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六十一章 想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唐若依的逃离让宋司琛的计划全部打乱了,孙怡茉气闷的坐在床上,现在她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傻站那干什么呢,还不快去给我倒杯水!”气冲冲的对小水吩咐。


        

小水连忙点头,倒了杯水放在她的手上,观察了她的脸色,随即开口问了句,“小姐是在生气少爷为了唐小姐拖延回家的时间吗?”


        

孙怡茉转头,狐疑的看向她,“这是你该关心的事吗?”


        

小水连忙摇头,见她怀疑自己,一双凤眼打量着自己有些心慌,立即结巴的解释:“不,不是,我只是不想看到二小姐这么伤心而已,在我们这些佣人眼里,小姐才是少爷的心头肉,那个唐小姐根本比不了。”


        

孙怡茉满意的点点头,但是想起之前自己去找琛哥反被送回来的一幕,心里就气得慌,那般惊慌神色的琛哥是她不曾见过的。


        

“啪”的一声,孙怡茉将手上的杯子猛地放在桌子上,双眼眯起,即使如此那又怎样,先前琛哥既然能为了自己将她腹中的孩子打掉,那就已经证明了她才是重中之重的存在,而唐若依就也如琛哥说的那样,只是个药引子的存在罢了。


        

小水见她同意自己的看法不在纠缠着刚自己说错的话,才松口气。


        

孙怡茉因为小水的话壮大了信心,坚信之前琛哥不耐烦自己肯定是因为被唐若依气着了,才迁怒了自己,这会她过去,指不定琛哥已经开始愧疚了。


        

孙怡茉想的没错,宋司琛现在还真得有些愧疚,看着满满走过来的妹妹掐灭了手指间的火星,“回家吧。”


        

孙怡茉登时笑开了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一个小时后,宋司琛将孙怡茉送回房间后便独自去了书房。


        

昏暗的光线,四周一长排的书架如同一个小型图书馆一般,藏书量也是不容小窥的。


        

办公桌后面,宋司琛身子后仰靠着椅子,闭上的双眼减弱了浑身的气势,也或许是那双凌厉的双眸被隐藏的缘故,这样的宋司琛莫名的让人有些心疼。


        

书房的空气很冷,但是宋司琛总觉得自己此刻浑身都燥热,胸口闷气难以发泄。


        

回到别墅的几日,孙怡茉明显的感觉到琛哥的不在状态,除了去公司,晚上还时不时的要出去一趟,行程也不定,这是以往都不曾有的。


        

很明显,唐若依的失踪对琛哥来说影响不是一星半点,这才是让她在意的。


        

吃完午餐,大好的午后,孙怡茉坐在客厅的U型沙发上,朝正要往楼上健身房走去的宋司琛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琛哥,你来。”


        

“我想玩荡秋千,琛哥你推。”孙怡茉抓着他的手臂摇晃撒娇,宋司琛想走的念头被她这么截断。


        

对于这个娇弱的妹妹,他能做的就是极尽的哄她开心,唐若依不见了,那她的供血源就是个问题了,再加上,那个女人的背叛。


        

“琛哥?”收回心思,宋司琛将注意力转回,朝着她应了声。


        

时间过得很慢,但是宋司琛虽然没有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但是也差不多了,精神力经常集中不起来,脑海里不时的就会想起那个女人,也就因为此差点酿成大祸!


        

“少爷,二小姐该吃药了。”吴嫂走到书房敲门说了一句,宋司琛才回过神出门。


        

自从二小姐从医院回来之后,就习惯了少爷喂药,回到家其他人端过去的药根本就不会动,只有少爷过去才有效果。


        

这半道成为兄妹的两人关系根本就没有其他那些矛盾,反而是和谐居多,这也让吴嫂和管家这样的老人心里有些安慰。


        

宋司琛敲开孙怡茉的房门,手里拿了一个托盘,上面摆放了一杯热水以及一杯牛奶。


        

孙怡茉坐在床上看着走进来的男人,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宽松的亚麻质的居家服,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简约拖鞋,即使不穿西装,浑身都散发着男性成熟的魅力,让人不由得挪不开眼。


        

孙怡茉也是如此,待他在床上坐下,身子挪过去,宋司琛鼻尖顿时盈满了一种有些不适的味道,“你喷这么浓的香水干什么?”


        

大晚上喷香水实在是让他想不通,然而,孙怡茉却被他皱起的眉气到了,却也只能再心里默默的暗叹失策。


        

“这是我让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品牌香水,那里浓了?”孙怡茉不依反驳道。


        

宋司琛赶紧转移话题,“好,不浓,不浓,赶紧吃药。”


        

宋司琛从两层抽屉的下层拿出药看都没看地将药放在她的手上,端着一杯水递过去。


        

孙怡茉乖巧的吃完药便闹着宋司琛给她讲自己大学时候的事情,没讲多久,便出了事。


        

“怎么了?”宋司琛讲到一半看到她捂着肚子呻吟,紧张的拿起一边的座机给她的私人医生打了电话。


        

没多久,孙怡茉便痛的全身痉挛,额头的汗水像水一样滴下,宋司琛打了好几个电话孙怡茉的专属医生才到。


        

专属医生姓廖,长着一张大学教授的脸,身材消瘦,穿着一身西装,外面套了一件白大褂匆匆走进来,后面跟了两个护士。


        

廖医生看着痛的厉害的孙怡茉连忙走上前检查了一番,才起身对着一边的宋司琛问道:“二小姐痛之前吃了什么东西吗?”


        

宋司琛一愣,这才想起她好像是吃了药才开始痛的。


        

走到床头柜前从第二层抽屉拿出药,“她吃了药。”


        

廖医生才点点头,“我先给二小姐止疼。”


        

五分钟后,孙怡茉的叫唤挣扎渐渐趋于平静,才听到廖医生道:“刚刚您拿的药不是这个阶段能吃的,而且那药之前拿过来之前就已经叮嘱只有在我的同意下才能吃,不然,要是处理的不及时,性命堪忧。”


        

这句话一出,宋司琛都惊呆了,一半是害怕,一半是愧疚。


        

等到医生出去之后,孙怡茉眼里光彩渐浓,随即趴在床上默默地哭泣,双肩耸动,一颤一颤的,让宋司琛愧疚不已。


        

“小茉,对不起,是哥哥的错。”宋司琛道歉。


        

孙怡茉没有达到目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原谅他,更何况,琛哥到现在还在想着那个女人这让她如何甘心。


        

“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你就是在想那个女人才会晃神,我的肚子还在一抽一抽的疼.....”


        

孙怡茉的话直接戳中他的心思让他无法反驳。


        

安慰到最后,宋司琛才答应她不再想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