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八十五章 黑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子有些瑟缩,高妍裹了裹身上的衣袍,眼神恨恨的盯着宋司琛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门口,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


        

对于宋司琛不留情面的拒绝让她心里很不舒服,然而她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


        

在宋司琛这里碰了一鼻子灰,高妍的心里很不舒服,抿着红唇,转身往孙怡茉的房间走去。


        

身姿妖娆,明明十二月份的天,早晨的气温骤降,她依旧穿的很单薄却也性感。


        

屁股一扭一扭的走着,身后经过的女佣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走了。


        

越靠近孙怡茉的房间,高妍的心就越发的暴跳如雷,伸手压住那不听话的心跳,眯着一双凤眼左右看了看,见没人胆子也打起来了。


        

拧开有些繁古的门把,轻微的咔哒声响起,高妍偷偷的将脑袋塞进门缝里,四周昏暗,厚重的窗帘挡住了所有好奇的光线。


        

修长的眼睫毛下的黑眼珠子转动了两下,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推开有些重量的房门,直到进到孙怡茉的房间。


        

确定大床上的那一隆起的部位没有任何的动静后她才松了口气。


        

视线转移,目光在那大型的梳妆台停下。


        

那是一张从外表看起来就格外高档复古的梳妆台,尤其是那摆台上竖放着的瓶瓶罐罐以及那亮晶晶的首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高妍双眼放光,这一张桌子上的东西那可都是钱啊!


        

咽了咽口水,这要是全都是她的,那么她就发了,不由得将身子挺直了。


        

急切的朝着那值钱额度梳妆台走去。


        

近了她才知道这里的收拾包括化妆品都可以买的上几栋别墅里,心情格外的激动。


        

然而,下一秒,高妍的眼里的嫉妒格外的明显,哼。


        

这个孙怡茉居然这么虚伪,这么多的首饰随便送她几款那她哪还需要求向宋司琛?不过,她看着这满桌的首饰挑了挑眉,都有这么多了,拿点就当是孝敬她吧。


        

高妍的心里美滋滋,拿起首饰盒里最值钱的项链对着面前的镜子便戴了起来,镜子里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性感睡裙,白皙露出精致锁骨窝处有一条发着亮的茉莉花的骨朵,低调奢华,高端大气。


        

高妍虽然没什么钱,但是她还是经常买这些高档品的,从而练就了一双识货的眼光。


        

摸了摸项链的质地,高妍乐开了花。


        

“唔。”


        

高妍身子一震。


        

空气流通的有些不顺,高妍的心口砰砰砰跳个不停,似是验证她的做贼心虚的行为一般,额头冒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咽了咽口水,她虽然是想拿点孝敬的东西,不过,要是现在被她抓个现行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慢慢的转头见她只是翻了个身,露出白嫩的手臂,之后就没有了动作。


        

看清之后,高妍就松了口气。呼!


        

危机解除后,高妍不再闲适的欣赏那些东西,拿了几样垫底却价值不菲的首饰,刚想走,目光停留在一个黑色的木质盒子上。


        

凑近,这么一个小巧的盒子难道装的又是首饰?


        

怀着好奇的心思打开,待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眼神带着贪婪。


        

小巧的木质盒子里装的都是各式各样的卡,高妍翻了翻,随即拿了一张黑卡,精致的黑卡在黑夜中光滑的卡面有反光,高妍心满意足地拿着战利品走了。


        

出了门的高妍一路直奔自己的客房,嘴角的笑意不减。


        

回了房间,将所有的东西都塞进了自己的行李箱中,随后便兴冲冲的打扮起来,好不容易拿了黑卡,不好好逛逛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风渐渐大了起来,宋司琛开着车一路上心神不宁。


        

窗外的风景有些萧条,冬季的气温使得大多数的人此刻都窝在被子里,街上的行人以及那些做生意摆摊的老大爷老大妈都没了心思吆喝。


        

车内舒缓的音乐还在流淌,却依旧冲散不了他心里的烦闷。


        

动作带着些烦躁从座位旁拿起烟盒,放在方向盘上敲了敲,弹出一根烟,随即放在嘴边叼起,点燃。


        

一番动作下来,宋司琛皱起的眉头丝毫没有放松,深吸一口烟,吐气。


        

眉宇间的愁绪为他增添了一丝魅惑,迷离的双眼直视前方,往死里踩油门。


        

还没走到医院呢,就看到陈南峰急冲冲的拎着一份早餐推开一家餐馆的大门,风依旧在呼呼的刮着,宋司琛将车停在路边,降下车窗看着他的背影。


        

冷风灌进来,宋司琛将叼在嘴里的烟头摁灭在烟灰缸中,冰冷的眸子在那张英俊逆天的脸上格外的醒目。


        

陈南峰穿着一身黑色的毛呢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深色系的毛衣,许是因为太过于急切的缘故,根本就没有注意脚下,一个踉跄,手上的早餐差点就洒了。


        

宋司琛淡淡的看着这一幕,眼里的冰冷的温度染上了一丝疑惑。


        

见陈南峰坐进车里,车子随即飞快的行驶在街道上,宋司琛森冷的眸色渐渐恢复原状,启动车子跟上前。


        

两辆车子行驶飞速,最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陈南峰望着上方红色的指示灯皱眉,心急如焚。


        

握着方向盘的手握得很紧,泛着白。


        

今早夏杜鹃因为家里的事情被叫走了,留下他一个人照看小依。


        

他本来是在小依的身边眯着眼睡了会就听到动静,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唐若依一双沉静带着晦暗的眼神。


        

“你醒了?”


        

陈南峰语气里带着点惊喜,随即对她嘘寒问暖,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让他有些不安,随即就听到她用一种沙哑的嗓音对着他道:“我想吃闽楠纪的包子和豆浆。”


        

他好不容易听到她说话,激动地立马点头,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出来已经有了二十多分钟了,陈南峰对还在医院里的唐若依有些担忧,恨不得一个闪身就能回到她的身边。


        

等到车子驶进医院的停车场,陈南峰快速的下车走进医院。


        

昏暗的车内,宋司琛双眼泛着怒气,紧抿着薄薄的双唇,就像一头冬眠已久蓄势待发的狮子,张大了獠牙,只待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