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拼尽全力爱过你 > 第八十七章 悔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就因陈南峰近日和唐若依走的很近而吃味不爽,如今他还送上门来挑衅自己,宋司琛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放过他。


        

宋司琛嘴角轻轻一撇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想要走过去,却发现自己被身后两个壮汉紧紧的拉住,他立马不爽的露出怒色,吼道:“放开!”


        

宋司琛阴沉着脸用力一震,身后的两个壮汉就被震开,这样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清楚了一件事。


        

这个男人的身手不简单,再管下去的话可能事情没有好转,还把自己给搭上了,所以刚才帮了忙的几个男人此刻都有些讪讪的走开。


        

“都给我滚远一点!”宋司琛忽然呵斥,常年位于高位者的威压让在场的大多是听从命令习惯了的人身子一震。


        

众人看了看明显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起的男人,都很有觉悟的走开了,却还是有少许的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的走廊尽头看着对峙的两人,颇有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感觉。


        

周围寂静一片,宋司琛这才转头看向陈南峰。


        

“没资格?”宋司琛脚步渐渐逼近,“陈南峰你给老子听清楚了,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过问唐若依的人,我是她合法的丈夫!”


        

话落,陈南峰便被他的话逼急了。


        

丈夫,小依哪来的丈夫,他才是小依的依靠。


        

这个男人算什么?


        

一拳打过去,宋司琛一个侧头躲了过去,随即又过了几招,期间两人嘴上的动作不停。


        

“小依的孩子是你打掉的吧?”陈南峰忽然推开,靠着白色的墙壁眼神泛着红,“就是因为你打掉了小依的孩子所以她才会得那什么鬼的卵巢囊肿,若不是你签的字让医生切掉卵巢,那么小依怎么会离开?”


        

说到最后,陈南峰的情绪很明显的不对劲。


        

宋司琛听到他的质问身子一僵,木讷的张了张嘴,“她,她知道了?”


        

陈南峰嗤笑一声,“你说呢宋大少,要不是你小依根本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她还是我掌心的小公主,还是那个无忧无虑活在快乐中的女孩!”


        

陈南峰说到最后嗓子都变得沙哑,分贝增大。


        

这句话直接戳中宋司琛的心脏,血淋淋的将一切都揭露开来。


        

他想想啊,小依刚来别墅的时候虽然并不会经常笑,但是也不会整天愁眉苦脸,似乎自我安慰和自我满足就是她的全部。


        

而他就是因为她的乐观和快乐的感染力才对她渐渐上心吧,是什么时候,她变得不再笑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对她的关注似乎并不是很多,毕竟他每天还要兼顾公司里的事情以及小茉的身体。


        

她恨他是什么时候?


        

不,不,她怎么会恨他呢,她都是他的妻子了,怎么可以恨他?


        

从心底排斥这种可能的宋司琛猛地抬头,恶狠狠的看着他,“即使如此那她还是我宋司琛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


        

陈南峰蓦然惊醒,上前抓住他的领口,“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小依带走的?”


        

对,一定是这样,陈南峰的脑子此刻很清楚。


        

肯定是这个男人不想让他靠近小依所以才把小依带走的,面色忽然狠厉起来。


        

“说,你到底想怎样?小依在你身边根本就没有一点快乐,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啊?”质问声很大,似乎是这样宋司琛就能将小依还给他一样。


        

宋司琛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说了这句话,让他有了动作。


        

一个右勾拳,陈南峰便被宋司琛一拳打倒,嘭的一声倒地。


        

身后发出几声惊呼声,宋司琛扫了一眼,看戏的人立马将脑袋缩了回去。


        

他慢慢的走近,陈南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被他一脚踩回去。


        

“我能想怎么样,别以为弄这种心思我就能上当,你要是敢把小依藏起来让我找不到,那我就第一个那你开刀,你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宋司琛眼神中染上了疯狂,他不能想象要是唐若依真的被这个男人藏起来了让他找不到,他会变成什么样他自己都不知道。


        

陈南峰的自尊被人踩在脚底下,因发怒涨红的一张脸此刻格外的妖艳,“杀了我你还没有那本事,再说了,不是你还能是谁,我就买个早餐的功夫,二十几分钟而已,她就不见了,你还恰好在这附近。”


        

宋司琛愣了一下,因他的话不由得想起他之前的举动,陈南峰趁着他分神之际一把推开他的脚滚了一圈远离了他扶着墙壁艰难地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没有鬼他才不信,看着面前的男人,深信就是这个男人将小依带走了。


        

前一刻那临近死亡时的痛苦让他心有余悸,喉咙此刻痛的厉害,重重的咳嗽几声,似乎这样就能舒服点,通畅点,却越发严重了。


        

眯着眼,宋司琛看着面前咳嗽的厉害的陈南峰阴郁着一张脸,“或许你就是做戏给我看,小依前段时间都还好好的在医院里养病,怎么你来了她就不见了?”


        

带着怀疑的眼神让陈南峰抬了眼,“真的不是你?”


        

宋司琛没有回答,反而是直接让他交出唐若依,陈南峰的一颗心“咚”的沉入湖底,看似平静,却是坠入深渊。


        

踉踉跄跄的推开他,赶紧往外走去。


        

不是他那就是小依自己走的?


        

宋司琛看着他急切的脚步和面色开始冷静下来,眼神看向唐若依病房方向,立马抬脚走了过去。


        

一走进去便止看到一个白色的一次性打包盒还冒着烟,病床上没有人,找了浴室也是一个人都没有。


        

即使宋司琛现在再怎么不信,却还是不得不考虑这种情况,然而他最怕的不是小依被陈南峰藏起来而是她自己跑掉了。


        

他永远都忘不了唐若依绝望自杀的那一幕,心口微钝,脑海里忽然闪出刚刚陈南峰说的话。


        

他的意思是小依已经知道了自己不容易怀孕的事情了?


        

当初小茉选择切除的时候他就知道小依不可能接受得了这样的打击,然而,等到真正面对问题的时候,宋司琛才发现自己远没有表面表现的那般平静。


        

若是小依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那他怎么办?


        

这一刻的宋司琛悔恨铺天盖地般袭来,浸染着他的神智。