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四十二章 宋司琛大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司琛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近九点的样子,宋家别墅灯火通明,二楼一间房间内,一个穿着单薄睡裙的女人,额头被纱布包裹着,情绪异常的激动。


        

“你们走开,滚,别过来。”孙怡茉大叫,披散的碎发搭在肩头衬得她身材越发的瘦弱。


        

管家看着这样的二小姐心里也难受,对那位唐小姐的印象又差了几分,这样戒备的二小姐也只有在刚来宋家别墅的时候出现过。


        

“少爷。”


        

在看到宋司琛出现时管家明显松了口气,“二小姐还是不肯吃药,我们一靠近就开始砸东西。”


        

宋司琛嗯了一声,抬脚走了进去。


        

管家看了一眼在少爷出现后便安静下来的二小姐松了口气,往外走去。


        

孙怡茉哭着抱着他的腰,“琛哥,有人要害我,我好怕,我真的以为自己就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宋司琛只能连声安慰她,随即想到什么开口。


        

“小茉,你告诉哥哥当时怎么回事好不好?”


        

孙怡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哽咽的点头,“我当时和若依姐吵了一架,就跑了出去,哪知道在楼梯口就被人从后面推了下去,呜呜,我好害怕。”


        

孙怡茉紧紧抱着他,语气暗示的意味不是很明显,但是宋司琛听这话眉头越发的紧皱了,拍打她脊背的手顿了顿,脑海里有一种猜想。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根本就没有看到谁推得你是不是?”


        

“......”


        

孙怡茉眼里闪过一丝怨恨,都这样了,琛哥还想给她找借口。


        

孙怡茉摇头,情绪忽然激动起来,讲之前的话又重复说了好几遍。


        

宋司琛赶紧安抚住她的情绪,帮她把被子拢了拢,“好,好,我们不说了,别把被子掀开,躺回去!”


        

孙怡茉依旧在哭,额头上那包裹住的白纱布让她显得越发的可怜,更何况是将她当做亲妹妹的宋司琛。”


        

这时管家推开门端着热水进来,宋司琛接过,将药端到她的嘴边。


        

孙怡茉没有拒绝,乖巧的模样丝毫没有之前那般乖张戒备,管家看着在少爷面前极为听话的二小姐眼里闪过一丝欣慰。


        

“好了,睡吧。”宋司琛道。


        

“不要,琛哥我害怕,你别走好不好?”孙怡茉可怜兮兮的乞求,脆弱的模样让他不忍拒绝。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唐若依也还没醒,宋司琛便点头算是应了她。


        

时间渐渐过去,孙怡茉陷入睡眠之中后宋司琛起身,将被子的边角掖了掖,眼神微暗。


        

唐若依和小茉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不会撒娇,不会跟他索求无力的要求,念及以往种种,对于小茉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的事情他觉得应该不是小依。


        

就像陈南峰说的,唐若依性子单纯善良,根本就不会因为一时生气就冲动的杀人,叹了口气,心里对唐若依的愧疚已经泛滥成灾了。


        

等到宋司琛出去之后,本该熟睡的孙怡茉坐起身,拿出手机,微弱的光线让她苍白的脸衬得有些可怕,眼神发着狠。


        

唐若依,你和我斗还嫩了点!


        

这边,唐若依醒来之后看了看天花板,病房内光线昏暗却足够她认清现实与虚幻,她还是没死成。


        

看了看四处无人的病房,有种孤寂在无声的蔓延。


        

手腕上的疼痛深刻的提醒着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艰难的抬手按了按铃,不久便有护士过来。


        

“你现在还不能动,你的丈夫在你出急诊室后就走了,好像是接了一个电话,挺急的。”护士看了一眼唐若依的面色好心解释道。


        

唐若依眼里闪过一抹讽刺的意味,却还是朝着护士轻微的点点头,表示谢意,虽然不是她自己想问但是却还是谢谢她。


        

等到护士走了之后,唐若依便躺了回去。


        

其实,她觉得自己有病,明明知道自己和孙怡茉比起来根本没有可比性,却还是在他因为孙怡茉而放弃自己而难受。


        

心口的堵塞感让她鼻头发酸,唾弃自己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唾弃自己心思太单纯被人陷害。


        

翌日清晨,唐若依在医生巡查完之后便见到了那位新上任的孙怡茉的专属医生,冷淡的看着他。


        

“唐小姐,今天是您例行抽血的日子,麻烦您配合。”专属医生在接到二小姐的命令赶往这家医院还有些莫名。


        

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唐若依,对这位唐小姐躺在重症病房内有些疑惑却还是选择他还是履行自己的职责。


        

医生从自己带来的储备箱里拿出装备,拿起她冰凉没有温度的手,撩起衣袖,认真的模样让唐若依猜测他是在寻找下针的位置。


        

唐若依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遑论是挣扎,眼睁睁看着细小的针孔戳进伤痕累累的手臂,闭上了眼。


        

要是就这么死了就好了,就不用受累了。


        

专属医生看了她一眼,动作没有一丝怜悯,态度也有些不好。


        

他难以想象面前这个长相清纯的女人居然这么恶毒,要不是亲眼看到还真不敢相信。


        

唐若依不知他的想法,但是手臂上的刺痛让她的手臂畏缩了一下顿时下针的位置歪了歪,专属医生有些气恼。


        

“唐小姐麻烦你配合,别乱动!”


        

唐若依没有回应,鲜血的流失让她不堪重负的身子越发的虚弱,差点晕倒的她迷迷糊糊的看到宋司琛打开门发狂的揪着面前医生的衣服怒骂。


        

宋司琛看到面前这一幕勃然大怒,一拳将孙怡茉的专属医生打翻在地,“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谁让你抽血的!”


        

宋司琛一脚踹上去让医生根本就起不了身,一番动静惊扰到外面的医生和护士连忙进来,看到这一幕还是有些震惊。


        

宋司琛直接怒吼让他们滚,顷刻间,病房内只剩下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唐若依和他自己。


        

颤抖的慢慢靠近,“你感觉还好吗?”


        

唐若依嘴角扬起一抹笑,不知是讽刺他的行为还是她自己。


        

看着他担忧的神情,慢慢的闭上眼,嘴角的笑意渐渐淡去,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