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五十六章 被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孙怡茉进了门看到床上那微微隆起的身形,暗自咬牙,走动之间故意发出一声巨响,唐若依听到动静没有反应。


        

孙怡茉也只能轻轻哼了一声,“唐若依,别给我装死,起来!”


        

说着便伸脚踢了踢她的床脚脖子,力道不轻,虽说VIP病房的床比起普通病房的结实,但还是比不上家里,是以,孙怡茉这一脚让唐若依感受的很实在。


        

索性掀开被子坐起来,冷冷的看着独自作妖还一脸得意的女人,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想到的便是她那还没成型的孩子,脑海里忽然有一个可怕的念头,要是当时她死了,她的孩子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不。


        

唐若依第一时刻否定了自己,她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即使生活的再艰难她也不能变成一个面目全非的人,那就不是她了。


        

“怎么,我来了难道不欢迎?”孙怡茉大佬一般走到离唐若依不远的沙发上坐下,一双眼睛落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唐若依对她的到来惊诧之余便是厌恶,这样的人活着还真是浪费了国家粮食。


        

不说话的唐若依直接将孙怡茉惹火了,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吞了她。


        

然而却没有动作,只是坐在那动着嘴皮子,“唐若依,当初我劝你赶紧走离开琛哥,是你自己不肯离开,现在可好,你走不了了,我这身子离了你还真有些难办.....”


        

孙怡茉说的起劲也没见唐若依给个反应,心里顿时有些恼了,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在她面前耍猴的小丑一样。


        

她之前还想着让她离开,索性她自己也不用动手,来个眼不见为净,但是经过上次打胎的事情之后,她才发现在琛哥心里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而她留下来还是离开都没什么影响。


        

留下来反而对她有利,她在琛哥的眼里也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连孩子都不被重视,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威胁?


        

想清楚这点之后,孙怡茉的情绪也平和了许多,只不过还是碍眼,毕竟这个女人不肯离开肯定存着什么心眼,不用想也知道她在图什么。


        

唐若依自她进门后便一直这么呆呆的坐着,这是她常做的事情,放空自己的思维,不管面前的人是谁,说的什么话,对她都没有任何的影响,毕竟,她的心,已经死了!


        

“你也别得意,琛哥说了,你在他心里就只是我的一个可有可无的药引子罢了,你的婚姻也只不过是让琛哥解决生理需求的,他可是说了,你在床上就跟死猪一样没情趣。”


        

唐若依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面对这样的唐若依,孙怡茉想发火都没出发泄,顿时恼了,直接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将自己胸前的波涛汹涌露出来又不甘示弱的挺了挺,示意,琛哥最满意的是她!


        

空气莫名的安静了些许,孙怡茉看着比唐僧入定还要不闻窗外事不动神色的唐若依顿时有些气自己的多此一举,也不由得对她这样的表情不满。


        

直接恼了,伸手差点就得手就被唐若依伸手拦了下来,淡漠的眼神看着她的样子让她后背有些瘆得慌,不由得甩开她的手身子往后退了退。


        

恰好到了宋司琛安排的人送来午餐,孙怡茉只好出了病房,待到没人的地方,眼里那阴森的寒气有些恐怖。


        

而她的离开正好让唐若依松口气,她不在之后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宋司琛给她送了几次,除了第一次的饭她吃过之后后面的就再也没有动过,他不是不气,但是面对这样的唐若依他除了无力之外也只能是派人将饭菜送到病房,在他吃饭的时候都尽量不出现,要出现那也是她快吃完了才进去表现自己的存在感。


        

这一次宋司琛在唐若依吃完了打算休息的时候都没有来,她也不在意,只是下了床打算在屋里走走。


        

这时,“扣扣”两声让她止了动作,抬头看去。


        

“你不能下床!”陆医生眼神凌厉的看着她下床的动作以及那白嫩的脚开口道,见她没反应,伸手在门上又敲了两下让她回神。


        

这个女人似乎很容易出神,只不过不是可爱,而是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他都觉得自己魔怔了,却还是忍不住的经过她这,又忍不住的开口阻拦她这不利于身体恢复的动作。


        

唐若依眨巴了两下眼睛,没有和他作对将脚缩了回去,只是在他离开之后还是走了好几圈,直到身子渐渐有些力不从心才作罢。


        

这边,孙怡茉在宋司琛派来的人的目光下吃完午饭便借口要睡觉让人离开了,躺在床上怎么睡都睡不着,脑海里想的全是那个女人,一闭眼,她那满身是血的孩子往自己这边爬过来。


        

呼呼呼!


        

孙怡茉猛地睁开眼,额头上的汗水有些厚,等到她坐起身后便因为重力往下流,从来都不喜欢素颜的孙怡茉今天也不例外,等到汗水积多之后就有些晕妆了。


        

她那半死不活脆弱的面色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扑了粉,真实性更高一些,不然,根本就没法子让那个女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了眼镜子里的脸,顿时想起刚刚出现在脑海里的景象挥之不去,这下子更不会放过她了。


        

唐若依看着又来了的女人,翻了一个白眼便没有表示。


        

孙怡茉则是气了,她一个身份高贵的大小姐来这看她这个贱人就算是烧高香了,居然还翻白眼,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一样的货色。


        

想着嘴里便说了出来,唐若依见她神色一凛,更加的来劲了,神色飞扬,拨了拨披散在肩头的碎发讽刺说:


        

“你对于琛哥来说就是个药罐子,和你那还没出世的孩子一样是个没人要的,我看你还是早点死了算了,留在这世上也是浪费口粮。”


        

孙怡茉的话有多难听唐若依这一刻才清楚,也认识到她的脾性,如果她骂自己她不会计较,可是她嘴里一点不留德的辱骂自己那可怜的孩子,这就是她不能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