡而已。


        

说来真可笑!


        

唐若依呆愣坐在那傻傻的看了一会窗户外的青天白云,明明那么好的天气,为什么她这里却这么“阴雨绵绵”,浑身都觉得冷呢?


        

半晌,她撑起虚弱的身子起身,穿鞋,伸手拿起一边桌子上盛满热水的玻璃水杯,起身往浴室走去。


        

寻死都能这么闲情逸致也就只有她了,看着镜子里那苍白的脸色以及浓重的黑眼圈,她的生活为什么被她过成这番模样,这是她始终想不明白。


        

或许,这就是她的命。


        

看着清空的玻璃水杯,唐若依反锁浴室门,一个猛力往墙上砸过去,顿时破碎的玻璃四溅,细碎的玻璃渣划伤她的皮肤。


        

直到室内恢复了平静,她才蹲下捡起一块尖锐的玻璃片,这一划下去,她就自由了。


        

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左手腕割了下去,剧痛感顿时让她疼的缩起来,快死了她还是觉得疼。


        

要是有来生,她希望自己能够幸运一点,不要再是孤儿,不要再遇上他/她们了。


        

意识昏沉,滚烫的鲜血大量的流失,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以前大学舍友给自己的一句评语:单纯无心机,遇到有心计且心狠的人绝对逃不过受伤。


        

她当时嗤之以鼻,然而,今天的一切境遇都验证了她的话。


        

“你好,里面发生什么事了,需要帮忙吗?”一个护士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连忙敲门,然而自从那声响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顿时急了。


        

转身叫住经过的医生,赶紧众力打开门闯进去。


        

等到唐若依再一次被送进急诊室抢救时,她已经没了意识。


        

宋司琛打完电话回到病房,却看到人去楼空的病房,顿赫然而怒,他真的没想到她真的逃了。


        

“哎,你是这个病房的家属吗?”护士来这边整理床铺看到走进来的男人开口问道并解释了一番刚才发生的事情。


        

宋司琛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她转身立马拉住她的胳膊,“她到底怎么回事,刚从急诊室出来怎么又进去了,不是说度过危险了吗?”


        

宋司琛的质问让护士有些不满,顿时怼了回去,“这还不是你们家属的错,明知道她情绪不对还不好好照看,她躲在浴室里割腕自杀我们怎么知道。”


        

宋司琛顿时耳朵一阵耳鸣,脑子懵了。


        

她,她为什么要......


        

想起之前她说的,只要生病了就不用回去了,就不用自首。


        

一个能以死来抗议的人难道自己真的误会她了。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宋司琛连忙往急诊室门口跑去。


        

大门上方那红艳艳的警示灯晃了他的眼,宋司琛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你去将今天的事情调查清楚。”


        

“是。”


        

挂了电话,宋司琛还是心有余悸的看着急诊室的门,他难以想象她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让她起了寻死的念头,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她的存在,心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心脏疼的似被刀割一般剧烈。


        

这时,一道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伸手有些微抖的手拿出手机,接通。


        

“什么事?”


        

“少爷,二小姐不肯吃药,也不让任何人接近,现在还在大吵大闹的想见您。”管家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宋司琛眉头紧皱。


        

宋司琛现在根本就走不开,没见到唐若依他的心就跟吊威亚一样落不了地,简单的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不知过了多久,急诊室的大门从内打开,宋司琛原本坐在那跟个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听到响动蹭的站起身跑过去。


        

“病人的情况已经得到稳定,不过还是要转移到重症病房看护。”


        

宋司琛安排了人过来照看,看了眼她脆弱的脸心里难受的伸手碰了碰,冰凉的触感让他一震。


        

许久,宋司琛站起身看向一边的保镖,“看着她!”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