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五十五章 巡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司琛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冷淡,心下恼怒之余又有些愧疚,毕竟她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都是他的原因,所以,也只是变了下脸色并没有和她计较。


        

视线停留在她苍白没有血色的小脸上,明明看起来瘦弱却倔强的不可一世,心硬起来即使他放低姿态都无用。


        

面对这样的唐若依,他也只能恼怒的威胁一句便离开了。


        

唐若依愣愣的坐在病床上,安静的空气里传来一声有些力度的关门声,她不由得松口气,想起他最后留下的威胁,嘴角泛着一丝苦笑。


        

宋司琛:离婚不可能,你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转头视线凝聚在窗外那绿叶繁茂的槐树上,羽状复叶葱绿,树形高大,即使是在四楼的病房都能看到,不过风景更甚罢了。


        

自她签下那一份协议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已经身不由己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人一旦厚起脸皮狠下心来能将你一层皮都剥下来,思及以往,她不由得设想,要是哪天她能扛过去,哪怕以后打工赚钱抵债也比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强。


        

“412病房,巡查了!”说话间,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唐若依转头看去,一个身穿粉色护士装的女人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左右,大概也是刚大学毕业不久,来人很亲切的朝她笑了笑便侧身让身后的男人进来。


        

唐若依一开始也注意到他,不仅是因为那逆天的颜值,更多是他那双深邃稳重的眼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心,男人察觉到她的注视,朝她点了点头,神色不变的走了进来。


        

只不过,她此刻还真没那些心思去想这么多七七八八的事情,她只想逃!


        

“你好,我是新来的医生,陆严谨,你可以叫我陆医生。”医生穿着一身白大褂,里衬是一件白色的衬衫,扣到最领上的纽扣让他多了一份禁欲的气息,唐若依没有任何遐想的朝他点头,只不过没有开口介绍罢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在这个医院里,恐怕她的事情早就被这些护士传遍了,也不是没有人对她露出同情的眼神,不过她此刻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陆医生走近唐若依,让她坐着,便开始检查起来,动作一丝不苟,靠得近了唐若依才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和宋司琛身上的一模一样。


        

她怎么又想到那个男人了?


        

不由得在心里狠狠的唾弃自己一番。


        

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胡思乱想的唐若依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回过神看着面色阴沉的陆医生有些莫名其妙,随即又被自己脑海里越过的想法吓了一跳。


        

“陆医生,是我的身体出现问题了吗?我是不是快死了?”唐若依说这话没有一丝的畏惧,反而是松了口气。


        

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再结合这几天听到的传言,皱着眉,这完全不把她当人看吧。


        

“如果你在不好好养好身子,离死也不远了!”陆医生说话直,语气也有些冲冲的,他对这种轻视生命的人一向不看好,但这是人家的私事,而且这里面肯定还有隐情,他一个医生也不好多说什么。


        

唐若依听到他的话笑了笑,不以为意,要是真按宋司琛说的一样,她根本就逃不了,死倒是个解脱,也好和她那还没成型的孩子做个伴。


        

“你身子弱,就该在饮食上多下功夫,平时多吃点补血的之类的食物。”


        

唐若依点头。


        

说开了话,唐若依也知道面前这个陆医生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所以面容也就不似之前那般冷淡,即使不笑,面色还是柔和了许多。


        

因着她是今天他巡查的最后一个病房,所以,他也没急着走,更何况,从刚刚接触的情况来看,她的情绪和身体并不乐观,按他的观察,也就是求生意志不强。


        

而作为医生最怕的不是技术不过关,而是病房根本就没有积极地态度,再结合之前她有过的自杀的倾向,是以,他对面前这个看似柔弱,实则坚毅的女人不免多了些照顾。


        

“陆严谨医生这会不该下班了吗?”在陆严谨的开导陷入瓶颈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怒气的声音。


        

转头看着来人,见他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高定黑色西装,头发有些凌乱,手上还拎着一个透明袋子,很明显是从楼下那摆摊的大爷那买来的水果,眼里划过一丝了然。


        

起身,朝他点头示意,怕他给她下绊子,便解释道:“已经下班了,看到她有些闷便陪她说会话。”


        

唐若依见他要走,便抬起头看着他,认真的道了一句,“谢谢你!”


        

声音很淡很轻,若不是陆严谨耳尖还不定能听到,转身看了她一眼便走了。


        

相比较很镇定的唐若依,宋司琛可就是气炸了,他没想到的就是出去了这么一下,她就能勾引到别的男人,对他面色冷的掉渣,和其他男人就能笑了?


        

要说,宋司琛也就是嫉妒心作祟,此刻根本就没仔细的分析过这件事情就直接发脾气,唐若依也不接话,只是将陆严谨给她开的药就这一边的冷水喝了下去,喉咙微动,嘴角流下透明的水渍。


        

宋司琛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又想到这个女人和那新来的医生眉开眼笑,顿时所有的旖旎都烟消云散,见她依旧没有解释的意思便质问道。


        

“唐若依,只要我们还是维持着夫妻关系,那么你就给我安分守己,别拈花惹草。”


        

说完,他也没想到安静不管他做什么都没有反应的唐若依此刻会对他动手,若不是他躲得快,此刻那杯子就往他的身上砸了。


        

“你.....”


        

唐若依摔完东西便窝回床上,丝毫眼神都没有给他留一个。


        

宋司琛对她打不得骂也没反应,实在是气的狠了,直接转身往外走去。


        

走廊转角处,孙怡茉一醒来便听到琛哥去了那个狐狸精的病房,顿时气了,即使快死了还要蹦跶,可真贱!


        

待看到宋司琛出去之后,便偷偷地拧开唐若依病房的门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