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五十一章 宋司琛的逼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司琛说没感觉到唐若依的异样那是骗人的,可是他又能如何呢?


        

刚刚从房间出来,就看到已委屈的哭到梨花带雨的孙怡茉。


        

宋司琛有些疑惑轻轻蹙眉,却还是关心的走了过了。


        

“怎么回事?”他看着面前虚弱的小茉有些心疼的柔声问道。


        

“琛哥,你...是不是真的把孩子拿掉了?”孙怡茉眼泪从面颊划过,伤心的问道。


        

宋司琛点了点头,“你别操心这些,孩子我和小依还会有,只要你好好地,我就知足了。”


        

孙怡茉难受的笑着,扑到他的怀中,“琛哥,你对我真好,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对。”


        

宋司琛摸着她的脑袋,眼神晦暗,想起走之前唐若依那悲恸的哭泣。


        

“琛哥,好疼。”宋司琛这才反应过来,孙怡茉看着魂不守舍的宋司琛还以为他是在为那个孩子难过。


        

孩子还会有,但却不是和唐若依的,而是她的,既然琛哥这么喜欢孩子,只要她以后给琛哥生个孩子,那么以琛哥对自己的关心以及在意绝对不会不要他的。


        

嘴角扬起一抹笑,却在宋司琛视线看过来之际隐了下去。


        

孙怡茉的主治医生走了进来,按照之前和孙怡茉商量好的话说了出来,“少爷,二小姐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输血。”


        

宋司琛转头看着面色苍白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孙怡茉,点了点头,“你带着人跟我去吧。”


        

宋司琛走到前面,走在后面的孙怡茉朝着主治医生比了个手势,得到回应之后,她才躺会床上。


        

眼神流光溢彩,唐若依,你和我斗还嫩了点,这次你可要好好接招了。


        

宋司琛走到病房门口却发现门从里面紧锁,“小依,开门。”


        

没有回应,宋司琛踹了几脚也没见唐若依出声,该不会是出事了?


        

宋司琛的脑海里忽然忆起那次惊险的一幕,忙让人带了钥匙来。


        

等到宋司琛一行人进去之后才发现那个坐在床边躺椅上的女人,“你是聋了为什么不回话?”


        

心中一根线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猛地断了,那一刻他真的以为她想寻死,是以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受控制。


        

唐若依转头看着他,发现他身后的那群人,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关我什么事?”


        

宋司琛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却因对她的愧疚只能蹲下身,试图和她解释,“小依,小茉的身子到了关键时刻,去给小茉输血。”


        

说到一半的时候宋司琛将自己的手放到她的手背上,唐若依很是嫌恶的收回手,听到他的话顿时怒了。


        

“凭什么?宋司琛你扪心自问,当初我们这场交易有多么不公平,我的血也不止那么点钱,而如今你擅自把我的孩子打掉了,你还跟我提那个贱女人,滚!”


        

唐若依的情绪猛然爆了,她也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把她当一个正常的女人看待,而她又为什么还要留在这受他的压榨。


        

“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说,我们先给小茉....”


        

“不可能!”唐若依打断他,一字一句道,眼神带着阴狠。


        

这是一个痛失孩子的母亲,这是宋司琛永远都不可能体会得到的。


        

宋司琛只能败兴而归。


        

孙怡茉的主治医生走到宋司琛的面前朝着紧闭的病房门看了一眼,“少爷,二小姐的身体等不了,不然,就先让唐小姐睡会....”


        

话还没说完宋司琛就一脚踹了过去,一手踮起他的后衣领,“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有本事再说一遍?”


        

本就因为唐若依和孙怡茉的事情心情格外的不好的宋司琛此刻听到他的话点燃了心里的那根导火线。


        

下手不轻,然而他的火气依旧难以消除。


        

怎么消除?那个孩子也是他满心期待的,但是小茉的身体要是不能输血那么就只能死,一个还没出世没有感情的孩子和一个对他对爷爷都重要的人怎么能死?


        

“你们在这等着。”宋司琛说了这句便推开门又走了进去,小茉这血必须要输。


        

唐若依坐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走进来的男人,眼里没有一丝神采。


        

“又有什么事,要是输血的话我不会答应的。”唐若依语气轻飘飘的。


        

宋司琛却没在意她这话,而是担忧的看着她的动作,“你赶紧下来。”


        

唐若依轻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这么虚伪呢?可真假!


        

不就是想打亲情牌让她去给他妹妹输血吗,她就偏不。


        

她的心里甚至浮现一个可怕的念头,让他的妹妹去和她的孩子作伴就好了,随即才算了,那个女人那么功于心计,她的孩子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呢。


        

宋司琛看着明显陷入自己世界里的女人想上前,“站住。”


        

唐若依抬起眼皮看着他的手,“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就跳下去,我死了,你妹妹的血可就没了保障了。”


        

此刻的唐若依情绪明显有些不对劲,宋司琛也不敢再往前。


        

“宋司琛,我问你,我和宝宝在你眼里还比不上一个孙怡茉是吧?”


        

唐若依却不想再玩他了,脚落地往一边的椅子上走去,坐下问道。


        

宋司琛松了口气,对她的问话有些不满,“小依,你何必要和小茉比这个,重要吗?”


        

“不重要,我的孩子会死吗?我就让你根据你的心说,难不成你还真把你妹妹当你情人了?”


        

这句话瞬间让宋司琛点燃了,加上此刻小茉还危在旦夕而她依旧在这悠哉的激怒他,“你和她没得比,她是我的亲人,是我最重要的人,而你只是她的药引子!”


        

空气瞬间安静,唐若依脖子有些僵硬的转头看着他的脸,眼泪瞬间如雨下,原来,她就只是个药引子,不,还是个为他提供生理发泄的药引子,那她的孩子算什么?


        

她那还未成型的孩子到底算什么?


        

宋司琛冷静下来想解释,但是又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心里在犹豫之前主治医生的提议,这时.....


        

“啊!”唐若依猛然发出一声尖叫,所有的不甘和委屈让她的心理有些承受不住,压垮了她最后一根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